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九十五章 爸爸的激动

整整一天,我都陪着陆一凡,铁牛虽然也跟在我们身边,但却丝毫不影响我和陆一凡。

今天一天所玩的那些项目,全都是陆一凡第一次玩,之前一直双腿瘫痪,而陆一菲又一直很忙碌,如今她的双腿被铁牛的爷爷治好了,她终于可以和正常人一样了。

铁牛也是第一次在游乐场玩,同样很高兴,一整天我们都在欢声笑语中度过,一直到了晚上天都黑了,我们在外面吃了晚饭后,才带着两人回家。

回到家的时候,我爸妈都在别墅大厅看着电视,看到我们回来了,我妈笑着问道:“一凡,今天玩得怎么样?小泽没有欺负你吧?”

陆一凡连忙走到了我妈的身边坐了下来,拉着我妈的手,开心的说道:“妈,我今天玩得可开心了,这还是我第一次去游乐场。”

我妈拉着陆一凡的手,有些心疼的说道:“真是苦了你了,小时候就双腿瘫痪了,还好,现在治疗好了,以后想去哪里玩就去哪里玩。”

我妈跟陆一凡在聊天,我爸则是拉着我到了一旁,我知道我爸这是有话要跟我说,就让铁牛先回房间洗澡去了。

“爸,你想说什么,现在说吧!”我看着我爸说道。

我爸神色复杂的看着我,似乎有些犹豫,终于,我爸开口了,说道:“小泽,你大伯今天给我来电话了,说明天是他的生活,顺便想要请我们一起去吃个饭,说是你小叔和大姑二姑家都去。”

听了我爸的话,我的脸色微微有些变化,随即一股怒意从心底里爆发了出来,但我一直忍着,双拳也不由的紧紧攥了起来。

“没事,如果你不想去,我们就不去了。”我爸看我脸上的裱花,连忙又说道。

看着我爸眼中的一抹失落,我忽然又不忍心了,其实我能理解我爸的心情,大伯和叔叔还有姑姑们,毕竟是他的兄弟姐妹,可是自从当年那件事发生之后,我们一家就彻底的跟他们疏远了,这么多年来,我们基本上没有互相走动过,没想到今天大伯忽然联系上我爸了。

“爸,你是怎么想的?”我盯着我爸问道。

我爸有些苦涩的笑着摇了摇头,说:“小泽,你不用考虑爸的想法,咱们家能有今天这个样子,全都是因为你,当年的事情,其实爸也一直过不去心中的那道坎,其实今天我跟你妈也说了,你妈也是跟我同样的话,看你,如果你愿意去,咱们就一家都去,如果你不愿意去,咱们家谁都不去。”

我爸虽然还是没有明确说明自己到底想不想去,但我却能感觉得到,我爸还是想去的。

毕竟是亲兄弟姐妹,又如何说段就断了呢?

我记得很清楚,那是我刚高中毕业的那一年,我考上了米方大学,我爸很高兴,宴请了所有的亲戚们过来参加我的升学宴,原本是高高兴兴的一个升学宴,结果却被我大伯和小叔,还有大姑和小姑,跟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亲戚们给破坏了。

他们不顾我们的脸面,当众跟我们提出要分割奶奶留下的财产,还说我爸大张旗鼓的给我举办升学宴,也是因为拿了奶奶留下的钱才举办的。

我爷爷去世的早,就在我还没出生的时候,他就已经去世了,是奶奶辛辛苦苦的一个人把三个儿子和两个女儿养大的,给三个儿子娶妻,把两个女儿出嫁,可这么多的儿女,奶奶老了,却没有人愿意收留,因为他们全都觉得奶奶老了,钱都花光了,也没有赚钱的能力了,养着奶奶就是累赘。

最后是我爸妈一直管着奶奶,直到奶奶去世,都是我爸妈守在身边的,我到现在都还清晰的记得,奶奶去世前,拉着我的手,将一个用手帕包起来的东西塞到了我的手里,流着泪水跟我说:“小泽,以后奶奶不在了,你要听爸爸妈妈的话,记住奶奶的话,等将来你功成名就的时候,一定要孝顺父母。”

我知道奶奶一直都很伤心,只是她不愿意说罢了,当我后来打开手帕的时候,才知道这里面装的是钱,虽然只有一千多块,但却都是奶奶一角两角一块五块积攒起来的。

甚至奶奶去世了,我的大伯小叔大姑小姑们,都没有一个人愿意筹钱来给奶奶办丧事,最后还是我把奶奶给我的这一千多块拿了出来,我妈在娘家借钱,才把奶奶的丧事给办了。

奶奶去世后的第二年,家里的旱地因为要修公路,被征收了,我们家拿到了六万多的征收款,又恰逢我考上米方大学。

我爸妈高兴,就拿出一部分钱来给我举办了升学宴,结果就在亲朋好友满座的时候,大伯醉汹汹的站出来了,说我爸拿着奶奶的钱挥霍,当这那么多人的面要瓜分我们的征收款。

小叔和大姑小姑不仅不拦着大伯耍酒疯,反而一起跟着让我们把奶奶留下的钱跟他们一起分了。

就是这样的亲戚,最后闹到派出所都来人了,经过调解,大伯和小叔还有大姑小姑他们被警察教育了一顿后,这件事才善了,但这件事却让我父母背上了私吞母亲老本的恶人。

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件事一直是我心中的一道疤,如果不是我父亲,这辈子我都不会去见他们。

思绪纷飞,沉默了好久,我才忽然看向我爸,开口道:“爸,我知道你想去,虽然我对他们没有一点好感,但也知道他们毕竟是你的兄弟姐妹,明天我们一起去,但是爸,你要知道,并不是我原谅了他们,而是因为他们跟我的父亲有血缘关系,仅此而已。”

听到我的话,我爸也是眼圈红红的,点了点头,说道:“儿子,谢谢你!”

我微微一笑,虽然我答应了一家人去大伯的生日宴,但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们。

如今,也有四年多的时间没有见过我爸身后的那些亲戚了,想到明天就要见面了,我忽然有些心酸,替我爸心酸,能有这样的兄弟姐妹,也是我爸的悲哀。

第二天吃完早餐,一家人坐在一起,我妈看了眼陆一凡,接着又看着我说:“小泽,有些事情过去了就让他过去,再想也只是会徒增悲伤,做人,应该向前看。”

我明白我妈的意思,我笑着点了点头:“妈,你们放心吧,如今我也算是小有成就,又怎么会因为过去的那点事情影响我的心境?”

大伯的生日宴是在昌市的一家大饭店举行,时间定在了中午十二点,正好是午饭的点。

早上的时候,把铁牛留在了家里,带着陆一凡,我们一家四口先是去了昌市的一家大型商场,给我爸妈一人挑了几件新衣服,原本我爸妈不打算买的,最后我说要去咱们就风风光光的去,让他们知道,咱们现在过得比他们好无数倍。

其实我从来没有过攀比的心里,但对于这些狗眼看人低的亲戚,我就想要把他们彻底的攀比下去。

给我爸妈挑了新衣服之后,给我和陆一凡也一人挑了一身新衣服,毕竟是生日,肯定是要准备生日礼物的,虽然我不在乎那点礼物的钱,但一想到买太好的东西送给那种眼里只有钱的亲戚,我就不愿意花钱。

最后还是为了我爸,才给大伯买了一块二百多块钱的手表,就算是我们一家的生日礼物了。

等买好礼物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四十了,我们这才从商场离开。

十五分钟的样子,就到了目的地。

一家人朝着饭店走了进去,都说佛靠金装人靠衣装,穿了一身新衣之后,我爸妈整个人的档次看起来都高了许多,我妈胳膊腕上还挎着一个陆一凡买给我妈的LV包包,脖子上也带着一条精致的钻石吊坠项链,手腕上带着金手镯,手指上也戴着大号的钻戒,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贵妇。

我爸也一身名牌,上身穿着一件阿玛尼衬衫,腿上穿着一条杰尼亚的休闲西裤,脚上也穿着一双菲拉格慕皮鞋,手腕上带着一块劳力士手表,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成功男士。

不光是我爸妈,还有我和陆一凡,也都穿着一声名牌,我今天就是要让所有亲戚知道,现在我爸妈过的很好,身上随随便便一件衣服都能买他们几十套衣服。

陆一凡显然也知道我的用意,为了不给我父母造成心里负担,每次付账的时候,都会帮我把父母支开,所以说,就连我父母都不知道,就在刚刚短短三四个小时之内,我已经在他们身上消费了多少。

进入饭店,我们四人的打扮瞬间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但是大部分的目光都在陆一凡的身上,她本就是个美女,今天又特意打扮收拾了一下,整个人看起来更美了,即便是那些一线的美女明星,恐怕在陆一凡的面前也要逊色几分。

走到包厢门口的时候,就听到包厢内已经响起了一些似曾熟悉的声音,我爸此刻也浑身不由的微微颤抖了起来。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