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二百二十二章 陆军嚣张归来

看着窗户外面,想着如果自己哪怕是能够依靠自己的力量走到窗户边上,自己还能跳楼自杀,可现在双腿没力气走路,双手也没力气拿刀。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一道靓丽的身影出现在了我的病房,当我看到她的时候,忽然有些难受。

而她看向我的眼神中也是神色极其的复杂,走到了我的病床前,一直不说话,两人就那样对视着。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她终于开口说道:“你都有办法找人治好她瘫痪十多年的双腿,难道就没办法治好你的病?”

我苦涩的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如果不是我认识的那名神医,或许我已经去地狱报道了,就连医生都说了,我能活着都是奇迹。”

“我能为你做什么?”苏婷一脸复杂的看着我,眼圈红红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知道我的事情的时候哭过。

我叹了口气,微微摇了摇头,我没想到苏婷会知道这件事,也没想过她会亲自来看我。

原本以为这辈子最恨我的人就是苏婷,她恨不得我去死了才好,可没想到她会来看我,而且我能从她的表情和语气中听出来,她是真的想要帮我,想要我恢复健康。

然而就连毒医都没办法治好我的病,遇到一个医术比毒医还要强大的人又有多难?

我现在脑子很乱,有的时候充满了希望,但有的时候又特别的绝望,想要一死了之。

两人又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之中,半晌,我忽然抬起头,一脸认真的看向她说道:“苏婷,对不起!”

对不起这三个字,我已经想要亲口对她说好久了,但一直找不到机会。

苏婷在听到我这三个字的时候,浑身不由的一颤,眼圈忽然更红了,眼珠上有一层水雾,很快,两行清泪从她的眼眶流了出来。

苏婷任由泪水流的满脸都是,但脸上却挂着笑容说道:“你是对不起我,我也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但我真的过去不心中的那道坎,我们曾经那么相爱,那时候,在我的眼里,你就是我的一切,你根本就不知道,对于我来说,失去你,还不如让我去死,但我也理解你的苦衷,我曾无数次想过,如果当初是你躺在病床上,因为没有治疗费用而等死,我也会嫁给别人来换取你的治疗费用,但即便我理解你,可我依旧无法原谅你。”

苏婷说的挺矛盾的,但我却听得十分的明白,也理解她的矛盾,她说的没错,就像是现在的我,我自认为自己变成陆一凡的累赘了,所以宁愿死,也不愿意这样活着来拖累她。

苏婷也是这样想的,因为那时候她很爱我,所以宁愿自己死,也不愿意看着我因为她的治疗费用,而离开自己。

爱情是自私的,但又是无私的,很现实,看似矛盾而又一点不矛盾的事情,但经历了这么多,我知道,这就是爱情。

我长长的叹了口气,此时内心无比的平静,就像是看透了一切一般,缓缓开口说道:“我理解你,我说对不起,的确是我对不起你,但我从没有奢求过你的原谅,因为我懂你,就像是现在的我,我宁愿自己去死,也不想成为我所爱之人的包袱。”

听了我的话,苏婷一脸擦去了脸上的泪水,一脸复杂的看着我,问道:“你爱她?”

我毫不犹豫的点头:“爱!或许以前我都知道,但这次带着她回老家的时候,当我看到她为我所付出的一切时,再联想到以前她对我温柔和善良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其实我早就爱上她了,只是因为你,我一直不能从心底里放下,所以才一直不愿意承认,不愿意承认自己已经爱上陆一凡了。”

“所以说,其实你真正爱的人就是陆一凡,但你刚才却告诉陆一菲,说你爱的人是她,就是为了让陆一菲帮你劝说陆一凡,跟你分开?”苏婷开口问道。

我点了点头,忽然有些内疚了起来,对陆一菲的内疚。苏婷之所以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显然刚才我和陆一凡的对话,她全都听到了。

苏婷冷笑一声,说道:“那你可曾想过,你对陆一菲说的那些话,她会怎么去想?你有没有想过,如果陆一菲喜欢你呢?你对她说的那些话,她会如何去想?你这是在欺骗她的感情,利用她来说服你爱的人,你还真的一点都没有变,还是和几年前一样,自以为是,总觉得你为了别人独自承担一切就是为了别人好,你以为自己很伟大吗?不是!你这是自私!”

对于苏婷的愤怒和质疑,我并没有丝毫的生气,苦涩的笑着说道:“之前,陆一凡也说过类似的话,我自己也明白,我的爱是自私的,其实我所做的一切,都是自以为是的爱,但有些观念,很难改变,即便我知道这样的爱很自私,但依旧会如此去做。”

“我忽然有些庆幸,庆幸跟你彻底分开了,你这样的爱,对于一个真正爱你的人根本就是灾难,真正爱你的人,对她来说,即便知道你一辈子生活不能自理,她依旧愿意留在你的身边照顾你,这样就是幸福,但你却想着自己是累赘,想着要离开她,你对她公平吗?”

“再说了,人活着就要有希望,难道你就没想过,如果有一天你恢复了呢?如果我是你,我会好好的跟自己所爱的人在一起,如果是她要离开,我成全,但如果她还爱这样的自己,不愿意跟自己分开,那我就跟她继续在一起,好好的去爱她,即便我会成为她的累赘,但我依旧要对生活充满希望,就算我要坐一辈子的轮椅,但我依旧会用其他的方式来努力的生活,尽可能的给她减轻负担,这才是爱她,或者某一天,自己恢复了呢?那我就加倍的对她好,让她成为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而你现在的所作所为,就是在逃避,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懦夫。”

苏婷的情绪十分的激动,几乎是咆哮着说出这番话的。

而我在听了她说的这一切后,整个人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如果我真的和陆一凡继续在一起了,努力的用其他方式来努力生活,尽可能的给陆一凡减轻负担,就真的能让陆一凡开心吗?

第一次,我对自己的那种无私的爱产生了怀疑,难道我所做的一切真的都是错的?

就在这时候,病房的门忽然被推开了,我下意识的看向了门口,就看到陆一凡满脸都是泪痕,陆一菲此刻也同样是满脸泪水的出现在了门口。

看到她们的一瞬间,我顿时醒悟过来,刚才和苏婷的对话,她们一定听到了吧?

就在我惊讶的时候,苏婷忽然起身,一脸复杂的看着陆一凡,旋即开口说道:“我能帮你们的就到这儿了,祝你们幸福!”

苏婷说完,再也没有看我一眼,潇洒的向前迈步离开。

我顿时张了张嘴吧,忽然明白,其实刚才苏婷和陆一凡是碰过面的,而苏婷对我说的一切,就是在套我的话,就是为了让陆一凡知道我是爱她的,也是为了我和陆一凡能继续在一起。

苏婷经过陆一凡的时候,陆一凡忽然一脸感激的朝着苏婷鞠了一躬,认真说道:“苏婷,谢谢你!”

苏婷脚步微微一顿,一句话没说,旋即迈步离开,谁也没有看到,在她踏出病房的那一刻,两行泪夺眶而出。

苏婷离开了,陆一菲也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顿时病房内只剩下我和陆一凡两人。

陆一凡走到了我的病床前,满脸泪水的看着我,哽咽道:“我就知道,你爱的人是我,阿泽,你知道吗,当我知道你四肢几乎瘫痪的时候,我有多么的绝望,但我从未有过任何一个要离开你的念头,而是想着以后怎么去照顾你,怎么去开导你,怎么让你重新找到信心,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爱你啊!”

陆一凡说着,豆大的泪水哗哗的往下流,坐在病床前,双手紧紧地抓着我的手,放声大哭了起来。

看着哭成泪人的陆一凡,我的心里酸酸的,忽然间一股极其强烈的自信心油然而生,我心中暗暗发誓,我一定不会再有任何轻生的念头,我会好好的生活。

这注定是个难忘终身的一天,我和陆一凡彻底的在一起了,她哪里也不去,整天陪在我身边,跟我说话聊天,照顾我的生活起居。

在医院又呆了半个月后,终于出院了,又回到了陆一菲的那栋别墅,一切又重新开始了,此时的我身无分文,就像是当初我刚跟陆一凡结婚的那样,然而这一次,我却连赚钱的能力都失去了。

然而我始终对生活充满了信心,即便我无法恢复到从前,我也一定会依靠自己的力量重新站起来的。

自从出院开始,每天我都在自己坚持动手动脚,躺在床上,我努力的挣扎着依靠自己的双手双脚来支撑自己的身体。

刚开始的时候,我连翻个身都无法做到,但在经过了一周的训练之后,我已经可以依靠双手的力道让自己翻过身体了,即便只是一点进步,但已经让我狂喜了许久,也对自己重新站起来恢复了强大的信心。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每天陆一凡都会陪在我的身边,鼓励我加油,我却无休止的让自己在锻炼中。

一个月后,我竟然已经可以依靠自己的臂力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坐起来了。

当我自从中枪第一次依靠自己的力量坐起来的那一刻,我激动的哭了,这一个月来,没有人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无数次的想到过自杀,但因为陆一凡的鼓励和安慰,让我一次次的坚持了下来,我能依靠自己的臂力支撑身体坐起来,那也就说明我也能依靠自己的力量重新站起来。

只要我能站起来,即便无法恢复到巅峰状态,但对一个原本四肢没有任何力量的我来说,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

第一个月,我依靠自己的力量坐了起来。

第二个月,我依靠自己的力量站了起来。

当我站起来的那一刻,没有人能体会到我激动的心情。

然而就在我刚能站起来的时候,别墅,来了一位不速之客,陆一凡的亲生父亲陆军,在随着林氏的灭亡一起消失之后,再次出现。

“你怎么来了?”看到陆军的那一刻,陆一凡的脸色大变。

别墅就只有我和陆一凡还有李阿姨三人在,而陆军却不是一个人来的,而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年轻人,而这个年轻人,我竟然还认识。

年轻人看到我的一瞬间,嘴角上扬,一脸仇恨的看着我说道:“张泽,好久不见,没想当初那个在十八坡公路赛场打败过我的你,竟然变成了一个残废,还真是老天有眼。”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