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二百一十二章 苏婷成为了过去式

即便黄德海的司机再厉害,但此时依旧身体透支很大,不过也凭借一己之力,解决了近一半的敌人,此时自身的情况也是岌岌可危,随时可能会倒下去。

黄德海的眼中怒火燃烧,透过车窗玻璃看着外面的战况。

这时候我忽然开口说道:“海叔,我去帮忙。”

黄德海是见识过我的实力的,听了我的话后,他微微有些犹豫了起来,半晌,才一脸正色的说道:“我的人马上就到了,只要我们待在车上,没人能奶和我们。”

“可是司机大哥马上不行了。”我有些担忧的说道。

黄德海神色平静的说道:“你义父可是向我交代过,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你受到任何伤害,这些人本来就是冲着我来的,如果你受到什么伤害,我没办法向你义父交代。”

听了黄德海的话,我顿时沉默了下来,在黄德海的眼中,司机在他眼中不过是个保镖,仅此而已,就算死了也就死了,但我却是李杰的义子,即便黄德海知道我的实力极强,却依旧不让我下车。

虽然我很想下去帮助司机,但黄德海已经开口了,我却没办法多说,更何况此时黄德海本来就在愤怒的边缘,我还是不要激怒他。

眼看司机就要倒下去了,这一刻,忽然一阵引擎咆哮声响起,接着就看到一阵强光在前面照了过来,转眼之间,又是数量牧马人越野车出现在了前方,瞬间一大群人从车子里走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黄德海的眼中恢复了一抹平静,而刚刚还在一群人对黄德海的司机拼杀的敌人,此刻一个个都是目露震惊之色。

从七八辆牧马人车上下来的三四十号人一个个手持棍棒直接冲向了仅剩的十几号敌人,几乎没有任何的悬念,那十几号敌人直接倒在了棍棒之下。

黄德海这时候才打开车门走了出去,我紧跟着走下车子,那三四十号刚刚从牧马人上下来的人,此刻已经将那二十多号人彻底包围在了最中间。

其中一名身穿黑色T恤,手臂上纹着一条黑曼巴的中年人走到了黄德海面前,低头说道:“黄总,让你久等了。”

黄德海没说话,直接走到了人群中间,那三四十号人立马让开了一条路。

“给我逼问,他们是什么人派来的。”黄德海一句令下,刚才那个带头的黑曼巴男子走到一人面前,立马有人上去将那个人按到在了地上。

黑曼巴男手中拎着一把短刀,冰冷的目光中没有一丝情绪,只有无尽的阴狠,开口问道:“说,你们是谁派来的人?”

“我……我……我不知道。”被按着的那个人顿时也是吓傻了,说话都在颤抖。

然而他刚说出不知道,黑曼巴男举起短刀就朝着他的手指上切了下去。

“啊……”顿时被按着的那个人直接痛苦的大喊了起来,声音极其惨烈。

其他几人看到自己的同伴直接被切掉了手指,一个个都被吓的浑身颤抖。

黑曼巴男子只是切掉了第一个人的手指之后,接着又走到了第二个人的面前,他的人立马将第二个人按倒在了地上。

被按在地上的那人眼中满是恐惧,黑曼巴男子继续问道:“同样的问题,你们是谁派来的人?”

“我说!我说!求你们放过我,我一定告诉你们是谁派我们来的。”第二个人都快吓尿了。

然而第二人话音刚落,黑曼巴男子就再次毫不留情的一刀切了下去,又是一道惨烈的叫声。

接着就听到黑曼巴男子冷漠无情的说道:“啰嗦,跟我们谈条件,那也是在你告诉我们想要知道的之后,下一个!”

转眼之间又来到了第三人的面前,那个被选中的男子顿时急了,还没有被按倒下去,就连忙大吼了起来:“是戚总!是戚总!”

听到他的话,黑曼巴男子这才住手,起身来到了黄德海的面前,黄德海的眉头紧皱,盯着第三人,问道:“天沙市戚峰?”

“对,就是戚峰,就是他找到我们老大,还给了我们老大一大笔钱,还告诉了我们你的行踪,让我们杀了你。”第三人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

而黄德海的双眸中闪过一丝厉色,缓缓开口说道:“戚峰,我还没有入驻天沙市,就已经按耐不住了,天沙市的格局,也是时候要变一变了。”

“黄总,他们怎么处理?”黑曼巴男子冷漠的声音响起。

黄德海眼中闪过一丝锋芒,缓缓开口道:“参与今天事情的,每个人废掉一条手臂,今晚,让他们所在的势力,彻底消失。”

“是,黄总!”黑曼巴男子眼中寒芒闪烁,旋即朝着那些人走了过去。

而黄德海则是直接带我离开,本以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没有喝酒的兴趣了,可谁知他竟然带着我去了另一家大型酒吧,直接在最豪华的包厢,酒吧的老板亲自来包厢给黄德海敬酒,还安排来了好几个酒吧的头牌陪我们唱歌喝酒。

此时黄德海一左一右各坐着一个美女,而我的两边也同样坐着美女。

“张泽,今晚发生的事情,还在你承受范围之内吧?”黄德海忽然笑呵呵的问道。

我苦涩的笑了下,点点头,说:“他们是咎由自取,既然失败了,那就该付出代价。”

“哈哈,说的好,失败了,就该付出代价。”黄德海哈哈大笑着说道,显然很满意我的回答。

黄德海看起来并没有因为之前的事情而又任何的不爽,反而很是高兴,虽然点了酒,但却没有喝多少,倒是唱歌唱得很是尽兴。

一直到了凌晨的时候,黄德海才让司机送我回家。

回到家里的时候,陆一凡还没有睡,一直在等我,看到我回来了,也不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首先给了我一杯热水。

黄德海是没有喝多少酒,但我却喝了不少,此时感觉浑身都是酸痛,陆一凡也不生气,就像是一个温柔的妻子,帮我又是脱衣服又是擦身上。

因为太困了,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陆一凡已经醒来了,见我睁开了双眼,她立马下床,我一把拉住了她。

陆一凡一阵惊呼,倒在了我的怀中,顿时整张脸都红了起来,声音都有些颤抖的说道:“张泽,爸妈已经醒来了,你不要欺负我。”

看着满脸通红的女孩,我忽然感觉一阵的幸福,早上一睁开眼就能看到自己喜欢的人。

“你去干嘛?”我问道。

陆一凡见我没有其他的动作,这才说道:“我去给你倒杯热水,你昨晚喝多了,喝点热水舒服。”

陆一凡只知道昨天晚上我是去跟冶梅吃饭了,并不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情,然而那么晚了,我喝的醉汹汹的回来,她不仅不生气,反而照顾我,此时我心中满满的都是感动。

“昨天晚上我和冶梅吃过饭后,就被海叔叫去了,陪海叔喝的有点多了。”尽管她一句都没有问,可我还是忍不住解释了一下昨晚的行踪,既然心里已经承认了她是我妻子的这个身份,那我就该尽到丈夫的职责。

听了我的话,陆一凡很是温柔的一笑,说道:“你不用向我解释的,就算你不说,我也不会误会你,我相信你。”

陆一凡的话让我极其感动了起来,看着近在咫尺的绝色容颜,忍不住就朝着她粉红的的唇上吻了过去。

陆一凡终究还是没有逃过我的魔爪,不过这一次她十分艰辛的克制住了自己的声音,从始至终,一直用手捂着嘴巴。

当一番云雨结束之后,陆一凡瘫软在了我的身上,满脸都是滋润后的红润,好久才恢复了一丝力气,娇瞪了我一眼:“张泽,你现在越来越坏了,昨天还跟妈妈说好早餐我来做呢,结果又被你使坏。”

我嘿嘿笑了笑,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说道:“对不起,老婆大人,要怪只能怪你太诱人了,谁让你说的话那么让我感动。”

陆一凡趴在我的胸膛,脸上满是柔和的笑容,缓缓说道:“阿泽,既然我从心底里认可了你是我的男人,那就会选择相信你,婚姻里如果没有信任,那才是最大的危机。”

我抱着陆一凡,嘴角微微上扬,说道:“一凡,我忽然发现越来越喜欢你了,等我们这次回去,我们就去复婚,好不好?”

这一次,陆一凡没有再拒绝,轻轻地嗯了一声,随即我就感觉自己的胸膛有些湿润了,顿时有些慌乱了起来:“一凡,你怎么哭了?”

陆一凡深情的看着我,说道:“阿泽,上次我拒绝你,是因为我知道你还没有喜欢上我,但这一次,我是真心的感觉到了你已经喜欢上我了,所以我选择了答应,我哭,是因为感动,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听到陆一凡的话,我才恍然大悟,心中更加心疼起了她,她什么时候都是在为我考虑。

当初选择救苏婷的命跟陆一凡结婚,原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又幸福,但直到今天我才意识到,跟陆一凡结婚,才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至于苏婷,只能成为过去式了。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