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三十三章 你算什么东西

黑狐搏击俱乐部的负责人竟然主动邀请我,这让我有些受宠若惊了起来,连忙答应了下来,跟着他去了办公室。

简单的交流过后,我知道了对方的名字是叫韦洪。

韦洪亲自给我倒了一杯水,笑着说道:“今天的事情还真的要多谢你了,如果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了。”

我连忙起身接过了韦洪递给我的水杯,说:“韦总不必客气,我想任何一个华夏人,遇到今天的事情都会出手的,再说了,今天不是还有许多会员都想上擂台吗?只是被我抢了风头。倒是韦总你,这么年轻就已经是这么大俱乐部的老板了,真是青年才俊。”

韦洪很是爽朗的哈哈一笑,说:“我们就不要在互相吹嘘了,我今年三十岁,年长你几岁,如果不介意,可以叫我洪哥。”

我本来是想叫韦哥的,可总觉得这样叫不太好,现在韦洪让我叫他洪哥,倒是不错。

两人闲聊了几句后,韦洪忽然问我:“张泽,其实我关注你也有一段时间了,看你的拳法挺精妙的,不知道是否方便告知你的师傅是什么人?”

听见韦洪的这句话,我才忽然间明白了一些,恐怕韦洪主动约我这个小角色来交谈,是因为我在擂台上打出来的拳法。

我的脑海中忽然又出现了钟叔,他虽然没有收我这个徒弟,可在我心里,他却是我半个师傅。

之前擂台上我打的拳法就是钟叔自创的,在没经过钟叔同意之前,我也不好和别人乱说什么。

“我没有师傅,刚才的拳法,是一位前辈独创的,我也不过学到了一点皮毛。”犹豫了一下后,我才开口说道。

韦洪显然也听出了我不愿多说师傅的事情,意味深长的说道:“看来你的这位前辈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我笑了笑,没再说话。

韦洪虽然在跟我交谈,但我总有种被试探的感觉,好一会儿后,我才以学校还有专业课为由离开了黑狐俱乐部。

这个点距离上班时间也不远了,也是直接往月色方向赶了过去,可我刚离开黑狐俱乐部不远,忽然一辆车停在我前面停了下来,接着呼啦从车上一下子出来了四个人,直接把我包围在了中间。

我被突然出现的这些人吓了一跳,仔细看了眼,才发现其中竟然有一人刚才见过,正是冈本大山的那个汉奸翻译。

我顿时感觉情况不妙,看来他们是来报复我的。

“这位先生,我们会长想跟你聊聊,还请跟我们走一趟。”翻译一脸微笑的看着我说道。

之前在黑狐的时候,就听他们叫冈本山木是岛国什么协会的会长,翻译说的会长肯定就是冈本大山了。

我本就对岛国人没有好感,此时竟然还想让我去见冈本大山,我毫不犹豫的拒绝道:“不好意思,现在没空!”

说着我就准备离开,可是去路立马被翻译带来的几人挡住,我顿时非常愤怒的说道:“这里是华夏,你们在我们的地盘上还想强行带我走不成?”

翻译扶了扶眼镜,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微笑道:“张先生别误会,我只是代表冈本先生邀请你去见他一面。”

“哼!”我冷笑道:“要见让他自己来找我,我现在没空,让开!”

说着我就忽然间爆发了脚下的力道,猛地借力冲了出去,如果是以前,或许我会乖乖的走一遭,可如今我也算是有点身手了,谁知道跟这些岛国人去了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几个岛国人似乎也没想到我会在他们四个人面前还想着逃走,顿时纷纷朝我围攻了过来,我盯着要离开的方向快速而去,一个岛国人刚挡在我前面,就被我一记赦免拳法攻击在腹部,趁着他后退的机会,我冲出了包围。

整整一个月,我都在爬山下山,速度和耐力早就提升了许多,也不恋战,脱离包围后就朝着月色的方向狂奔而去。

不知道跑了多久,身后没动静了我才停了下来,想起今天在俱乐部只是露了一手,就被岛国人盯上了,看来以后我还是要注意点。

看来今天获胜后,也得罪了冈本大山,就是不知道这个冈本大山是什么人,他既然敢来黑狐搏击俱乐部挑战,那背后的势力肯定不会弱。

想到这里,我又头大了起来,早知道今天就不冒这个头了,一个林氏已经让我无法应对了,现在又来了一个岛国的武道馆。

一路上胡思乱想着,很快到了月色。

刚到月色,就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只不过此时她身上穿着女服务员的衣服。

我的眉头紧锁,她怎么来这做服务员了?

我刚走近,前台两个小姑娘就主动向我打起了招呼:“泽哥,今天来的真早啊!”

我微微笑着应付了两句后,看向了杜依涵,杜依涵这时也发现了我,她刚看到我的时候,还是一脸惊讶的样子,看起来真的不知道我在这里打工似的,但我知道,就在几天前,她还跟朋友来这儿玩的时候,跟一个贵妇发生了冲突,还是我解决的麻烦。

“你怎么在这里?”我拉着杜依涵走到了一边,带着几分疑惑问道。

杜依涵有些不服气的说道:“你能在这里,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了?我从今天开始,就是这的员工了,我们也算是同事了,你可得照顾我这个新人啊!”

听了杜依涵的话,我才反应过来,这里距离学校近,有好几个服务员都是米大的实习生,杜依涵能在这儿打工,也正常,刚才见她也在这里,我还以为是奔着我来的,现在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想通了这一点后,我才释然,笑了笑,说:“当然,不过这里什么样的人都有,你工作的时候还是小心点。”

杜依涵没好气的看着我说:“我就是服务员而已,有什么好担心的?”

虽然跟杜依涵开始的时候有点矛盾,不过自从她请我吃了那顿饭后,我们俩矛盾也彻底的化解了,现在也算是朋友了。

距离上班时间还有一段时间,正好跟杜依涵聊了一会儿,才知道她也是朋友介绍,今天才过来上班的,之前还真不知道我也在这里打工。

正和杜依涵聊着,玫姐忽然来电话了,让我去她办公室一趟,说有事要问我。

到了三楼玫姐办公室门口,我敲了敲门,里面传来玫姐的声音,让我进去。

包厢内就玫姐一个人,此时她有些慵懒的靠在办公椅上,脸上有些倦意。

“玫姐,你找我什么事?”玫姐让我坐下后,我便开口问道。

玫姐揉了揉太阳穴,忽然看向了我,问:“你和陆总到底什么关系?”

玫姐突然这样一问,倒是把我给问住了,难道她发现了什么?要不然怎么会这样问?

“我就是她的一个远方亲戚,怎么了玫姐?”我故作镇定的回应道。

玫姐看着我忽然笑了起来,笑容有些诡异,我有种错觉,她看穿了我说的是假话。

“昨晚陆总给我打电话了,问了你情况,我一五一十的都告诉了她,不过陆总似乎对你还是不满意,想要成为她的左膀右臂,你还得加把劲哦!”玫姐笑呵呵的说道,眼神中有几分暧昧。

看到她暧昧的神色,我顿时明白了,看来玫姐还是误会我和陆一菲有什么亲密的关系了,也是,陆一菲三天两头的找玫姐询问我的情况,玫姐不怀疑才怪了。

只是陆一菲到底想要我做什么?

“我知道了,玫姐,如果没其他的事情,那我就下去了?”我问道。

玫姐笑着点了点头,,说:“去吧!别让陆总失望。”

从玫姐办公室离开后,我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玫姐和陆一菲到底什么关系?说是上下级,可我总觉得玫姐似乎有事在瞒着陆一菲,说是好朋友,可从我接触玫姐开始,就没见过她们两人的关系有多亲密。

尤其是上次玫姐带人去救了我,而陆一菲似乎根本不知道我被林峰绑到烂尾楼的事情。

想来想去,我也没想明白究竟怎么一回事,距离上班时间也快到了,去更衣室换好衣服后,就上岗了。

杜依涵也很快进入了工作,只是她的容貌太出众,总会引起一些男人的注意,看那些人的眼神,我就知道他们都在用下半身思考。

月色的生意依旧火爆,而我们保安队则是相对来说最轻松的一个职位,我安排好人员后,自己倒是非常的清闲了起来。

可是还没清闲多久,忽然对讲机响了起来:“队长,快来三楼,有情况发生。”

很久对讲机都没有响了,我一个激灵,连忙冲上了三楼,刚上三楼,就看到307包厢门口围着好几个人,我连忙跑了过去。

“发生什么事了?” 我跑进人群后,就看见杜依涵的衣服有些凌乱,此时还有一个女服务员在安慰她,而包厢内,五六个年轻人,嘴里叽里呱啦的说着我听不懂的鸟语。

但我知道这是岛国语,只是看了眼,我就大概猜到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杜依涵给307包厢送酒水的时候,被这几个岛国青年调、戏,他们让杜依涵喝酒,杜依涵当然不会喝了,可结果被几个岛国青年拦着不让出去。

如果不是被人及时发现,杜依涵恐怕在包厢内就已经被凌辱了。

此时那几个岛国青年依旧满脸的嚣张,其中一个青年用十分生涩的华夏语说道:“我们来这里消费,就是来享受的,只不过让这个女人陪我们喝一杯,她都不肯,也太不给我们面子了吧?”

听到这句话,我整个人都陷入了暴怒之中,朝着说话的岛国青年边走边说道:“你算什么东西?也配我们给你们面子?”

说话间,我已经来到了那个岛国青年的面前。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