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九十七章 执迷不悟的大伯

张琼看到高超进入包厢之后,甚至没有反应过来高超口中的小张兄弟是谁,一脸得意的对包厢内的亲戚们介绍道:“叔叔姑姑们,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海德公司负责我们这一片区的经理,我的上司的上司。”

然而张琼还在得意中,高超却理都不理他一下,而是连忙走到了我的面前,十分热情的说道:“小张兄弟来这儿吃饭,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这家饭店也是海德公司的产业,正好是我负责,小张兄弟来吃饭,我肯定要尽地主之谊的嘛!”

我有些苦涩的笑着摇了摇头,既然被高超看到了,也没办法坐着不理,笑着站了起来,说道:“我也没想到这里是超哥的地盘,早知道就跟你打招呼了。”

“服务员!”高超直接对着门口喊了一声,顿时一个服务员连忙跑了进来,恭敬道:“高经理!”

高经理说:“去,把我珍藏的那两瓶三十年特需专供茅台拿过来。”

不等我拒绝,服务员已经连忙跑着离开了。

这时候张琼才一脸惊讶的指着我,一幅不可思议的样子看着高超说道:“高经理,这小子不过是我们张家最穷的二叔家的刚出校园的毕业生,您是不是认错人了?”

高超听见张琼毫不掩饰对我的鄙视的话语,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问道:“听你之前叫我高经理,认识我?”

张琼见高超问自己,连忙回应道:“高经理,我是曾经理手底下的张琼。”

“这个曾志也是越来越没眼光了,什么样的人都往公司里招。”高超冷漠的说道。

听了高超的话,张琼顿时都傻眼了,连忙说道:“高经理,进入公司后,我一直努力工作,对您也是十分仰慕……”

“好了,可以闭嘴了,我这里有贵客,可没时间在你这种人身上浪费时间。”不等张琼说完话,高超就十分无情的打断了他的话,接着又立马换了一副笑脸对我说道:“小张兄弟,介意我坐这儿吗?”

高超指着我身边的一个空位笑着说道。

我不知道高超是不是故意的,刚才张琼已经说了我是张家最穷的他二叔家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显然说明了他是我的亲戚,但高超却一点不给张琼面子。

我虽然不知道高超的意思,但正看这些亲戚不爽,也就没有拒绝,笑着说道:“当然没问题,超哥请坐。”

等高超坐下之后,刚刚那个服务员拿着两瓶看陈酿茅台走了进来。

高超笑呵呵的看了眼包厢内都是一脸好奇打量着他的人,旋即看着我问道:“小张兄弟,不给我介绍一下吗?”

我笑了笑,旋即将我父母,还有陆一凡介绍给了高超,然后又扫了眼其他亲戚,又对高超介绍道:“其他人,都是比我们家有钱有势的亲戚们,我这样的身份,介绍的人他们也没兴趣认识,就不跟超哥你介绍了。”

“哈哈,没事没事,该认识的认识就好了。”高超哈哈笑着说道,旋即亲自打开一瓶三十年的陈酿特需专供茅台,又亲自给我爸倒了一杯,准备给我妈倒酒的时候,我说了我妈刚做完手术不久,不能喝酒,高超又亲自给我妈倒了一杯纯净水,接着又给我和陆一凡倒满了一杯,最后才给自己倒满了一杯。

高超站了起来,对着我爸妈的方向举杯说道:“叔叔阿姨,这杯我酒我敬两位,祝两位身体健康,白头偕老,我干了,叔叔阿姨请随意。”

高超说着直接一饮而尽了,我爸妈还在呆滞中没有回过神,就看到高超已经将满满的一杯茅台喝了下去,这才连忙说声谢谢,我爸也一口干了,我妈则是喝了一小口纯净水。

高超本来就是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我爸妈也就比他们大上十岁,却叫我爸妈叔叔阿姨,总感觉有些不和谐,我父母也是有些哭笑不得了起来。

高超敬完了我父母之后,又给自己满了一杯,接着就对着我和陆一凡说道:“小张兄弟,弟媳妇,高超也敬你们一杯,祝两位早生贵子,白头偕老,我干了,你们随意。”

我和陆一凡也被高超祝福的话搞得有些哭笑不得,我笑着说道:“谢谢超哥,也祝福超哥合家欢乐。”

敬酒结束,高超才笑呵呵的说道:“小张兄弟,今天这桌子算我的,等会儿我再让服务员上几个招牌菜。”

我看了眼大伯大伯母,旋即笑了笑,对高超说道:“超哥,今天是我大伯的生日,如果你请了我们,我大伯的生日过的就没意义了,还是让我大伯他们家请吧!”

高超显然明白了我的意思,连忙笑着说道:“那今天这桌子就算了,不过下次小张兄弟如果想要聚餐什么的,可以定要跟我打电话啊,小张兄弟一声吩咐,我给您把聚会办的风风光光,既然是小张兄弟的家庭聚会,那我这个外人就不参合了,先走了,改天再跟小张兄弟聚一聚。”

高超说完,又对我爸妈说道:“叔叔阿姨,今天就不打扰两位了,改天我再登门拜访两位。”

高超说完就转身离开了,等他离开后,我才明白,高超并不是真的想要进来陪我们吃饭,显然是提前就已经知道了我这里的事情,才故意进来给我装逼的。

我是装逼爽了,打脸也爽了,但是我的那些亲戚们却一个个都沉默了下来,他们虽然不认识高超,但刚才张琼已经向他们介绍了高超,负责这一片区的经理,虽然并不是黄德海本人,但就是海德公司的片区经理,在米方市的能量已经非常的强大了,但刚才高超显然还是一脸巴结我的样子。

整个米方市,除了黄德海,还有几个人有资格让黄德海这样对待?

黄德海走了,张琼苦逼了,但脸皮也是厚的可以,见识到了我和高超的关系,之前还是一直讽刺我,甚至还说自己的公司需要一个保安,让我考虑一下,现在连忙端起一杯酒,站起身对着我笑呵呵的说道:“来,兄弟,我敬你一杯。”

我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根本不去理会,打了一个饱嗝,拿起一根牙签挑起了牙缝。

张琼见我不给自己面子,也不生气,笑着说道:“兄弟,这杯我敬你,就是单纯的敬你,兄弟随意哈!”

张琼说着一饮而尽了,接着又笑呵呵的说道:“兄弟,真没想到,原来你跟高经理关系竟然这么好。”

“张琼,你就别白费力气了,我和高经理的关系是很不错,但是呢,我家穷,是你们张家最穷的亲戚,没什么能耐,您就甭在我这里白费力气了,想要保住工作岗位,做好你自己的工作就好,毕竟亲戚一场,我也不会在背后打你小报告什么的事情,我相信只要你能力强,海德公司也不会把你开除了。”我也不想被张琼纠缠,直接把话说死了。

听了我的话,大伯有些不悦的说道:“小泽,你这是什么态度?都是自家兄弟,帮一把怎么了?大伯承认,是看走了眼,没想到你跟小琼的上司都能搭上关系,但这又能代表什么?难不成你还能跟海德公司的顶头上司搭上关系?”

“就是,小泽,我知道你对咱家没什么好感,但是毕竟你大伯跟你爸是有血缘关系的亲兄弟,小琼也是跟你有血缘关系的兄弟,你既然认识小琼的兄弟,就帮他说几句好话,又怎么了?”大伯母也开口说道。

两人这一开口,包厢又陷入了沉默,大伯见我还是不理会,旋即又对小叔和大姑小姑他们说道:“你们也劝劝小泽啊!都是一家人,别把关系搞得这么僵,是不?”

然而小叔和大姑还有小姑几人,此时没有一个人搭话,这些亲戚,我早就看透了,实际上越是亲近,越是见不得别人好,好像别人日子好过了,他们家日子就不好过了一样。

小叔他们显然是看到了我们家现在不比从前了,显然不愿意为了大伯家而得罪我们家。

见自己的弟弟妹妹们都不说话,大伯也是有些生气,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直接喝了起来。

原本挺开心的一个生日宴,却因为高超的出现让气氛诡异了起来。

小叔和小婶子交换了一个眼神之后,带着张悦一起端着酒杯走到了我爸妈的面前,小叔笑呵呵的说道:“二哥,这些年来,我和你弟媳每次想起以前做过的糊涂事情,就觉得对不住二哥,就觉得内疚,今天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做弟弟的,向二哥和二嫂道个歉,还希望二哥二嫂大人不记小人过,咱们毕竟都是一家人,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二哥二嫂尽管吩咐,如果我还像以前那样混蛋,我就是畜生不如,来,二哥二嫂,我们一家三口敬你们一杯。”

我爸和我妈虽然对这些亲戚也失望透顶,但毕竟是一家人,我爸听了小叔的话后,虽然知道是假的,可还是眼圈有些发红,站了起来,我妈见状,也跟着站了起来,接受了小叔一家的敬酒。

见状,大姑和小姑两家人,也纷纷学着小叔一家人的做法,带着子女主动向我爸妈敬酒,我爸也是感动的不行,完全就是来者不拒,我妈虽然有些不情愿,但也不会让我爸难看,只能跟着我爸一起接受这些亲戚们的道歉。

很快,除了大伯一家,其他几家都向我们家道歉了,不得不说,这些亲戚都很聪明,知道我很难对付,就找我老实的爸妈去道歉了。

我虽然有些看不惯,看当我看到我爸脸上的激动和感动的时候,我还是忍受了下来,就当是什么都没有看到。

其实我这个人一向恩怨分明,虽然记恨这些亲戚们,但却也明白父亲跟他们有血缘关系,毕竟血浓于水,不知道小叔,还有大姑小姑他们说的话有没有真情在里面,但这是我爸的事情,我却不会跟他们有任何的往来,顶多是看在我父亲的面子上,应付一二。

大伯母一个劲的给大伯使眼色,还在下面偷偷地踹了大伯几脚,大伯借着酒劲,一下子怒了,朝着大伯母怒道:“你踹我干嘛?不就是他们家儿子认识小琼的上司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我是大哥,难道还要让我当大哥的去给他们家认错?我告诉你们,这不可能,妈当初一直在他们家住着,把什么东西都留给了老二,你看他们家今天过来的时候穿着打扮,如果不是妈把什么东西都留给了他们,他们能活的这么潇洒吗?”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