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九十四章 死亡跳跃

阿婆说着,又是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这一刻,百合泪如泉水,哗哗直流,颤抖着说道:“阿婆,你别吓唬我,你这是怎么了?”

我能感觉得到,阿婆此时生机正在迅速的消失,虽然如此,但我还是连忙拿出了手机,直接120过去。

阿婆猛咳了几下之后,忽然又是一口血喷了出来,这一次,阿婆再没有坚持住,似乎极其的痛苦,抓着我的手极其的用力,很快这股力道消失,阿婆的手无力的垂落了下来,在虚空中轻轻地摇摆了几下,旋即彻底的静止了。

但是阿婆的嘴角一直挂着一丝慈祥的笑容,显然,阿婆已经走了。

“阿婆!”百合呆了那么一瞬后,声音颤抖着叫了声阿婆。

然而阿婆却一动不动,百合又连续叫了几声,可是阿婆再也没有任何的回应了。

“阿婆!”百合终于再也无法承受,趴在阿婆的身上放声大哭了起来。

看着哭的撕心裂肺的百合,我的心情也是十分的复杂。

很快120也来了,在对阿婆做了检查之后,当场宣布了阿婆的死亡。

这注定是个悲伤的夜,百合一直守在阿婆的身体旁边,一直在哭,哭道最后泪水都没有了,整个人都像是失去了魂一般呆滞了起来。

我轻轻地叹了口气,不知道如何去安慰她,只能陪在她的身边,虽然我连她的真实姓名都不知道,跟阿婆也是第一次见面,但对百合却莫名的感到心疼。

给陆一凡发了一个微信,只是告诉她我接着两天有事,回不去,让她跟父母说一声,并没有告诉她这边发生的事情。

陆一凡是个非常体贴善解人意女孩,这都半夜了,她竟然还没有睡觉,我的信息刚发过去她就回复我了,并没有问我为什么,只是叮嘱我注意安全。

我一直陪着百合,等天亮了,就连忙出去买丧葬的物品,在我的帮助下,第二天让阿婆入土为安了。

百合也只是阿婆去世的那个晚上哭了很久,第二天天刚亮就开始跟着我一起准备阿婆的后事,十分额坚强,直到让阿婆彻底的入土为安了,百合才终于撑不住了,直接在阿婆的墓地昏迷了过去。

我将她送到了医院,只是因为悲伤过度,又是两天一夜没有睡觉,她的体质本来就不好,才昏迷过去了。

守在百合的病床前,我也感觉撑不住了,趴在她的病床边上睡着了,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百合已经醒过来了,睁开双目,无神的盯着天花板。

“百合,阿婆离去的时候嘴上带着微笑,她并没有遗憾,离去的时候也没有受到什么痛苦,我们还是节哀吧!”看着双目通红的百合,我安慰道。

百合听见我的声音,这才眼睛动了一下,看着我十分勉强的一笑说道:“张哥,谢谢你!”

我微微摇了摇头:“我已经帮你找高超请过假了,这今天你就先好好的休息,等哪天想去上班了再去。”

百合点了点头,眼中满是感激,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只是有些虚弱,但我却能感受到她心中的哀伤和难过。

又陪着百合在医院待了一夜,第二天她就出院了,原本我打算要送她回去的,结果她说不想回去了,想一个人去转转,我虽然有些不放心,但看她也不像是那种会想不开的女人,索性答应了下来。

走到停车场,我刚打算上车的时候,百合忽然叫了我一声:“张哥!”

我停下了即将拉开车门的动作,看向了百合,只见百合嘴角挂着一丝浅浅的微笑:“我叫关芷晴。”

百合说完,旋即转身离开,我这才知道她的名字,就跟她人一样,一个非常美好的一个名字。

直到关芷晴的背影彻底消失在了我的眼前,我才上车离开。

这已经是我参加同学聚会后的第二天了,虽然只有两天,但却发生了很多事情。

等我回到家里的时候,陆一凡正陪着我妈在院子里晒太阳。

看到我回来了,我妈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不悦的说道:“你还有脸回来?”

看着我妈不高兴的样子,我有些心虚,连忙走过去抓住了我妈的手,笑着说道:“我这不是跟老同学好久不见了,一起玩了两天吗?”

“自己去玩了,把一凡丢在家里,你可真是行,一凡,我们不理这个小子,走,陪妈进去。”我妈又教育了我一句,直接转身对陆一凡说道。

陆一凡苦涩的笑了笑,也不说话,扶着我妈回了别墅,进门的时候,陆一凡朝我偷偷地使了一个眼色,让我好好的哄哄妈妈。

我有些无奈,虽然自己是做了好事,但这些事情还是不打算告诉妈妈。

经历了阿婆的死亡之后,我忽然有些庆幸了起来,虽然妈妈的胃部因为手术已经切除了一点,但相比阿婆,妈妈倒是幸运幸福了许多,至少她现在有一个幸福的家。

阿婆去世的那天晚上,关芷晴一边哭一边跟我说着阿婆,我也是知道了关芷晴是阿婆收养的孩子,从关芷晴的记忆里,阿婆就没有享过福,在关芷晴还很小的时候,阿婆就靠着捡垃圾养活了关芷晴。

如果不是阿婆,就没有关芷晴,所以她初中毕业,就进入社会打拼了,但谁知道阿婆的身体一天天的不如一天,尽管关芷晴已经很努力的工作了,可是赚到的钱对于阿婆的几次手术费来说,还是杯水车薪。

或许是因为关芷晴和阿婆的事情,我总放在心里,一整天都不怎么开心。

晚上的时候,躺在床上,陆一凡小声问道:“阿泽,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看你一整天都是闷闷不乐的样子。”

原本我不打算告诉陆一凡那些事情的,可是那些事情像是一块石头堵在我的心里,终于,我还是没有任何的隐瞒,告诉了陆一凡那些事情。

陆一凡听了之后,也是感慨万分,并没有因为我却陪伴其他的女人而对我有任何的不满,反而十分同情的说道:“阿泽,你说的那个关芷晴真可怜,唯一的亲人阿婆也去世了,她一定难过死了。”

我叹了口气,说道:“是啊,多好的一个姑娘,年纪轻轻的就误入了歧途,为了阿婆,牺牲了那么多,可最终阿婆还是去世了。”

“阿泽,要不你试试,让她跟我们去米方市?既然遇见了,那就是缘分,以前是因为有阿婆,她才不得已之下误入歧途,现在没有了阿婆,我们可以给她在米方市安排一个正经的工作。”陆一凡同情心泛滥,有些不忍的说道。

昨天晚上关芷晴就跟我说过,她在刚初中毕业的时候,阿婆就因为心脏病住院了,那时候家里连一百块都没有,为了给阿婆治病,她就找了一个有钱的男人,把自己的第一次卖给了他,但却还是被对方给骗了,原本打印要给她二万块,可是最终就给了她几百块。

后来,为了赚更多的钱,她就彻底的沦陷了,变成了别人的玩物,她说她很脏,但我却觉得她很干净,比大部分表面上看起来清纯无比,背地里却做着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的女人干净好多。

我虽然也很同情关芷晴,但却没有想过要把她带去米方市的打算,先不说她愿不愿意,就算愿意了,我也不想给自己找麻烦,毕竟我和陆一凡的关系已经慢慢地进入了正轨。

或许是这些天太累了,很快就躺在床上沉睡过去了,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

这时候距离一个月的期限也越来越近,但自从这一次回来之后,身边就发生了许多事情,也没有带着陆一凡去玩。

早饭过后,我笑着说道:“一凡,今天咱们就把爸妈丢在家里,我带你出去玩。”

“啊?”陆一凡挺惊讶的,但我能感受到她的惊喜。

只是她很快摇了摇头说道:“还是算了吧,妈妈才做完手术没多久,我们还是在家里多陪陪妈妈。”

陆一凡刚说完,我妈就连忙说道:“一凡,有你爸在呢,我没事,这几天我感觉精神很好,你放心的跟阿泽去吧!”

我爸也笑着说道:“一凡,你们去玩吧,正好给我和你妈单独相处的机会。”

我爸也难得的开了玩笑,我妈没好气的瞪了我爸一眼说道:“老不正经。”

我爸嘿嘿一笑,说:“还是我陪着老婆子。”

陆一凡见我爸妈都坚持,她这才答应了下来。

我开着我爸的车子,陆一凡坐在副驾驶,铁牛也坐在后面,虽然带着一个电灯泡不太合适,但毕竟铁牛也是跟着我来的,当初铁牛的爷爷也是让我带铁牛来接触社会的,我丢下他一个人在家也不合适。

整整一个上午,我们都在外面,去了昌市的美食一条街,带陆一凡和铁牛吃了好多好吃的,还带他们去了本地的一些旅游景点。

下午的时候,我们又去了游乐场,看着正在玩蹦迪的男男女女,陆一凡一脸的跃跃欲试。

“怎么?想玩?”我笑着问道。

陆一凡连连点头,但是很快又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吧,我害怕!”

我笑了笑,直接牵着她的手朝着收费处而去,边走边说道:“我们一起跳,有我在,什么都不用怕。”

陆一凡的嘴角微微上扬了起来,笑的很开心。

为了让铁牛也体验一下,我给铁牛也买了一张单人票,给我和陆一凡买的双人票。

蹦迪的人很多,等轮到我们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等工作人员给我们系好了安全带之后,我们站在跳台边缘,陆一凡浑身都在颤抖,紧张的说道:“阿泽,我们要跳了吗?”

我笑了笑,旋即伸出双手,紧紧的抱住了陆一凡,两人面对着面,我的脸上满是自信的笑容,轻轻开口道:“有我在,什么都不需要怕!我们跳了!”

说话间,我已经抱着陆一凡朝着下面倒了下去,双脚刚离开跳台,失重的刺激感让我都感受到了无比的刺激,陆一凡更是惊恐的尖叫了起来。

我的目光始终紧紧的盯着近在咫尺的精致容颜,陆一凡似乎有所感应,也睁开了双眼与我对视在一起,忽然间她的脸上没有一丝的恐惧,转而一抹幸福的笑容挂满嘴角,忽然开口大声吼道:“阿泽,我爱你!”

幸福的声音回荡山谷,陆一凡紧紧的抱着我,忽然向我吻了过来,这一刻,两人的心似乎彻底的挨到了一起。

几十米高空的跳跃,又何尝不是死亡的跳跃?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