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三百一十九章 我要他们的四肢

白相伟跪在我的面前之后,连忙大声说道:“张先生,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求你原谅我。”

这一句话更是惊呆了在场的每一个人,之前还是对我态度极其嚣张的白相伟,此时此刻不仅跪在了我的面前,还在哀求我原谅他,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之内,就有如此的反差,许多人都不经意间吸了一口凉气。

而刚才被白相伟和白狼威胁的那些纯色酒吧的保安,此刻每个人的脸上都是轻松之色,许多都在暗暗祈祷,刚才自己幸好没有先对我动手,很显然,我的来头要比白相伟的来头大许多,否则白相伟也不会跪在我的脚下求我放过他了。

白狼此时脸色十分难看了起来,刚刚他和白相伟互相称兄道弟,结果短短几分钟之内,自己口中的兄弟就跪在了我的脚下求我原谅。

“白相伟,你在做什么?”白狼的眼神极其的冷漠犀利,语气也十分的不好。

白相伟刚刚接到那个电话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自己得罪了什么样的人,此刻早就魂都吓飞了,哪里还敢回应白狼的话,此时就像是没有听到白狼的话一样,一脸哀求和恐惧的看着我,似乎等待着我的审判。

我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随即冷漠的开口说道:“现在你当着众人的面说说,之前的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白相伟一听,似乎看到了希望,连忙大声说道:“刚才是我白相伟没有弄清楚真相就误会了张先生,刚才是白狼咸猪手摸了张先生的朋友。”

只需要这一句话就够了,之前还有一些不明事理的人误以为我目中无人,太嚣张才得罪了自己得罪不起的人的那些客人,此刻瞬间明白了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个看向白相伟的眼神都充满了鄙视。

白狼的脸色顿时十分难看了起来,充满威胁的声音说道:“白相伟,你是不是搞错什么事情了?这个小子不过一个愣头青,你确定要为了她跟我作对?”

听到白狼的话,白相伟顿时就怒了,直接呵斥道:“你特么的给老子闭嘴,老子可没有你这样的兄弟,麻痹的,之前如果不是你咸猪手摸了人家的朋友,能有现在的事情吗?”

谁也没有想到白相伟竟然敢当众怒骂白狼,白狼是谁啊?在场的许多人都清楚,白狼的父亲可是被米方顶尖势力蒋家抛出橄榄枝的人物,随时可能成为蒋家的分支势力,但此时白相伟却敢对着白狼大骂。

白狼的脸色瞬间十分阴沉了下来,满脸怒火的看向白相伟说道:“很好,白相伟,你成功的激怒了我,今天一天之内,竟然让我遇到了两个不怕死的人,很好,既然你敢这样对我说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白狼的话音刚落,立马从人群中走出来了几个人,每个人都是流里流气的混混打扮,显然都是白狼的人,看到这些人,白相伟的脸色顿时十分难看了起来,咬牙切齿的说道:“白狼,我奉劝你最好不好在纯色酒吧闹事,因为后果不是你能承担起的。”

“搞笑!我可不是你有资格教育的,白相伟,我现在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现在立马给我站起来,我跟这小子之间的恩怨我自己处理,你只需要躲在一旁看着就行,否则就别怪我连带你一起处理了。”白狼的双目中满是威胁。

白相伟的眼中这一刻也充满了挣扎之色,白狼的身份他很清楚,他也知道白狼家里的势力很有可能变成蒋家的分支,然而刚才接到的那个电话,电话是提拔他的王总打来的电话,刚刚对他说了一些很少有人知道的事情,当他听了之后,内心极其的恐惧。

相比之下,白相伟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选择了,而我也不着急,此时就是冷眼看着白相伟,等待着他的决定。

半晌,白相伟忽然从我的面前站了起来,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咬牙切齿的说道:“小子,刚才我不过给你开了一个玩笑,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想要向你求饶吧?白狼是谁?他家里的实力可是即将成为米方顶尖势力蒋家分支的实力,你就算再厉害,终究只是一个人,你能跟强大的蒋家对抗吗?”

听到白相伟的话,白狼的嘴角弯起了一抹弧度,随即冷笑着看了眼白相伟,接着又看向了我,冷漠无比的说道:“现在,我不管你是谁,但是敢得罪我白狼,那就是在找死,现在只要你跪在我的面前求我放过你,说不定我心情一好,还能饶过你。”

“呵呵!”我冷笑了一声,正好,白相伟的临时倒戈,显然说明了他的选择,对我而言,已经无所谓了,这种人,就算他刚才不临阵倒戈,我依旧不会饶过他,毕竟非凡是陆一菲的公司,我可不允许公司有这种蛀虫存在。

白相伟也是冷笑连连的说道:“小子,如果我是你,酒会跪在白狼的面前求饶,或许白狼还会手下留情,放你一马。”

我嗤笑一声,随即站在原地,双手抱臂于胸前,淡淡的看着对方,说道:“我倒是想要看看,你们能把我如何?”

白狼看着我有恃无恐的样子,似乎有些犹豫了起来,微眯着眼睛盯着我。

看着白狼的神色,我不屑的一笑,随即开口说道:“好了,你们口口声声说给我一个几乎,那我现在也给你们一个机会,赶紧滚出纯色,或许我心情一好,不会把你们如何,可如果你们不知好歹,那今天谁都别想走出纯色了,我就代表非凡好好的处理处理一些蛀虫。”

“你特么的找死!”白狼终于忍不住了,直接怒喝一声,随即大手一挥,呵斥道:“给我上,废掉这个嚣张的小子!”

就在白狼的人刚准备冲过来的时候,忽然一大群人从纯色外面冲了进来,当白相伟看到带头人的时候,顿时脸色大变。

白狼看到忽然出现的大群人,也是脸色大变,目光落在了带头那个中年男人的身上,开口说道:“王总!你怎么来了?”

被他称作王总的那个人,冷漠的看了眼白狼,说道:“白狼,你倒是胆子越来越大了,连我们陆总的丈夫都敢得罪,真是不知死活。”

陆总的丈夫?陆总不就是陆一菲吗?我什么时候成了陆一菲的战鼓了?

而白狼在听到王总口中陆总的丈夫的时候,脸色也是微变,不过也只是一闪而过了,随即笑着说道:“原来是陆总的丈夫,那还真是得罪了,还真是不打不相识,既然这样,那今天的事情倒是我的不对了。”

白狼也是个人物,说变就变,刚刚还是一副要废掉我四肢的样子,但在看到王总带着人过来之后,又说我是陆总的丈夫,白狼立马改口说是自己的不对。

王总似乎跟眼前这个白狼也有一些关系,这时候带着人走了过来,恭敬的站在我的面前,说道:“张先生你好,我是陆总安排过来处理这边事情的。”

我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随即说道:“好!不知道王总打算怎么处理眼前这件事?”

王总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连忙说道:“张先生,您叫我王云就好。”

我看着他没说话,王云说道:“张先生,白狼是纯色酒吧一代的混混势力,我们纯色的保护费也是他家里的势力在收,您看,不如今天的事情就这样算了?”

我嗤笑了一声,语气十分不善的说道:“算了?他动手摸了我朋友的屁股,还扬言要废掉我的四肢,就这样算了,如果事情这么简单,那我还需要你来做什么?”

听到我的话,王云的脸色微变,但毕竟在他看来,我是陆一菲的丈夫,当然不敢得罪我,显然是个老油条,也不敢得罪白狼,随即小声说道:“张总,我没有要偏袒白狼的意思,只是站在纯色的角度来处理这件事,毕竟这一代都是白狼家里的势力说了算,如果得罪了当地的势力,对我们纯色发展很不好,当然,一切决定都以张先生的为主,陆总特意向我交代过,张先生说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只需要听从张先生的命令行事就好。”

还真是一个老狐狸,我心中暗暗冷笑,随即笑着说道:“好,既然王总说以我的意思为主,那就先把白相伟和白狼两个人给我废了,至于纯色今晚的损失,等废了他们,咱们在跟他们谈。”

听到我的话,王云脸色大变,而白相伟和白狼脸色也是十分难看,尤其是白狼,眼中出现了一抹怒意,但依旧没有爆发,似乎在等待着王云的决定。

“张先生,这不太好吧?毕竟白狼是我们这一代的势力,如果得罪了……”

王云刚刚还想要说什么劝说的话,我的脸色忽变,十分冷漠的说道:“陆总是让你听我命令的,还是说让你过来教我如何处理这件事的?如果是你教我怎么办,那这里就不需要你了。”

听到我的话,王云顿时脸色大变,连忙说道:“张先生,一切都听你的,既然你说要废掉他们,那就废掉他们好了。”

王云话音刚落,顿时挥了挥手,呵斥道:“张先生说了,把白相伟和白狼都给废了。”

我则是补充道:“对了,我要的是废掉他们四肢!”

“小子,你敢!”听到我的话,白狼顿时怒了,直接大声呵斥了起来。

我不屑的看了眼白狼,随即吩咐道:“给我废了!”

我这一声令下,王云带来的二十多号高手,顺便朝着白狼和白相伟冲了过去。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