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二百九十九章 穆家家主令

穆青山还没有说要把家主之位传给我,穆军和穆贵就已经按耐不住了,如果不是因为穆家的人都误以为我和穆婉婷真的是在处对象,恐怕穆东现在也会立马站出来说不服我继承家主之位。

我忽然可以理解穆青山明明是穆家家主,为何想要让我继承家主之位了,显然也是对自己的几个儿子是什么得性十分的清纯,所以不放心把穆家交给自己的这几个败家的儿子,否则他也不会又把穆家交给一个外人的打算了。

穆青山的眼中满是失望之色,只有我明白他并不是要宣布把家主继承人定成是我,毕竟就在之前,我和他在书房内的时候,就已经十分明确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穆青山真是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这些穆家的兄弟就会误认为穆青山要把家主之位传给我,还真是一件悲哀的事情。

“父亲,虽说他和婉婷在处对象,可是毕竟他还没有跟婉婷结婚,而且就算是他们结婚了,可是我们穆家也从未有过让一个外人当穆家家主的事情啊?”穆军急的大声说道。

穆贵也连忙说道:“是啊,父亲,就算他跟婉婷结婚了,先不说他是外人,就算是我们自己人,可您之下就是我和大哥二哥三兄弟了,就算真的要传家主之位,那也应该是我们兄弟三人中的一人啊!凭什么父亲要选择他?”

幸好我之前没有答应穆青山,否则现在就是这个情况,而且后果也会十分的眼中。

穆家其他人也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虽说对我继承穆家家主之位依旧十分的不满,但此时依旧什么话都不敢说,只能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了穆家三兄弟的身上。

穆青山气的浑身都在发抖,目光中充满了怒火,冷冷的盯着三兄弟,终于,穆军和穆贵都说完了,情绪也平静了许多,终于不说话了。

穆青山这才目光一扫两人,满是失望的语气,冷淡的说道:“你们说完了?”

穆军和穆贵两人对视了一眼,随即穆军说道:“对不起父亲,我刚才情绪有些激动了,但我也是为了穆家的百年基业,不想就这样落入别人的手中,还请父亲三思。”

“还请父亲三思!”穆贵也应和道。

嘭!

穆青山忽然猛地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顿时那张实木的大方桌上,竟然出现了一条缝隙。

顿时整个会客厅都瞬间十分安静了下来,似乎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我也被穆青山的举动吓了一跳,眼中满是惊骇,穆青山面前的那张实木会客桌上的清晰的裂缝,我十分确定,这跳缝隙就是刚才穆青山那一巴掌打出来的裂缝。

穆青山果然是个十分强大的高手,再看他八十的年龄,我心中更是惊骇,如此大的年纪,竟然还有这样的力气,别说是八十岁的老人了,恐怕就是一个年轻高手,也没有如此的力量吧?

而我自己,也不可能做到一巴掌就将一个实木会客桌打出一条裂缝,能做到这样,一定是力量极大,穆青山现在都能如此的力量,那么年轻时候的穆青山呢?

我忽然内心一阵的惊讶,穆家的人显然知道穆青山的厉害,此刻一个个眼中也是惊恐,没有一个人敢说话,全都安静的低下了头,尤其是穆军和穆贵两人,更是因为畏惧,而低下了头,不敢跟穆青山对视。

穆青山冷漠无比的看着穆军和穆贵,怒吼道:“穆军穆贵,你们给我站起来!”

听到穆青山的话,兄弟俩不由的颤抖了一下,旋即纷纷站了起来,看向穆青山的双目中都是惊恐。

穆青山怒道:“就是你们这样的心性,还想当穆家的家主?你们配吗?如果早知道你们俩这么没用的东西,早知道当初你妈生下你们的时候,就该一屁股坐死,简直就是废物,我们穆家以你们这种不学无术的败类无耻。”

被穆青山如此怒骂,兄弟俩一句话都不敢说,只是低着头,但我却能感受到两人的怒火,但也还是敢怒而不敢言。

穆青山继续说道:“我只是看了张泽一眼,你们就能认为我是要把穆家家主之位传给张泽?是你们太想要继承穆家了,还是说你们害怕张泽成为我们穆家的女婿而分走一部分你们的权利?”

“父亲,我们不敢!”直到这一刻,穆军和穆贵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反应有些大了,穆青山并没有说要把穆家家主传给我,只是看了我一眼,他们就担心穆青山因为穆婉婷的关系而把家主之位传给我了。

穆青山冷哼一声:“没有你们不敢做的事情,从今天开始,你们把手中的一切穆家相关事宜,全都交接给穆东,你们俩人,从今天开始,罚你们在穆家祖宗祠堂闭门思过,禁足一个月,也不允许跟任何人接触。”

穆青山这番话说出口,穆军和穆贵两人顿时脸色大变,两人连忙跪在了穆青山的面前,求饶道:“父亲,我们知道错了,求你给我们一次机会,不要让我们去祖宗祠堂闭门思过,我们真的知道错了。”

“两个月,禁足你们两个月,不允许跟任何人接触,如果你们再多说一句废话,那就继续增加惩罚的时间。”穆青山十分的干脆。

听到穆青山的话,穆军和穆贵终于知道自己的父亲是来真的了,顿时连忙闭上了嘴巴,毕竟现在穆青山还是穆家的掌权者,就是因为不放心他们,所以一直没有放权,如果自己敢在废话一句,穆青山真的会禁足他们更久的时间。

虽然两个月的时间很长,但他们也不是不能坚持下去,只是想到穆青山禁足他们的理由,他们就觉得十分的憋屈,偏偏现在还不能说,说出来就会被禁足更久。

穆军和穆贵不说话了,顿时会客厅才安静了下来,因为穆青山的威严,没有一个人敢说一句废话,一个个目光都落在了穆青山的身上。

穆青山此时看了眼我,随即又看向了穆东,开口说道:“穆东接家主令!”

听到穆青山的话,所有人的目光中都是惊讶和羡慕的看向了穆东,而穆东此刻也十分激动了起来,刚刚穆青山说了是时候该选定穆家继承人的事情了,刚刚穆青山才把穆军和穆贵禁足两个月,现在只能是让自己成为穆家继承人了。

穆贵连忙起身,走到一旁,直接跪在了穆青山的面前,大声说道:“穆家,穆东,听家主令!”

穆青山微微点头,此时一脸认真的看向穆东,随即开口说道:“从今天开始,穆东就是穆家家主继承人,而我将于八十大寿那天正式交接家主位与你,到时候穆家宴请米方各大势力见证此事,你做好准备,从今天开始,就陆续接手穆家大小适宜。”

穆东听到这些话,已经激动的无以复加了,双目都通红了起来,连忙大声说道:“穆东接令!”

而穆家上下,一个个都是惊讶的看着穆东,而一旁的穆军和穆贵两人,则是双拳紧紧地攥了起来,这一次,他们是真的与家主之位失之交臂了,既然穆青山已经当众宣布了由穆东继承穆家家主之位,那么自己就真的没有一点的机会了。

穆青山随即目光一扫众人,最终落在了我的身上,随即朗声说道:“刚才那是我有生之年的第一个家主令,现在我要发布第二个穆家家主令,所有穆家人接家主令。”

“穆家众人听家主令!”顿时穆家所有人都是一脸认真了起来,齐声看向了穆青山。

穆青山将我拉到了自己的身边,目光一扫众人,随即大声宣布道:“从今天开始,张泽小友为穆家名誉客卿大长老,穆家永远不能抛弃张泽小友,无论张泽小友遇到什么麻烦,我们穆家必须全力以赴,一旦违背此令,穆家就遭遇灭顶之灾。”

听到穆青山的话,不光是穆家的人震惊了,我也十分的震惊,之前我拒绝跟穆婉婷结婚而继承穆家之后,本以为穆青山会十分生气,但他没有生气,反而对我以礼相待,甚至现在还当众发布两条家主令,其中一条竟然就是针对我的家主令,这是穆青山之前没有告诉我的。

虽然震惊,但心中却是狂喜,如今我虽然也想要成立米方的顶尖势力,然而却资历不足,现在背后不仅站着不夜城,如今又多了一个穆家,那以后就算是蒋家和武门,再想要对付我的时候,那也要掂量掂量自己能不能承受得起洪门穆家和不夜城的两大势力的报复。

穆婉婷也是一脸惊讶,旋即十分高兴了起来,连忙大声说道:“穆婉婷接令!”

穆家众人听到穆婉婷的话后,才回过神,顿时一个个连忙大声回应道:“穆家众人接令!”

穆东看向我的眼神也是一阵的复杂,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之前差点被他派人废掉的我,此时竟然变成了穆家的名誉客卿长老,而且在我遇到麻烦的时候,穆家还必须没有任何的条件来帮助我,别人不清楚穆家家主令的能量,但穆东却十分的清楚,既然下达了家主令,那么穆家就必须履行家主令,否则那就会被逐出穆家。

“好了,散会!”穆青山朗声说道,顿时慕家人纷纷起身离开。

这时候穆青山忽然说道:“张泽,你跟我来一下,穆东,你也来。”

“是,父亲!”穆东连忙应道。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