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三十一章 踢馆

再见钟叔,他还是和我第一次在红山之巅见到他时候的打扮一样,一身黑色的唐装,脚下一双黑色布鞋,颇有高人风范。

我连忙迎了上去,高兴的说道:“钟叔,终于让我等到你了。”

钟叔微微点了点头,便一言不发的走到一旁独自训练了起来,看着他一拳又一拳的挥动出去,我的内心却是五味陈杂,难道钟叔还是不肯原谅我吗?

他的反应和第一次我迟到四十多秒时候一样,只是看了我一眼,便独自去训练了,等训练完就要离开了。

想起这半个月来的等待,我内心隐隐有些怒意,但不是愤怒钟叔,而是愤怒自己,如果第一次我就准时到了,也不会造成现在这个局面了。

一瞬间,脑海里出现了很多想法。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钟叔一套拳打完了,我轻轻地叹了口气,要怪就怪自己吧!

正准备向钟叔打声招呼了就离开,结果我还没开口,钟叔就忽然开口道:“我刚才打的拳法,半个月前你是第一次看,刚才是第二次看,动作学会了多少?”

听见钟叔的话,我顿时狂喜,他这是要开始教我了吗?而且他问我的是动作学会了多少,虽然这只是我第二次看钟叔打这套拳,可我从小就十分喜欢搏击拳法,也看过不少搏击视频,对动作的记忆非常的深刻,刚才又看了一遍钟叔的拳法后,脑海中很多记忆都涌现了出来。

稍作迟疑后,我小心翼翼的看着钟叔,道:“应该有五成?”

我的目光一直直视着钟叔,可当他听见我说五成的时候,他的怒色瞬现,我连忙改口道:“六成!我至少看会了六成!”

谁知我说出这个数字后,钟叔脸上怒色消失,反而一脸的失望,直接不说话了,转身收拾起了自己的东西,我顿时都快要哭了,这才是第二次看他打拳,能学会六成动作已经是我的极限了,难道他还是不满意吗?

就在我着急的不知所措的时候,钟叔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背起了包准备离开。

我咬了咬牙,连忙上前挡在了钟叔的前面,极其不甘心的说道:“钟叔,这半个月来,我每天都会在五点之前赶到这里等你,一等就是半个月,我知道这都是自己该承受的,可我实在想不明白,您为何还不肯教我?如果您觉得我哪里做的不好,我改,我一定会让您满意的。”

听了我的话,钟叔这才摇了摇头,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不喜欢虚夸之人,就算是习武之人,仅仅看过两次别人的拳法,动作也不可能学会超过五成,至少我活到五十多岁,还没有见过,你却口出狂言,说学会了六成,如果你真的有这么厉害,还用得着我教你吗?”

一时间我恍然大悟,原来钟叔生气的不是我学会了太少,而是以为我说的数字夸大了。

眼看钟叔就要离开,我忽然道:“钟叔,你既然不相信,为何不让我当着你的面打一下这套拳法呢?”

其实第一次和钟叔分开之后,我就凭借自己脑海中的记忆,试图摸索着打完整套拳法,可毕竟记忆有限,只能记住部分,而刚才钟叔又打了一遍,这让我又加深了之前的记忆,又记住了好多遗漏的动作,说六成,其实已经很保守了。

听到我的话,钟叔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缓缓转身,眼神中带着几分惊喜。

看到钟叔看了过来,我也不再言语,一个扎马步,忽然间脚下动了,与此同时,双拳也不断的挥动了出去。

一开始还稍稍有些生涩,可到了后面,我的动作越来越犀利,越来越狂野,像是要爆发出内心的憋屈。

十分钟后,我气喘吁吁的站在原地,看向了早已目瞪口呆的钟叔。

看到钟叔惊讶的表情,我知道这一次一定可以让他教我拳法了。

我叫了声钟叔,他才回过神,神色有些复杂的看着我,一步步的向我走了过来。

“你小子还真是深藏不露,如果不是这套拳法是我自己独创的,我都怀疑你以前就会这套拳法,什么六成啊?我看你至少学会了八成的动作,现在只需要我稍微提点你几招,你就能学会这套拳法。”钟叔从惊讶到了惊喜,看向我的目光中充满了欣赏。

我有些尴尬的摸了摸头,道:“这么说,钟叔是愿意教我拳法了?”

“哈哈!愿意!愿意!”钟叔十分爽朗的大笑了起来。

接着钟叔又给我指点了几个我做的不对的动作,然后又教了我几个没学会的动作,而我也没让他失望,用了仅仅两个小时,就彻底的将这套由钟叔独创的拳法学会了。

当然,学会的只是动作,而拳法中的精华却需要钟叔来给我讲解。

我们从五点一直训练到了九点,才下山,回去的路上,钟叔意味深长的告诉我说:“其实第一次约你上山,然后又不教你,接着又消失半个月,其实都是我故意的。”

“啊?”听了钟叔的话,我十分的惊讶,钟叔微微一笑,说:“你不觉得这半个月以来,你的精气神都有了很大的提升吗?”

听钟叔这样一说,我仿佛明白了他这样做的深意,顿时心中满怀感激,同时也庆幸自己坚持了半个月,经过了钟叔的考验,也训练了体能。

我本来是打算要拜师的,可是钟叔没同意,只说了会教我,让我坚持每天早上五点去红山之巅。

虽然没有拜师,但我心里已经拿钟叔当老师了,对他也是敬畏有加。

就这样又过去了半个月,每天早上五点之前我都会在红山之巅,而钟叔对我的教导也是不遗余力,每天都会教我一些拳法的精髓,而我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实力突飞猛进。

半个月后的这一天,训练完后,钟叔忽然叹了口气,看向我说:“张泽,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你的了,该教的都教了,甚至是一些我自己独创的拳法,也教你了,虽然我没有让你拜师,但其实你也算是我半个弟子了,以后不管怎样,我不希望你用我教你的这些去做坏事,人生苦短,珍惜该珍惜的,坚持怀着一颗赤子之心,始终不要忘了初心。”

我明白了钟叔的意思,他这是不打算再来红山之巅教我了,我虽然非常的失望,可想到这半个月来钟叔对我毫无余力的教导,我还是十分的感激。

钟叔的话对我意义很深,他不愿看到我误入歧途,不要忘了初心,这一切我都懂。

我一脸感激和不舍,看着钟叔鞠了一躬,旋即认真地说道:“钟叔,虽然我还没有拜你为师,但你在我心中就是我的老师,您说的我都会牢牢记在心中。”

“好!好!”钟叔重重的拍了拍我的肩膀,旋即转身向山下大步而去。

看着钟叔离去的背影,我心里说不出的难受,虽然只认识一个,而钟叔亲自教导我也只有半个月,但就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我们不问彼此身份,只论拳法,没有任何的利益交织,很纯洁的一段感情。

钟叔离开了,像是消失了一般,红山之巅再没有遇到过他,而在黑狐搏击俱乐部也没有遇到过他,他就像是消失了一般,我从始至终,连他的姓名都不知道,只知道叫他钟叔,向俱乐部里的常客也打听了,都没人知道钟叔这个人,有人说只见过一次,也有人说他可能是其他省市的。

钟叔不在了,可我的生活还得继续,而我每天白天都会在黑狐俱乐部训练,晚上的时候在月色工作。

可能是我天天泡在黑狐俱乐部的缘故,在这里认识的人也渐渐多了,很多人看到我的进步后,都十分的惊讶,还问我是不是有什么窍门。

这一天,训练了一早上,正准备去吃午饭,俱乐部忽然来了一群人,说话的时候叽里呱啦的,貌似是日语。

看这些人气势汹汹的样子,我忽然有种有事要发生的感觉。

周围训练的会员全都停了下来,一个个目光都看向了那群人。

“几位是来入会员的吗?”前台那个美女连忙跑了过去。

领头的人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不知所云的东西,正疑惑呢,他旁边一个戴着眼镜,穿着西装的人用华语说道:“这位是来自日本的冈本大山,今天带学员来是想要挑战黑狐搏击俱乐部的高手,冈本大山认为,华夏功夫都是假的,只有日本武道才是真的。”

听到这汉奸的话,周围那些华夏人全都愤怒了起来,这时候俱乐部的负责人也来了,找冈本山木说了几句后,就看到他的脸色变的阴沉了起来,而冈本山木一脸嚣张的样子,带着人齐刷刷的坐在了擂台边缘,而一个三十多岁样子的青年此时正站在擂台之上,一脸挑衅的看着周围的人群。

就在这时候,俱乐部的负责人走到了中间,目光一扫众人,大声说道:“各位华夏同胞,这些人是来自日本的客人,他们说,我们华夏功夫比不上日本武道,大家说,同意他们的说法吗?”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