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三十章 红山之巅

我虽然从小就自己打沙袋了,可从来没有想到过就是这么简单的运动也有技巧,现在一看中年大叔出拳的动作,再听他说的话,我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看着我恭敬的样子,中年大叔很是温和的看了我一眼,说:“想要我教你也不是不行,只是……”

说道这里,中年大叔忽然停了下来,我顿时胡思乱想了起来,难道他是想让我交学费?可看他的穿着打扮,以及身上的气质,也不想是缺钱的人,那他在犹豫什么?

我也不敢乱说,只能一脸期待的看着中年大叔,他像是在思索,过了那么一会儿后,忽然开口说道:“明天早上五点,在红山之巅找我。”

听到大叔的话,我顿时狂喜,连忙答应了下来,红山是我们这的一个免费的旅游景点,而红山之巅则是红山最高点的一个平台,想要从山底下到红山之巅,至少也得2个小时。

大叔让我早上五点在红山之巅找他,那也就是说,我至少得半夜三点就要到红山,等我到山顶,差不多五点左右。虽然有些早,不过要是能让我学到一些拳击的精髓,就算再累我也愿意。

大叔又简单的指点了我一会儿后,他就离开了,离开前告诉我,让我以后叫他钟叔,钟叔给我的感觉很神秘。

钟叔离开后,我又按照他给我讲的一些要点,认真的训练了起来,一直到了晚上快上班时间了,我才冲了一个澡,向月色赶了过去。

去月色的时候,还碰到了玫姐,她还问我有没有去黑狐搏击俱乐部,我说了每天都在过去后,玫姐很满意。

晚上下班后回到别墅后,陆一菲和陆一凡都没睡,在看电视,看到我回来了,陆一凡像往常一样很开心的迎了过来,问我一天的工作怎么样累不累什么的,我应付了一番后,就把她推回了房间,然后自己去找陆一菲了。

“你怎么过来了?”看到我来了,陆一菲皱眉问道,但眼神还在偶像电视剧中。

我说:“有些事想跟你聊聊。”

陆一菲这才抬起头看向了我,平淡的说道:“你说吧!”

我目光直视着陆一菲,陆一菲被我这样盯着,微微有些不自然,眼看她就要爆发了,我忽然说道:“谢谢你救了我。”

陆一菲愣了一下,旋即皱眉道:“谢我干什么?”

我说:“不是你告诉玫姐安排人暗中保护我的吗?”

听见我这句话,陆一菲顿时急了,一下子坐直了身体,问道:“林峰找你麻烦了?”

我始终在盯着陆一菲,此时她惊讶着急的样子并不像是装的,一时间我心中满是疑惑,刚刚我是在试探她,可从她的反应来看,她确实有交代过玫姐暗中保护我,可是却不知道昨天我被林峰的人带走的事情,显然更不知道林峰已经出车祸在重症监护室的事。

她怎么会不知道呢?难道玫姐没有告诉她?

就在我疑惑的时候,陆一菲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在问你话,回答我!”

回过神后,我连忙说道:“林峰确实想要报复我,不过被玫姐安排保护我的人救了出来,谢谢你。”

陆一菲的神色凝重了起来,我也不再多说,转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而去,身后还有陆一菲自言自语的声音响起:“玫姐怎么没跟我说这件事呢?”

此时我的内心十分的震惊,被玫姐救了之后,我就在想,如果陆一菲有纹脸男那些人的帮助,怎么还会怕林南?可现在看来,她跟纹脸男他们完全没有关系,现在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说纹脸男那伙人真的是玫姐找人假扮的,而林峰出车祸重伤也是真的意外。

可是连续两天,发生这么多巧合的事情,是不是有点太巧了?

可纹脸男那些人给我的震撼太深,我总觉得我所想的都是真的,纹脸男拿出的枪是真的,而纹脸男那伙人的身份也真的很不一般。

满脑子的疑惑陷入了沉睡,当第二天凌晨闹钟响起来的时候,我连忙起床,陆一凡也醒了,看了眼时间,有些奇怪的问道:“才两点半,你怎么起这么早?”

我的动作已经很轻了,可还是吵醒了陆一凡,说了声抱歉后,就告诉他我有点事要出去一趟,然后便迅速的离开了家。

红山距离我们住的地方不算很远,在门口拦了辆出租车就朝红山方向而去。

本想着自己从山底爬到山顶应该不会太吃力,可当我真的开始上山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想法有多可笑,上山实在是太消耗体力了,四点的时候,我才爬到红山的一半,距离五点只有一个小时了,如果按照我这个势头下去,五点根本没办法准时到达。

这是我第一次正式的去见钟叔,如果迟到了,谁知道会不会惹怒钟叔,如果错过了这个机会,谁知道我这辈子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

想到这些,我咬了咬牙,加快速度上山,尽管我已经精疲力竭了,可我还是咬牙前行,今天就算废在这里,我也必须准时。

爬过山的人都知道,刚开始的时候还可以,可越是到了后面,就越是难以迈步,后面每一步都像是顶着千斤之力再向上爬。

终于,我看到了山顶,而这时候距离五点仅仅只有十分钟,远远的就看到山顶上有一道身影在打拳,如果没有猜错,他就是钟叔了。

短暂的休息了一分钟后,我喘了口气粗气,旋即猛地爆发全身的力气向上爬了起来。

刚到五点,我终于爬上了红山之巅,整个人都虚脱了,躺在山顶的平台上大口喘着粗气,而钟叔就像是没有看见我一般,自顾自的练习拳法。

差不多五分钟的样子,我的体力终于恢复了许多,可是浑身都是酸痛,起身来到钟叔的身边,看着他打完了一套拳之后,我才连忙叫了声钟叔。

钟叔穿着一身黑色唐装,脚下一双黑色布鞋,此时双手背负身后,锐利额目光看向了我。

被钟叔这一看,我浑身的冷汗不由的流了出来,昨天才见过面的钟叔,这才一天不见,他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现在如果有人说钟叔要杀我,我都丝毫不会怀疑,只是眼神,就让我畏惧。

“你迟到了!”钟叔忽然开口说道。

听了他的话,我愣了下,旋即连忙说道:“钟叔,我刚好五点的时候爬到了山顶。”

“不必解释!”钟叔像是变了一个人,柔和的眼神不再,而是十分冷漠的样子。

我心中满是委屈,我爬上来的时候还看过时间,刚好是五点,可是钟叔却说我迟到了。

“你迟到了四十三秒。”钟叔忽然拿出一个计时器,将屏幕朝向了我的方向。

我看了眼,顿时长大了嘴巴,计时器上还真的显示五点四十三秒。

“对不起钟叔,我知道错了,明天我一定提前到。”我连忙开口认错,以前就听说过,很多高人对时间都十分的苛刻,虽然只是四十三秒,可毕竟还是没有按照我和钟叔的约定,在五点之前到达山顶。

钟叔像是没有听到一般,忽然又开始挥动起了铁拳,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只能安静的站在一旁看着他一拳又一拳的挥动出去,每次看到钟叔挥动拳头,我似乎都感受到了一股凌厉的气劲,毫不怀疑,如果我的胸膛被钟叔一拳打中,恐怕我的肋骨都要断几根。

钟叔像是感觉不到累一般,一直在练拳,差不多有半个小时了,钟叔才忽然停下了练习,拿起一条白色的毛巾,擦拭了一下汗水后,就背着自己的小包,转身走下了红山。

看到钟叔像是没见到我一般,就直接走了,我顿时急了,连忙追了上去,边追边喊道:“钟叔,你不是让我来找你吗?你怎么走了?”

钟叔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一双炯炯炯有神的眸子看向了我,十分平静的说道:“我不喜不守时之人,你让我很失望,以后别找我了。”

钟叔说完转身向下山的路而去,而我站在原地愣了那么一瞬,才忽然间反应过来,原来钟叔根本就没有原谅我,顿时急了,紧跟着钟叔而去。

一路上我一直再像钟叔道歉认错,可他始终不理会我,让我完全没办法将他与前两天在黑狐俱乐部见到的那个钟叔联系在一起。

钟叔离开了,而我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坐在山底下,双目空洞的看着前方,难道就这样失去了机会吗?

我的脑海中忽然又想起了在林南和林峰的手中受到了的屈辱,顿时双目中满是仇恨的火苗,不行,我不能就这样放弃,我要变强,总有一天会把林峰和林南踩在脚下。

既然今天没能准时到山顶,那我明天就提前过去等他,明天他还是不愿意教我,那就后天,后天不行大后天,我每天都去山顶,就不信钟叔一直会拒绝我。

想到这里,我的双拳不由紧紧攥了起来,眼神中满是坚定。

接下来的几天,每天我都会准时在红山之巅等钟叔,可是一连过去了半个月,我都没有再见到钟叔,而在黑狐搏击俱乐部,也同样没有再见钟叔。

这半个月来,我虽然没有学习到什么拳法,但却明显的感觉的速度和力量还有耐力都提升了许多,可是见不到钟叔,我就没办法学到拳法,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就在我都快要放弃等待钟叔的时候,他终于出现在了红山之巅。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