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二百一十章 海叔的手段

房间的门打开,就看到一个七十岁样子的老者和五十岁样子的中年人,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老者显然就是天沙市四大家族之一的孟家家主孟祥辉了,而那个中年人的外貌与孟祥辉有几分相似,估计是孟祥辉的儿子了。

果然如我所料,老者一进门就连忙说道:“黄总,我带着孟子靖的父亲孟超来向您请罪了。”

原来中年人是孟子靖的父亲,而我听到孟祥辉的话后,微微有些惊讶,没想到堂堂孟家家主在黄德海面前都如此的低声下去,而且让我惊讶的是,孟祥辉竟然还带着自己的儿子,孟子靖的父亲一起来了。

孟超听到孟祥辉的话后,也连忙说道:“黄总,我教子无方,是我管教不利,让逆子冒犯了黄总,我向黄总道歉。”

孟超说着,低下了头颅。

我心中暗暗惊讶,这个孟家父子还真不简单,能屈能伸,怪不得能成为天沙市的四大家族之一,我之前就听说,孟家隐隐有四大家族之首的迹象。

只是悲剧的是这次他们招惹到了黄德海,对于孟祥辉和孟超的低声下去,黄德海一脸淡定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给自己点了一支烟,目光盯着孟祥辉,戏谑的说道:“孟老爷子,你这样说,我可担待不起。”

孟祥辉眼皮不由的跳动了一下,苦着脸说道:“黄总,今晚的事情的确是我们孟家的过错,不知道黄总打算怎么处置我们孟家?”

“哈哈!”黄德海哈哈一笑,说道:“孟老爷子不愧是天沙市四大家族之首的孟家之主,果然识时务者为俊杰。”

黄德海说着,一声令下:“把人给我带进来。”

伴随着黄德海的话音落下,很快有人讲孟子靖带了进来,孟子靖看到自己的爷爷和父亲一起出现的时候,也是一愣,旋即目光看向了我,顿时满脸狰狞的说道:“小子,我之前就跟你说过,我是孟家的大少,不是你这种小喽啰能找惹得起,现在知道我的话是真的了吧?之前要废掉你两条腿,但现在,老子要废掉你四肢。”

孟子靖显然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也没有意识到孟家的处境,竟然还敢说出这番威胁我的话来。

其实孟子靖刚开口的时候,孟祥辉和孟超就想要说话,但是被黄德海一记威胁的眼神看了过去,两人立马明白了黄德海的意思,只能闭口不言。

但没想到的是孟子靖竟然还敢当着黄德海的面威胁我,孟祥辉和孟超顿时两人的额头上都是豆大的汗水流了下来。

我一脸戏谑的看着孟子靖,他显然没见过黄德海,不然也不会在黄德海的面前如此嚣张了。

“爷爷,爸爸,之前就是这个小子,竟然敢跟我抢女人,后面他还叫来了人,把我带去的六个保镖全部给打残了。”孟子靖一脸愤怒的对自己的爷爷和父亲说道。

黄德海这时候呵呵一笑,看着孟祥辉说道:“孟老爷子,我想不用我多说,你现在应该知道你儿子捅了多大的篓子了吗?对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张泽,我黄德海生死兄弟的干儿子,而这位,是我黄德海收的义女苏婷。”

“逆子!看不我打死你。”孟超顿时就怒了,一巴掌打在了孟子靖的脸上。

而孟祥辉此时也怒了,撸起袖子就朝着孟子靖走了过去,怒道:“逆子,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直到这一刻,孟子靖才忽然间恍然大悟,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的爷爷和父亲,然而却迎来的是最疼爱自己的爷爷和父亲的毒打。

孟子靖直接被孟超一脚踹倒在地上之后,孟超就开始朝着孟子靖的身上一顿猛踹,而孟祥辉也没闲着,跟孟超一起踹着孟子靖。

两人下手还真的挺狠,孟子靖被打的满地打滚叫唤了起来,虽然看起来挺狠的,但他们并没有朝着要害的位置打,打的位置都是些皮厚的地方,根本就造不成什么大的伤害。

黄德海始终笑眯眯的看着这祖孙三代人之间演戏,不知道打了多久,孟子靖看起来满脸都是鲜血,叫唤都叫唤不出来了,孟祥辉和孟超才停下了殴打。

“黄总,这逆子竟然敢得罪黄总,简直是不知死活,不过黄总放心,等这次回去了,我们一定会好好的管教逆子。”孟祥辉有些气喘吁吁的样子,对黄德海说道。

黄德海笑呵呵的说道:“孟老爷子下手还真狠,既然孟老爷子都亲自来了,那我黄某人也不得不给孟老爷子一个面子。”

听到黄德海的话,孟祥辉连忙笑着说道:“谢谢黄总!谢谢黄总!”

黄德海摆了摆手,说道:“先别急着谢我,你孙子在我的地盘上闹事且不说,还敢强迫我的干女儿当他的女朋友,更可恶的是,他还想要废掉我生死兄弟干儿子的双腿,我干儿子这次也是代替我兄弟来昌市看望我的,如果真的被你孙子废掉了双腿,你说让我以后还怎么有脸去见我的兄弟?”

孟祥辉和孟超两人满头都是大汉,黄德海显然话里有话,孟祥辉壮着胆子说道:“黄总,这件事要怎样才能揭过去?还望黄总告知。”

孟祥辉显然也是想要痛快点把这件事给解决了,黄德海哈哈一笑,说:“直接!我喜欢!”

黄德海说着怕了拍手,旋即看到一个带着眼镜的中年男子推开门走了进来。

男子带着一副金丝边框眼镜,穿着一身西装,看起来很有学问的样子,手中拎着一个皮包。

男子进来后,就恭敬的对黄德海说道:“黄总!”

黄德海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对孟祥辉说道:“孟老爷子,这边坐,咱们坐下了慢慢聊。”

孟祥辉一脸忐忑的走到黄德海面前的沙发上坐了下来,至于孟超,却被黄德海直接无视了。

等孟祥辉坐下之后,黄德海又对着刚才进来的那个中年男子说道:“叶律师,你把东西拿给孟老爷子看看。”

原来那个中年男子是个律师,怪不得看起来就像是个高学问的人。

叶律师点点头,打开随身带来的皮包,从里面拿出了一叠文件,递给了孟祥辉。

孟祥辉接过文件之后就看了起来,但是很快,他的眉宇间就出现了一抹怒意,同时,额头上脸上都是豆大的汗水。

黄德海也不着急,一脸淡定的坐在沙发上,苏婷在旁边给他倒了一杯茶水,黄德海一脸笑意的看着孟祥辉。

很快,孟祥辉翻完了文件,脸色十分难看的说道:“黄总,您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孟老爷子觉得过分吗?”黄德海戏谑的问道。

孟祥辉直接将文件丢在了茶几上,怒道:“黄总,我今天带着孟子靖的父亲,亲自来找黄总道歉,已经够给黄总面子了,可黄总现在所做的事情,却过分的厉害,想要我们孟氏集团百分之五十的股份,那就是要了我们孟家的老命。”

“什么?”孟祥辉的儿子孟超也是一脸惊讶的说道:“咱们孟氏集团百分之五十的股份?黄总,你只是想要我们孟家直接灭亡吗?”

黄德海也不生气,始终笑意满满的样子,等孟祥辉和孟超说完了,他才说道:“没关系,我给你们十分钟的时间考虑。”

“黄总,我不需要考虑,我们孟家虽然占据孟氏集团的大部分股份,但也只有百分之八十的股份,而且还是家族几代人共同传承继承的股份,如果真把百分之五十的股份给你了,别说我做不了主,就算我能做得了主,也不会同意,那样我就真的要成为孟家的罪人了,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孟祥辉一脸坚决的说道。

黄德海呵呵笑了笑,忽然目光看向站在门口的两个保镖,旋即说道:“既然孟老爷子不愿意,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动手!”

黄德海话音刚落,那两个站在门口的保镖立马跑过去将孟子靖按倒在了地上,其中一人拿出一把匕首,另一人将孟子靖的一条手臂直接按在地上。

房间内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看到那个拿刀的保镖直接一刀切下了孟子靖的一根手指。

孟子靖瞬间痛的哀嚎了起来,直到他叫出了声音来,所有人才如梦初醒,我的心脏都在咚咚咚的跳动着,黄德海竟然当着孟子靖的父亲和爷爷的面,就这样切掉了孟子靖的一根手指?

孟祥辉短暂的呆滞过后,顿时整个人都暴怒了起来,红着双目朝着黄德海怒道:“黄德海,你不要太过分了。”

孟超也是一脸愤怒,双拳都在紧紧的攥在了一起,直接朝着那两个保镖冲了过去:“给我滚开!”

然而那两人毕竟是黄德海的保镖,又如何会被孟超赶走?其中一名保镖只是抬起一脚,孟超就被踹倒了在了地上。

黄德海脸上的笑容此时也消失了,一脸冷漠的说道:“老东西,老子给你选择的机会,就是给你面子,既然你不愿意,那咱们就接着来,我倒要看看,你孙子有几根手指,切完他的手指脚指了,那就切你儿子的,切完你儿子的,还有你这个老东西的。”

“爸爸,爷爷,救我!”孟子靖刚被切掉一根手指,看到两名保镖又将自己按倒在了地上,顿时急的大喊大哭了起来,泪水鼻涕满脸都是。

孟祥辉呆滞了那么一瞬之后,终于反应过来了这里是什么地方,扑通一下子跪在了黄德海的面前,哀求道:“黄总,我求你了,求你放过我们孟家一马,以后我们孟家就以海德公司为尊,我知道黄总一直想要去天沙市发展,只要黄总放我们孟家一马,我们孟家一定会全力以赴来辅佐海德公司在天沙市建立根基,但只求黄总绕过我们孟家一马。”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