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三百零九章 不存在亲生血缘关系

听到护士的话,陆一菲和陆一凡两女都是瞬间呆住了,两人忽然目光对视在了一起,我从她们的目光中看到了犹豫和挣扎。

毕竟陆军之前的所作所为,对两个女儿的伤害都极大,有了今天的事情,完全是陆军咎由自取,所以陆一菲和陆一凡都有些犹豫,两人忽然目光又同时落在了我的身上,似乎等待着我的决定。

我明白她们的意思,不管怎样,陆军都是她们的亲生父亲,而陆军不光是伤透了陆一菲和陆一凡的心,也同时对我的伤害很大,作为父女关系,她们应该去救,但是陆军所作所为却根本不是一个父亲能做出来的事情,所以她们此刻犹豫了。

看到两女竟然犹豫了起来,护士顿时更急了,连忙说道:“你们快点啊,别耽误时间了,再耽误下去,你们的父亲就真的有生命危险了,他的血型十分的稀有,我们医院血库没有这种血,如果从其他地方调取,根本来不及了,你们是他的女儿,肯定可以血型配型成功的,你们快跟我去检查吧!”

虽说陆军的所作所为让我一个外人都觉得非常的禽兽不如,然而毕竟是陆一菲和陆一凡的父亲,如果真的因为她们拒绝了救陆军,我想她们一辈子都会心里有阴影的,于是我微微一笑,说道:“你们快去检查吧!不管怎样,先救命再说,至于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

似乎就是在等我这一句话,两女瞬间知道了我的心思,两人也不敢怠慢,连忙跟着护士跑着离开了。

我也紧跟着两人而去,抽血之后,护士就拿去检验了,而陆一菲和陆一凡两女也都是一脸着急的等待着检验结果,毕竟是要输血,并不是说陆一菲和陆一凡的血一定可以匹配成功。

暂时还不知道多久结果才能出来,我也一起陪在两女的身边,虽然我对于陆军的生死没有任何的感觉,但我依旧不希望他在这时候死去,毕竟陆一菲和陆一凡都是那种极其善良的女孩,即便陆军做事在禽兽不如,但依旧是她们的父亲。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陆一菲和陆一凡的脸上始终都是着急,我知道,虽然她们不说,但却依旧对陆军的生死十分的担忧。

就在我们焦急的等待中,护士忽然走了出来,手中还拿着一个检验报告单,一脸复杂的看着陆一菲和陆一凡。

陆一菲和陆一凡两女看到护士这幅表情,顿时急了,陆一凡忍不住开口问道:“我和姐姐的血可以匹配上吗?需要我们做什么?”

不知道为何,我看着护士那副一脸复杂的样子,忽然有了一种十分不妙的感觉,连忙走了过去,从护士的手中结果了检查报告单,而这时候护士对陆一菲和陆一凡只是说了句:“非常遗憾,你们的血无法跟他的血匹配,现在只能等待血库的血送达了。”

护士似乎不愿意多说,只是说了这么一句。

而陆一菲和陆一凡在听到这句话后,两女顿时都呆住了,瞬间两女的泪水忍不住就流了出来,陆一凡情绪十分激动的抓住了护士的手臂,着急的说道:“我和姐姐都是他的女儿,我们的血怎么可能会跟他的血无法匹配成功呢?是不是搞错了?你们再检查一遍吧!如果等血库的血到了,他就更加危险了。”

陆一菲也同样是一脸着急慌乱的说道:“是啊,我和我妹妹都是他的女儿,我们的血怎么会不能跟他的血匹配成功呢?”

护士不知道要说什么,直接挣脱了两女,说道:“就算你们是他的女儿,也并不一定你们的血就能给他输血,而且我可以非常明确的告诉你们,检查结果绝对没有任何的问题,现在真能等血库的血到了才能医治你们的父亲了。”

护士说完,直接转身离开了。

而陆一菲和陆一凡两女都是一脸的呆滞,双目无神,两女纷纷颓然的坐在了座椅上。

看到两女的反应,我心里也十分的复杂,没想到陆军对陆一菲和陆一凡姐妹如此的狠毒,但她们在陆军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却会是这样的反应,而我看在检查报告最底下的一句话,内心一阵的复杂,我不知道要如何跟她们说。

因为检查报告的最后一项鉴定意见:“陆军和陆一菲之间不存在亲生血缘关系。”

这是陆一菲的血液检查的报告单,除此之外,还有一张陆一凡的血液检查报告单,最后一句话跟陆一菲的检查报告单一样,都是这句话。

此时我内心极其的震惊,陆军竟然不是陆一菲和陆一凡的亲生父亲,而陆一菲和陆一凡显然还不知道,想到这里,我忽然可以理解,为何陆军会如此对待陆一菲和陆一凡了,这件事,他显然是知道的。

这份血液检查报告虽然并不是亲子鉴定,而是血液的检查报告,但是陆军的血型是RH阴性AB型血,但是陆一菲和陆一凡的血型都是O型血。

根据我对高中生物的知识,只要夫妻任何一方的血型是AB型,他们的子女都不可能是O型血,所以说,即便这并不是亲子鉴定检查报告,但依旧可以确定陆军跟陆一菲和陆一凡之间并不存在血缘关系。

如果陆一菲和陆一凡对于陆军的生死并不在乎,或许我会毫不犹豫的告诉她们这个检查结果,然而现在看到了陆一菲和陆一凡对陆军的重视之后,我才犹豫了起来。

如果告诉她们,她们一定会痛不欲生的,可如果不告诉她们,那我就真的要隐瞒她们一辈子,这毕竟是属于她们的真相,难道我真的可以隐瞒她们一辈子吗?

此时我心里没有了主意,想了想,还是将这两份检查保安收了起来,要不要告诉她们真相,我暂时还没有想好,既然没有想好,那就先等等,至少要等她们的情绪稳定以后,再告诉她们真相,再说了,护士不是也说了吗,陆军的血虽然稀少,但是还是可以从血库调取过来的,说不定输血及时,陆军能得救也说不定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陆军始终在抢救室被抢救,但是血库的血却始终没有送过来,此时我也十分着急了起来,不管怎样,就算是让陆军变成一个废人,甚至就是变成一个植物人,至少不要在这种时候死去。

如果陆军真的死了,对于陆一菲来说,一定是个极大的打击,毕竟是陆一菲最后抓着陆军的手臂,抓着他一起从高楼摔下去的,当时陆一菲是奔着跟陆军同归于尽的想法而去的,可是现在她并没有死,如果陆军死了,在她看来,一定是她的原因,她和陆一凡都是那种极其善良的女人,又如何能接受如此的沉痛的打击?

我在心中一次又一次的祈祷,希望陆军能活着,不管怎样,只要他能活着就好。

以前我一直想要陆军死,甚至对陆军起了很大的杀意,想要亲手终结了他,但是今天陆军就要死了,我却比任何人都希望他能活着。

终于,抢救室的门被打开了,随即看到医生从抢救室里面走了出来,而陆军也被推了出来,只是陆军被推出来的时候,身上盖着一块白布,不光是身体,就是头部也盖上了一层白布。

看到这一幕,我顿时傻眼了,显然,陆军是真的死了。

陆一菲和陆一凡两女此刻也呆住了,医生神色复杂的看着陆一菲和陆一凡,随即轻轻地叹息道:“我们已经尽力了,请节哀!”

轰!

医生亲自宣布了陆军的死亡,陆一菲和陆一凡两女犹如被惊雷击中,两女瞬间泪奔,陆一菲忽然翻了一个身白眼,旋即直接昏迷了过去。

陆一凡顿时急了,连忙扶住了陆一菲,情绪激动的喊道:“姐姐!”

陆军死了,跟我和陆一菲一起从十一楼坠落而亡,然而我和陆一菲却连一点伤都没有受,但是陆军却坠亡而死。

陆一菲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她睁开双眼的瞬间,就像是一个木头人,表情十分的呆滞,就那样躺在病床上,双目无神的盯着天花板。

陆一凡对于陆军的死虽然也十分的伤心难过,然而此时却因为陆一菲的反应而十分担心了起来,反而将对于陆军死去的悲伤减轻了不少,看着神色呆滞的陆一菲,陆一凡哭着说道:“姐姐,你别这样啊,你说句话啊!”

我站在陆一菲的病床前,叹了口气,不知道如何去安危。

我能理解陆一菲此刻的心情,最后是她抱着跟陆军同归于尽的想法拉着他的手臂一起坠楼的,但偏偏她活了下来,而陆军却死了,在她看来,就是她杀死陆军的。

陆一菲一直没有说话,不管陆一凡如何哭着安慰她,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忽然两行泪水从陆一菲的眼角滑落,她神色呆滞的看着陆一凡,说道:“是我拉着他的手臂一起坠楼的,是我杀死他的,我是杀人凶人。”

陆一菲的情绪忽然十分激动了起来,看到她这个反应,陆一凡顿时更急了,一下子抱住了陆一菲,哭着说道:“姐姐,不是,不是这样的,陆军的死跟你没有关系,是他该死,是他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要了,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他的死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姐姐,你别这样,真的跟你没关系,他的心中早就没有我们姐妹了。”

看着抱头痛哭的两个女孩,我的心中一阵的复杂,现在都如此的伤心难过了,如果再让她们知道她们并非陆军的亲生女儿,她们会不会彻底的奔溃?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