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二百八十四章 幽怨的女子

蒋定明根本就没有想到,蒋家家主找自己来就直接质问自己为何要雇用杀手击杀蒋华,顿时整个人都急了,扑通一下子跪在了蒋家家主的面前,慌乱的说道:“大爷爷,我怎么可能雇用杀手杀害蒋华堂哥啊?”

蒋家家主一脸冷漠的看着跪在地上的蒋定明,冷哼一声,说道:“既然我让你过来了,肯定是因为我已经掌握了你雇用杀手击杀蒋华的证据,现在我已经把蒋家所有高层召集了起来,就是要说这件事,你现在就将一切真相告诉在场的长辈们,念及你是蒋家这一辈唯一的男丁,我可以饶你不死,如果让我亲自说出你的罪行,并且将证据拿出来,那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说吧,你为何要雇用杀机对蒋华下手?”

蒋定明都快要吓尿了,如果这件事只是蒋定钰暗中完成的,并没有告诉自己,自己或许也不会如此的紧张畏惧,但现在自己已经知道了击杀蒋华的事情就是蒋定钰雇用的杀手,现在蒋家家主又亲口说出,蒋华是因为被杀手击杀的事实,他现在心中无比的畏惧,不知道家主到底是在诈自己,还是真的手中掌握蒋定钰雇用杀手的证据。

想到这里,蒋定明都快要哭了,连忙说道:“大爷爷,蒋华堂哥的死真的跟我没有关系啊,再说了,昨天晚上的事情,有很多目击证人,都能证明蒋华堂哥的死跟那个叫做张泽的小子有关系,真的跟我没有关系啊!”

“哼!”蒋家家主怒道:“好,既然你不承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来人,给我把蒋家的刑罚鞭拿过来。”

听到蒋家家主的话,在场的许多蒋家长辈人物都是脸色微变,有的人是一脸幸灾乐祸,有的人则是满脸的担忧,别人不知道蒋家的刑罚鞭是什么东西,但是在场的蒋家长辈却十分的清楚,动用刑罚鞭,还是自从十多年前的那次使用之后,再一次的用了出来。

此时蒋定明的爷爷也是一脸的担忧,刑罚鞭都用出来了,家主很有可能是真的掌握了蒋定明雇用杀手的证明,否则也不会直接动用刑罚了。

这时候,蒋家的管家连忙抱着一个精致的长方体檀香木木盒过来,打开檀香木盒,就看到里面是一根十分精致的黑色的编织起来的皮鞭。

管家拿来一个水桶,直接往水桶里倒了一大袋盐,旋即搅和了起来,很快一桶十分浓的盐水在水桶中旋转了起来。

蒋家家主亲自走下太师椅,手中拿着皮鞭,将整条皮鞭都在高浓度的盐水中浸泡了一下,旋即一步步的朝着蒋定明走了过去。

看到蒋家家主手中浸泡过高浓度盐水的皮鞭,蒋定明的眼中满是惊恐,顿时忍不住就急的哭了起来,边后退边哭着说道:“大爷爷,蒋华堂哥的死真的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就算真的要惩罚我,至少也应该拿出证据啊!如果没有证据就要对我用刑,我不服!”

蒋家家主眼皮子跳动了一下,随即直接挥动皮鞭,朝着蒋定明的身上狠狠地抽了下去。

眼看蒋家家主这一皮鞭就要抽到蒋定明的后背了,就在这一瞬间,忽然一道身影骤然间出现在了蒋定明的面前,一把抓住了蒋家家主抽下去的一鞭子,啪的一声,鞭子狠狠地抽在了对方的手心,旋即被对方死死的抓住。

蒋家家主看到忽然出现抓住自己这一皮鞭的身影,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不悦道:“蒋安军,你这是要阻止我用刑?”

蒋安军不是别人,正是蒋定明的爷爷,也就是蒋家家主的堂弟,此刻蒋家家主的脸上充满了怒火,而蒋定明也是瞪大了眼睛,眼中满是惊恐,看到自己的爷爷挡住了蒋家家主这一皮鞭之后,他忽然有了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感。

“家主,这件事疑点重重,在没有弄清楚真相之前,你对蒋家后辈用刑,这不符合规矩,既然你说你有蒋定明雇用杀手的证据,还请家主拿出证据,我相信,在场的许多蒋家长辈人物对家主你的用刑都不服气,用刑,就必须有证据。”蒋安军一脸平静的说道,似乎只是挡住了微不足道的一鞭子而已,但是手心火辣辣的痛楚,只有自己知道。

蒋家刑罚鞭之所以恐怖,就是因为皮鞭上布满了尖锐的小倒刺,一旦被皮鞭抽中,身上一定会留下血迹,再加上皮鞭被高浓度的盐水浸泡过,普通人就是一鞭子,也难以承受。

蒋家家主看着蒋安军的眼神微微有了些变化,看不出喜怒,平静的说道:“蒋安军,同为蒋家人,有些事情我不愿意揭穿,如果真让我拿出证据,那就是蒋家分崩离析的时候,你,这个时候,不该站出来,退下,我只是要让蒋定明亲口说出自己的杀人动机而已,毕竟蒋华现在已死,他是这一辈唯一的男丁,未来,蒋家家主之位也只会属于他。”

蒋安军没有松手,一脸平静的说道:“你这样做,就是不讲道理了,既然你能拿出证据,那就拿出证据说事,我想在场的每一位,只要你能拿出证据,就算你杀了蒋定明,也没有一个人有意见,这并不会让蒋家分崩离析。”

蒋安军显然不会妥协,蒋家家主说的漂亮,一旦蒋定明承认了自己的罪行,也只是受点皮肉之苦,未来的家主之位依旧属于蒋定明,但蒋安军却清楚,如果真的对蒋定明屈打成招了,蒋家家主又会有其他的借口来重罚蒋定明,现在蒋定明才是蒋家他们这一派系唯一的希望,所以,无论如何,即便蒋华的死真的与蒋定明有关,也不能让蒋定明出事,为此,蒋安军可以不顾蒋家的分化。

蒋家家主显然也看出了蒋安军的决心,眼中的寒意越来越浓,死死的盯着蒋安军,似乎想要给与蒋安军压力,让他主动退下。

就在这时候,蒋雄缓缓迈步朝着两位老人走了过来,一直走到了两人的中间后,才忽然停下脚步,看了眼自己的父亲,又看了眼蒋安军,随即开口说道:“父亲、叔叔,蒋华是我的儿子,他的死,我会想尽一切办法调查清楚,但我希望两位长辈不用因为蒋华的死,而让蒋家的根基动摇,还请父亲放弃对蒋定明的惩罚。”

听到蒋雄的话,周围那些蒋家的长辈人物眼中都是惊讶之色,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蒋雄竟然主动放弃追究蒋定明,不过很快,大家就想明白了。

现在蒋家家主已经年纪大了,也没有多久的时间待在家主之位了,而蒋雄则是家主的继承人,如果蒋家在这种时候分崩离析,那么他就是蒋家最失败的家主,他要的是完整的蒋家,这样才能保持完整的根基,蒋雄是一个有抱负的人,眼前蒋家的成就,他并不满意,他想要让蒋家更上一层,让蒋家在他这一代有个跳跃式的发展。

蒋家家主和蒋安军两人像是没有听到蒋雄的话一般,就那样对视在这一起,一人手持皮鞭,一手手抓着皮鞭,虽然没有用力,但两人之间的争斗,谁都看清楚了,蒋安军这一刻表现的十分强势,一旦蒋家家主在这时候坚持对蒋定明动用刑罚,那么蒋家就真的可能一分为二,这样的结果,无论是对蒋家任何一个人来说,都绝对是个悲剧。

蒋家两个派系的领头人物,就在这对峙中,差不多僵持了五分钟,蒋安军忽然松开了皮鞭,随即开口说道:“我赞成蒋雄说的,希望家主不要因为一个后辈的死而让蒋家的根基动摇。”

蒋安军说完,竟然直接转身离去,似乎不管蒋定明的死活了,蒋安军这一离开,顿时在场的许多人都直接转身离开了,一时间只剩下了蒋家家主这一派系的长辈人物,唯独一个蒋定明还满脸惊恐的坐在地上,等待着蒋家家主的最终惩罚。

蒋雄的目光看着自己的父亲,随即开口道:“父亲,放了他吧!”

蒋家家主忽然闭上了眼睛,过了那么几十秒,随即睁开双眼,看着蒋雄说道:“蒋华是你的儿子,你说了算,既然你不追究,那我就不多说了。”

蒋家家主说完,丢下皮鞭,也转身离开了,管家连忙收起了皮鞭,也跟着蒋家家主的步伐离开,其他人见家主都离开了,也纷纷转身离开。

蒋雄看了眼依旧惊魂未定的蒋定明,随即说道:“你走吧!”

听到蒋雄的话,蒋定明才意识到自己脱离了危险,犹如特赦,连忙爬起,说道:“谢谢雄叔叔!”随即离开。

蒋雄看着蒋定明离去的背影,眼神微微眯了起来,这一次,自己的儿子被杀,肯定是跟蒋安军这一派系有关系,虽然不知道事情是不是蒋安军下达命令去做的,但无论如何,这笔债也不会就这样算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就先等自己掌控蒋家,至于其他的,以后再说。

对于蒋家发生的一切,我一无所知,即便知道了,也不会有任何的庆幸,此刻一个人呆在办公室,满脑子都是如何应对蒋家接下来的报复。

虽说蒋华的死并不是我做的,但依旧是因为我追着他离开黄金俱乐部,在外面,他被杀害的,所以说,蒋华的死跟我关系很大。

我不知道蒋家什么时候会对我动手,但是却知道,我必须想办法组建起来一个属于自己的强大实力,才有可能应对蒋家,否则别说是蒋家了,就是蒋家随便安排一个小势力对我动手,也是我无法承受的。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办公室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接通后,就听见一道无比幽怨的声音响起:“你就这么不待见我?连我的手机号都拉黑了?”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