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三百零八章 救不救陆军

这一瞬间,我想到了许多,但一切都像是闪电一般,转瞬即逝,我忽然有种感觉,自己就要死了,以后再也不能守护陆一菲和陆一凡了,但是想到自己是为了陆一菲而死,我却又十分平静了下来。

看着满脸都是泪水的陆一菲,我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碎了,抱住陆一菲的双臂,忽然更加用力了起来。

此时此刻,站在楼底下的众人,看见三道身影从楼底下摔落下来的时候,一个个都是大惊失色,甚至有些胆小的女性已经闭上了眼睛,不忍心看接下来的一面。

而陆一凡这时候也正在楼底下待着,当她看到我和陆一菲一同从楼顶上摔下来的时候,泪水瞬间满脸都是,眼中满是绝望,想要大声喊出来,却发现自己根本就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眼睁睁的看着我和陆一菲一同摔落了下来。

砰!一声巨响,我和陆一菲瞬间摔落到了救生缓冲垫上,虽然有缓冲垫,但毕竟是从十一楼摔落了下来,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死,就在摔落下来的瞬间,一股巨大的冲击力遍布我的浑身,后背上一阵阵痛,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也在摔落在救生缓冲垫上的时候被震破了,只是一瞬间,我便失去了知觉。

我好像是坐了一个很长的梦,在梦中,我看到了许多熟悉的人,有自己的父母,有陆一菲和陆一凡,还有苏婷,每个人都是哭哭啼啼的样子。

我伸出双手,努力的想要拉住他们,可是在我伸出手的时候,却发现他们的身体慢慢的远去了,越来越远,我根本就抓不住他们,而他们也在奋力的向我追,看起来是在朝着我的方向跑,但反而距离我越来越远,我想要努力的朝着他们冲过去,但却发现自己的双腿十分的沉重,我根本就无法移动一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距离我越来越远。

难道我这是死了?我的脑海中一阵疑惑,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十分的清晰,但却又什么也看不见,就在所有人都远离我而去的时候,忽然周围一阵黑暗,没有一丝的光明,我大吼着想要冲破这无尽的黑暗,努力的向前奔跑,可是这黑暗就像是无边无尽,根本没有尽头,我根本就跑不出去。

不知道我奔跑了多久,忽然看到了在非常远的地方,有一点点的光明,十分的微弱,但就是如此微弱的光明,却让我看到了希望,我努力的朝着那一点微光奔跑,而那个微弱的光点也是越来越大,我周围的黑暗也渐渐地消失了,光明越来越充足。

终于,我的眼前忽然一阵耀眼的光明,我猛的睁开了双眼,接着就看到自己正躺在一张病床上,空气中还弥漫着极其浓烈的消毒水的味道。

睁开双眼,我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刚才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清晰,仿佛我是真的经历了无尽的奔跑,消耗了极大的体力才到达这里,我盯着天花板半晌,才慢慢的回到了现实,这里是医院?

此时我忽然有些怀疑,不知道这到底是医院,还是我死后的世界,因为刚才我真的有种错觉,自己就是死了,但是现在却又感觉是在现实中的医院中,所以我有种怀疑自己的处境。

我动了动身体,发现自己竟然还能动,只是后背有股刺痛,而体内的五脏六腑也感觉十分的不舒服,虽然极其的不舒服,但让我欣喜的是我的四肢还能动,身体也能移动,显然受的伤并不是很重。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病房的门被人推开了,我目光不由的看了过去,就看到一张无比熟悉的面孔,正是陆一凡,而陆一凡也看到了我已经睁开了双目,看到我醒来的一瞬间,陆一凡原本就已经通红的双眼,终于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泪水忍不住就流了出来。

她连忙冲到了我的病床前,一把扑入了我的怀抱,放声痛哭了起来。

我能感受到,陆一凡一定是经历了极大的痛苦,对她而言,我和陆一菲就是她最亲近的人,可就是如此亲近的两人,却在她的面前从十一楼摔落了下来,此时能看到我醒过来,她才将自己一直压抑在心中的痛苦释放了出来。

而此时,抱着怀中放声痛苦的陆一凡,感受到她身上的温度,我终于明白了,我没死,我竟然还活着,而且只是受了一点伤,甚至连骨头都没有伤到。

原来活着是如此的美好,我忽然十分庆幸了起来,我已经记不清楚,这是我第几次劫后余生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看来我一定是个有福的人。

陆一凡抱着我哭了好久,我一直紧紧地抱着她,任由她将自己的委屈和恐惧发泄出来,一直过去了好久,陆一凡才将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

“阿泽,你现在有哪里不舒服吗?”陆一凡抬起泪眼,看着我问道。

我微微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放心好了,我命大的很,别说是十一楼了,就是从二十一楼摔下来,我也能活着。”

说完,我忽然又想起了陆一菲,连忙又问道:“菲菲姐怎么样了?”

既然我都没有受重伤,而陆一菲又被我保护在了上面,应该伤的不重才对,听到我的话,陆一凡微微点了点头,说道:“你放心好了,姐姐没事,也是刚刚醒过来,医生刚刚对姐姐做了全面的检查,说是姐姐只是受到了惊吓才昏迷了过去,没有受一点外伤,医生说了,如果不是你将姐姐保护在上面,以姐姐的体质,就算不死,也一定会变成重度伤残,说起来,姐姐都好好的感谢你,如果不是你,姐姐的一生都要在痛苦中生活了。”

听到陆一菲没事,只是因为受到惊吓昏迷了过去,我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只要她没事,那我所作的一切都值得。

我轻松地一笑,看着陆一凡说道:“那还真谢天谢地,我和菲菲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陆一凡见我能说能笑,还能坐起来,也是十分的高兴,不过依旧十分的担心,起身说道:“阿泽,你先等等我,我现在就去找医生过来,再给你做个全身检查,顺便将你醒来的好消息告诉姐姐,姐姐刚才一醒过来,就问你怎么样了,如果不是医生要给她做全面的检查,不让她过来,她早就过来看你了,如果让她知道你没事了,她一定很高兴的。”

我知道陆一凡是担心我,如果不让医生做个全面检查,她是不会放心的,我也不阻拦,让她去叫医生了。

很快,好几个医生都来了,当看到我并没有任何大碍,竟然还能站起来正常走路的时候,医生们都十分的惊讶。

我的主治医生惊讶的看着我说道:“没想到你竟然伤的这么轻,从十一楼摔下来,而且还有一个人在你身上,虽说是掉落在了救生缓冲气垫上面,但毕竟楼的高度在那里放着,就是你摔落下来的冲击力都能让你重伤,你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醒过来,简直就是奇迹。”

我原本以为是因为缓冲气垫救了我的命,没想到听医生说的竟然那么严重,如此看来,还是因为我的体质好,虽然我看起来什么都很好,但是毕竟只是外观所表现出来的,医生还是按照程序给我全身做了一个详细的检查,然而检查结果出来后,医生更是惊讶,因为不仅仅是外伤没有,就连五脏六腑也很好,从我醒过来之后,我就像是一个没有受伤的正常人一般。

然而当我知道陆军也掉落在了缓冲气垫上,但现在却依旧在重症监护室的时候,终于知道了医生为何对于我受这么轻的伤而如此震惊了。

毕竟我们都是从十一楼摔落下来的,而我的身上还压着陆一菲,但是我却没有受伤,而陆军却在重症监护室,据医生说,伤的很重,颅内出血,而腰椎也直接摔断了,医生说,就算陆军能醒过来,那也会终生残疾,这辈子再想要站起来,已经没有任何的可能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心里还是十分复杂的,虽说陆军这个人让人十分的憎恶,但毕竟他是陆一菲和陆一凡的亲生父亲,我不知道陆一菲和陆一凡心中如何去想,也不知道她们会不会难过。

等陆一菲看到我的时候,也是极其的激动,眼圈红红的,眼睛上也布满了一层水雾,目光直直的盯着我,倒是让我有些不好意思。

陆一菲走了过来,似乎对检查结果依旧不放心,又盯着我仔细的看了遍,见我真的没有受伤,她才终于彻底的放心下来,那双湿润的眼睛看着我,一脸认真的说道:“阿泽,谢谢你!”

我微微一笑,看了眼身边的陆一凡,随即又看向陆一菲说道:“我答应过一凡,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你有事的,我只是做到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听我说完,陆一凡的眼睛也红了,一脸感激的看着我。

就在这时候,忽然一个护士急忙跑了过来,对陆一菲和陆一凡说道:“你们的父亲病情出现了恶化,现在颅内大出血,需要第一时间输血,你们快跟我来。”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