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二百二十四章 再见钟叔

陆军和蒋华离开了,别墅顿时又安静了下来,陆一凡和陆一菲姐妹俩也都是满脸的悲伤和绝望,好不容易摆脱了林氏,现在又出现了一个更强大的蒋家。

更可悲的是,造成这一切的依旧是自己的父亲陆军,之前虽然也是嫁女儿,但至少是把两个女儿嫁给不一样的人,但是这一次,陆军却扬言让陆一菲嫁给蒋华,让陆一凡给蒋华侍寝,简直就是禽兽不如。

陆一菲和陆一凡悲伤,我的内心却更加的痛苦,如今自己不过才刚刚能勉强站起来,而陆军也说了,只给陆一菲和陆一凡一周的考虑时间,这么短的时间之内,以陆一菲和陆一凡的背景,如何能抵挡?

虽然当初任家家主任凯杰在林氏准备迎娶这对姐妹的时候,当众说过陆一菲和陆一凡就是自己的干女儿,但毕竟那一次是因为任山牺牲自己的自由来换取任凯杰当天的出手帮助,如今已经结局了我们与林氏对立的危机,也就没有什么理由再来帮助我们了。

本就是依靠自己的能力经营公司的陆一菲,有哪里来的背景?

看着两女伤心难过的样子,我叹了口气,一个人蹒跚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一进入房间之后,我就让自己倒在地上,然后在利用自己的双腿和双臂爬起来。

倒下去,再爬起来,一次又一次的训练,很快就浑身都是汗水了,但我依旧像是没有感觉到一丝的疲惫,继续训练。

我不想去考虑那么多,就想要恢复到从前的全盛状态,如果我恢复了全盛状态,即便依靠我本身的实力无法与蒋家作对,但我至少能保护陆一菲和陆一凡。

可现在就是来一个小孩,都能推到我,我拿什么来保护这对姐妹?

没多久我听见脚步声越来越近,陆一凡回到了房间,看到我浑身都是汗水的时候,她满脸都是心疼,连忙跑过来抱住了我。

“阿泽,你别听他们的,你在我眼里就是一个大英雄,不管别人怎么说,这辈子你都是我唯一的男人。”陆一凡哽咽的说道。

听到陆一凡的话,我心中满满的都是感动,苦涩的笑着说道:“一凡,你知道吗?自从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之后,我真的有过无数次想要自杀的冲动,但当我能依靠自己的力量重新站起来的那一刻,你不知道我有多么的喜悦,然而即便我能重新站起来了,可是依旧就像是个废人,只能勉强能站立行走,根本保护不了你们。”

“阿泽,我相信你,即便你现在还不能恢复的曾经,但总有一天你会重新恢复到巅峰状态的,甚至比以前还要强大。”陆一凡一脸坚定的说道。

这个傻女人,什么时候都对我如此的充满信心,她都这样对我有自信了,我又如何能放弃?

我的眼中满是坚定,看着眼前精致的容貌,认真道:“一凡,我一定会彻底恢复到从前的。”

转眼三天过去了,距离陆军留给陆一菲和陆一凡考虑的时间也仅仅剩余最后的四天了,陆一菲就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依旧像是以前那样早出晚归的去公司,而陆一凡有时候会去公司帮助陆一菲,但大部分时间都会留在家里陪着我。

而我这三天来,走路已经很稳了,每天都会疯狂的训练,我四肢虽然无力,但却体力极其的充沛,即便每天都会训练很久,依旧不会很艰难。

我有种错觉,控制我四肢的神经似乎正在慢慢的恢复,一旦被伤到的神经恢复了,我的实力很快就会恢复巅峰。

我不知道毒医是因为着急带着铁牛离开,还是真的没有时间,但总觉得他其实可以治好我的怪病。

因为我凭借自己的刻苦训练,在短短三个月之内,已经可以像是一个正常人一般行走了。

在三个月前,我可是四肢无力,别说站起来了,就连抬起手臂都不可能,只能轻微的动一下手指。

就算不能立刻恢复到从前,但我也觉得至少我能变成一个正常人。

第四天一大早,陆一凡起床后,在我额头上亲了一口,起身说道:“阿泽,今天上午我要去公司一趟,上午就不陪你了,中午回来我们一起吃午饭。”

我点了点头说道:“没事,我现在依靠自己走路已经没有任何的问题了,你多帮帮菲菲姐吧!她一个人管理一家公司也不容易。”

陆一凡点了点头,一起吃过早餐后,陆一菲和陆一凡一起离开了,我则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又开始了一天的训练。

就在我正趴在地上,双手撑地,依靠双臂的力量来支撑身体的时候,忽然一阵风吹过,接着就发现一道身影从窗户外面一跃而进。

这一瞬间,我感觉浑身都是凉意,难道是蒋华的人?

我刚这样想到,忽然间一道无比熟悉的声音突然间响了起来:“没想到洪山一别,你竟然变成了一个废人。”

听到这声音,我猛然间惊醒,抬头看着负手而立的中年男子,他一身黑色的唐装,脚下依旧是那双黑色的布鞋,此时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眼中无喜无悲,极其平静,乍一看,颇有高人风范。

看到出现在我房间里的中年男人,我的眼睛忽然有些湿润了起来,当初就是他,在洪山之巅指导我拳法,虽然我只学了他的一点皮毛,但依旧变成了一名高手,也因此得到了李杰的赏识,一路顺当。

就是简单的学到了一点他的皮毛,都能让我拥有如此的实力,更别说是站在我面前的这位中年男子了,他的实力一定极其恐怖。

看着中年男子,半晌,我才情绪激动的叫道:“钟叔!”

钟叔微微点了点头,旋即蹲下身体,伸出右手搭在我的手腕处,稍稍几秒过后,钟叔拿开了手,起身,语气平静的说道:“你的神经系统控制双手双腿的神经恰好被淤血压迫,所以才导致你四肢无力。”

钟叔只是将手搭在了我的手腕上,就知道了我的神经系统受到了伤害,忽然间,我瞪大了眼睛,难道钟叔可以治好我的怪病?

仅仅教了我几招的钟叔,就能让我变成一名高手,就已经说明了钟叔的不凡,他能看出我的病情,我也可以理解。

狂喜中,我连忙起身站在了钟叔的面前,激动的问道:“钟叔,你能治好我的怪病?”

终于淡淡的一笑,说道:“你这根本就不算什么大病,不过是一群庸医,在处理你伤口的时候处理不当,才导致淤血积压在你身体的重要神经上,神经被压迫,才让你的四肢受到牵连,只要能把淤血清掉,你就能恢复从前,就算不接受任何的治疗,顶多再有一年时间,你依旧可以恢复到从前。”

听到钟叔的话,我顿时狂喜,原本以为我得了什么奇怪的重病,就连毒医都束手无策了,没想到只是神经被淤血压迫。

我虽然有些愤怒那些庸医处理不当造成了我今天这个样子,但此时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而是满脸欣喜的看着钟叔。

钟叔笑了笑,走到了我的床边,说道:“你趴着,我现在就帮你清理淤血。”

果然,钟叔真的可以治疗,我强忍着内心的狂喜,连忙脱掉了上衣,趴在了床上。

钟叔拿出随身携带的一个针包,从里面拿出一根足足有二十厘米长的银针,一瞬间,钟叔的神色十分认真了起来,看着我背部的枪伤,忽然间一针扎了下去。

看着钟叔手中那么长的一根银针,我都有点畏惧了,但当钟叔将银针刺入我背部的时候,我竟然没有一丝的痛楚,反而有种痒痒的感觉,很舒服。

钟叔食指中指年捻在针尾,忽然轻轻地一弹,顿时一股极其酥麻的感觉从我的背部里面向四周散发而去。

虽然十分的酥麻,但却让我十分的舒服,我似乎感觉到有股气流顺着针尾在慢慢的向我的背部传导。

短短一瞬间,我像是感觉背部有无数小蚂蚁爬过,酥酥麻麻的,并不难受。

随着那股酥麻感觉的渐渐消失,我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双腿和双臂的力气慢慢的在恢复。

这一瞬,我顿时狂喜了起来,原本以为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回到巅峰了,但就是钟叔这一针,竟然让我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恢复了巅峰状态的大半,然而这还没有结束,我的力气依旧在上涨。

短短十分钟的样子,我感觉自己的力量已经恢复了七八成,而这时候力量恢复似乎也停止了。

钟叔将银针从我的后背拔了出来,说道:“你现在站起来试试。”

我内心的激动无法用言语表达,小心翼翼的爬了起来,之前我想要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至少需要好几十秒的时间,才能爬起来,然而此时,我竟然立刻就从床上站了起来。

当我的双脚踏在地面上的那一刻,我激动的泪水瞬间流了出来,我竟然真的能稳稳当当的站在这里了,双腿充满了力量。

从四肢无力到现在的状态,几乎是质变。

“钟叔!”我激动的看着钟叔,不知道要说什么。

钟叔淡淡的一笑,对我说道:“来,对我出拳,让我看看你的实力如何。”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抬起右拳,猛地一下挥动了出去,钟叔站在原地根本没有丝毫要躲闪的打算,眼看我的一拳就要打在他的身体上了,忽然间,钟叔抬手,一把抓住了我的拳头,我用力向前,却丝毫不能让钟叔的手臂回退一点。

即便我知道钟叔的强大,可在我耗尽全身力量的一拳之下,竟然不能让钟叔的手掌震动一下。

我很清楚,虽然我之前一直四肢无力,但在钟叔的治疗下,我很肯定,自己的实力虽然没有恢复到巅峰,但至少恢复了八成。

我巅峰状态的八成力量都不能让钟叔的手掌震动一下,那钟叔到底有多强?

看着眼前无比强大而又神秘的钟叔,我对他充满了浓烈的好奇。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