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二十一章 忘了我

我的话并没有让陆一菲生气,她连忙说道:“你别急,苏婷没死,在她跳楼之前,就已经被人发现了,学生自发用一床床被褥接住了她,虽然没死,但是……”

说道这里,陆一菲的脸色突然十分难看了起来,她前面的话还让我狂喜,可后面的一句但是,让我更加害怕了起来,颤抖着问道:“但是什么?”

陆一菲轻声道:“她得了选择性失忆症,医学解释,这种病是大脑的一种自我保护机制,对于某些特别强烈的刺激,会选择性的进行遗忘,以免再刺激大脑。”

听了陆一菲的话,我心里总算好受了一点,本以为苏婷又怎么了,原来是得了选择性失忆,只要她活着,身体什么没有受到重创,那就是不幸中的万幸。

虽然陆一菲已经说了苏婷人没事,可我还是不放心,直接拔掉了自己手背上的针头,下床就要去找苏婷,她顿时急了,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怒道:“你要去哪?给我回来!”

“我要去找苏婷,只有让我看到了她没事,我才能放心,你一定知道她在哪个病房,告诉我好不好?”我抓着陆一菲的胳膊,情绪十分的激动。

陆一菲似乎在极力的压制自己的怒火,深深地呼吸了几下,平复下自己的心情后,才忽然开口说道:“张泽,你是跟我签了协议的上门女婿,你是我妹妹的老公,你当着我的面就去找别的女人,你觉得这样做合适吗?”

听了陆一菲的话,我的情绪慢慢平静了下来,她说的没错,我现在还是跟她签了协议的上门女婿,可苏婷毕竟是我最爱的女人,虽然不能在一起,总要让我去看看她吧?

“算我求你了,让我去看看她,好不好?她因为知道了真相就敢跳楼,她现在不能没有我,你放心,我会尽快的把她劝说好,等我说服她了,我就乖乖的做你陆家的上门女婿,让我去看看她,好吗?”我忽然抓住了陆一菲的手,态度十分诚恳的说道。

陆一菲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过了那么一会儿,她才忽然说:“她在八楼35床,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陆一菲说完,转身离开了,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我心里说不上的难受,但此时心里担心苏婷,也顾不上其他了,直接跑着去了八楼。

刚来到35床的病房门口,就看到苏婷的父母和弟弟苏强都在,此时几人正围着苏婷嘘寒问暖,气氛很是和谐。

大三结束那个暑假,我和苏婷去过她的老家,也见过她的父母,在她父母眼里我已经是女婿了,可谁知这才一个学期不到,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我不知道此时自己该怎么去面对她的父母。

想了想,无论如何,我也要面对他们的,于是轻轻地敲响了门,顿时几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我。

看到我的出现,苏强的情绪最激动了,一下子扑了过来,怒道:“你来干什么?”

我看了眼病床上的苏婷,这才对苏强说道:“我想看看你姐姐。”

“我姐已经忘记你了,你走吧!”苏强突然小声说道,说着还推了我一把,似乎很着急让我现在就离开。

我有些生气,苏婷已经知道当初是我出卖自己的十年来换取她五十万的治疗费,她的家人肯定也知道,苏强竟然还在误会我,难道我所做的一切在他眼中就那么没用?

我强忍着怒火说道:“苏强,我只想看她一眼,聊几句就走。”

“小强,谁啊?”苏婷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她已经看向了我。

听到苏婷的声音,我放心了许多,可不知道为何,总感觉她在看我的时候,眼神怪怪的,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她明明看见是我,却问苏强是谁。

“姐,没事,他找错病房了。”让我惊讶的是苏强竟然这样说。

这是怎么了?苏婷不认识我了吗?

“哦!你那问问他,看他找谁,要是需要帮助了,你帮他一下哦!”苏婷依旧善良。

“好的,姐姐你休息吧!我帮他找一下病房。”苏强说着,一把将我推出了病房,并且关上了门。

此时我忽然想起了前面陆一菲告诉我的话,她说苏婷得了选择性失忆症,这种病是大脑的一种自我保护机制,对于某些特别强烈的刺激,会选择性的进行遗忘,以免再刺激大脑。现在苏婷明明看到了我,却一脸陌生的样子,我能看的出来,她并不是在装,而是真的不认识我。

“张泽,当初是你捐了五十万给我姐姐治疗,这件事,我和我家人都已经知道了,对于你为我姐姐付出的一切,我和父母都很感激你,但现在我姐姐得了选择性失忆症,很不巧,选择性忘记的正好是与你相关的一切,即便是你救了她,可还是因为你,让我姐姐痛不欲生,我和我父母都希望,你能彻底的消失在我姐姐的世界里,至于你救她的五十万,我会想办法努力赚钱还你,如今你已经结婚了,也不可能跟我姐姐在一起了,如果你是真的爱我姐,那就放手吧!我们一家都很感谢你,谢谢!”苏强说完,一脸诚恳的向我鞠了一个躬。

而我此时已经彻底的懵了,脑海中全是苏强的那句话,苏婷选择性忘记的都是和我相关的一切。

我知道苏强并没有欺骗我,从刚刚我见到苏婷的时候,她一脸陌生的样子就知道苏强说的都是真的,苏婷真的选择性忘记了和我相关的一切。

我的内心极其的不平静,半晌,我才强忍着心中的痛苦,对苏强说:“是我,让苏婷痛不欲生,对她来说,忘记和我相关的一切,对她来说才是最好的结果,当初就是因为爱她,所以我才不愿告诉她真相,独自背负一切,现在,我同样可以做到,爱她,所以选择放手。”

“谢谢!”苏强感激的说道。

我苦涩的摇了摇头,说:“我想再见她最后一面,可以吗?”

苏强犹豫了下,旋即点头,说:“你能为了我姐,默默地做了那么多,我相信你,但最多给你五分钟,我怕姐姐看见你,会想起过去,我想你也不希望她在想不开去跳楼吧?”

“好!”我答应了下来,就像苏强说的,如果苏婷现在想起了我,那她肯定还会和之前一样绝望,忘记才是对她最好的保护。

有了保证,我和苏婷再见面了,病房里只有我们两人,我看着病床上那熟悉的身影,心中满是酸楚,曾几何时,我们还是热恋中的爱人,如今却早已物是人非。

“阿强说我和你的一个朋友很像,所以你想见见我?”苏婷打量了我半晌,忽然开口说道。

我微微一笑,知道苏强已经给苏婷打过招呼,她才这样说的,点了点头,说:“真的很像,她和你一样,都是一头精干的短发,和你一样,很漂亮。”

“你一定非常的爱她吧?”苏婷忽然问道。

我的思绪忽然又回到了和苏婷的那些美好,看着一脸认真样子的苏婷,让我想起了初见她时的画面,现在的她就和三年前的她一样,没有一丝的包袱,什么时候都是乐观积极的样子,这样的她一定很快乐吧?

想到这里,我忽然郑重的点了点头,说:“很爱很爱。”

“那你没和她在一起吗?”苏婷像是一个好奇宝宝。

我的神色有些沉重了起来,看着我这幅表情,苏婷连忙说道:“是不是提起你不开心的事了啊?对不起哦!”

“没关系,谢谢你!”我说了句。

就在这时候,苏强推门进来了,对我说道:“我帮你打听到了,你朋友在三楼,你可以去找他了。”

我知道五分钟到了,苏强来赶人了,虽然心中有万般的不舍和不愿,但我别无选择,再次深深地看了苏婷一眼,仿佛要将她深深地刻在我的记忆中,在苏强的催促下,我转身离开。

可我刚走到病房门口的时候,苏婷的声音忽然在我背后响了起来:“张泽!”

听到她忽然叫出了我的名字,我的脚步顿时停了下来,她不是已经忘记我了吗?怎么知道我名字了?难道她恢复记忆了?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