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弟二百零四章 苏婷!苏婷!!

冶梅也只是跟我轻轻拥抱了一下之后,就松开了我,但是这时候那道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此时我内心乱如麻,冶梅见我目光在寻找着什么,顿时有些疑惑的说道:“你看什么呢?”

我微微摇了摇头:“没看什么,前面有出租车来了,我就不送你回家了,等会儿还得去个地方。”

冶梅开玩笑似的说道:“你还真放心让我一个人回家啊?”

我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如果是以前那样的冶梅,别说我跟她拥抱送别了,就是跟她吃饭这么久也不会了,顶多应付着吃顿饭就拍拍屁股走人了,但现在她应该是真的没有恶意了。

看着我歉疚的样子,冶梅噗嗤一声笑了吹来,说:“放心好啦,我自己能回去,就是跟你随便开了一个玩笑而已。”

说话间,出租车已经来了,冶梅招了招手拦住了出租车,笑着对我说道:“张泽,我走啦,有时间了联系哈,别跟个陌生人是的。”

我点了点头说道:“好的,有机会去了米方市,一定去找我,到时候我好好的款待你。”

“走啦!走啦!敬我们逝去的青春!”冶梅忽然眼睛红了起来,我心中微微惊讶,不明白她为何会如此伤感。

冶梅坐上出租车离开了,出租车在我身边行驶而过,我似乎看到了冶梅在擦拭眼睛。

但这时候我没工夫去关心冶梅怎么了,而是目光不停地搜寻刚才那道身影。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这个地方遇到苏婷,刚刚在马路对面的女人正是她,我只知道她之前在我妈生病住院需要做手术的时候,她偷偷地给我妈的账户上打了十万块,这才让我妈的手术及时进行了下去,虽说我清楚她这只是还我当初那名捐赠她五十万的恩情,但此时我依旧很感激她,想要找到她,跟她,面对面的交流一下。

上次在米方市黄鹤楼的那一夜,我依旧清晰的记得,虽然不知道苏婷为何会出现在我的房间,但我能确认的是那一夜我和苏婷之间的关系有了实质性的突破,然而那一夜过后,她却离开了,我永远忘不了她离开时那失魂落魄的样子,没想到这一消失就是这么久。

我顺着刚才苏婷离去的方向一路找了过去,一路上都是灯火辉煌,可哪里还有苏婷的身影,就在这时候我忽然看到了路边上的一家kiss音乐酒吧,不知道为何,这酒吧忽然像是对我有吸引力一般,我迈步就朝着kiss酒吧走了进去。

刚进入酒吧,就听到一阵好听的女人唱歌的声音响起,找了一个散台坐下后,就看到酒吧大厅中央,有个漂亮的女孩正抱着一把吉他,在话筒前弹唱,不知道是不是自创的歌曲,我感觉没有听过,但是节奏和音乐都十分的美妙,很轻,但又十分让人能进入那种安静的状态,此时周围也有许多人一脸陶醉的听着对方的歌曲。

原本有些烦躁的心,此时忽然间也安静了许多,我要了两瓶啤酒,打开慢慢的喝了起来,轻音乐配啤酒,还是挺有感觉的。

伴随着音乐声,我的脑海忽然出现了一幕幕和苏婷大学的美好时光,有美好就有悲伤,越是美好的过去,在回忆起来的时候就越是悲伤,我和苏婷之间的感情真的有些复杂。

在我们相爱的时候,却没有任何的财力支撑她忽然而来的白血病,我独自承受了一切,用自己当上门女婿的代价来换取她的治疗费,为了让她彻底的对我死心,我扮演了一个无情的男人,扮演了一个害怕被连累的软弱男子,然而却一次次的被苏婷伤害,伤害到了遍体鳞伤,即便如此,我依旧在心中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选择,那就算是被伤的体无完肤,我也要继续隐瞒真相,也要继续承受无情的伤害。

但天意弄人,苏婷知道了一切,而这时候她选择性忘记了我,忘记了我们曾经的一切,唯独忘了我,为了不让她回忆起那段痛苦的经历,苏婷的家人让我不要再出现在苏婷的视线里,而我本来也不愿苏婷回忆那段痛苦,终于彻底的放弃了苏婷。

然而一切的一切,都不曾结束,又让我在不夜城的时候与彻底忘记我的苏婷相遇,又在黄鹤楼被交给我的时候,莫名其妙的跟她在一起睡了一夜,甚至就连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都没有一点印象,她彻底的消失了。

直到这一次回到老家,妈妈住院了,做了胃部切除手术,从医生的口中,我才知道是苏婷悄悄地给我妈的账户打了十万块的手术费,今天,终于让我又遇见了她,然而她依旧选择了逃避。

我忽然觉得天意弄人,总以为自己已经彻底的将苏婷从我的心里移除了,可当我刚才看到她无情而又冷漠和不屑的眼神时,我是那么的心痛,那么的无助,我知道,苏婷一定是恢复了记忆,再知道了我明明已经结婚了,却依旧和别的女人搂搂抱抱,她一定对我极其的失望吧?也极其的绝望吧?

随着脑海中一道道深刻的记忆,我似乎忘记了一切,只沉寂在自己的世界了,甚至就连舞台上已经换了几首歌,我都没有发现。

就在这时候,忽然一道轻灵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帅哥,我能坐这里吗?”

对方的声音将我拉回到了现实,我微微抬头,就看到一个化着浓妆的年轻女人,不知道是真的长得漂亮,还是化妆化出来的,反正看起来挺漂亮的一个女人。

我也只是略微抬头看了眼女人,便又低头给自己又到了一杯啤酒,那个年轻女人见我没有回应,也不尴尬,笑呵呵的在我对面坐了下来,笑吟吟的看着我说道:“帅哥,你一个人喝闷酒呐?我陪你喝几杯?”

我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说:“我不习惯跟陌生人喝酒,现在只想安静的坐一会儿,你如果想要坐在这里,麻烦你就不要打扰我,谢谢。”

年轻女子微微有些惊愕,随即莞尔一笑,叫了声:“服务员!”

附近的一个服务员立马走了过来,年轻女子说道:“来一杯粉红佳人,一杯响尾蛇,谢谢!”

很快服务员端着两杯酒送了过来,年轻女子将其中一杯放在了我面前,我有些不解的看着她,年轻女子笑着说道:“啤酒哪里都能喝,来酒吧喝啤酒,似乎有点划不来,这杯响尾蛇,我请你。”

看着眼前这个女子,听她刚才说的话,我忽然感觉挺有趣的,就是她一句有点划不来,很接地气的一句话,让我忽然对她有了几分好感,放下啤酒杯,端起了她请我的调酒,轻轻地摇晃了一下杯子,笑着说道:“响尾蛇,刚入口便犹如吞下了一枚炸弹,五种不同的威士忌的辛辣浓烈像导弹一般,炸开了舌头上每一个味蕾细胞,随之而来的是茴香淡淡的味道还有混合了砂糖的蛋白具有的醇厚口感。”

说着,我端起高脚杯,一饮而尽。

年轻女子微微有些惊愕的看着我将空杯子放在了桌子上,有些幽怨的瞪了我一眼,说道:“帅哥,看你挺懂酒的,可是这喝酒的方式却一点不懂,你这叫暴殄天物,作为优雅的男士,我请你喝酒,你不该跟我说一声谢谢,然后主动跟我碰杯,再夸赞我几句好听的话,才轻轻地小饮一口吗?”

这女孩确实有意思,此时我才认真打量了起来她几分,看起来二十一二,应该比我小那么几岁,虽然化着浓妆,但五官却很精致,虽然不是素颜,但也可以看的出来,应该是个美人胚子。

我有些好笑的说道:“你也说了,优雅的男士才会那样,可惜我不是你想象中的绅士,反而是一个俗人,穷人。”

女孩撇了撇嘴,看着我说道:“说你是俗人我还信,可说你是穷人,你又穿着好几千块钱的Valentino衬衫,手腕上带着几十万的劳力士手表,男人的话,还真不能相信啊!”

年轻女子说着,端起酒杯小小的饮了一口。

就在这时候,忽然一道倩影走上了舞台中央,这一刻,我浑身一颤,惊讶的看着那道熟悉的身影,竟然是刚才才见过的苏婷,我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

此时苏婷坐在那里,手中抱着一把木吉他,她显然还没有发现我,而苏婷出现的一瞬间,顿时整个酒吧的气氛都高涨了起来,一个个疯狂的喊着苏荷这个名字,我虽然不清楚台下那些观众为何要叫苏婷为苏荷,但此时我关注的是苏婷这个人。

前奏音乐忽然想起,苏婷手指拨动琴弦,旋即一道道美妙的节奏在苏婷的指尖飞舞,接着苏婷开口,一道轻柔的歌声响起,刚刚还有些喧闹的台下,此时都安静了下来,一个个满脸陶醉的听着苏婷的歌声。

年轻女子这时候小声说道:“你这是看上苏荷了?”

我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说:“她是我前女友,如果不是某些原因,我们已经结婚了。”

年轻女子显然不相信,撇了撇嘴说道:“你就吹吧!我知道你是个挺有钱的富二代,但我告诉你,你可不是苏荷的菜,你千万别小瞧人家,看她是在这里的驻唱,但她的背景绝对不是你能想到的存在,如果不是她强悍的背景,她还能安静的在这里驻唱?”

我心中惊讶,显然不会怀疑这个女人所说,只是想不明白,她当初身患白血病的时候,家里可是连治疗费都拿不出来,怎么忽然就变成有背景的女人了?

“其实除了她的背景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是你不可能追上她的。”年轻女子笑着说道。

“什么原因?”我下意识的问道。

年轻女子说道:“因为咱们邻市天沙市的第一大势力孟家,孟家的老爷子最疼爱的孙子孟子靖,一直在追求她,我记得一个月前,有个昌市的富二代想要追求苏荷,结果被孟子靖打断了双腿,直接丢出了kiss酒吧,你说,你还有机会吗?”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