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九十八章 一凡姐叫了几声

大伯的情绪十分的激动,本来就喝的有点多,此时也是借着酒劲彻底爆发了。

他的这番话几乎是吼出来的,顿时刚刚还主动带着子女向我父母道歉的小叔和姑姑们,此时一个个也有些怀疑的看向了我的爸妈。

而我爸也呆住了,似乎没想到大伯竟然会这样说话,大伯母眼圈顿时也红了起来,在自己男子的刺激下,她也爆发了,愤怒的看向我爸妈说道:“当初妈生病的时候是在你们家没错,但毕竟妈还是大家的妈,她就算去世了,可是她的财产也应该你们兄弟三人平分,凭什么最后只有老二你们家得到了妈留下的一切?别说你大哥不服,我当媳妇的也不服。”

看着有些魔怔的大伯一家,我忽然替我的父母感到十分悲哀了起来,虽然此刻我也十分的愤怒,但我却强忍着怒火,这件事一直是我爸心中的一道坎,还是让他自己迈过去的好。

我爸妈的脸色也十分的难看,陆一凡显然害怕我妈的身体,一直紧紧的牵着我妈的手,我妈努力的露出一个让我和陆一凡放心的眼神。

这一刻,我忽然觉得我妈是那么的伟大,遇上我爸身后的这些兄弟姐妹们,我妈还愿意跟着我爸过来参加大伯的寿宴,也是难得的很。

我爸气的浑身都在颤抖,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大伯说道:“大哥,妈有没有什么财产,别人不清楚,难道你这个当老大的还不清楚吗?”

“清楚?我怎么清楚了?妈一直在你们家住,就是死了,也没有告诉兄弟姐妹们她还有多少财产,就不说妈留下的一些我们不知道的财产了,那我问你,妈生前戴的金手镯和金戒指呢?妈去世后,你有告诉过我们,妈的这些首饰去哪儿了吗?”大伯愤怒的质问道。

我爸摇了摇头,眼圈红红的,泪水就在眼眶里打转,他闭上眼睛扬起了头,显然是害怕泪水流下来,强忍着泪水,过了那么几秒后,我爸目光直视着大伯,红着眼说道:“大哥,你不是想知道妈的手镯和金戒指吗?好,我今天就当着兄弟姐妹们的面跟你好好的对峙一下,我问你,当年小琼生病住院那一次,你记得到处借钱,最后是谁给你的钱?”

大伯稍作思考之后,咬牙道:“你提这事干嘛?”

我爸说道:“我就是要提这件事,你不是要问妈的手镯和戒指去哪了吗?那我就给你一个交代啊!”

大伯低下头,说:“是你把钱送去医院的,说是妈让你拿来的。”

“算你还有点良心,你说的没错,这钱就是妈让我拿给你的,你知道这钱是哪来的吗?我告诉你,这钱就是妈把自己仅有的金手镯和金戒指卖掉,让我拿给你的。”我爸终于忍不住了,泪水哗哗的流了出来,冲着大伯直接咆哮了出来。

大伯这一刻也是呆住了,我爸接着又目光扫过小叔和大姑二姑,接着又怒道:“还有你们,这些当儿子,当女儿的,我问问你们,当初妈把自己的手镯和戒指卖掉给小悦看病之后,你们有谁见过妈的手腕和手指上还戴过首饰?你们口口声声说妈去世的时候把什么财产都留给我了,那我问你们,妈一个女人辛辛苦苦的养育了我们一家,拉债欠账的给我们三个儿子娶了老婆,把两个女儿嫁了出去,妈一个女人,能有多少财产?”

说道这里,我爸沉默了片刻,努力的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接着又说道:“妈当年得病需要用钱看病的时候,你们难道不知道吗?我去找你们借钱,你们听清楚了,我是找你们,借钱,给我们的妈看病,但是你们这些当儿子当女儿,有谁拿出了一分钱吗?没有!”

“我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我找大哥借钱,都说了是给妈看病,大哥你当时是怎么说的,你可能都忘记了吧?我告诉你,你是怎么说的,你说小琼刚上大学,家里真的一分钱都没有了,钱都给小琼上大学用了,结果呢?你们一家三口,坐着飞机送小琼去上大学了,说是去送张琼上大学的,结果呢,你们一家三口,不知道花了多少钱,一路旅行,光是住酒店和飞机票,还有路上的其他开销,都足够妈看病了吧?你们不是钱都给小琼上大学用了吗?如果不是那一次因为没钱给妈及时看病,妈最后能得癌症吗?能那么早就离开我们吗?”

我爸边说边流泪水,擦了把泪水,又接着说道:“还有老三,还有你们两个当女儿的,我去找你们借钱给妈看病的时候,你们都说了什么,还都记得吗?用不用我现在给你们再重复一遍?”

“二哥,我知道错了,你别说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别说了,我求你别说了。”大姑终于也忍不住了,泪水哗哗的直流。

小姑也是满脸泪水,小叔脸上也满是动容,低着头一句话不说。

我爸怒道:“凭什么不让我说?你们不是都说妈去世的时候把财产全都留给我了吗?我问你们,妈都得病治不起了,我找你们借钱的时候都快给你们跪下来求你们给我借点钱给妈看病了,我甚至愿意自己以欠你们钱的名义给咱们的妈看病,可是你们都没人拿出一分钱,结果妈去世了,还说妈把什么都留给了我。”

“你们还真是有良心,我就问你们一句,如果妈真的有钱留给我,我还会到处借钱给妈治病吗?如果妈真的有钱留给我,妈的病会被耽搁治疗吗?如果妈真的有钱留给我,小泽他妈会因为耽误治疗变成胃癌做手术治疗吗?我会把老家的宅子卖掉吗?如果妈真的有钱留给我,小泽用得着边读书边赚钱给我们补贴还债吗?”我爸没问出一个问题,声音就加大几分,到了最后,直接咆哮了出来。

目光从大伯小叔大姑小姑的身上一一看了过去,没有一个人敢跟我爸的眼神对峙在一起,纷纷低着头,大姑小姑在哭泣,大伯小叔也低头沉默不语了,其他的小辈也纷纷惭愧的低下了头流着泪水。

“呵呵,你们今天看到我们一家四口穿戴很整齐的来参加大哥的寿宴了,你们看到的没错,我们家现在生活是好了,我可以告诉你们,我们家现在住的是七百万的水绿谷公园内最大的别墅,我开的是五百多万的车子,但我告诉你们,别墅是我儿媳妇给我们老两口买的,车子是我儿子给我买的,我儿子现在出息了,有本事了,你们今天看到的,也只是冰山一角。”我爸的气势陡然间也暴涨了起来,这一刻,他就像是在耀武扬威,又像是在扬眉吐气,但我从我爸的眼中看到了一抹只有在我小时候才见到过的睿智和锋芒以及自信和骄傲。

我们的那些亲戚们,此刻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显然在消化刚刚我爸说的那些事情的真实性。

我知道,压在我爸心中的一口气,今天终于吐出来了,从今天起,我爸就再也不会为这些家族的事情而憋屈了。

我爸说完,直接起身,目光一扫众人,说道:“你们回去了都好好想想吧!”

说完,他看向了我,眼中满是骄傲,说道:“儿子,咱们回家!”

我的心中满是激动,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好,咱们回家!”

我爸牵着我妈的手,我牵着陆一凡的手,直接离开了包厢。

一直等我们来到车场的时候,我爸才笑着说道:“我感觉自己好像又变得年轻了起来。”

陆一凡笑着说道:“爸,你跟妈本来就不老。”

我妈瞪了我爸一眼,说:“今天吼出来了,终于舒服了吧?”

“哈哈,痛快!”我爸大笑着说道。

一家人开开心心的上车,再也没有之前在包厢的时候的那种压抑和伤心和难过了。

本来我要开车的,结果我爸坚持自己要开车,没办法,我才上了副驾驶,让我妈和陆一凡坐在了后面。

看着我爸眼睛里都是睿智和自信,我的嘴角不由的弯起了一抹弧度,我那个自信的老爸,终于又回来了。

也不知道那些亲戚们如何去想,但都无所谓了,对我而言,只要我父母开心,能健健康康的就是最重要的事情。

回到别墅的时候,我爸嘴里还哼着小曲,很是开心,我妈看到我爸这样子,脸上也满是柔和的笑容。

一家四口,感觉生活是那么的惬意,我忽然有些享受这样的生活了,如果能一辈子这样,一家人待在一起那该多好?

只是我知道这不可能,毕竟我今天所得到的一切,都是李杰给的,没有他就没有我今天的一切,一个月的假期也越来越近了,谁知道回米方市后,又会是这样的艰难险阻,但我知道,无论怎样,我都会始终坚持本心,不忘初心。

晚上的时候,陆一凡躺在我的胳膊上,满脸幸福的看着我说道:“阿泽,我忽然特别喜欢现在这样的生活,有疼爱自己的父母,也有疼爱自己的老公,如果能一辈子都这样,那该多好?”

我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笑着说道:“放心好了,这样的生活一定会有的,只是我们还年轻,前面的路还很长,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努力奋斗,争取早日过上这样幸福美满的生活。”

“阿泽,我忽然有些害怕。”陆一凡忽然开口说道。

“害怕?”我有些不明白,问道:“害怕什么?”

“我怕这一切都是个梦,等梦醒了,就一切灰飞烟灭了。”陆一凡的眼圈忽然红了。

我能感受到她的担忧,忽然十分心疼了起来,这么多年的瘫痪日子,如今双腿被治愈了,也结婚了,也有了疼爱自己的父母,这一切来得似乎都太突然,让她始终有种患得患失的感觉。

我轻轻地捧起了她的脸,眼中满是坚定和柔和,一脸认真的说道:“一凡,这一切都是真的,不光现在是真的,还有明天、后天、明年、后年、这辈子、下辈子,都会如此,一切都是真的,你为我付出的一切,我都清楚,这辈子,你才是能陪伴我终身的那个女人。”

陆一凡听了我的话,幸福的泪水满脸都是,忽然朝着我的唇吻了过来,一时间两人紧紧拥抱在了一起,一阵轻微的高山流水般的轻轻地响起,婉转而又悠扬,这注定是个幸福的夜晚。

等我们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还是被我妈在门口的敲门声叫醒的,我妈敲了敲门之后,就说道:“小泽一凡,你们今天多睡一会儿,妈去做饭。”

昨晚折腾的太累,结果我们俩都睡过头了,陆一凡着急的连忙起身穿衣,刚穿了件内衣,就被我一把拉了过来。

陆一凡一阵惊呼,整个人都倒在了我的身上,我坏坏的一笑,说道:“着急什么,再睡一会儿。”

陆一凡满脸娇羞,瞪了我一眼,说道:“好老公,算我求求你,我们晚上再来好不好?妈都来叫我们起床了。”

我嘿嘿一笑,说道:“妈只是说她去做饭,让我们再睡一会儿的。”

说着,我将陆一凡搂入了怀抱,陆一凡一阵惊呼,瞬间化作了一潭春水,再次激情无限。

等我们洗漱完出去的时候,我妈已经做好了一桌子饭菜,看到我们走了出来,柔和的一笑,说道:“我刚准备去叫你们,你们就起床了,正好,都洗漱了吧?那就快坐下吃饭。”

我爸和铁牛已经坐在大厅看电视了,听到我妈的话也纷纷坐在了饭桌前,陆一凡满脸通红,有些歉意的说道:“妈,真是不好意思,说好了这段时间要给你做饭的,结果睡过头了。”

然而铁牛这时候却十分耿直的说道:“一凡姐,刚才我好像听见你轻轻叫了声,你应该起来一会儿了吧?”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