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二百九十五章 我请来贵客

谁都没有想到这个画面,此时胡世鹏满脸都是呆滞的看着我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并且将他一个狠狠地过肩摔重摔在了地上,此时我的脚就在他的手臂上踩着,只要我稍稍再用力一点,胡世鹏的手臂就真的要被我踩断了。

被我踩在脚底,胡世鹏的满脸都是惊恐,尤其是当我质问他刚才是不是要废掉我四肢的时候,胡世鹏因为恐惧,浑身都在颤抖。

而穆家人,直到此刻,才忽然间反应过来,刚才我说的那句话,如果在穆家,我动手废掉了胡家的嫡系,到时候穆家怎么跟胡家解释?

“我…我…我错了!放过我!”胡世鹏哆嗦着说道,眼中满是惊骇,刚才我所表现出来的战斗力他十分的清楚,如果我想要废掉他,对于现在,很容易,只需要我用力就可以完成。

胡家安排在胡世鹏身边的那两个高手,见胡世鹏就被我踩在了脚底,顿时都惊呆了,两人连忙冲了过来,怒吼道:“快放了我们鹏少!胡家可不是你能得罪起的。”

然而那两个保镖刚刚说出这句话,我便忽然加大了踩在胡世鹏手臂上的力道,胡世鹏顿时就惨叫了起来,我冷笑一声,说道:“你的狗在威胁我,我胆小,一不小心哆嗦了一下就用力过度了,如果再有任何人威胁我,我不保证自己会不会受到惊吓再哆嗦一下,万一不小心踩断了你的手臂,可不是我的问题。”

“你们给我闭嘴,如果谁敢在威胁他,我跟他没完。”胡世鹏感受到手臂上的力道慢慢减弱了,连忙冲着那两个胡家的高手愤怒的吼了起来。

两个胡家的高手此时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着急的团团转,眼看着自己的主子就在我的脚底,却无能为力。

穆东此时忽然开口说道:“小子,这里是我们穆家的地盘,你就算是要闹事,也给我滚出穆家。”

听到穆东的话,我嗤笑了一声,随即毫不留情的重重的踩了下去,咔嚓一声,胡世鹏的一条手臂直接被我踩断,顿时一道惨烈的哀嚎声从胡世鹏的口中响了起来,顿时一个个穆家的人都是满脸惊讶的看着我,我竟然真的在穆家,当着穆家的面踩断了胡世鹏的一条手臂。

踩断了胡世鹏的一条手臂之后,我的脚随即又落在了他的另一条手臂上,我冷笑一声,说道:“不好意思,刚才又被威胁了,太胆小,一个哆嗦,好像真的踩断了你的一条手臂,胡世鹏是吧?你可真怪不上我,看来穆家有人不想让你好好的离开穆家。”

我连番的狠辣举动,让穆东彻底的被镇住了,刚才他就是一句话,就让我废掉了胡世鹏的一条手臂,并不是我所废掉就废掉胡世鹏的一条手臂,而是我刚才就已经提醒过了,如果我再受到任何人的威胁,就会踩断胡世鹏的一条手臂。

此刻全场震惊,没有一个人敢再说一句话,穆家人的脸色也是极其的难看。

虽然我今天过来是奔着虞惜演唱会的安保合同过来的,但当穆家打算为了一个外地的人对付我的时候开始,就注定结果不会善了了,此刻我也没有任何的畏惧,只知道,有人想要废掉我的四肢,那我就让你反过来被威胁,让你亲自感受到这种被废掉的感觉。

胡世鹏疼的浑身都在颤抖,满头都是痛苦之下流出来的汗水,咬牙切齿的说道:“都给我闭嘴!我的事情,不需要任何人插手。”

穆东深深的呼吸了一口,随即气势弱了许多,开口道:“张泽,你毕竟是婉婷的男朋友,看在我的面子上,先放开他,好不好?”

“放开?”我的气势陡然间暴涨了起来,再次加大了脚上的力量,胡世鹏痛苦的再次哀嚎了起来。

穆东顿时急了,连忙说道:“你别冲动,我没有恶意,也没有要威胁你的意思,只是想要跟你谈谈。”

“现在想要跟我谈?就算你是婉婷的父亲,但是你,配跟我谈吗?”我的语气十分的冰冷,一点都不给穆东面子,虽然他是穆婉婷的父亲,但我根本就不在乎,且不说我跟穆婉婷之间本就没有任何的关系,即便有关系,就凭他对穆婉婷的无情无义,对我的无情无义,我也不会给他一点面子。

穆东的脸色十分难看,但依旧不敢多说话,毕竟胡世鹏就在我的脚下,只要我动怒了,如果真的废掉了胡世鹏,毕竟是在穆家,就算穆家不惧怕胡家,可是依旧会给穆家带来很大的麻烦,而且说出去了也是一个污点,被一个年轻的小子,威胁了整个家族,确实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我冷冷地看着穆东说道:“刚才婉婷求你放过我的时候,你怎么不放过我?就因为在你们看来,我不过就是一个外地来的穷小子?不配当婉婷的男朋友,你们就要对我动手?在你们穆家,你们安排你们穆家的高手对付我的时候,婉婷求饶,你怎么不放过我?现在你有脸让我不要激动,让我放过他?你,配吗?”

我一番话,说的穆东面赤耳红,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但显然对我的愤怒已经到达了极点。

我当然也不是那种不知好歹的人,毕竟这里是穆家,如果真把穆东逼急了,不管胡世鹏的安危也要弄死我,那我今天就真的要栽在这里了。

我说完之后,目光看向了脚下的胡世鹏,冷冷地说道:“我知道,你现在对我的恨意很浓,如果可以,你甚至想要杀掉我,但现在事实就是你在我的脚下,我今天最后警告你一次,千万别挑衅我,当然,你可以试图来挑衅我,试图来报复我,我一切都接着,但你也要记住一句话,我就是个疯子,不怕死的疯子,如果你报复我了,最好弄思我,如果我不死,那就是你的灾难,千万别把我的话当成是耳旁风,如果听岔了,是会出人命的,明白吗?”

“我听明白了,我绝对不会报复你,也不会挑衅你,我真的知道错了。”胡世鹏连忙哆嗦着说道,浑身都在颤抖,手臂上的痛楚让他对我产生了极大的畏惧。

我能感受到胡世鹏的畏惧,只要背后没有人挑拨,或许他还真的不会来找我报仇,当然,就算来找了,我也不会怕他,毕竟这里是米方而不是东山市,如果胡家的人真的敢来,我就一定会让他们胡家鸡飞狗跳。

说完这一切,我才冷漠的扫了眼穆家的人,随即直接松开了双脚,旋即一步步的朝着穆家大门方向离去。

穆婉婷也是冷漠的看了眼自己的父母,随即紧跟着我的步伐追了上来。

此时我也是在赌,赌穆家不会对我出手,赌胡世鹏不会再让胡家的高手对我出手。

虽说我依旧可以用胡世鹏当做威胁,但毕竟这里是穆家,米方的顶级武道家族,如果真的彻底激怒了穆家,我的后果很严重,现在这样的结果最好了,当然,前提是穆家不会出手对付我,至于胡家,我还真没有放在眼里,并不是说胡家不厉害,而是胡家毕竟不是米方的势力。

穆婉婷显然也十分的紧张,追上我之后,就主动抱住了我的手臂,跟我一起离开。

眼看我们就要走到穆家庄园的大门口了,忽然一道愤怒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给我站住!”

他这一声暴怒,顿时好几个穆家的高手连忙追上来将我和穆婉婷彻底包围在了中间,穆婉婷的脸色顿时十分难看了起来。

而我的眉头也紧紧皱了起来,难道我这一次是真的赌输了?穆家不打算放过我了?

刚才叫我站住的人我认得,是穆东的二弟穆军,此刻他一脸阴沉的看向我说道:“小子,这么多年来,在我们穆家敢这样闹事的人,你还是第一个,现在打了人,就想要这样轻易的离开我们穆家?你还真把我们穆家当什么菜市场了不成?”

“老二!放他离开!”穆东这时候冷漠的说道,对于自己的二弟让人挡住我们的去路,十分的不满。

然而穆军却没有听穆东的话,淡淡的说道:“大哥,这小子在我们穆家闹事,难道你就这样放他离开?如果今天的事情传出去了,我们穆家以后在米方市还如何立足?以后谁都敢来我们穆家闹事了。”

“我说了,放他离开。”穆东的语气已经充满了不耐。

穆军忽然冷笑一声:“大哥,现在的家主可是父亲,你虽然是长子,但是父亲还健在,你就这么着急行使家主的权利了?”

穆东皱眉道:“老二,你这是怎么说话呢?我可没有行使用家主的权利,而是作为你们的大哥,我在处理这件事情。”

“呵呵!”穆军淡淡的一笑,说道:“大哥,你是在处理事情,难道我现在就不是在处理事情了?还是说,大哥觉得你才是家主的继承人,现在就能行使家主的权利了?”

听到兄弟俩的对话,我有些好笑的看着这一幕,看来穆青山的这三个儿子也不是安分的主子,此时穆青山还没有死,几个儿子就已经明争暗斗了起来。

这时候,老三穆贵也站了出来,看着穆东说道:“大哥,我觉得老二说的没错,你是父亲的儿子,我们同样也是父亲的儿子,你可以处理穆家的事情,我和老二也同样可以处理,当然,除非父亲宣布你是下一任的家主继承人了,我们还会听你的,但现在,父亲可从没有提过下一任家主继承人的事情,你就这么急着行使家主的权利了?是不是有些心急了?”

“你们给我住口!”穆东顿时怒了,喝道:“我从没有这样说过。”

“既然大哥没有,那现在就别插手我处理这件事情了。”穆军的语气也冷了下来。

穆东气的一句话都没有说,虽然不愿意穆家人在对付我,但穆军和穆贵本就觊觎着家主之位,早就想要跟自己撕破脸了,就想穆军和穆贵说的,现在家主还没有宣布穆东才是下一任的家主继承人,那么穆军和穆贵同为穆青山的儿子,同样有权利处理穆家的事情。

原本以为穆东就是穆家的家主继承人了,看来并不是我想的那么容易,这样的话,那么事情就有点复杂了。

穆婉婷也十分紧张了起来,抱着我的手臂,身体都在哆嗦。

原本我是准备先带她一起离开穆家的,但看现在这个情况,似乎有些不可能了,我开口说道:“婉婷,你先去你父母那边。”

听到我的话,穆婉婷十分坚定的摇头说道:“我不要,我刚才就已经说了,从今天开始,我就跟穆家要断绝关系。”

我知道她现在还不愿意接受自己的父母,毕竟之前她的父母确实很过分,虽然接触不多,但就是今天接触的这段时间,我已经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了,这时候显然不会丢下我不管,在她看来,我本就是她带来穆家的,现在被穆家如此针对,她本就已经十分内疚了,再丢下我,她真的会十分的难过。

既然不愿意离开,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面对接下来的危机了。

我大概扫了眼,周围有十多号穆家的高手,刚才我一个人面对三个穆家的高手基本上已经是极限了,让我一下子面对十多个穆家高手,那是不可能事件,看样子,我只能逃了。

然而我刚产生这个想法,就看到穆家庄园唯一的一个大门,此刻已经被人给关闭了起来。

穆家庄园四周都是近十米的高墙,是真的插翅难飞。

此时,我忽然十分担心了起来,看来我今天真的要栽在这里了。

就在这时候,穆军和穆贵两人已经走近了我,或许是因为之前我能突破两名胡家的高手而冲到胡世鹏面前拿他做威胁,此刻穆军和穆贵的身边还有许多高手,显然就算我想要拿他们当人质,也没用了。

我的双拳紧紧攥了起来,既然逃不掉,那就只能面对了,就算是死,我也不可能心甘情愿的接受他们的惩罚。

“小子,不得不承认,你很能打,但是能打又如何?这里是我们穆家,你敢在我们穆家闹事,那就是在打我们穆家的脸,今天别想逃出去,现在跪下来接受废掉四肢的惩罚,或许还能活命,否则,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你也要死。”穆军冷笑着看向我说道。

穆贵也是一脸戏谑的看着我,此时所有穆家人都看着我这里。

我冷漠无比的看着对方,说道:“刚才有人想要废掉我的四肢,结果却被我废掉了一条手臂,现在又有人如此威胁我,就不怕自己被废了四肢?”

“小子,死到临头还敢嘴硬,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既然你自己作死,那就怪不得我们了。”穆贵冷笑连连的说道。

穆军直接大手一挥,吩咐道:“我倒要看看这小子到底有多能打,全都给我上!”

穆军一声令下,顿时十多号包围我们的穆家高手全都向我冲了过来。

我双拳紧紧地攥了起来,就在我准备迎战的时候,忽然一道怒喝声响起:“给我住手!”

这道怒喝之下,正准备冲向我的穆家高手,此时纷纷停下了步伐,一个个目光恭敬的看向了那道声音的主人。

而穆军和穆贵此刻也是脸色微变,看向了那道身影。

“爷爷!”穆婉婷看到自己的爷爷出现,顿时泪水忍不住就流了下来。

穆青山出现了,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跟随着穆青山的脚步徐徐而来。

在我看向这两个老人的时候,忽然有种错觉,这两个老人都是高手。

我不知道穆青山的到来是好还是坏,但只是眼前的情况来看,是好的,至少阻止了穆家高手对我的围攻。

“父亲!”穆东连忙上前躬身。

穆军和穆贵对视了一眼之后,也纷纷上前,躬身叫了声父亲。

随即,穆军说道:“父亲,这个小子在我们穆家闹事,不仅伤了我们穆家的高手,还废掉了胡家那个小子的一条手臂,今天不管怎样,我们穆家都该惩罚这个小子,让他知道在我们穆家闹事的后果。”

“父亲,他虽然伤了我们穆家的人,但也是凭借自己的实力,我认为既然他能在我们穆家三个高手的手中撑下来,那就是他的命,我们应该放他离开。”穆东这时候也开口说道。

这时候又有几道身影出现,姜龙飞和姜凤舞也连连说道:“姥爷,今天的事情要怪都怪我们穆家,是我们穆家先伤害婉婷姐的男朋友的,他也是为了自卫,希望姥爷放过他。”

穆青山的目光落在了穆军和穆贵的身上,随即一道威严的声音在他口中响起:“张泽小友是我让婉婷请来穆家的贵客,你们连我请来的贵客,都敢伤害?”

穆青山这句话说出口,顿时所有人都惊呆了,一个个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