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二百二十一章 想死不能

当我和陆一菲看向出现在门口的陆一凡的时候,陆一凡的脸上满是惊讶,眼睛红红的,泪水忽然间就流了下来,满脸都是。

陆一凡眼中满是绝望,忽然呵呵呵呵的笑了起来,流着泪水,但却在笑,看起来就像是受了多么大的打击。

看到陆一凡这幅神情,陆一菲立马回过了神,连忙说道:“一凡,你别听张泽乱说,他喜欢的人是你,怎么可能是我?”

陆一菲是真的急了,情绪也十分的激动,忽然朝着我大吼道:“你快告诉一凡啊!你爱的人是她而不是我,刚才你都是胡说八道的!”

看到陆一凡绝望的眼神,我的心里十分的难受,然而此时我却犹豫了,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如何解释。

我现在本来就变成废人一个了,以后别说是保护陆一菲和陆一凡姐妹了,就是自我保护都不可能了,这个样子,我如何还要跟陆一凡复婚来祸害她?

陆一凡从小就双腿瘫痪,如果不是让我遇到了铁牛的爷爷,或许这辈子都会双腿瘫痪下去,前面的十几年里,陆一凡已经很煎熬了,如果现在让她整天陪在一个废物跟前,她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我对陆一菲说我喜欢的人是她,也不过是为了让她想办法说服陆一凡不要跟我复婚,可谁知却被陆一凡亲耳听见了。

陆一凡原本还抱着几分希望听我解释,然而我却良久都不说一句话,她的脸上绝望之色更浓了,忽然开口:“张泽,你刚才说的都是真?你喜欢的人真的是姐姐?”

短暂的思索之后,我毫不犹豫的点头:“一凡,对不起,其实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菲菲的,我之所以一直不说出来,也是因为我的妻子是菲菲的亲妹妹,我没办法说出口。”

“张泽,你混蛋,你胡说八道什么?你怎么可能喜欢我?你是一凡的老公,我们之间根本就没有多少交集,你怎么可能喜欢上我?你和一凡在一起这么久了,这次你们一起回老家,虽然我没有亲眼所见,但就是听一凡告诉我的那些,我也十分肯定你喜欢一凡,你凭什么要胡说八道?你快告诉一凡啊,你喜欢她啊!”陆一菲情绪十分激动了起来,朝着我大吼了起来。

我紧紧的咬着嘴唇,一言不发,而陆一凡惨然的一笑,说:“好,我知道了,张泽,既然你喜欢的人是姐姐,那我就成全你们。”

陆一凡说完,忽然转身就离开了,陆一菲顿时急了,连忙追了上去,听着越来越远的脚步声,我一个人躺在病床上,心中无限的凄凉和复杂。

我是喜欢陆一凡,刚跟她结婚的时候,我就知道,她这种温柔善良的女孩,跟她在一起时间久了,没有哪个男人会不喜欢她。

可如今我都成了这个样子,如果只是废掉了两条腿或者是两条手臂,我都不会如此绝望,如今我只能像是一个废人整天躺在病床上,坐在轮椅上,双腿不能走,双臂不能用,除了我的头脑,还有什么可以用?

就是这样的废物,又如何去保护她们姐妹俩?我只能成为她们的负担。

一个人躺在病床上,很是绝望,但相比于绝望,我现在更担心的是米方市五大势力之一的蒋家蒋华,当初在离开米方市之前,我得罪过蒋华,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狠狠地打了蒋华一顿。

如果让蒋华知道我现在已经会米方市了,而且还变成了一个四肢瘫痪的人,天知道我会遭遇什么。

现在让我担忧的还有李杰,原本之前答应李杰来跟着他做事,可是我刚回到米方市,就遇上了这样的事情,李杰当初之所以认我为义子,就是因为看上了我一身的实力。

可如今我已经变成了废人,李杰还会像以前那样对我好吗?

铁牛如今也离开了,刚才又因为我的那番话,陆一凡也离开了,恐怕陆一菲和陆一凡姐妹很快也会彻底的离开我。

我现在这个情况,又不愿意让老家的父母知道,我妈本来就做过手术,身体还在康复中,如果真的知道了我现在的情况,她和我爸一定会跑过来照顾我的,我知道我妈,那时候她就真的要日日以泪洗面了。

可如果我不依靠任何人,那我现在又如何生活?难道真的只有死了,才能不给被人带来麻烦吗?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病房的门忽然被打开了,当我看到来人的时候,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因为来人我知道,是给李杰开车时间最久的司机,实力很强,我记得李杰是叫他阿全。

阿全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就像是李杰的贴身保镖一般,哪里有李杰,哪里就能看到他。

此时看到阿全过来,我忽然十分紧张了起来,想要爬起来,但是根本就爬不起来。

看到我这幅样子,阿全的眼中闪却十分平静,走到我的面前后,拉开我病床边上的一条凳子,坐下了下去。

“全叔!”我叫了一声。

阿全神色极其复杂的看了我一眼,旋即问道:“你就真的没有一点办法恢复到从前了吗?”

我苦涩的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全叔,如果没有意外,恐怕以后我要在轮椅上度过一生了。”

听了我的话,阿全没有丝毫的惊讶和意外,显然,他是知道我的情况的,之所以再问一遍,或许也只是抱着一丝希望,单纯的对我的同情。

“是李叔让你来看我的?”我忽然又开口问道。

阿全点了点头,说:“老板最近很忙,你不在米方市的日子里,发生了很多事情,如果没有意外,再过一段时间,米方市就会出现第六大势力了。”

我心中微微有些惊讶,依旧记得当初李杰问我,是成为第六大势力还是取代五大势力中的某个势力容易,我当时就说成为第六大势力比较容易,但李杰却告诉我,成为第六大势力更难,因为其他五大势力会同时抵制,而取代某个势力,敌人只有一个。

我原本还以为李杰会取代五大势力中的某个大势力,现在看来,李杰还是选择了成为第六大势力,或许他有底气来阻挡其他五大势力的联合抵制吧!

“老板让我来找你,是要让我想你要一些东西。”阿全忽然开口说道。

我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有些惨然的一笑,说:“全叔,你说吧!”

阿全点点头道:“黄鹤楼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还有之前给你的一千万,以及给你住的那栋别墅,有些话我不想说的太明白,我想你很聪明,应该可以懂我的意思吧?”

听了阿全的话,我并没有一丝的意外,李杰威逼利诱,口口声声让我留下来说是为了我好,如果我没有任何的利用价值,他如何会给我那么多的钱?又如何会给我一栋价值千万的别墅和一车库的豪车?又如何会给我黄鹤楼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如今已经确认我成为废物了,对他来说,我已经没有丝毫的利用价值了,今天让阿全过来,就是要收回以前给我的一切。

别墅和黄鹤楼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我倒是随时可以拿出来,只是一千万,对我来说却很难,毕竟上次回老家的时候,我花了好多钱,如今全身上下也就几十万。

我点了点头,说:“黄鹤楼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我从未奢求过,还有玫瑰园的那栋别墅,我也从未当做是自己的,这些,我都可以立刻还回去,至于一千万,我暂时拿不出这么多钱。”

听了我的话,阿全微微有些惊讶,旋即疑惑道:“你就对这一切没有一点的惊讶和意外?”

我淡淡的一笑:“该来的总该来,惊讶和意外,又能如何?我现在不过是个废人,在一个废人身上投资那么多,确实很不划算。”

阿全点了点头,旋即拿出了文件袋,从里面拿出了一些文件,递了过来,说道:“这是黄鹤楼股权转让协议书和别墅的转让协议书,你签字按手印后,这些就跟你彻底没有任何的关系了,至于一千万,你可以想办法找别人借,老板说了,一千万可以给你一周的期限。”

我的心忽然像是被一股凉意深深地刺激着,很难受,即便我知道李杰不惜花费重金拉拢我,就是看中了我身上的价值,可我依旧没想到,他做事如此的绝,一周让我借一千万,这怎么可能?他明明知道我已经变成废人了,就算真的能借到一千万,又能拿什么去还?

我沉默了片刻后,忽然开口道:“全叔,在玫瑰园的那栋别墅的车库里,有一辆限量版的迈凯伦P1,是我在离开米方市前,从蒋家的蒋华手中赢来的,如今至少也能顶的上两千万吧?这辆车子就当抵了这一千万,你看可以吗?”

阿全稍作犹豫之后,点了点头,说道:“好,我答应你,如果老板不同意,这一千万我替你还。”

我当然明白阿叔的意思,价值两千万之上的豪车,他当然愿意替我还一千万了,不过对我来说,什么都无所谓了。

李杰是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今天之所以安排阿全过来找我,恐怕如果我拒绝将那些换回去,阿全就会将我彻底解决,那些东西依旧会从新回到李杰的手中。

好一记卸磨杀驴,这就是江湖,这就是现实,无比的残酷,但也让我彻底的见识到了人情冷暖。

虽然双臂无力,但至少可以拿得起一支笔,躺在床上,在别墅和黄鹤楼股份的转让协议上扭扭曲曲的签了字,按了手印。

在米方市的一切都没有了,我对这种城市忽然又爱又恨。

阿全完成了任务,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旋即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如今我除了身上的几十万之外,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或许连接下来的治疗费用都不够吧?

该还的也都偿还了,该散的感情也散了,或许,我也没必要在活在这个人世了吧?

我忽然想要一死了之,然而当我试图自我了结的时候,却忽然发现,我就算是死,好像都无法独立完成。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