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九十九章 海叔的冰山一角

铁牛这番话出口,陆一凡的脸刷的一下子红头到了耳根子,即便是我,在父母面前也有些脸红了,偏偏铁牛还是一脸平静的样子。

我爸妈也有些尴尬的看了眼陆一凡,我妈偷偷地狠狠瞪了我一眼,我忽然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铁牛,我给你说过多少回了?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闭嘴,吃饭!”我对着铁牛呵斥道。

铁牛看了眼我爸和我妈,接着又看着我说:“可是我记得你还给我说过,在和长辈一起吃饭的时候,如果长辈不动筷子,我也不能动筷子,叔叔阿姨还没有动筷子,我怎么能吃?”

我真想把铁牛拉出去打一顿,我爸哈哈一笑,直接端起了饭碗,笑着说道:“吃饭!吃饭!”

我妈也连忙拿起碗筷吃饭了起来,铁牛这才放心的吃了起来,一幅狼吞虎咽的样子,我看的直咬牙,但总算是成功的把话题转移了。

陆一凡始终面红耳赤,想来这顿饭吃的也很痛苦,可能是害羞,陆一凡吃饭吃的很快,第一个吃完后说了声我吃饱了就连忙离席了。

等陆一凡一走,我妈才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说道:“就知道欺负一凡,要是让我知道你再欺负她,看我怎么收拾你。”

“妈,我哪里有欺负一凡?明明是铁牛这傻小子胡说八道的。”我欲哭无泪。

铁牛则是一脸无辜的看了看我妈,又看了看我,有些不悦的说道:“我哪里胡说八道了?”

“是我错了,你快吃饭。”我真的是无语了,索性不去理会别人,自己端着饭碗大口吃了起来。

很快吃完饭后,我也离开了。

等我回到房间的时候,就看到陆一凡脸上还有水渍,显然是刚被凉水泡过,一脸埋怨的瞪了我一眼,说道:“都怪你,大早上的欺负我,这小好了,爸妈都知道了。”

我知道她脸皮薄,坐在她身边搂住了她的肩膀,被她直接躲开了,我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的说道:“我爸妈肯定什么都不知道,放心好了。”

“真的?”陆一凡一脸怀疑。

我一脸认真,咬牙道:“一凡,连我的话都不信了?”

“你别生气,我信你还不行吗?”以为我生气了,陆一凡连忙抱住了我的手臂,笑着说道。

我有些汗颜,还是陆一凡好欺负。

正在跟陆一凡腻歪着,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拿起一看,竟然是黄德海打来的。

自从那天我拒绝了黄德海跟他的义女结婚之后,他就有些不高兴了,还想着等离开的时候,提前去跟他道个别,顺便缓和一下关系,没想到他竟然主动给我打来了电话。

接通后,就听见黄德海的声音响起:“张泽,你小子在哪呢?如果没什么事,就来野马俱乐部找我。”

我本来就担心得罪了黄德海,此时被他邀请,连忙答应了下来。

半个小时后,我按照导航找到了野马俱乐部。

跟着接待员找到黄德海的时候,他正在打高尔夫球。今天的黄德海穿着一套神色的紧身运动装,头上戴着一个鸭舌帽,眼睛上还带着一幅神色墨镜。

我走过去后,等看着黄德海打出去了一球,才笑着走上前打招呼道:“海叔!”

“小张,来了啊!”看到我,黄德海笑着取了墨镜,走过来将球杆放在了一旁,坐在了躺椅上,同时对我说道:“你坐!”

刚才进来的时候,就大概了对野马俱乐部有了一点了解,是一个集娱乐和运动为一体的大型俱乐部。

此时偌大的高尔夫球场,除了我和黄德海之外,就剩下他的两个保镖,还有两个只穿着内衣的美女服务员,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人。

见黄德海躺下之后,其中一名服务员连忙走上前,给黄德海倒了一杯茶水。

黄德海问我:“小张,这里什么饮料都有,你喝点什么?告诉服务员就好。”

我点了点头,对旁边的美女服务员说道:“给我来杯绿茶。”

“好的,先生!”美女服务员微笑着起身离开,很快不知道从哪里泡了一壶绿茶过来,原本我只是想着让她给我拿一瓶成品绿茶过来,没想到竟然给我泡了一壶过来。

黄德海笑了笑,说:“年轻人喝茶的人很少。”

我苦涩的笑着说道:“最近有点上火,想着喝点绿茶败败火。”

黄德海点了点头,忽然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昌市?”

我说:“当初跟李叔说好的是一个月,算上今天,也就只有一周的时间了。”

黄德海没说话,忽然坐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对旁边美女服务员招了招手,美女服务员立马上前,在黄德海的肩膀上按摩了起来,而另一个美女服务员则是上前,跪在黄德海的身边,双手在他的双腿上按摩了起来。

看着黄德海一脸舒服的样子,我心中满是羡慕,能拥有黄德海这样地位的人,果然衣食无忧,整天就是享受生活啊!

不过想到黄德海手底下的无数产业,尤其是上次他带我去的滨海大都会,黄德海能拥有现在的生活,也正常。

黄德海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也不说话,我一个人倒是有些尴尬了起来,端着茶水喝了起来。

正考虑着黄德海带我过来可能的原因,他忽然让两个美女服务员停手了,这才重新睁开了双目,笑着说:“岁数大了,稍稍运动一下就感觉浑身都是酸痛。”

我笑着说道:“海叔正在当年,一点都不老。”

黄德海哈哈一笑,随即起身,说道:“走,跟我去个地方。”

黄德海将运动装更换之后,直接带着我去了距离高尔夫球场不远处的一栋十六层建筑高层。

刚才在高尔夫球场的时候,我就看到这栋高楼了,到了高楼下面,我才知道,原来这栋高楼也属于野马俱乐部。

黄德海直接带我去了电梯,可当进入电梯后,黄德海按下地下六层的时候,我才惊讶的意识到,这栋外面有十六层的高楼大厦,竟然地下还有六层。

虽然惊讶,但还是没有表现出来,等电梯到达了地下六层后,电梯门还没有开,我已经听见了从里面传来的呐喊声,心中微微惊讶。

叮!

电梯门打开,我跟着黄德海走出了电梯。

直到来到里面,才知道里面是个偌大的大厅,大厅高足有五米,此时最中央是一个三四十平方的擂台,周围则是围绕着好几圈的观众,此时一个个都面赤耳红的卖力呐喊着。

看着这些情绪激动的观众,我心中也是暗暗惊讶和好奇,不过就是一个擂台比赛而已,用得着这么卖力吗?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发现观众席上好多人都是西装革履的装扮,有些人戴着挺斯文的金丝边框眼镜,光是从这些人的外面打扮来看,看起来都是挺有钱的人。

当然,我也只是简单的扫了眼观众,接着目光就落在了擂台中央的两个拳手的身上。

此时擂台之上,两名看起来都是三十多岁样子的拳手,两人浑身上下只穿着短裤,赤手空拳,光着脚。

就是如此简单装扮的两人,两人都是鼻青脸肿的样子,就在短暂的对峙之后,两人忽然间冲向彼此,完全是拳拳到肉的搏击。

我略微有些惊讶,眉头不由的轻轻皱了起来,因为我看到了这两人下手都极其狠辣,其中一人冲上去就是一拳砸在了对手的眼睛上,而另一人也是一拳砸在了对手的鼻子上,鲜血飞溅,但两人像是没有感觉到任何痛楚一般,疯狂的对轰,一次次的碰撞,又一次次的分离,紧接着又是一次次的对轰,完全就是在拼了命的进攻。

每一次有鲜血出现的时候,台下的那些观众都极其的疯狂,呐喊着打,往死里打。

我忽然有些理解那些观众为何如此激动了,就是这么激烈的拳拳到肉的搏斗,每一拳一脚都是打在了痛楚,他们如何会不激动?

只是此时此刻,我心中却忽然有了一丝凉意,心中不由的出现了一个想法,这样搏斗下去,会死人的吧?

似乎是要印证我的想法,就在这时候,刚刚还占据着上风的拳手,他的对手忽然间嘶吼了一声,彻底爆发,疯狂的攻击了起来,每一拳都是拳拳到肉。

另一个拳手咬牙,目光中闪过一丝浓烈的杀机,接着,就看到他忽然拦腰抱起了对手,猛地一个倒栽,轰的一声,他的对手头部着地,伴随着咔嚓一声,对方躺在地上没有了动静。

看到这一幕,我瞪大了眼睛,刚才我清清楚楚的看到,一个拳手将另一个拳手倒栽,头部着地之后,那道脖骨断裂的声音深深地刺激着我,看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尸体,我心中的震惊难以用言语表达。

然而台下的观众对此却没有一丝的惊讶,大部分人都十分情绪激动的呐喊了起来,而另一小部分则是对刚刚战败而死的那个拳头唾弃了起来。

台下很快上去了两个穿着工作服的男子,将刚刚战败而亡的那个拳手放在了担架上,直接抬了下去,至于人被抬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

黄德海微眯着眼睛,忽然对我说道:“小张,感觉如何?”

听到黄德海的声音,我才如梦初醒,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看着一脸平静的黄德海,心中满是复杂,不知道要怎么回答,犹豫了片刻后,我才开口道:“很残忍!”

黄德海嘴角上扬,说:“小张,你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这世界很大,远比你想象中的要残忍的多。”

我明白他的意思,但要说这只是冰山一角,有些夸大了吧?

虽然有些质疑,但我却不会傻到去说出来,只是刚刚那个战败而死的拳手,那画面深深地印刻在我的脑海。

“海叔,刚才那个战败的拳手,死了?”我终究还是问了出来,即便我知道他活着的肯能行不大,但还是问了出来。

黄德海微微点头,沉声道:“成王败寇,这就是江湖。”

这一刻,我忽然才发现,我对这个表面上看起来风光无限的昌市大佬,似乎一点都不了解,知道的也只是他的冰山一角。

他都如此,那远在米方市的李杰呢?甚至是米方市的五大势力呢?

当初在米方市的时候,我知道秦家的王者之城也有擂台,看过,也参加过王者之城的地下拳手比赛,但相比这里,似乎有点小巫见大巫,然而,在王者之城,我所见到的,就是全部吗?显然不是。

“黄总好雅致啊,今天怎么也有时间来野马俱乐部了?”忽然一道声音从不远处想起,接着就看到一个与黄德海一般年龄的中年人笑呵呵的走了过来。

黄德海嘴角微微上扬,说道:“戚总大忙人都有时间,我这个闲人当然更有时间了。”

戚总哈哈一笑,眼中带着几分挑衅说道:“黄总有兴趣赌一场吗?”

黄德海淡淡一笑,说:“既然戚总有雅兴,我黄某人当然要奉陪。”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