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二百一十九章 四肢瘫痪

睁开双眼,就看到白色的天花板,周围一股很浓的药味,与此同时,我的病床边上还站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老医生,而老医生的身后还有几个男男女女的年轻医生。

当众人看到我睁开双眼的时候,一个个都是惊讶的神色,即便是老医生的眼中,也出了几分惊讶之色。

“你能听到我说话吗?”老医生开口问道。

我刚开口,就发现声音极其的低沉,有点吃力的说道:“可以听清楚。”

老医生点了点头,又向我伸出三根手指,问道:“这是几?”

“三!”我神色极其平静的开口说道:“医生,谢谢你们救了我,我的听力和视力都没有任何的感觉,我感觉现在应该可以下床走路了,对了,我昏迷多久了?”

听到我的话,老医生笑开了花,激动的说道:“没想到你竟然能醒过来,简直太不可思议了,你已经昏迷一周了,你被送过来的时候,因为伤的太重,又失血过多,差点没把你就回来,但就在这一周之内,你一直在重症监护室,有好几次都极其的凶险,原本就在今天早上,你的心跳忽然停止,我们抢救了好一会儿都没有任何的效果,原本我们都已经打算放弃对你的治疗了,但就在这时候,一个穿着唐装布鞋的老者忽然硬闯了进来,在你身上扎了几针,你的心跳忽然就恢复了,其他一切生命体征也逐渐恢复了,简直太神奇了。”

听到老医生的话,我的脑海中忽然出现了铁牛的爷爷毒医的身影,除了他,我实在想不到,还有哪个穿着唐装不屑的老者医术会如此的强大。

与此同时,我心中一阵死后劫生的感觉,这个老者医生显然是这家医院医术很强的医生了,就连医院都已经要宣布我的死亡了,但关键时刻,毒医却出现了,力挽狂澜,用几根银针把我救了回来。

“救我的老先生呢?”我沉声说道,现在虽然能说出话来,但却十分的艰难,喉咙处像是被什么东西压住了一般,说话的声音也极其的低沉。

老医生听到我说起救我的老先生,顿时神色暗淡了下来,有些失落的说道:“老医生把你救回来之后,就离开了,我们那时候急着对你抢救和检查,也没有顾上那位老先生,这简直就是奇迹,以前我对中医很不屑,今天才知道是我错了,中医是我们祖先传承下来的瑰宝,虽然如今有许多冒牌的中医骗钱,但实际上还是有许多隐世高人的,中医果然博大精深。”

想起毒医的性子,我也能理解,他对一切都不感兴趣,恐怕这一次救我的命,也是正好回来了,肯定还是铁牛求了他,否则他不一定会动手救我。

沉默了片刻后,我感觉侧躺在床上十分的难受,下意识的就想要用手撑着身体坐起来。

可当我刚把右手撑在床上,试图爬起来的时候,我忽然感觉手臂上没有一丝力量,一时间,我大惊失色,因为这种双臂无力的感觉很奇特,明明手臂上一点伤都没有,但就是使不上劲来。

“我的手臂怎么没有一点力气?”我看向老医生问道。

老医生听到我的话后,也从刚才谈起毒医的兴奋中恢复了过来,看向我的目光中带着几分复杂和同情。

看到老医生的这幅表情,我忽然有种十分不好的感觉,紧张的看着他。

这时候老医生旁边的一名中年医生开口说道:“张泽,你别太难过了,这次能把你的命救回来,已经是奇迹了,因为子弹从你背部射入的时候,伤到了你的神经系统,影响了你的四肢行动能力,恐怕,你再想要站起来,已经没有任何的希望了。”

听到这位中年医生的话后,我已经彻底的懵了,后面老医生再说什么的时候,我完全都没有听到,大脑中只是中年医生的那句话,我想要再站起来,已经没有任何的希望了。

我试图抬起双腿的时候,才意识到不仅仅是我的双臂,我的双腿也几乎没有一点力量,虽然有感觉,但跟瘫痪了又有什么区别?

以我手臂的力量,恐怕我现在想要端起一杯水,都很难,而双腿的力量更是没有任何的办法站起来。

想到今后我可能就要一辈子坐在轮椅上了,我忽然感觉自己的天都塌下来了。

我还抱着很大的希望,还抱着很大的希望要跟着李叔去争夺米方市五大势力的席位,我还想着要依靠自己的能力让父母过一辈子的好日子,我还想着要好好的跟陆一凡在一起。

可是,我现在已经彻底成为一个废人了,一个四肢瘫痪的废人了,我忽然不敢去想未来。

想到这一切,我几乎要昏厥过去,贼老天为何要对我如此的残忍?我的生活才刚刚步入进步期,我就变成了一个废人?

我能拥有如今的一切,都是依靠自己的一身实力,可如今我却四肢瘫痪,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以后我还如何创造属于我的未来?

以后我还如何去保护陆一菲和陆一凡姐妹?

以后我还如何依靠自己的力量去让父母过上好日子?

我什么都不敢想了,忽然只有一个想法,如果我死了,或许就什么都不用去想了。

“病人可以送去普通病房了。”老医生忽然叹了口气说道。

我就这样双目呆滞的被转移到了普通的病房。

刚到病房,好几个人都围在我的病床前,陆一菲和陆一凡,还有伊婉儿和韦洪,还有铁牛。

看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我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陆一凡和陆一菲,还有伊婉儿,每个女人的脸上都挂满了泪水,陆一凡趴在我的病床前,双手紧紧地抓着我的手,情绪有些激动的说道:“阿泽,你终于醒了,我还以为见不到你了。”

陆一菲也哭红了双眼,强忍着哭泣对我说道:“张泽,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为了救我,你也不会中枪了。”

看着都哭肿了双眼的女孩,我心中一阵复杂,伊婉儿也红着眼睛说道:“张泽,我和韦洪还等着给你接风洗尘呢,你怎么忽然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韦洪也双目通红的看着我,虽然没说话,但我也看到了他看到我醒过来后的激动。

铁牛站在病床另一侧,一言不发的看着我们。

我的目光从每个人的脸上一一闪过,最终落在了陆一凡的身上,我忽然很想告诉她,我们分手吧,但话都到了嘴边,我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我还记得之前还在老家的时候,我就对她承诺过,等我们这次回来了,我们就去复婚。

如果是之前的我,我会毫不犹豫的去跟陆一凡复婚,可是如今我都成了一个废人,又让我如何忍心耽误她的终身幸福。

见我看着自己欲言又止的样子,陆一凡以为我想说话说不出来,抓着我的手,哭着说道:“阿泽,你不要说话,现在什么都不要去想,好好的养伤,等你好了,我们就去民政局复婚。”

听到陆一凡的话,我忽然想起了当初苏婷身患白血病的时候,我也是在她的病床前,紧紧的牵着她的手,告诉她,等她的病好了,我们就结婚,然而谁也不会想到后来发生的事情,也不会想到今天。

这算是老天对我的报复吗?报复当初我对苏婷的承诺没有做到,如今又让我四肢瘫痪在病床上吗?

我不知道他们都是否知道我的病情,但我现在却什么话都不想说,脑子里很乱,只想一死了之。

好一会儿,我忽然开口说道:“我父母,不知道吧?”

陆一凡听见我能开口说话了,顿时满脸都是激动和兴奋,呆滞了那么一瞬后,才连忙摇头说道:“我知道你怕爸妈担心,我没有跟他们说你的事情。”

我点了点头,说道:“谢谢!”

“张泽刚醒过来,需要休息,我们这么多人在这里也帮不到他什么,这样好了,留下来一个人照顾张泽,其他人都回去休息吧!”韦洪这时候开口说道。

陆一凡连忙说道:“我是他的妻子,理应让我来照顾他,你们都回去吧!”

“一凡,张泽是为了给我挡枪,才变成这样的,你已经连续好几天没怎么休息了,还是我先看着,你先回家去好好的睡一觉,等你休息好了,你再来。”陆一菲也开口说道。

然而陆一凡很是坚定的摇头,说道:“姐姐,你也好几天没怎么休息了,你还有公司的事情,你比我更辛苦,还是你先回去休息。”

“好了,你们姐妹都别争了,这段时间你们两人都没怎么睡觉,一个比一个辛苦,都回去休息吧!张泽是我的干弟弟,我会照顾好她的,等你们晚上来一个人换我好了。”伊婉儿此时也争了起来。

一时间都争着要留下来照顾我,我心中一阵的感动,连续七天我都没有醒过来,恐怕最煎熬的人就是陆一菲和陆一凡了,毕竟这一次也是为了去救她们,我才被林峰开枪打伤的。

而伊婉儿本来就因为我长的跟自己的弟弟很想,所以一开始就对我很好,恐怕这几天她也不好受。

韦洪这时候开口说道:“好了,你们都不要争了,还是我留下来,我照顾张泽也方便。”

眼看着几人都要争着留下来照顾我,这时候,我忽然开口说道:“睡了七天了,我现在很清醒,你们放心好了,既然医生已经让我转移到普通病房了,那就说明我已经度过危险期了,我想一个人静静,你们都回去休息吧!”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