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二十七章 救我的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周围那些月色的员工,这时候看向我的目光中都是惊讶,在这里上班也有一段时间了,他们似乎才认识我一般。

不是我想要这样,而是我被玫姐推到了保安队长的位置上,只要在月色发生了事情,那就是我的事情,我既然已经打算要改变了,那就从自己的工作岗位开始。

贵妇似乎根本就不拿我当一回事,指着我说了好几个你字,然后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很快就听见贵妇对着手机哭着说道:“李杰,你快点带几个人来月色ktv,你姐我被这的看门狗欺负了。”

听到贵妇的话,我身边的几个保安兄弟们全都愤怒了起来,可碍于自己的身份,敢怒而不敢言,杜依涵愤怒的说道:“你还真是一个素质极差的泼妇,明明是你自己不依不饶,我已经向你道歉了,也被你打了,现在还说自己被欺负了,简直无耻至极,不要脸。”

“你说谁素质低?谁是泼妇?谁不要脸?”听见杜依涵骂自己,贵妇张牙舞爪的向杜依涵扑了过去。

刚刚还看起了很好欺负的杜依涵,忽然间像是变了一个人,就在贵妇刚要打在自己脸上的时候,她就先发制人,一把拽住了贵妇的头发,另一只手挥动着就朝贵妇的脸上扇了上去。

贵妇尖叫一声,两人瞬间扭打在了一起,看着这一幕,周围的人都看呆了,我在愣了那么一瞬后,就连忙招呼保安拉架。

可能是刚才贵妇骂我们保安是看门狗,几个保安虽然都冲了上去,但没有人拉杜依涵,反而一个个抓着贵妇胳膊往后拽,贵妇就算想要打人,也没办法动手,几个保安边拉边喊道:“快住手!别打了,都别打了!”

杜依涵则是趁机踹了贵妇好几脚,贵妇本来还想冲过去,可是被几个保安拽着,她根本还不到手,只能尖叫着:“啊!臭、婊、子,我要打死你,我要打死你!”

而贵妇一起来的那些人,没有一个能上得了台面,此时都躲在一旁看戏,贵妇的人缘显然也不咋地,跟杜依涵一起来的那些人也一样,没有一个人出面帮助她。

看到杜依涵占了很大的便宜,虽然心里挺爽的,但毕竟是在月色,我这个保安队长可不能不管,看差不多了,才连忙喝道:“都给我住手!”

贵妇的脸上好几个清晰的巴掌印,头发也是乱糟糟的,而杜依涵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脸上没有挨巴掌,可是头发也是一团糟,衣服被撕扯的露出了很多春光。

因为贵妇的情绪依旧很激动,几个保安把她围在中间,她气得一直在破口大骂,想要去打杜依涵,可是被保安围着,根本没办法过去。

我试图劝说了好几次,都没用,反而遭到了贵妇的破口大骂。

就在这时候,对讲机上传来停车场值班保安的呼叫,说外面来了五六个人,要闯进来。

听到这句话,我心中暗暗惊讶,难道这个贵妇真的叫来了什么了不得的人物?

而贵妇也听见了对讲机上的声音,顿时嘴巴都翘了起来,冷笑着看了我一眼,说:“我弟弟来了,你们敢动我,你们完蛋了。”

我皱了皱眉,直接对一旁的小保安说道:“报警,就说有人在月色KTV闹事,还叫人来了,现在对方要硬闯。”

小保安当即拨了报警电话,贵妇愣了那么一瞬后,忽然大吼了起来:“你这个混蛋,你们都是这个女人的帮凶,你们这样欺负我,现在还报警要抓我?”

刚才小保安报警的时候就说我们月色有个女顾客闹事,还叫人来了,现在正在硬闯月色,把事情全都推到了贵妇的身上,贵妇不生气就怪了。

贵妇的老公也气的浑身发抖,怒道:“你们欺人太甚,就算警察来了也没用。”

在我们这一行,如果出事了就报警,本来是一件挺丢人的事情,可我毕竟刚刚上任,就出了这样的事情,现在又有人要硬闯月色,我也是没办法了,刚才给玫姐打了好几个电话,她根本不接,一切只能靠我了。

就在这时候,楼梯口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就看到五六个壮汉冲了进来,而我看到领头那个人的时候,愣了那么一瞬。

而对方这时候也看到了我,看见我,他的脸色顿时就变了,来人不是别人,竟然是白天的时候才见过面的林南手下,长毛。

贵妇看到长毛,顿时就更加嚣张了起来,哭着跑到了他面前,哭着说道:“他们月色的保安欺负我,你给我好好教训教训他们,尤其是那个小子,一定要给我好好的收拾。”

贵妇指着我,眼神中满是阴狠,长毛皱了皱眉,目光投向了我。

再见长毛,让我有些措手不及,没想到白天的时候才刚刚见过他,现在又见到他了,此时他还是鼻青脸肿的样子,之前因为他发的牌让林峰连输两把,就被林峰毫不客气的一顿打。

虽然我不怕长毛,可我怕长毛背后的林氏集团,不过此时我更相信林氏集团不可能为了长毛出面这样的小事,而长毛也不会因为这样的小事去找林南帮忙,想到这里,我稍稍放心了下来。

贵妇嚣张的看着我说:“小子,就算你报警了也没用,我弟弟是林氏集团下一任接班人林南的兄弟,你敢欺负我,我弟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当然,如果你现在跪下来求我饶你,说不定我会放你一马。”

听见贵妇的话,怒火让我差点爆发,但我一直强忍着,现在最主要的是要看长毛的态度。

周围的顾客听见贵妇说长毛是林南的兄弟的时候,一个个眼神都变了。

“看来这个保安踢到钢板了,这女人的弟弟竟然是林氏太子的兄弟。”

“这女人真的很讨厌,不过有个牛逼的弟弟,看来保安要遭殃了。”

“现在就看这个小保安怎么做了。”

“是啊,虽然报警了,可是凭借林氏集团的关系,倒霉的只能是保安了。”

……

一时间围观的客人都替我担心了起来,而我目光平静的看向长毛。

就在贵妇还要说话的时候,长毛忽然一巴掌打在了贵妇的脸上,怒道:“一天就知道给我惹麻烦,这是我们林总朋友的产业,你也敢闹事?别以为你是我姐,我就不敢把你怎么样了。”

长毛的这一举动惊呆了众人,我也是微微有些惊讶,而贵妇也被长毛打傻眼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捂着自己的脸哭着说道:“我是你姐姐,你怎么能打我?明明是他们欺负我,怎么就变成我闹事了?”

“给我住嘴!”长毛说着看向了贵妇的老公,怒道:“还不嫌给我丢人,把她给我带回去!”

贵妇的老公似乎挺怕长毛的,连忙拉着贵妇离开。

等贵妇离开后,长毛这才走到了我的面前,在众人的惊讶中,长毛道歉道:“这位兄弟,实在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今晚这儿的一切损失,都算我的。”

别说是其他人了,我都挺惊讶的,长毛说完就目光一扫众人,大声说道:“今天我姐姐在这里打扰了各位的雅兴,实在不好意思,今天各位的一切消费都算我的。”

长毛说着拿出了一张信用卡,直接递给了他身边的一个小弟,吩咐道:“去前台办理手续,把损失和所有的消费都刷了。”

小弟连忙拿着卡去办手续了,就在这时候,警察也到了,来到现场后,长毛就解释道:“都是误会,给几位警察同志造成了麻烦,实在不好意思。”

带头的警察似乎不相信长毛的话,而是问我们谁是这里的负责,在场的只有我能说上话,于是连忙上前,说道:“都是误会,已经没事了,辛苦几位了。”

确认了没事之后,警察很是不悦的教育了我们一番,才带着人离开。

而长毛这时候笑呵呵的走到了我的面前,说:“之前多有冒犯,还望兄弟别跟我计较,不知道兄弟有没有时间,可以聊几句吗?”

刚刚长毛选择息事宁人,我虽然不清楚他葫芦里买什么药,可想到长毛是林南的人,我还是答应了下来。

长毛让他的人都离开了,月色也恢复了正常营业,我带着长毛去了一个包厢,长毛要了一个果盘和一打啤酒,主动给我倒了一杯,然后举杯朝着我说道:“今天的事情还望兄弟别跟我计较,我也不过是跑腿的小角色,很多事都很无奈。”

我还不清楚长毛的意图,只是冷哼了一声,并没有选择碰杯。

长毛呵呵笑了下,举杯一饮而尽,接着又是一连三杯,说向我赔罪。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我也不好再装清高,就在长毛准备喝第四杯的时候,我才拿起酒杯,碰杯后一饮而尽了。

长毛笑着给我递了一支烟点燃,我吐出一个烟圈后,看着长毛说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就直说吧,不用拐弯抹角。”

听了我的话,长毛尴尬的一笑,说:“没什么事,就是今天白天的事情,总觉得对不住你,本来还想着哪天找你赔罪,谁知还没赔罪,我那个不成器的姐姐就得罪了张兄弟。”

直到这一刻,我才意识到长毛为何对我这么客气了,本来还以为是因为这里是陆一菲的产业,而林南又一直在追求陆一菲,所以长毛害怕今天的事情传到林南耳里,没想到是因为白天的事情。

“你是想问救我的那些人吧?”我开门见山,直接问道。

长毛听见我提起救我的人,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不停的流着,他擦了下额头,很是紧张的点了点头,说:“我不知道张兄有这么大的靠山,如果早知道了,打死我也不敢跟你作对啊!”

看着长毛紧张的样子,我心中也十分的惊讶,看来长毛知道了救我的那些人的身份,要不然也不会被吓成这样子,他肯定是误会了我和纹脸男他们的关系。

既然长毛误会了,我当然要利用好这个机会,冷笑一声,说:“今天救我的人都是我哥的兄弟,我警告你,你最好别乱打听,否则怎么死的你都不知道。”

听了我的话,长毛连连答应了下来,看着他点头哈腰的样子,我心中暗爽,长毛都这样害怕我了,看来林氏一定也惹不起纹脸男那些人,要不然长毛也不会这么害怕了,只是我自己也不知道救我的那些人究竟是什么身份,玫姐虽然说他们都是假扮的,可我总觉得一切都是真的。

“说来听听,你都知道什么了。”我忽然故作轻松的开口问道,同时心里也紧张极了。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