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二十八章 泪水是女人的武器

对于白天那些救我的人,从他们的身上我感受到了一股很强的戾气,就算有人告诉我他们杀过人,我都会相信。

对于他们的身份我当然十分好奇,同时也非常的崇拜,就连我眼中高不可攀的林氏,在对方眼中貌似都是不值一提,如果有一天我能成为那样的人,林南和林峰早就被我踩在脚底了。

听见我问他都知道关于那些人的什么,长毛先是一愣,旋即连忙惊恐的摇头:“我什么都不知道,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张兄千万别跟他们说我找你的事啊!我今天恰好碰见你,纯粹的就是为了道歉,真没打听他们的意思。”

长毛的头上全都是冷汗,我能感受到他的身体都在颤抖,本来还打算再问下去,可看他惊恐的样子,就知道问再多没用,言多必失,万一让长毛知道了那些人其实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就倒霉了,虽然很想知道那些人的身份,可我更希望让长毛去误会。

长毛也不敢再多做停留,临走前又给我道了歉,如果我愿意,恐怕就是让他跪在我脚下,他都会照做。

长毛离开后,月色的保安和服务员一个个都跑了过来,问我和长毛什么关系,他们都看出了长毛对我的畏惧,我苦涩的笑着摇了摇头,如果凭借我自己的身份,怎么能吓到长毛呢?

“大家都别胡思乱想了,如果我有关系,还哪里会跑到这儿来当保安?长毛怕的人不是我,而是咱们的月色上面的陆总。”我无奈的应付道。

这时候玫姐出现了,一出现就很是生气的呵斥道:“都干什么呢?不工作了吗?”

听见玫姐的声音,全都离开了,玫姐让我跟她去了办公室。

来到办公室后,玫姐笑眯眯的看着我,忽然开口说道:“今晚的表现不错。”

我愣了一下,旋即苦笑道:“谢谢玫姐夸奖,只是玫姐应该早就知道这儿发生的事情了吧?故意不接我电话的?”

说着,我的眼神不自觉的朝着玫姐的身上看了过去,她穿着一件黑色的包臀连衣裙,裙叉一直到了大腿根部,露出白花花的一大片,根部也是若隐若现,胸前的傲人让人很难移开眼神,玫姐脸上画着淡淡的妆,头发高高的盘了起来,很有熟女才有的韵味。

玫姐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一脸妩媚的走到了我的身边,一把手打在了我的肩膀上,绕着我走了一圈,笑呵呵的说道:“姐姐漂亮吗?”

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旋即十分尴尬的说道:“玫姐,你就别欺负我了,我毕竟是个正常的男人啊!”

“那你想不想跟姐姐干点什么啊?”玫姐说着一把手放在了我的胸膛轻轻地抚、摸,了起来。

我被吓得大气都不敢喘,连连说道:“玫姐,如果没什么事了,我就先去忙了啊?”

说着我就准备离开,可是被玫姐一把抓住了胳膊,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拉着我的胳膊朝着沙发上坐了下去,笑着说:“好啦!姐姐不欺负你了,跟你说点正事。”

一看玫姐正常了,我才暗暗松了一口气,面对这样成熟而有魅力的女人,还真的很少有男人抵挡的了她。

玫姐看了我一眼,说:“你刚才不是问我怎么不接电话吗?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我就是故意不接你电话的,其实这里的一切我都知道。”

“啊?”我虽然猜测玫姐知道一切,故意不接我电话的,没想到真的和我猜的一样,玫姐还承认的这么干脆,今天来的是长毛,如果是林峰呢?可就算是长毛,难道玫姐就不怕真的出事了?

玫姐笑呵呵的看着我,说:“你不是也没有让我失望吗?”

我忽然有种被算计进去的感觉,但也不敢说,玫姐见我不说话了,问:“生气了?”

我摇了摇头,正色道:“我既然是保安队的队长,那就要对这里发生的一切闹事行为负责,这是我职责范围内的事情。”

“你也别怪姐姐,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当初陆总把你丢在这里的时候,就跟我说过,想好好地锻炼你一番,我虽然不清楚你和陆总的关系,但我知道,将来你肯定是陆总的左膀右臂,相信你也一定不会让陆总失望的,对不对?”玫姐忽然表情严肃了起来,说话的时候带着几分威严。

听了她的话,我心中了然,对陆一菲来说,我虽然和陆一凡是协议夫妻,可毕竟有十年的协议,不管怎样,也比公司的那些人听话。

想到这里,我心中微微有些愤怒了起来,她原来一直都想着怎么利用我,就像上次陆一菲和陆一凡吵架的时候,陆一菲就说过,她是一个商人,一切都是为了利益最大化,我同样是她利益道路上的一颗棋子罢了。

虽然很不情愿当这颗棋子,可目前的我别无选择,想要改变自己棋子的地位,那就只能努力的让自己变得更有价值,让任何人都摆弄不起。

沉默了好一会儿,我才说道:“我知道了,谢谢玫姐的用心良苦。”

玫姐点了点头,忽然递给了我一张银行卡大小的黑色卡片,我接了过来,就听玫姐说道:“这是黑狐搏击俱乐部的会员卡,你现在既然在保安队长的位置上,你也得拿出相匹配的实力,以后还有很多的事需要你来处理,你白天的时候抽空去黑狐搏击俱乐部。”

这也算是陆一菲的投资吗?我心里微微有些失望,接过了黑狐的会员卡,退了出去。

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后,我便陷入了沉思,最终也没有找到一个去恨陆一菲的理由,毕竟,是她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解了我的燃眉之急,就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再偿还她的恩情吧!

午夜十二点,正常的下班,回到了我本一辈子都没机会住进去的别墅豪宅,和往常一样,陆一凡蜷缩在沙发上等我回家。

听见开门的声音,陆一凡连忙坐了起来,微微一笑:“回来啦!”

看着她挣扎着坐上了轮椅,我轻轻地叹了口气,回应了一声,换好拖鞋,走过去推着她回了我们自己的房间。

“一凡,以后别等了,我回来太晚了。”我横腰将她抱着放在了床上。

陆一凡微微一笑,说:“没关系的,太早了我也睡不着,等你回来了,我也就放心了。”

虽然有些无奈,可我只能选择承受她对我的好。

对于陆一凡,我心里一直挺复杂的,说我们是夫妻,可我们有名无实,而之前我们也认真谈过一次,她并没有爱上我,而我也同样没有爱上她,我们之间的关系更多的是介于朋友和夫妻之间。

熄灯,睡觉,躺在陆一凡床边的地铺上,久久无法入睡,陆一凡似乎也没有睡着,轻轻地叹息声响起。

一夜无话,第二天,吃过早餐,陆一菲就去上班了,而我也紧跟着离开,今天上午有一节专业课,其他课可以不去上,专业课必须要去。

刚来到教室,童话就坐在了我的身边,低声说道:“张泽,你知道吗?林峰休学了。”

听到林峰休学了,我也十分的惊讶,问道:“他休学了?这都大四了,他休学?”

童话小声说道:“我听说,林峰昨天被车撞了,伤的很重,差点就死了,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

童话说的这些让我大惊失色,昨天林峰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被车撞到重症监护室去了?难道是纹脸男搞的事情?如果真的是这样,那纹脸男这些人的身份就更加让我吃惊了起来,林氏集团在当地的势力有多大,我很清楚,那就是这么强大的存在,林峰这个嫡系还被差点撞死。

“你确定都是真的?”我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童话没好气的说道:“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得到了确认后,我内心也是翻起了惊涛骇浪,同时满脑子都是疑惑,那些人到底是什么人?我现在能确定的是,玫姐肯定知道他们。

果然,刚下课,我就听见好多学生在谈论林峰车祸的事情,果然是真的。

刚走到学校北门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我身后响了起来:“张泽,等等我!”

转身就看见杜依涵跑了过来,看到是她,我下意识的就想着要离开,杜依涵跑到我前面后,几分不满的说道:“你干嘛躲我啊?”

我边走边说道:“每次碰见你,都不会有好事发生,我惹不起还不会躲啊?”

杜依涵跟着我边走边说道:“你还真是小气,上次的事情我不是已经向你道过谦了吗?都过去这么久了,你还生我气啊?”

我懒得理会她,直接离开,杜依涵紧追不舍,一直在我耳边叨叨,我忽然停下了脚步,刚转身,杜依涵一个没注意,直接撞到了我的怀里。

“你能不能别烦我啊!”我推开了她,很不高兴的说道。

杜依涵的眼睛忽然就红了起来,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我,满脸都是委屈,很快泪水就流了下来。

都说女人的泪水是最强的武器,看到她哭了,我才意识到自己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