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二百零七章 苏婷的蛮不讲理

孟子靖当然不会下跪,咬牙切齿的看着王宇,说道:“你不要太过分了。”

“过分?”王宇被孟子靖的话气怒了,直接大吼道:“你特么的还知道过分?你带人准备打断我兄弟两条腿的时候怎么不知道过分了?跪下,道歉!”

王宇一把抓着王宇的头发,直接大吼了起来,说着猛地一脚踹在了孟子靖的膝盖后面,嘭的一声,孟子靖被王宇强迫跪在了我的脚下。

然而孟子靖即便受到了如此大的伤害,已经红着双目不肯开口道歉。

王宇见状,上去就又给了孟子靖几脚,虽然我也不想放过这个孟子靖,但毕竟他是孟家老爷子最疼爱的孙子,如果真的因为我的缘故,而被王宇打出来什么毛病,到时候孟家把一切算在王宇的头上就不好办了。

见王宇还准备要打孟子靖的时候,被我上前一步拦住了,说道:“王宇,可以了。”

听到我的话,王宇才停下了手。

孟子靖躺在地上,满脸都是鲜血,一幅惨烈的样子。

周围那些看客们,一个个都是震惊的神色,毕竟孟子靖是孟家的人,虽然这里是昌市,但毕竟孟家的名头在那里放着,在昌市被人打成这个样子,恐怕孟家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吧?

让我意外的是,我身边的苏婷从始至终都是一脸平静的看着这一切,似乎这一切跟她都没有任何的关系,也没有丝毫的畏惧之色。

就在这时候,忽然又有几个人慌慌张张的从酒吧外面跑了过来,又是熟人,是高超。

高超一来就首先看向了我,见我没受伤他才一脸放心的样子,笑呵呵的说道:“小张兄弟,刚才听下面的人汇报说你在kiss酒吧被孟家的人堵住了,都把我急坏了。”

我笑了笑,说:“超哥放心好了,幸亏我王宇兄弟来的及时,我一点事都没有。”

其实王宇不来我也什么事没有,只不过马上我就要离开了,有必要让他在王宇再重视一点。

王宇哈哈一笑,说:“张泽,刚才就是超哥给我打了电话,我才知道你这遇到麻烦了。”

我笑着点了点头,王宇也算机灵,知道我是为了他,所以立马告诉我,是高超让他来的。

高超脸上也满是笑意,对王宇的话显然也十分的满意。

高超看了眼躺在地上的孟子靖,眼中闪过一道寒芒,直接一声令下:“先把孟子靖给我带回去!等黄总发落。”

王宇看了我点了点头,旋即带着人将孟子靖直接带走了,而孟子靖带来的保镖则是直接被丢出了kiss酒吧。

这时候,高超才问道:“张泽,刚才到底怎么回事?”

我刚要说话,忽然发现我身边的苏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听高超问我,我随便应付了几句,就跟高超分开了。

等我跑到酒吧外面的时候,就开始寻找苏婷的踪影,很快,看到了不远处一道熟悉的背影,正是苏婷。

我连忙叫了声苏婷,就朝着那道背影跑了过去。

苏婷听到我的声音后,也没有躲避,但也没有停留脚步,等我追上了她,她就像是不认识我一般,继续向前走去。

“苏婷,我们坐下来聊聊,好不好?”见她直接无视了我,我顿时有些急了,一下子跑到了苏婷的前面,直接拦住了她的去路。

苏婷这才停下步伐,一脸陌生的样子看着我,冷漠的说道:“我不想跟你这种滥情的人聊,刚才我说的话不过是为了拒绝孟子靖,你可千万别自作多情的认为我对你还有什么感情存在。”

即便我已经猜到了苏婷是拿我来当挡箭牌,刚才在kiss酒吧才会说我是她唯一的男人,但此时她亲口告诉我就是拿我当挡箭牌的时候,还有她看向我无比冷漠的眼神的时候,我还是十分的难受。

而苏婷说不想跟我这种滥情的人聊,显然是因为之前在路边碰见我和冶梅抱在一起,误会我们了。

当时我和冶梅只是拥抱了一下,冶梅也是单纯的跟我道别而已,但却被苏婷正好看到了,被误会也正常。

此时我除了无奈还是无奈,但无论如何,我还是想要跟她面对面的坐在一起聊一聊。

“苏婷,算我求你了,看在我们曾经相爱的份上,我们聊聊好吗?”我一脸恳请的说道。

苏婷淡淡的看了我一眼,随即点了点头,说道:“就去前面的广场聊吧!”

听到苏婷答应了下来,我顿时十分高兴了起来,连忙说好。

跟着苏婷在前面不远处的广场找了一处安静的地方,两人坐随意坐在了广场的一条石凳上,苏婷很是熟练的拿出一盒女士香烟,旋即从里面拿出一直点燃。

看着她熟练的吸引的动作和样子,我忽然心中一痛,有些不悦的说道:“你什么时候学会吸烟了?”

苏婷朝着我吐出一口烟雾,旋即冷漠回应道:“我什么时候学会吸烟,跟你有什么关系吗?别把自己当回事了,我们已经结束了,我怎么样,都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想要聊什么就快点聊吧,聊完了我还要回家。”

听着苏婷无比冷漠而又无情的话,我的心就像是被刀割了一块,很疼很难受。

我一直想要跟苏婷单独聊聊,可当此刻我们坐在一起的时候,我却不知道要说什么了,而苏婷一幅你要说就说,不说拉倒的样子。

沉默了半晌,苏婷都把一支烟吸完了,我才说道:“苏婷,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是你也不能这样作践自己吧?”

谁知我这句话直接就激怒了苏婷,她的眼中寒意四现,怒道:“我作践自己又如何?跟你有什么关系吗?张泽,我发现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的自以为是,你总觉得自己想要别人按照你的想法去生活才是对别人的好,我告诉你,你这是虚伪,自以为是,你这样的男人,我真不明白,为何还会有女人喜欢,今天既然遇到了,那我就把该说的都说了,我们之间,早已成为了过去式,我现在活得很好,也很自由,跟你也没有任何的关系,算我求你了,从今天开始,就不要在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我们再见面的时候,就是陌生人。”

“苏婷,我知道我当初瞒着你当了上门女婿为你换取了治疗费,很对不起你,也认可你说的我是自以为是,可是当时那种情况之下,你觉得我该如何去做?光是手术费就要三十万,还有后续的治疗费用好几十万,我们已经把能借的地方都借便了,能求的人也求遍了,如果不能及时准备好手术费,你就要死了,你知道吗?如果你都死了,你让我怎么办?我现在就想问你,如果当时得白血病治疗不起的人是我,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办?”我的情绪十分的激动。

我的目光始终在苏婷的身上,然而让我失望的是,当我发泄出这些话的时候,苏婷始终面无表情,就像是我在说一件跟她没有丝毫关系的事情一般。

等我说完了,苏婷冷笑一声,说:“没有那么多的如果,我只知道当初得病的人是我,是你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残忍的离开了我。”

苏婷无情的话忽然让我有些愤怒了起来,我为了她才那样去做,但现在反而成了我的错。

我承认自己那样做很错,可如果不那样做,我依旧会错,错在不能保护她,然而即便让我重新选择一次,我依旧会那样选择。

我忽然发现,跟一个不讲道理的人根本就什么都说不通。

苏婷轻蔑的看了我一眼,冷笑着说道:“好了,该说的你应该也说完了吧?我的态度你也看到了,既然如此,我们还是各回各家吧!”

苏婷说着就站了起来,转身就要离开。

我连忙起身一把抓住了苏婷的手臂,苏婷顿时皱眉,怒道:“你要干嘛?放开我。”

我红着双眼,盯着苏婷,怒道:“你到底想要我样?才肯原谅我?”

其实苏婷的事情一直是我心中的一道坎,她不原谅我,或许一辈子都过不去。

苏婷怒道:“你什么都不需要做,我现在就原谅你了,你现在可以放手了吧?”

听到苏婷的话,我忽然十分无力了起来,她说原谅我了,可真的就是原谅我了吗?

可即便我错了,那也是因为救她,如果这样说,我又如何算是做错了?

我忽然有种特别无能为力的感觉,即便遇到了杀手,生死一线之间,我都不会又如此无能为力的感觉,但现在因为苏婷,因为像是变了一个人的苏婷,却让我束手无策了起来。

“好,过去的事情我可以不再问你,但我最后问你一个问题,上次在黄鹤楼的那一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咬牙说道。

听到我的话,苏婷不由的颤抖了一下,旋即冷漠无比的说道:“你自己做了什么,难道还要让我提醒你?你这是在羞辱我?”

“没有!”我很是坚定的回应道:“那天晚上我喝多了,只记得我在跟李叔喝酒,后面发生的事情什么都不知道了,等我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身边躺着你。”

“住口!”苏婷忽然十分暴躁的怒吼了一句。

我没有在说话,目光盯着苏婷,这一刻,她的眼神中充满了仇恨,狰狞的说道:“张泽,我不是傻子,你别用什么你喝多了什么都不知道的烂借口来糊弄我,我告诉你,即便我们已经发生了关系,但我们依旧是陌生人,放开我!”

苏婷说着用力挣扎了一下,这一次,我彻底的松开了手,看着满脸愤怒的苏婷,我忽然有种心如死灰的感觉。

苏婷没有再看我一下,转身就离开了。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我的心情极其的沉重而又压抑。

我现在真的很想知道为何,苏婷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就像是变了一个人,让我难以接受,曾经的那个她,单纯、善良、温柔、美丽,可如今的她,只让我感受到了她对我的愤怒。

一个人跌跌宕宕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心情沉重的让人几乎窒息。

忽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黄德海的电话,接通后,就听见他开口道:“听说你差点被孟家的人废掉?”

没想到一件发生在酒吧里的小事都被黄德海知道了,我说道:“海叔,我没事,你放心好了。”

“敢动我的人,孟家这是活腻歪了,你现在就来滨海大都会找我。”黄德海的语气中充满了杀机。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