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九十六章 高经理来了

我们还没进去,就听到包厢内一阵欢声笑语,很是快乐的样子,光是听杂乱的声音,就能辨别出许多人的声音,除了一些我爸的兄弟姐妹之外,还有他们各自的小辈。

当我们一家四口推开门进入包厢的时候,顿时所有人的目光全都看向了我们,刚刚还十分喧闹的包厢,瞬间安静了下来,每个人看向我们四人的眼神中都充满了惊讶。

我当然知道他们都在惊讶什么,就是因为我们一家四口穿金戴银的样子,让他们每一个人都十分的震惊,他们都知道我们家的家境如何,当初就是即便知道我们家境不怎么样,依旧还想要敲诈我们。

此时包厢内我也看到了许多熟悉的面孔,除了大伯小叔大姑小姑四个长辈之外,还有他们各自的妻子和丈夫,光是大辈,算上我父母就是十个人了。

大伯的儿子张琼和他老婆吴雪洁,小叔的女儿张悦,大姑的儿子左扬,小姑的女儿沈忆梅,算上我和陆一凡,十个长辈,七个小辈。

此时许多人的目光都放在了我身边的陆一凡的身上,只因为她长的太漂亮了,此时正十分乖巧的牵着我的手站在一旁。

“二哥这是发大财了啊?”还未落座,小叔就一脸调侃的说道。

他这一开口,他老婆也是一脸笑意的说道:“二哥肯定是发大财了,你看二嫂披金戴银的,刚进来的时候,我都差点没有认出来,还以为是谁家的贵妇走错了们。”

“老二,就等你们一家了,快过来坐。”这时候大伯也是一脸笑容的起身对着我爸招呼道。

虽然这些人看起来说话都挺正常的,但我却怎么听都不舒服。

我爸也没说话,带着我妈去了大伯身边的两个空位坐了下来,而我和陆一凡则是坐在了几个小辈的身边。

刚坐下来,小叔的女儿张悦就笑呵呵的看着陆一凡,对我问道:“这是谁,也不介绍一下?”

虽然我对这些亲戚没有任何的好感,但毕竟都是我父亲的亲人,我也不好让我爸面子上过不去,淡淡的一笑,说道:“这是我老婆陆一凡。”

“哇!表哥,你什么时候都结婚了,我们怎么都不知道?”小姑的女儿沈忆梅惊讶的问道。

我们几个小辈在聊天,长辈们也纷纷侧耳听着。

这时候我爸接过了话茬,开口说道:“小泽还在上大三的时候就结婚了,在小泽上大学的城市米方办的,想着太远了,也就没有请你们。”

“老二,小泽可是我们张家排行第二的小辈,结婚这么大的事情,怎么都不通知大家一声呢?”这时候大伯一派老大哥的样子说道。

我爸有些尴尬的笑了下,不知道怎么接话了,我妈这时候接话说道:“光是从昌市到米方市的机票都要好几千,咱们家穷,可买不起那么多的机票。”

我妈的这句话说得我爱听,心中暗暗给我妈赞了一个,但这时候大伯母却不愿意了,有些不高兴的说道:“弟媳这句话就说得不对了,小泽是张家的嫡系后辈,他结婚,我们这些当长辈的怎么说也得去参加一下啊,再说了,机票别说是几千了,就是上万,又如何?我们又不会让你们家买机票,谁家买不起啊?”

我妈淡淡的一笑,说:“现在说再多也没用了,婚礼不是已经过去了吗?”

大伯母被噎了一句,顿时说不下去了。

这时候大姑笑着说道:“既然小泽的婚礼已经过去了,那就算了吧,本来还打算在小泽的婚礼上好好的帮帮忙什么的,没想到竟然没有这个机会。”

小姑也是笑着说道:“不如今天就当大哥的寿宴和小泽的婚宴一起过了?”

“可以有!”小姑父接过自己老婆的话说道。

但是小婶子这时候却又接着说道:“如果真要这样,那今天这一桌子是不是该由二哥家请客啊?”

“哈哈,我看没问题。”小叔子立马接话说道。

这一开口,顿时其他几个小辈也纷纷应和了起来,我却冷笑一声,说道:“好啊,没问题,不过既然是婚宴,那是不是各位长辈该给我准备一下份子钱了?”

我这句话说出口,刚刚还热闹的场面瞬间冷了下来,我原本也不愿意给我父亲添堵的,可没想到这些人竟然还想着占我们家的便宜,一顿饭的便宜都想占,我不是请不起,而是不愿意请。

“小泽,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呢?大家不是想着都没有参加你的婚礼,这不是想着补偿一下吗?你怎么说的谁稀罕你们家请客一样?”大伯母这时候冷着脸对我说道。

我淡淡的一笑,说:“那还真不好意思,我也不稀罕各位长辈给我举办什么婚宴了,还是省着份子钱给大伯举办寿宴吧!”

陆一凡在身边轻轻地拉了我一下,我才反应过来自己的举动有些给我父母难看了,这才闭上了嘴巴,端起一杯饮料喝了起来。

经过我这么一闹,这些长辈也不会给自己找不快了,一个个都开始祝贺大伯的五十五岁寿辰快乐,一个个都把自己准备好的礼物送了上去。

我爸妈也跟着应付了一下,把那块价值二百多块的不知道什么品牌的手表送了上去。

大伯母看着一件件礼物,眼睛里都是笑。

我和陆一凡则是显得格格不入,但我也不在意,一边自己吃着,还不忘给陆一凡夹菜,很多人看向我的眼神都充满了鄙夷,但我根本就不在乎,本来就没兴趣参加大伯的寿宴,现在填饱肚子才是正事。

“大哥,听说张琼现在在海德公司上班?”聊着聊着,小叔忽然看着大伯问道。

提起这件事,大伯脸上满是笑容,哈哈笑着说道:“小琼刚入职海德公司半年,现在在海德公司混的还行,这段时间就在打点关系,到时候把小洁也弄进去。”

“还是小琼厉害,这才大学毕业两年吧?竟然就入职海德公司了,海德公司可是咱们昌市最大的企业啊!”小叔一脸惊讶的说道。

这时候张琼也是满脸笑容,说道:“张悦应该也快大学毕业了吧?”

小叔的女儿张悦连忙说道:“今年刚上大四,明年就毕业了,现在还想着找个实习单位,不知道琼哥有没有什么好的实习单位,给我介绍一个呗?”

张悦说着夹了一块红烧肉放在了嘴里。

张琼微微一笑,说:“既然你开口了,那么当哥的就给你打听打听,最好能把你安排到海德公司,如果能在海德公司实习一年,毕业了留下的机会才更大。”

听到张琼的话,张悦顿时一喜,连忙举起酒杯对着张琼说道:“琼哥,谢谢你,妹妹敬你一杯。”

“好,好,哈哈哈哈!”张琼一脸得意。

这时候大姑也是笑呵呵的说道:“你们这些兄弟姐妹们,就该向小琼学习,看看人家,现在发达了,还不忘兄弟姐妹们。”

“琼哥,我敬你!”顿时大姑的儿子左扬和小姑的女儿沈忆梅也纷纷向张琼举杯。

张琼也是得意忘形,来者不拒,一连喝了好几杯。

看着这一切,我心中却是不屑的冷笑,原来是在海德公司上班,怪不得这么张扬,如果让你们知道我跟黄德海的关系,恐怕你们都要惊呆吧?

“张泽,你今年应该也大学毕业了吧?我看新闻上说,你们这一批的大学毕业生,很多人都是毕业就失业,有没有兴趣来我这里做事?我们单位正好缺一个看门的保安。”张琼见我一直坐在那里吃,笑眯眯的看着我问道。

我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毫不客气的说道:“张琼,你想装逼的话就找别人,别在我面前装,因为现在的我,你们根本就高攀不起。”

我的这句话是真的一点都不客气,此时气氛又再次被我一句话搞得低沉了起来,张琼的脸色也是涨红的难看,隐隐有股怒意想要爆发。

“张泽,你这样说就过分了吧?琼哥不过好心给你安排工作,你怎么不识好人心啊?”张悦立马对我说教了起来。

我头都不抬一下,依旧拿着筷子夹菜吃,夹了一块麻辣鱼放在了陆一凡的盘子里,说道:“老婆,吃鱼。”

见我直接无视了自己,张悦更是愤怒不已,这时候小叔有些不悦的对我爸说道:“二哥,小泽这样说话太礼貌了吧?你和二嫂是怎么教育的?”

“啪!”小叔刚说完这句话,我就忽然将手中的筷子重重的摔在了桌子上。

说我可以,但说我父母不行。

我这一下子,把众人都是吓了一跳,顿时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我的身上,我不紧不慢的拿起一张餐巾纸,擦了擦嘴,又擦了擦手,旋即慢悠悠的开口说道:“连老母亲都不愿意管的人,还有资格说别人没教养?呵呵,还真是讽刺啊!二叔,我记得刚出奶奶去世的时候,你好像还在麻将馆搓牌吧?如果不是我爸过去叫你,你连奶奶的葬礼都不会去参加吧?你说,这样的人,有资格说别人没教养吗?”

“你说什么?”二叔也是暴脾气,我这句话直接激怒了他,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包厢的门被打开,一个女服务员进来上菜了,但是门刚打开,一个人正好从门口路过,忽然停下了脚步,看向包厢内的我,惊讶道:“咦?小张兄弟!”

听到这句话,顿时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朝着包厢门口看了过去,只见说话的那人已经主动走了进来。

“高经理,您怎么来了?”张琼看到高超,顿时一脸惊讶的问道,随即连忙起身。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