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二百二十章 我喜欢的人是陆一菲

听到我的话,几人的目光顿时全都投向了我,我侧着身体将脑袋偏向一侧,不去看任何人。

看到我这幅神色,几人都是面面相觑。

韦洪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旋即说道:“张泽累了,他想一个人待一会儿,我们就让他一个人待一会儿吧!”

几人显然也看出了我的不对劲,伊婉儿首先说道:“好,那我就先去公司了,张泽,你先好好休息,等我明天再来看你。”

我没有转身,也没有回应,接着就听见高跟鞋踩踏地面的声音越来越远。

陆一凡和陆一菲两人对视了一眼之后,也转身离开。

韦洪也转身离开了,一时间病房内就剩下我和铁牛两人在了。

众人都走了,铁牛走了过来,叹了口气,开口说道:“张哥,你现在的情况,应该已经知道了吧?”

我点了点头,这才看向了铁牛,一脸认真的盯着他:“铁牛,这次救我的人,是不是爷爷?”

听了我的话,铁牛毫不犹豫的点头承认了下来,说道:“不过你也别太担心,这些庸医说你四肢瘫痪了,但并不代表就没有人能治好你了。”

刚刚还失去的信心,让我瞬间又恢复了希望,目光紧紧的盯着铁牛,激动道:“铁牛,你说我的四肢还能恢复的可能?”

铁牛点了点头,说道:“爷爷说了,你的情况比较特殊,他虽然把你的命救活了,但修复神经,即便是爷爷也做不到,但爷爷也说了,这世界很大,比他医术高明的人也很多,以后你还是有很大的机会恢复到巅峰时刻。”

刚刚激动起来的心情,一下子又让我黯淡了下来,原本以为毒医可以让我四肢重新恢复全盛状态,但听了铁牛的话才知道,如果遇到了其他比毒医更厉害的医生,才能治好我的四肢。

就是一个毒医,都是我平生所见最厉害的医生了,再让我遇到一个比毒医更厉害的医生,那简直就是比中奖的概率都要低。

就算遇到了,他又凭什么愿意给我治疗?

能将一个双腿瘫痪这么多年,即便是全世界最好的医院里的最好的专家都无法治疗的病人,毒医都能治好,就是如此惊天地泣鬼神的医术,却不能治好我的病,如果真能遇到能治我病的人,那又要花多大的代价才能获得对方的治疗?

我忽然又有些绝望了,铁牛一脸正经的说道:“张哥,爷爷从小就教育我,人这一生很短暂,怎样的人就要过怎样的人生,但首先一定要对自己有信心,对生活充满希望,对未来充满希望,你认为找到一个可以治疗你的人很难,难道一凡姐当初想要找到一个可以治疗自己双腿的人就不难?可她如今不还是站起来了?”

听着铁牛给我讲的道理,我忽然有些苦涩了起来,我不知道自己该喜该悲,至少我这条命救回来了,虽然我很想一死了之,但我也十分清楚,如果我真的死了,伤心的人很多,我父母怎么接受?陆一凡又如何接受?

可是,活着,就真的能看到希望吗?

良久,我才忽然叹了口气,说道:“铁牛,我知道了,谢谢你,你放心吧,我会好好活下去的,好死不如赖活着,不是吗?”

铁牛憨厚的一笑,说道:“你能想得通,我就能放心的走了。”

“走?你要去哪?”听到铁牛的话,我顿时一惊,这么久了,我已经习惯身边有铁牛跟着了。

铁牛有些不舍的看着我,说道:“张哥,你知道的,这次你伤的很重,是爷爷救了你,但也因为我杀了林峰,以及之前解救菲菲姐和一凡姐的时候,我杀了好多人,这段时间我一直躲起来,直到今天爷爷回来,我才敢跟着他来医院,或许现在已经有很多人在来抓我的路上了,我必须要跟着爷爷离开了,张哥,当时的事情,一切都与你无关,你只是被林峰威胁着过去救人,然后被林峰开枪击伤了你,张哥,我走了,你一定要保重。”

听到铁牛的话,我忽然间想到了什么,看样子,铁牛是把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都独自承担下来了,当时我也杀了人,可刚才铁牛的意思,一切都是他做的。

铁牛说完,不给我说话的机会,很是干脆的转身就离开了。

我刚想要喊住他的时候,他已经彻底消失在我的眼前了。

我的心中一阵悲凉,虽然有些不舍得铁牛在这个时候离开我,但我却也知道铁牛这样做的目的,也是为了保护我,他本就跟着毒医隐藏了一辈子,现在再隐藏起来,也无所谓。

想到铁牛为了我所做的一切,我心中满满的都是感动,心中暗暗发誓,如果还有机会,我一定会帮助铁牛。

铁牛离开了,病房内终于彻底安静了下来,就在铁牛离开后刚过去十分钟,我就听到病房外面一阵争执的声音,我竟然听见了陆一菲的声音,似乎是在跟什么人争吵。

就在这时候,病房的门忽然被推开了,几个穿着警服的民警走了进来,陆一菲紧跟着跑了进来,愤怒的说道:“我老公才刚刚醒过来,你们就要打扰他?你们这样做,合适吗?”

领头的民警一脸正色的说道:“女士,请不要妨碍我们办案,另外,据我们调查,你已经跟张先生离婚了。”

“你……”陆一菲气的直咬牙,她刚想要说什么,被我阻拦道:“菲菲姐,让他们过来吧!”

我都开口了,陆一菲才无奈的让开,几名民警走到我的病床前,带着几分歉意说道:“实在不好意思,你刚清醒过来,我们就来找你做笔录了,但毕竟死了三个人,事关重大,还望理解。”

我微微点了点头,此时内心无比的平静,开口说道:“没关系,你们问吧!”

因为我的情况特殊,几位民警直接在病房内对我做了笔录,只是陆一菲被要求离开。

既然铁牛已经将一切都承担下来了,我虽然很想跟他一起承担,但现在这个样子,也确实不是我出头的时候,只能按照铁牛的意思,只是说了该说的部分。

做完笔录后,带头的民警开口说道:“谢谢你的配合,那你好好休息,我们就不打扰了。”

民警都离开了,陆一菲立马进入了病房,看着她双目通红的样子,我很心疼她。

叹了口气,说道:“不是让你回去休息了吗?”

陆一菲听到我的话,泪水哗哗的流了出来,说道:“你是替我挡枪才受的伤,如果不是你,或许我现在已经死了,你一个人躺在病床上,让我回去休息,我的心里怎么能踏实?”

我知道陆一菲很内疚,当初就是她为了公司,才答应跟陆一凡嫁入林氏了,后来虽然是因为我的缘故,让林氏灭亡了,但这一切,归根究底,还是因为她。

而一周前,也是因为自己和陆一凡被林峰绑架,我才被迫去救她们,因为被枪伤。

看着哭的一塌糊涂,满脸都是泪水,眼睛也肿起来的陆一菲,我心里很难受,也很心疼,下意识的想要伸出手去帮她擦拭,可是手臂刚刚抬起来一寸的距离,就再也无法向上抬起来一点,无力的落在了床上。

我的心像是狠狠的痛了一下,每次当我想要使用双手双腿却发现根本没有力气的时候,我就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恨不得立马死去。

陆一菲显然也是知道我的情况的,顿时连忙擦去了泪水,强忍着泪水和哭泣说道:“张泽,我不哭了,我没事。”

良久,我忽然开口说道:“菲菲姐,是我对不起你们,我和一凡复婚的事情,就算了吧!”

听到我的话,陆一菲也呆住了那么一瞬,忽然情绪激动的说道:“你已经答应一凡要跟她复婚了,你知道你们还在昌市的时候,一凡打电话告诉我等你们这一次回来,你们要复婚的时候,她有多高兴吗?”

“菲菲姐,你知道的,其实我真正喜欢的人是你,一凡只是有着与你完全一样的容貌,我们之间本来就是孽缘,我们本就不该在一起。”我一脸认真的说道。

但在我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我的心脏忽然狠狠地痛了一下,我喜欢的人真的是陆一菲吗?

以前或许有,但在我跟陆一凡一起回到老家,她为我所做的一切时,我才慢慢的意识到,其实我喜欢的人一直都是陆一凡,喜欢她的温柔,喜欢她的善良,而陆一菲,才是替代品,在我决定跟陆一凡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已经深深地爱上她了。

现在之所以告诉陆一菲,我喜欢的人是她,也是为了让她帮我说服陆一凡放弃跟我复婚的念头。

陆一菲毕竟是陆一凡的姐姐,就算我真的喜欢她,她为了陆一凡,也绝对不会跟我在一起的。

陆一菲一脸惊讶的看着我,半晌,才喃喃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我毫不犹豫的点头说道:“我喜欢的人只有你。”

“砰!”

就在这时候,病房的门口忽然想起了玻璃碰撞在地面上碎裂发出的声响。

我和陆一菲同时朝着病房门口看了过去,就看到一脸震惊而又呆滞的陆一凡,她的脚下是一个刚刚掉了落在地上摔碎的水瓶。

显然,刚才我告诉陆一菲的那些话,她全都听到了,此时眼中满是震惊和绝望。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