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二百六十三章 合作愉快

听到蒋定钰的话,就是我已经想到了蒋定钰主动向我示好是有目的的,可依旧没有想到她的目的是为了跟我联手,而且还是要对付蒋华,也就是蒋定钰和蒋定明的堂哥。

虽然惊讶,但是很快我就大概已经猜到了原因,蒋华和蒋定明都是蒋家这一代的男丁,以前就听说蒋家男丁稀少,尤其是蒋华这一代,只有蒋华和蒋定明两个男孩,如今蒋华在蒋家的地位如日中天,而蒋定明的光辉注定会被蒋华所掩盖。

蒋定钰既然说想要跟我联手对付蒋华,显然是为了自己的弟弟蒋定明。

蒋定钰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脸上满是认真之色,我能感受得到,蒋定钰这次是真的抱着十分真诚的态度来邀请我一起商讨联盟这件事的。

虽然内心十分惊讶,但表面上我却故作一脸镇定的样子,忽然轻笑了一声,说道:“你这是在逗我吗?让我跟你们联盟对付蒋华?你们和蒋华都是蒋家的嫡系后辈,我凭什么可以相信你俩是真的想要跟我联盟对付蒋华?”

蒋定明连忙开口说道:“张哥,我和我姐是真的十分有诚意的来邀请你,我们知道张哥你跟蒋华之间有恩怨,蒋华是我们的堂哥,我们比谁都清楚蒋华的为人,一旦有人跟他结仇,他一定不会放过对方的,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们蒋家这一代,只有我和蒋华两个嫡系后辈,但我自认为要比蒋华优秀的多,但就是因为蒋华的爷爷是现在蒋家的家主,而且这个家主之位还是从我们爷爷的手中躲过去的,蒋家看起来表面上是一片平和,但实际却一点都不平和,蒋华这一系都在放着我们这一系,我不甘心一直屈居于蒋华之下,我告诉张哥你这些,就是想要让张哥看到我的诚意。”

蒋定明的神色十分的认真和真诚,即便是我,也没有看出任何的破绽,而蒋定钰也没有插话,一直安静的听着自己的弟弟告诉我的那些蒋家秘史。

此时我心中也同样十分的震惊,我虽热知道蒋家男丁稀少这件事,却不知道蒋华的爷爷这个家主之位是从蒋定钰和蒋定明的爷爷手中夺走的,看蒋定明义愤填膺的样子,不像是撒谎。

上次蒋华邀请米方各方势力的年轻一代去米方国际大酒店赴宴,当时我就再一次的了解到了蒋华的阴险和卑鄙,就想蒋定明刚刚说的那样,他们别谁都清楚蒋华的为人,一旦有人跟蒋华结仇,蒋华一定不会放过对方,就像是我,一开始的时候我们之间本就不算什么大的恩怨,但谁知道却因此彻底的得罪死了蒋华,后面一次又一次的想要对付我。

蒋定明说完之后便沉默了下来,蒋定钰和蒋定明两人都是一脸期待的看着我,似乎都在瞪着我的回复,看着两人这幅模样,我也没有说话,脑海中闪过一幕幕与蒋华之间的恩怨。

尤其是后面陆军带着蒋华去别墅,说是要娶陆一菲的时候,就已经注定我和蒋华不共戴天,但后来在米方国际大酒店,蒋华邀请我们去参加晚宴的时候,谁知蒋家又准备跟吴家联姻,而且还想要让吴思雨跟蒋华结婚。

虽说这样一来,蒋华肯定不会再去骚扰陆一菲,但对我来说,依旧是个极大的隐患,如果不除掉他,我总会被盯上。

如果真的现在与蒋定钰和蒋定明达成了联盟,一旦蒋华失势,就不足为惧了,恐怕那时候就是蒋定明这一脉,也不会放过蒋华。

我忽然笑了笑,说:“我和蒋华之间本来就有极大的恩怨,我虽说只有自己一人,但却也不会怕了蒋华,倒是你们,就算我跟你们联盟了,就你们又能给我提供什么样的帮助?还有,你们也说了,现在的蒋家你们这一脉已经失势了,又如何能对付得了蒋家正如日中天的蒋华?”

我这几个问题问出来之后,两人都是一愣,旋即对视了一样,蒋定钰开口说道:“张泽,我知道你可能会质疑我们的诚意,但我必须告诉你,蒋家能有今天这个样子,可不仅仅是依靠蒋华这一脉才有的蒋家繁荣,同样还有我们这一脉的努力,虽说我们这一脉失势,但也只是相对于蒋华而言,但在蒋家,我们这一脉同样很有话语权的,一旦我弟弟能取代蒋华,到时候即便是蒋华那一脉,也会为了大局而放弃蒋华,而不是针对我们,现在我或许不能给你什么保证,但我可以确定的告诉你,一旦你能帮助我弟弟取代蒋华,将来的蒋家永远会是你的朋友。”

蒋定钰的表情十分的认真,语气也十分的真挚,这个不太漂亮的普通女人,这一刻浑身上下散发着浓浓的强势,似乎真的可以让蒋定明取代蒋华。

我沉默了片刻后,开口说道:“我可以答应你们,但现在我需要看到你们的诚意,毕竟只是空口而论,如果真有一天你们这一脉掌控了蒋家,谁知道你们会不会再反咬我一口?再或者说,就算你们想要成为我的朋友,蒋家是否会放过我?”

听了我的话,两人都是一脸惊讶,两人对视了眼之后,蒋定钰忽然拿出了一块黑色白色的玉坠,向我递了过来,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只是看起来感觉挺高贵的那种。

看到蒋定钰将这枚玉坠递给了我,蒋定明的眼中满是惊讶,旋即忍不住说道:“姐姐,你这是?”

蒋定钰没有回应蒋定明,而是一脸认真的看着我说道:“我们蒋家分为蒋华一脉和我们这一脉,而蒋华的爷爷和我们的爷爷是堂兄弟,自从我们的太爷爷这一辈开始,蒋家就分为了两大脉,各自掌控着一支蒋家的暗中势力,这支势力不会听命于任何人,只会听命于这枚令牌的掌控者,因为到了我们这一代,蒋家只有蒋华和蒋定明两个男丁,所以这两块玉佩就继承到了蒋华和蒋定明的身上,现在我就将这一块令牌交由你保管,当然,这不是要将蒋家我们这一脉暗中势力交给你的意思,而是作为对你的保障,我希望等蒋定明取代蒋华的时候,你再将这枚令牌还给我弟弟,但在我弟弟取代蒋华之前,这块令牌你拥有使用权,可以随时调用这批高手。”

听到蒋定钰的话,我的眉头顿时金紧皱了起来,虽然蒋定钰说的十分有诚意,而做的事情也十分的又诚意,但就是因为太有诚意了,所以反而让我有些顾虑了起来。

其实这算是蒋家内部的争端,而我不过一个外人,如果介入蒋家内部纷争,到底是对是错?

看着我思索的样子,蒋定钰和蒋定明两人也不说话,就那样安静的等待着我的答案。

此时我心中也十分的震惊,没想到蒋家竟然还有暗中的两支实力,挺蒋定钰的意思,这暗中的势力,很强大,被蒋家的两脉分别继承,说起来也算是蒋家内部的互相制衡,为了避免一脉将另一脉吞并。

蒋定钰给我的诱惑十分的巨大,一旦我选择跟他们联盟对付蒋华,那就等同于我手中暂时掌控了一支暗中的强大实力,虽然只是暂时的,但至少在蒋定明取代蒋华之前,可以随时为我所用。

如果我能利用好这段时间,这对我的帮助也是极其的巨大。

就这样,一直僵持了十分钟的样子,双方都没有说话。

终于,我下定了决心,拿起了蒋定钰推到我面前的那块精致的白色玉坠令牌,我拿过之后,就看到令牌的正面上雕刻着一个令字,而在令字的上面,还有蒋家这两个字,只是比令字小了许多。

见我拿起了令牌,蒋定钰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笑容,开口说道:“张泽,你这算是答应我们联手对付蒋华了?”

看着嘴角带着淡淡笑意的女人,我的嘴角也勾起了一抹弧度,带着几分玩味说道:“你们就这么相信我?我不仅仅是知道了一些你们蒋家的秘史,如今手中还掌控着蒋家两脉中,其中一脉的暗中培养的势力,难道你们就不怕我独自将这个暗中势力掌控在自己的手中不归还?”

听了我的话,蒋定钰笑了笑,说:“既然我敢说出将这令牌交由你掌管一段时间,那我就肯定是相信你的人品,我跟你接触虽然不多,但每次接触,都会被你的人格魅力所折服,与我而言,我宁愿跟你交朋友也不愿意成为敌人,如果我真的能有幸成为你的朋友,以你的人品,我想即便是没有现在的交易,就算我们需要你的帮助,你即便知道有危险,依旧会毫不犹豫的来帮助我们,所以说,我就是在赌,赌可以成为你的朋友。”

蒋定钰的话让我忽然觉得有些好笑了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遇到一个不是朋友的人对我如此信任,不管怎样,不得不承认蒋定钰真的很大胆,也很聪明,显然她对我这个人早就有所调查了解,知道了我为朋友做出的一些事情,所以才知道我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否则也不会将他们这一脉蒋家暗中培养的势力暂时交给我。

“合作愉快!”我哈哈一笑,主动起身朝着蒋定钰伸出了手,蒋定钰这一刻也是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伸出手跟我仅仅握在了一起:“合作愉快!”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