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二百七十七章 蒋华之死

就在我犹豫的时候,慕容忆亲自带着人来到了我这边,而且孟旭也在她的身边。

“跪下!”慕容忆忽然怒喝一声,扑通一声,孟旭跪在了我的面前,他的脸上都是慌乱和恐惧。

慕容忆微微欠身,说道:“张先生,刚才包厢里发生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我现在带着孟旭来请罪了,你要怎么惩罚他,他都不敢说个不字,不然我就让他彻底的消失。”

慕容忆的语气十分的冰冷,眼神中充满了杀意,看着慕容忆陡然间爆发出来的浓烈杀机,我都吓了一条,这才意识到,这个漂亮的女人比我想象中的要复杂的多,就是她刚才充满杀机的话,就能体会到一丝。

孟旭跪在我的面前,满脸都是恐惧,似乎对于慕容忆极其的畏惧,果然,能成为蒋家蒋定明这一派系暗中培养的势力的负责人,肯定不会简单,否则她也不会如此年轻就能掌控整个黄金俱乐部了。

原本我是不打算放过孟旭的,不过看在他是黄金俱乐部人的份上,后来在知道了我的身份之后又能服软,我才放过了他,没想到又被慕容忆带过来了。

我看了眼跪在脚下的孟旭,旋即开口说道:“算了!这次就放过他!”

听到我的话,慕容忆微微点了点头,旋即朝着孟旭怒道:“还不像张先生道谢!”

孟旭这才如梦初醒,连忙说道:“谢谢张先生!谢谢张先生!”

我挥了挥手,让孟旭离开了,顿时包厢内就剩下了我和慕容忆两个人。

“张先生,刚才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你让孟旭召集俱乐部的人手过来,是准备对付蒋华吗?”慕容忆的语气极其的平静,似乎这只是一件小事一样。

我点了点头,说道:“原本是打算借助黄金俱乐部的手,把蒋华废了,但如果真的这样做了,恐怕黄金俱乐部也会被蒋家彻底踏平,所以现在我打算退而求其次,先废掉蒋华的身边的高手。”

听了我的话,慕容忆的眼中依旧没有丝毫的波澜,点了点头,说道:“好,既然张先生已经决定了,那一切就按照张先生说的去做,蒋华即便是蒋家的人,但既然得罪了张先生,那就是找死,就算张先生你要废掉蒋华,我们也会按照你的吩咐去做。”

我笑了笑,说:“还没到这个时候,先废掉蒋华身边的青龙和白虎两大高手吧!”

我之所以把黄金俱乐部的人都召集起来,而且还让教官把公司的人准备好,就是为了应对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就像是之前在米方大都会的时候,如果不是因为蒋华带来了高手,蒋华也没办法追杀我了,虽然我不能把蒋华彻底的废掉,但让他长点记性,还是可以的。

接下来,我又让教官带着公司的保镖散开了,只留下了教官在我身边,等待我的命令行事,而慕容忆也跟在我的身边了,至于黄金俱乐部的人,则是全都在大厅等着,一旦蒋华带人过来,就会先把他的人废掉。

就在这一切刚刚准备好的时候,外面的大厅忽然一阵喧闹的声音,慕容忆跟我对视了一眼,旋即连忙起身,说道:“估计蒋华来了!”

我点了点头,起身离开,虽然黄金俱乐部暂时为我所用,但依旧不能将这件事暴露于众,我和慕容忆一前一后的来到了一楼大厅。

而那个自称是蒋华手下人的田斌和段景超,此刻都被废掉双腿丢在大厅里面,我还没有到走进去,就听到田斌说道:“老大,你终于来了,一定要帮我报仇啊!”

远远的,就看到蒋华带着一群人已经出现在了大厅中央,此刻蒋华那群人都被慕容忆带人包围在了中间。

而蒋华身边的一个脸上一条长长的刀疤的中年男人,在看到田斌被废掉双腿的时候,也是一脸的愤怒,怒道:“是谁废掉你的?”

田斌说道:“老大,是一个叫张泽的家伙,就是他让我联系华少,还说让华少滚过来受死。”

蒋华就站在田斌的身边,此时听到田斌的话后,脸色顿时微变,盯着田斌说道:“你说那个侮辱我的家伙叫张泽?”

田斌连忙说道:“华少,他就是叫张泽,这小子实力很不错,而且还跟黄金俱乐部的人是一起的,就是他让黄金俱乐部的人废掉我的,他还说,华少你就是个废物,如果你敢过来,他就弄死你,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田斌还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这些话我可没有说过,显然是想要让蒋华替自己报仇。

而蒋华听到田斌的话后,脸色已经彻底阴沉了起来,咬牙切齿的说道:“张泽!原来你躲到黄金俱乐部了,我说怎么没有找到你。”

蒋华说着,忽然目光朝着四周一扫,旋即怒吼道:“张泽,给老子滚出来!”

“蒋华,不用喊了,你爷爷我在这儿。”我直接迈步朝着蒋华一步步的走了过去,语气中满是戏谑。

之前在米方大都会的时候,蒋华仗着自己手底下的高手对付我,甚至还要追杀我,如果不是我的体质好,估计早就被他抓住给废掉了。

现在的场景跟之前的基本上一样,只是我和蒋华的角色互换了一下,这里是黄金俱乐部,且不说这里都是黄金俱乐部的高手,就是外面,依旧还有我们公司的上百号人,虽然并不是多么强大的高手,但就是这上百号人手,也不能蒋华能对付的。

我还以为蒋华会带来很多人,结果除了他和他身边的青龙和白虎之外,剩下的也就七个人,一共十个人而已。

这些人当中,也就蒋华身后的青龙和白虎实力强大一点,两人联手,我肯定不是对手,至于其他人,一看就不是什么高手。

我这一身狐猴,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我的身上。

蒋华看着我一步步的走向自己,眼神中冰冷如霜,死死的盯着我,咬着牙齿说道:“丧家之犬,竟然还敢挑战我的威严,你找死!给我把这个家伙废掉!”

蒋华话音刚落,他身后的青龙和白虎向前一步,其他几人也纷纷向我这边走了过来。

但是蒋华的人刚一动,慕容忆就带着黄金俱乐部的人,瞬间将蒋华这些人包围在了中间,看到这些人竟然敢挡住自己的去路,蒋华的神色中满是怒火,盯着慕容忆怒道:“黄金俱乐部,也敢挑战我们蒋家的威严?”

慕容忆神色极其平静的看向蒋华,淡淡开口说道:“张先生是我们黄金俱乐部的贵客,也是我们的重要合作伙伴,在黄金俱乐部,谁想要伤他,先问问我答不答应。”

慕容忆说的这些也是我叮嘱她这样说的,现在还不能暴露我跟黄金俱乐部的关系,只能用合作伙伴的方式掩饰真相。

“你放肆!”蒋华身边的刀疤脸直接朝着慕容忆怒喝一声:“一个小小的俱乐部,竟然敢挑衅蒋家,你知道后果吗?立马带着你们的人让开,否则就别怪我们将这里砸成废墟。”

慕容忆冷哼一声,直接一挥手,怒道:“黄金俱乐部的兄弟们,都给我听着,他们谁敢动我们黄金俱乐部一下,就让他们彻底躺在这里。”

“是!”黄金俱乐部好几十号人,顿时齐声大喊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蒋华的脸色十分的难看,在他眼里,黄金俱乐部或许只是一家小小的俱乐部,跟蒋家相比就是一个极小的势力,但就是这么小的势力,却无惧蒋家。

“张泽,你还真是艳福不浅,什么时候都只会站在女人的背后寻求庇护。”蒋华忽然冷笑着看向我说道。

听到蒋华这句话,我忽然都有些好笑了起来,不知道他是哪里来的勇气对我说这句话,我不屑的一笑,说道:“蒋华,你还真是有脸说这句话,我倒是想要问问你,如果没有蒋家的庇护,你又算是什么东西?既然你说我站在女人的背后寻求庇护,那这样好了,你现在滚出来与我一战,可敢?”

蒋华的眼中寒芒闪烁,他当然不会跟我一战。

“卵蛋!”教官在我身边嗤笑一声说道,丝毫没有因为蒋华的背景而有所畏惧。

“我再给你们黄金俱乐部最后一个机会,现在让开,我可以不跟你们计较,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蒋华忽然又看向慕容忆说道。

慕容忆冷笑一声,说道:“你就别白费力气对我进行威胁了,想要让我们黄金俱乐部在我们的地盘上滚开,你觉得可能吗?我倒是觉得张先生说的没错,如果不借助蒋家的庇护,你什么都不算,如果你有能耐,就凭借自己的实力跟张先生一战,而不是在这里用言语对我们黄金俱乐部和张先生进行威胁,只要你敢与张先生一战,我们黄金俱乐部就绝不插手,但如果你要借助蒋家的力量,那我们就算拼上整个黄金俱乐部,我们也能让你们蒋家元气大伤,我倒是想看看,蒋家的家主会不会因为这么一点小事,而要彻底弄死我们?”

“你找死!”蒋华愤怒的说道,旋即直接对身边的青龙和白虎吩咐道:“你们给我上,废掉张泽!”

没想到蒋华竟然真的不顾黄金俱乐部的威胁,就要让青龙和白虎废掉我,我的眼中寒芒闪烁,而慕容忆直接喝道:“给我上!”

一时间,除去蒋华之外的九个人一起朝着我这边冲了过来,但是转眼之间,黄金俱乐部的好几十号人全都朝着蒋家人包围了过去。

有了黄金俱乐部的人帮我牵制住蒋家的高手,我倒是轻松了许多,眼中寒芒闪烁,旋即迈步,朝着蒋华的方向一步步的走了过去。

蒋华看到青龙和白虎被黄金俱乐部的人围住之后,脸上满是寒霜,当他看到我向自己走去的时候,眼中出现了一抹退缩之一。

或许蒋华刚才也是在赌,赌黄金俱乐部不敢对自己的人动手,但却赌输了,黄金俱乐部的人只是没有动他,其他人却全部被包围了起来,而自己却落单了,而他十分清楚,自己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

见我朝着自己走去,蒋华忽然转身就朝着外面跑了。

看着他竟然逃走了,我嗤笑一声,旋即猛然间爆发全速,朝着蒋华追了上去。

然而我刚追出去,就看到蒋华的前面站着一个身穿黑衣的男人直接挡住了蒋华的去路。

看着忽然挡住蒋华去路的男人,我的神色顿时十分凝重了起来,因为我从对方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凌厉的杀意,对方给我的感觉十分的强大,他是谁?为何会拦住蒋华的去路?

蒋华看到对方,眉头一挑,怒道:“你特么的是谁?给老子滚蛋!”

然而对方却根本不理会他,直接迈步朝着蒋华走了过去,而他的手中还有一把匕首,蒋华顿时怒吼一声,便朝着对方冲了过去。

但是黑衣高手却没有丝毫的躲闪,步伐依旧十分平缓的朝着蒋华接近,一瞬间,蒋华已经冲到了黑衣高手的面前,但就在这时候,黑衣高手忽然挥动了一下手中的匕首。

噗!

刀锋划过蒋华的喉咙,蒋华的双手紧紧的捂住了脖子上的伤痕,鲜血瞬间从他的指缝溢了出来,而蒋华的身体直直的倒了下去。

黑衣人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就像是踩死了一只蚂蚁,丢掉了手中的匕首,随即转身没入了黑暗。

看着黑衣人离开,我才彻底的如梦初醒,蒋华竟然当着我的面被杀了。

忽然间,一股极其浓重的阴谋的味道似乎袭来。

在我追着蒋华出去的时候,蒋华却被人直接击杀,无论是谁,恐怕都会认为蒋华的死跟我有关吧?

蒋家一旦知道了蒋华的死跟我有关系,不管跟我是否有关系,恐怕都不会放过我吧?

想到这里,我面如死灰,双拳不由的紧紧地攥了起来,到底是谁,为何要这样做?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