赘婿当道

第三百二十一章 白狼的父亲

听到我的话,白狼顿时满脸都是狰狞的大吼道:“张泽,老子他么的跟你没完,你特么的竟然敢让人废掉老子,如果让我爸知道了这件事,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你就等着瞧吧!”

看着满脸愤怒的白狼,我淡淡的一笑,说道:“那正好,我现在就给你这样一个机会,我正好打算去找你父亲聊聊,你现在就带我去找你父亲吧!”

我的话一说出口,白狼顿时就愣住了,一脸的惊讶,而我身边跟来的王云,此刻也是大惊失色,一脸震惊,随即连忙说道:“张总,千万别冲动啊,白狼的父亲是这一代有名的大混混,虽然比不上米方的那些顶级势力,但毕竟也是一个不错的小势力了,不是我们能应对的。”

王云这话一说出口,白狼顿时满脸都是得意,嗤笑道:“小子,听到了吗?就是你的人都知道我父亲的厉害,如果现在你自废四肢,然后跪在我的面前求我,说不定还可以免收皮肉之苦,可如果你还要执迷不悟下去,就只能等到我父亲来找你麻烦的,如果让我父亲处理你,那你就得受到非人的折磨了,我父亲最喜欢的就是折磨人了。”

我嗤笑了一声,随即朝着一脸嚣张的白狼走了过去,忽然抬脚,直接踩在了刚刚才被人打断的一条腿上,而且我脚踩下去的位置刚好够就是刚刚断裂的位置,此刻白狼的脸色顿时大变,声音都带着几分颤抖说道:“小子,你要做什么?”

我没有理会白狼,而是忽然加大了脚上的力道,白狼顿时承受不住这种痛苦,直接惨烈的哀嚎了起来。

我身边的王云也是大惊失色,脸色极其苍白了起来,想要阻止我,可是却不敢,或许是因为此时此刻的我太可怕了吧!

而白狼身边的白相伟,更是惊恐的无以复加,身体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我踩在白狼被打断的腿上,笑着说道:“你说的折磨是这样吗?”

“啊……”白狼痛苦的大喊着说道:“你快放开我,你这个混蛋……啊……”

然而白狼似乎依旧没有被我的举动所威胁到,依旧在大吼大骂着,随即我又加大了脚上的力道,白狼痛苦的声音再次响彻整个包厢。

幸好外面的音乐声十分的劲爆,而包厢的隔音效果又非常的好,才没有传出去,否则现在这里的事情传出去了,肯定又会在人群中造成恐慌。

终于,白狼再也无法承受这样的痛苦了,直接大吼道:“我知道错了,你快放过我,求你了,放过我,再踩下去,我的腿就真的要彻底的粉碎了,再也治不好了,求你放过我。”

听到白狼的求饶,我这才忽然松开了脚,一脸冷漠的看着白狼,说道:“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父亲在哪里了吗?”

不知道是因为痛苦还是因为恐惧,白狼的身体不停的颤抖着,看向我的眼神中充满了惊恐,就像是看着一个来自九幽的恶魔一样。

“我真的不知道我爸现在在哪!”白狼颤抖着说道。

我的眉头一挑,说道:“你确定不知道?”

教官直接走到了一旁,嘭的一声,直接砸碎了一条椅子,然后按着一截从椅子上卸下来的凳子腿,走到了我的身边,一脸凶狠恶煞的看着白狼。

看到这场面,白狼是真的怕了,连忙说道:“我真的不知道我爸现在在哪里,不过如果你想要知道,我可以现在就给我爸打电话,问问他现在到底在什么地方,你看,行吗?”

白狼似乎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在什么地方,魂都吓破了,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尤其是看到教官拿着一根凳子腿就站在我的身边,而我又像是一个恶魔一样。

而白狼身边的白相伟,早就吓傻了,不过此时已经被我直接过滤了,因为在我眼中,白相伟并没有任何的威胁,而威胁只来自于白狼,一个附近的小势力。

原本我是不打算再去找白狼的父亲的,然而后来想了想,白狼如此嚣张,显然是因为自己的父亲对他的溺爱,如果我现在就这么轻易的放白狼离开了,就算我不找白狼的父亲,就算白狼的父亲会调查我的背景,会知道我和不夜城李杰的关系,但是,我依旧不放心,毕竟他跟蒋家有点关系的,现在虞惜演唱会就要开始了,我不想在演唱会开始的时候,发生任何的意外,一点状况都不能出。

既然如此,那现在既然跟白狼结仇了,那么我就一定要彻底的除掉这个隐患。

我冷眼看着白狼,随即对教官说道:“只要他敢说一句话废话,你就直接废掉他的脑袋!”

教官点了点头,随即拿着凳子腿走到了白狼的身边,而且还拿着凳子腿在空中一晃一晃的,似乎只要白狼敢说一句废话,下一棍子就会落在白狼的头上。

白狼都快要吓哭了,身体上本来就受到了非人的折磨,四肢都被废掉了,现在还要被逼着给自己的父亲打电话问自己的父亲在什么地方,而且如果自己敢说一句废话,棍子就会落到自己的头上,这是多么恐惧的事情啊!然而白狼就算是在感觉到恐惧,但也不得不按照我说的去做。

我朝着教官示意了一下,教官连忙吩咐一个兄弟过去拿了白狼的手机,然后打开手机,拨了白狼父亲的电话过去,然后将电话放在了白狼的嘴边。

我给自己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很快白狼的父亲接通了电话,很是不耐烦的说道:“这么晚了打电话干嘛啊?”

听白狼的父亲的呼吸声似乎有些沉重,过来人都知道,那是在做爱做的运动。

白狼看了我一眼,连忙说道:“爸,你现在在哪里?我这边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见你。”

“玛德,没听到老子在做什么吗?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白狼的父亲说着,随即又开始了冲刺,啪啪啪的声音十分的清楚,包厢内的所有人都能听到他那边的动静。

白狼看到我恐怖的眼神的时候,顿时不由的浑身一颤,随即连忙又说道:“爸,我现在真的很着急,真的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关乎我们势力的生死存亡,如果等到明天,就真的一切都晚了,你快告诉我你在哪,我现在就过去找你。”

就在这时候,白狼的手机里传来一阵沉重的嘶吼声,似乎是白狼的父亲那边弄完了,长长的呼吸了一下,说道:“玛德,老子本来还要梅开二度的,竟然被你这个王八蛋给破坏了,好了好了,过来吧,我在东华洗浴中心,你直接过来找我吧!”

“好的!”白狼连忙回应了一句。

挂了电话后,白狼一脸恐惧的看着我说道:“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做了,现在可不可以先把我送去医院?”

我淡淡的看了眼白狼,随即说道:“暂时还不行,等我见过你的父亲再说。”

说完这句话,我直接起身,对着王云吩咐道:“让人看着包厢,在我没有回话之前,不允许任何人靠近这个包厢。”

王云刚才已经见识到了我的狠厉,此刻不由的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连忙说道:“是,张总!”

我这才带着教官转身离开了包厢,直接朝着东华洗浴的方向而去。

路上的时候,教官问我:“张总,您这是打算要废掉那个小子的父亲吗?”

我笑了笑说道:“我看起来就那么像是残暴的人吗?”

听了我的话,教官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不是,我就是想着张总你明明已经废掉了那个小子,现在却还要主动去找那个小子的父亲,所以有些好奇,如果是我,我肯定就是废掉那个老东西这么简单。”

我笑了笑:“也不全是吧!我是过去谈判的,至于要不要废掉那个老东西,还要看那个老东西配不配合了。”

教官一愣,随即惊讶道:“张总,您是想要让他配合什么?”

我的目光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没有回应,要配合什么,等见到了白狼的父亲再说。

短短二十分钟的样子,车子停在了东华洗浴的门口,对于白狼的父亲,我根本就没有见过,也不知道他手底下的势力是什么样的一个势力,然而与我而言,都无所谓了,虽说我们公司才刚刚起步,然而我并不觉得我们公司的实力会比一个小混混势力都要弱。

蒋家不是想要收服白狼家里的势力,让他们变成蒋家的一个分支势力吗?那我就先想办法将这个势力变成自己的分支实力好了。

我对这些混混势力一向不放在眼里,然而如今我想要发展自己的势力,那就必须这样做,就像是非凡,虽说产业规模已经不弱于任何一个米方的顶级势力的产业了,然而非凡只是单纯的商业,并没有武力的保护,也因此,所以才会让白狼家的这种混混势力来收取纯色酒吧的保护费。

我们启点特卫保镖公司本就是一个培养高手的公司,财力或许并不雄厚,但是武力却很强,对于白狼家里的这种混混势力,那就只能以暴制暴,才能彻底的解决隐患,同时也能壮大自己的势力。

下车后,我只是带着教官进入了东华洗浴,至于其他的兄弟们,则是被我安排隐藏在了东华洗浴的周围,随时等待我的命令。

刚进入东华洗浴,一个漂亮的迎宾美女就主动迎了上来,带着一脸的职业微笑说道:“两位帅哥,有什么需要的?”

我没有多说废话,直接开口说道:“我找白祥!”

白祥正是白狼的父亲,之前也是我们从白狼口中问出来的。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