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三百一十七章 陆一菲手底下的蛀虫

看到是我将自己拉入了怀中之后,方媛也是一脸的惊讶。

而我则是冷笑了一声看着白狼,随即将方媛轻轻地推到了伊婉儿的身边,看着白狼说道:“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也不想去管你有什么背景,但,她是我的朋友,有我在这里,谁也别想动她。”

白狼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一脸的狂妄,周围许多人看向我的眼神中都充满了讥笑,似乎在嘲讽我的无知,在他们看来,白狼的父亲本就是这一代专门收取保护费的大混混,虽然这里不是白狼家里的产业,但就跟自己的地盘差不多,而且蒋家已经向白狼的父亲投出了橄榄枝,一旦白狼的父亲答应,白狼家的势力也会成为蒋家的势力分支,虽说只是蒋家的分支,但就是蒋家这个名头,就够吓退一大群势力了。

毕竟整个米方市,真正有能力撼动蒋家地位的势力,也就跟蒋家平齐的那么几家顶级势力。

而我,在这些人的眼中,却是十分陌生的面孔,又如何有资格去跟就将成为蒋家分支势力的白狼家族的实力相提并论?

“小子,好久没有人敢用这样的语气跟我说话了。”白狼笑着说道。

白狼说话的时候脸上挂着笑容,似乎没有一点愤怒一样。

如果谁把他的笑容当做是善意的举动,那就是傻逼了,我当然不是,看着他笑容满面的样子,显然是对我的极其不屑。

“婉儿姐,你先带媛姐离开。”我忽然开口说道。

我虽然自己有能力应对眼前这个白狼,但是伊婉儿和方媛却是两个手无寸铁之力的弱女子,在这里酒会变成我的累赘,这里人多眼杂,谁知道白狼手底下的人会不会在我对付白狼的时候,趁机对付她们来当做人质逼我就范。

伊婉儿听见我的话后,忽然十分担忧了起来,而方媛的眼中也同样是浓烈的担忧之色。

“张泽,我们走了,你怎么办?”伊婉儿着急的说道。

我微微摇了摇头,说道:“放心好了,米方市能拿下我的人,我还没有见过。”

这不算是大话,在米方市无论是蒋家还是武门武宇,都想要拿下我,然而即便是蒋家这种对我来说的庞然大物,依旧没有办法拿下我,就是蒋华的父亲蒋雄亲自带人出现,准备带我去蒋家的时候,都没能拿下我,更别说是眼前一个只是有可能变成蒋家势力分支的小势力头目的儿子了。

听到我的话,周围那些人发出了哄堂大笑声,白狼也是冷笑了一声说道:“还真是自信的小子,正好,在米方市,能从我中逃脱的人,我还没有遇到过。”

这时候纯色酒吧的负责人忽然走了过来,冷眼看着我说道:“小子,你敢在我们纯色酒吧闹事,简直就是找死,如果现在跪下来求白狼饶过你,只要白狼愿意放过你,或许我还会放你离开,可如果不跪地求饶,那就是我们纯色酒吧,也不会放过你。”

让我没想到的是,纯色酒吧的负责人竟然也会向着白狼,显然是因为白狼的身份,我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让我跪地求饶,别说是眼前的白狼了,就算是米方的顶级势力的大佬人物,又有谁有资格让我跪地求饶?

我冷冷地看着纯色酒吧的负责人,冷漠无比的说道:“你既然是纯色酒吧的负责人,我想刚才这里发生的事情你应该十分清楚才对,明明是白狼动手摸我的朋友,还想要强行带走我的朋友,你这个负责人不仅不管,反而要助纣为孽,我就想要知道,你们酒吧的老板,知道你这个负责人是这样做事的吗?”

“小子,闭嘴!我当然知道怎么回事,你说你朋友被白狼摸了,又想要强行带走你的朋友,我就想要问问,谁看到了?只要你现在能找到目击证人,我就向你赔礼道歉。”纯色酒吧负责人冷笑着说道,随即目光中满是威胁意味扫了一圈,跟纯色酒吧负责人的目光对上,每个人的目光连忙躲闪,刚才的事情本来就有很多人看到了,但是此时此刻,却没有人敢站出来说话,显然是迫于白狼的背景,就算看到了,也不敢站出来当目击证人。

看样子今天必须要动手了,还真是个多事之秋,之前在米方国际大饭店的时候,才刚刚对彭浩动过手,甚至还引来了武宇,没想到这才连一个小时都没有,结果在这种酒吧也能遇到这样的事情。

不过一切都是红颜祸水,只是方媛的身材太火爆,但是这又能怪方媛吗?

此刻方媛也满脸都是担忧和内疚,之前如果不是她要上舞台跳舞,也不会闹出来这样的事情。

“婉儿,你跟张泽离开吧,事情是我惹出来的,我自己处理。”方媛忽然咬着红唇走了出来说道。

伊婉儿顿时急了,连忙拉住了方媛的手臂,说道:“方媛,你别说傻话,你怎么能处理好这件事呢?本来就是这个家伙的不是。”

方媛没有理会伊婉儿,一脸认真的看着白狼说道:“刚才的事情,是谁是非,我想你很清楚,再说了,受到伤害的人是我,现在我也不追究了,你让我们离开就好。”

“呵呵,美女,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刚才的事情谁是谁非我是很清楚,别人也都很清楚,只是受到伤害的人怎么会是你呢?刚才可是你想要要了我的命根子,如果不是我手疾眼快抓住了你的腿,说不定我会断子绝孙,就算要论受到伤害,那么受到伤害的人也应该是我才对啊!”白狼一脸无耻的说道。

纯色酒吧的负责人也是冷笑一声说道:“没错,刚才很多人都看到了是你想要踹白狼,如果不是白狼阻止了,后果很严重,现在你在这里装可怜?即便你是一个女人,我们纯色酒吧也不会轻易放过你。”

白狼和纯色酒吧的负责人一唱一和的,周围许多人都是知道真实情况的,但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说话,当然,我也不会指望谁会站出来说话,只是看向白狼和纯色酒吧负责人的眼神越来越阴冷了下来。

方媛听了这两人的话,顿时十分恼怒了起来,怒道:“你们怎么能这样睁着眼睛说瞎话?明明是你欺负我,如果不是你欺负我,我又如何会踹你?再说了,我又踹到你吗?”

“好了美女,我们不需要争论了,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跟着我白狼离开这里,我请你吃个夜宵,今晚的事情咱们就一笔勾销,你看如何?”白狼笑呵呵的说道。

方媛可不是刚入社会的小姑娘,当然知道白狼不怀好意,此时对于白狼的话就是觉得恶心,此时也看清了现实,知道自己在这里是不可能占到任何便宜的,于是也不再多说什么,而是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做梦!我就是死,也不会陪你去吃饭的!”

“好,既然你不愿意,那我就先把你的朋友废掉,我想今晚的事情本来就是因为你而起的,那我只好废掉你的朋友当做是你差点废掉我命根子的解决方式了。”白狼笑呵呵的说道,随即目光看向了纯色酒吧负责人的身上,笑着说道:“事情是在你们纯色酒吧发生的,废掉这个小子的事情是不是也该由你们纯色酒吧来做?”

纯色酒吧负责人微微点了点头,一脸狠辣的看向我,说道:“小子,有些人不是你能得罪起的,既然你的朋友不愿意去陪白狼,那就只能废掉你了。”

纯色酒吧负责人话音刚落,顿时酒吧的十几号保安瞬间将我们一男两女包围在了中间,每个人的手中都拎着棍子,似乎只要纯色酒吧负责人的一声令下,这些人就会冲上来废掉我。

伊婉儿和方媛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顿时一个个都吓傻眼了。

我则是一脸平静的看着白狼,随即冷笑一声,看了眼纯色酒吧的负责人,淡淡的开口说道:“我现在真的非常的好奇,如果今晚的事情传到了你们老板的耳朵里面,你会有什么样的结局?”

“小子,死到临头还敢嚣张。”纯色酒吧的负责人伸手指着我怒道,白狼也是饶有兴趣的盯着我。

方媛这时候急了,连忙上前挡在了我的面前,一脸愤怒的朝着白狼说道:“你特么的不就是想要睡了老娘吗?好,老娘答应了,但是,现在你必须先放我的朋友离开。”

听到方媛的话,我顿时一愣,伊婉儿也是一脸惊讶,而白狼也有些意外,戏谑的看着方媛说道:“呵呵,果然性格很火爆,真的很合我胃口啊!这可是你自己主动要爬上我的床,可不是我逼你的啊!既然这样,那我们之间的恩怨就一笔勾销了,老白,既然美女答应要陪我了,那就放她的两个朋友走吧!”

“好,你们滚吧!以后不得再踏入纯色酒吧一步,否则就没有这次这么幸运了。”纯色酒吧的负责人直接对着我和伊婉儿呵斥道。

方媛则是一脸决然的朝着白狼的方向走去,然而下一秒,忽然一只手抓在了方媛的手臂上,方媛的脚步停下,回过头,就看到我正一脸平静的站在她的身后,而抓住她手臂的人也是我。

“不管怎样,你都是我们公司的合作伙伴,如果现在让我眼睁睁的看着你被别人带走了,那我们也没有资格跟你们合作吧?”我的嘴角微微上扬,忽然间语气中充满了自信,方媛微微惊讶张开了小嘴。

我回头看向已经傻眼的伊婉儿,说道:“婉儿姐,方媛就交给你了,这点小场面如果我都无法处理好,那也没有资格接下来的安保任务了。”

看到我的举动,纯色酒吧的负责人和白狼两人的脸色齐齐大变,白狼微微眯着眼睛盯着我,而纯色酒吧的负责人则是瞬间暴怒,直接呵斥道:“小子,你这是在找死!”

我淡淡的一笑,说道:“我劝你最好还是先给你的老板汇报一声,再决定怎么处理眼前的事情,否则事情一旦闹大了,你到时候就算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这里是非凡旗下的酒吧,那么纯色酒吧的老板就是陆一菲了,我倒是想要看看,如果让陆一菲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了,陆一菲会有多么的生气?

虽然我不想让陆一菲烦恼这边的事情,然而这里毕竟是她的产业,可不能被这种白眼狼负责人毁了名声。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