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二百六十四章 令牌的主人

就这样,我与蒋定钰和蒋定明姐弟俩的合作开始了。

短暂的接触过后,我对蒋定钰和蒋定明两人也有了重新的认识,当初第一次见到蒋定钰的时候,我只是觉得这个女人是个特别嚣张的女人,而我与蒋定明的第一次见面,也是因为他在非凡的办公楼前向陆一凡表白,但今天再次接触,我才意识到这两人并不是表面上的那么简单。

敢将整个家族两脉暗中培养的两支势力中的一支势力暂时交给我来掌管,一般人可没有这个魄力,别说是顶尖势力的小辈了,恐怕就是他们的长辈人物,也不敢做出这样的豪赌。

吃过饭之后,我和这对姐弟分别了。

再回去的路上,蒋定明州每年说道:“姐姐,你怎么真的将令牌交给他了?难道就不怕有借无还?”

蒋定钰笑了笑说道:“阿明,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现在我们这一脉在蒋家的身份地位都岌岌可危,必须想办法改变现状,从爷爷那一辈开始,蒋华他们那一脉就已经占据着家族的极大优势,如果不是害怕因为争斗而影响家族的整体实力,恐怕已经没有我们这一脉了,蒋华的为人你知道的,一旦让他彻底掌控了蒋家,到时候就真的没有我们这一脉的事情了,以蒋华的疯狂,他一定会想办法将我们这一脉赶尽杀绝的,而你,作为我们这一脉这一辈唯一的男丁,更是会成为蒋华的眼中钉肉中刺,既然如此,我们何不先发制人?”

“可是,那毕竟是我们蒋家这一脉培养的势力,就这样拱手让给了他,我还是有些担心有借无还。”蒋定明的脸上依旧充满了担忧之色。

蒋定钰有些不悦的说道:“阿明,我都告诉你多少次了,如果不改变现状,总有一天,蒋华会真的赶尽杀绝,那时候就算我们有暗中培养的势力,可是如果你都被灭了,你觉得这些暗中的势力又能有什么用处?现在你该考虑的是如何联手张泽彻底的取代蒋华,一旦你取代了蒋华,我们这一脉肯定会彻底爆发,爷爷也说了,他有种预感,他在的日子里,蒋华那一脉肯定会对我们这一脉动手的,现在我们也是防患于未然。”

“爷爷知道今天的事情吗?”蒋定明忽然又问道。

蒋定钰微微一笑,说:“当然,如果没有爷爷的同意,你觉得我敢这样做吗?好了,别多想了,好好的准备如何取代蒋华吧,我希望在半年之内,你能彻底的取代蒋华。”

蒋定明点了点头没再多说什么,但是脸上依旧有十分浓烈的担忧之色,毕竟是他们这一脉暗中培养起来的势力,如果真的变成了别人手中的利剑,他和蒋定钰就真的是蒋家的千古罪人了。

而我,此刻把玩着手中的那枚精致的玉制的令牌,喃喃自语道:“蒋家有暗中培养的势力,那是不是说,其他几大势力,同样也有暗中培养起来的势力?”

如今我手中只有一个启点特卫保镖公司,想要屹立于米方顶尖势力之列,那就必须想办法将公司彻底的发展起来,如今手中掌控着一支暗中势力,这对我而言,是一个机会,我必须利用好这段时间。

虽说听蒋定钰的意思,这支势力只认这枚玉坠,可我依旧不太放心,谁知道是不是真的能有蒋定钰说的那么好,蒋定钰有什么后手也说不定,所以说,一切还是要靠自己,我也没有指望要把这支蒋家暗中培养起来的势力作为自己的势力,而是想要利用好这些人来发展壮大自己。

我们的约定就是等蒋定明取代蒋华的时候,我就要如约将这枚令牌还给蒋定明了,所以说,我必须抓紧时间。

下午的时候,我没有去公司,而是朝着一家叫做黄金俱乐部的地方而去,这是米方的一家比较有名气的娱乐场所,以前我也有所了解,然而在我的记忆中,黄金俱乐部并不属于任何一方势力,而是单独存在的一家娱乐场所,然而今天才知道,黄金俱乐部竟然是蒋家蒋定钰这一脉暗中培养起来的势力。

来到黄金俱乐部,看着这栋六层的建筑物,心中满是感慨,原本以为如今的蒋家表面上所表现出来的已经十分强大了,然而今天才知道,蒋家远比我表面上所了解到那些强大的多,光是这一个神秘的黄金俱乐部,就已经让我刮目相看了,我忽然可以理解蒋华为何一直想要弄死我了,因为在他看来,我就是一个小角色,根本就没有资格成为他的对手,然而依旧被我动手揍了好几次。

“先生,请问您有会员卡吗?”我刚进入黄金俱乐部,前台的美女就带着一脸职业的微笑主动询问。

我摇了摇头,说道:“我要找你们的老板。”

听到我的话,前台美女微微一愣,旋即一脸职业微笑说道:“不好意思,如果你要找我们的老板,还是跟他打电话吧,我们这里,不是会员不允许进入的。”

我皱了皱眉,之前蒋定钰也没有告诉我这些,看样子不是会员真的没办法进去,想要找他们的老板,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之前蒋定钰只是告诉我,黄金俱乐部的老板就是蒋家他们这一脉暗中培养起来的势力负责人,可是也没有给我联系电话,现在人家又说不是会员进不去,而且就算要见他们的老板,我还得亲自打电话,可是我没有电话啊!

就在我不知道如何才能进入的时候,忽然从门口处响起了一道高跟鞋踩踏地面的声音,接着就看到前台那几个美女都是一脸认真的样子,旋即齐刷刷的说道:“老板!”

听到这些前台美女的称呼,我连忙看了过去,就看到一个十分高挑的长腿美女刚刚从外面走了进来,我微微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就是蒋定钰这一脉暗中培养起来的势力的负责人,竟然是这样一个长腿美女,身材十分好,如果满分是十分,我真的愿意给她九分。

就是这样一个美女老板,恐怕谁也不会想到她竟然是蒋家暗中培养起来的势力负责人吧?

就在我惊讶的时候,美女老板的目光也看向了我,微微皱了皱眉,对前台问道:“他是谁?”

刚刚被我问话的那个前台美女脸色微变,连忙说道:“老板,他说要找你。”

“找我?”美女有些意外,随即脸上带着几分笑意,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说道:“这位帅哥,你如果是来玩的,自己交钱入会员就好,找我可没用哦!”

美女看起来也就三十岁的样子,很年轻,也很漂亮,我被她目光盯着的时候,忽然有种错军,她的眼睛似乎都会说话,那是一双极其妩媚的眼神。

我虽然对这个美女老板的美貌所有惊讶,但也只是稍稍有些意外而已,看的出来,这女人只是随意在打发我,如果我不拿出令牌,恐怕这女人不会让我跟着她一起进入黄金俱乐部的。

我没有说废话,而是随手将那枚玉质的令牌拿了出来,刚一看到这枚玉佩,美女的脸色顿时大变,旋即那股妩媚的劲消失了,眼神中带着几分尊敬,开口道:“你跟我来!”

果然还是这枚令牌的用处大,我点了点头,将令牌收了起来,旋即跟着美女一起上了电梯。

电梯直接到了顶楼,美女带着我进入了她的办公室后,又亲自将办公室的门关闭了起来,忽然一脸认真的说道:“这枚令牌怎么会在你的手里?”

美女虽热是在问我,但我却没有感受到她的恶意,显然只是惊讶和疑惑,毕竟这枚令牌的意义深大,可不能随随便便就成了这枚令牌的主子。

我淡淡的一笑,说道:“怎么?你这是在质疑我的身份?”

我并没有打算向她解释的意思,也是对这个女人的试探,看看这枚令牌到底是如何去用的。

果然,听到我的话后,美女顿时大惊失色,连忙说道:“属下不敢!”

看着美女对我尊敬的态度,我心中微微有些惊讶,没想到这枚令牌的作用这么大,显然美女不敢询问我其他的,刚才或许只是惊讶和疑惑,才问了那么一句。

看着微微颔首的美女,我开口道:“我叫张泽,暂时是一家保镖公司的老板,你在外面可以叫我张总,你呢?叫什么名字?”

美女小心翼翼的说道:“张总,我叫慕容忆。”

我点了点头,旋即说道:“我知道你对我的身份很疑惑,我可以告诉你,我跟蒋家没有任何的关系,但现在这枚令牌在我的手中,我想你比我更清楚这枚令牌的意义,不管你对我有任何的质疑,但至少在我掌控这枚令牌之前,你必须一切都听我的,一旦让我知道了你对我有所隐瞒,我绝对不会心慈手软,知道吗?”

听到我的话,慕容忆连忙说道:“慕容忆不敢,我只听命于令牌的主人。”

“那就好,现在将黄金俱乐部的情况明确的告诉我。”我冷漠的开口说道。

既然暂时掌控这支势力,那我就必须让他们感受到我的威严,时间很短暂,我必须利用好这段时间来壮大自己,这一次,蒋定钰还真是给了我一份大礼,虽然只是暂时的掌控这支势力,但对我而言,却是一个很大的助力。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