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八十八章 黑强的悲剧

听到海叔的话,我笑了笑,将手机朝着黑强的方向递了过去,黑强显然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冷笑一声说道:“小子,这里是我们海德公司的地盘,而这家ktv是我黑强的地盘,就算你今天把海德公司的老总叫过来了,我告诉你,也没用。”

黑强也是嚣张的厉害,我笑了笑说:“就因为我知道你是海德公司的人,所以才打这个电话的,这是你们海德公司的老总,既然你说就算是他来了也没用,看来这个电话你也不会接了?”

然而黑强并不相信我的话,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他身边的几个小弟也纷纷大笑了起来,黑强笑够了之后,冷漠无比的看着我说道:“小子,别跟我吹牛,如果你真的认识我们海德公司的老总,那我就是海德公司老总的兄弟了。”

我一脸古怪的看着黑强,这家伙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我的电话现在可是接通的状态,海叔显然把我们这边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我忽然有些替这个黑强悲哀了。

王宇脸色也有些难看,小声说道:“张泽,你是不是搞错了?黄总那种人物,你怎么可能接触的到?”

就连王宇都有些怀疑了,怪不得黑强相信我的话,刘凯也是哈哈大笑了起来,说道:“张泽,我忽然发现你今天装逼装上瘾了,在海德公司的地盘,竟然敢冒充认识海德公司老总,你这是在作死,海德公司的老总是什么人物,就凭你,也能认识他?”

刘凯说完,又转身对黑强说道:“强哥,你现在知道这小子有多嚣张了吧?你现在就该直接下令,让大家把这家伙好好地揍一顿。”

黑强冷眼看了眼刘凯,盯着我说道:“小子,你还有什么遗言,如果没有了,就准备接受我黑强的怒火吧!”

我笑了笑,旋即直接打开了手机免提功能,旋即说道:“海叔,刚才的对话您应该听到了,辉煌ktv的负责人黑强不相信我的电话是打给您的。”

“黑强,我是黄德海,张泽是我的侄子,刚才你说的话我可是全都听见了,你现在就给我侄子磕头道歉,或许我还有可能原谅你。”原来海叔的名字是叫黄德海,此时十分愤怒的吼了出来。

而黑强在听到黄德海说的话时,依旧不相信对方就是黄德海,怒道:“你特么的谁啊?跟这小子一起唱双簧呢?你特么的要是黄德海,那老子就是黄德海他兄弟了,有本事你现在给我滚来辉煌ktv,让老子看看你特么的哪里长的像我们公司老总。”

“好好好,我看海德公司的有些高层需要清理一下了,现在竟然连老子的话都不顶用了,你头上的领导是高超对吧?老子现在就给他打电话,让他看看黑强到底是哪个王八蛋!竟然连老子的话都不听。”黄德海愤怒的咆哮了起来,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黑强此时脸色也出现了一抹疑惑的神色,似乎有些怀疑黄德海的话,很显然,黑强根本就没有跟黄德海怎么接触过,否则不可能就连黄德海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我有些同情的看了黑强一眼,说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不得不承认,你是个可怜的人,从今天开始,恐怕就连你头上的老大,也要被连累了。”

“小子,你他么的装什么逼?老子……”黑强刚刚还想要继续说下去的时候,他的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黑强顿时一愣,当他看到来电号码的时候,我看到他的眼中充满了惊讶,不可思议的看了我一眼,旋即小心翼翼的接通电话。

他的电话声音挺大的,刚接通电话,就听到对方愤怒的吼道:“黑强,你特么的胆子肥了,竟然还敢当老总的兄弟,你特么的想死是吧?我告诉你,现在立马给我磕头认错,老子现在就去辉煌,如果在我赶过去之前你还不能获得对方的原谅,老子弄死你。”

黑强的电话设置的来听声音挺大的,原本整个包厢就十分的安静,此时所有人都听到了黑强接通电话后对方所说的话。

顿时一个个都是震惊的看着我,我身边的王宇也是嘴巴都长成了o形,更别说是刘凯那些人了。

扑通!

就在所有人的震惊中,刚刚才被我踹断右腿的黑强,一把推开了扶着他的小弟,直接跪在了我的面前,咚咚咚,二话不说,先是给我磕了三个响头。

黑强是真的用力在磕头,此时额头上红红的都快要深处鲜血了,接着才连忙说道:“这位兄弟,我黑强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兄弟,我真的知道错了,求兄弟大人有大量,就把我当成一个屁放了。”

我似笑非笑的盯着黑强,说:“黑强,还记得我之前警告你的话吗?做人不要太嚣张了,是你自己不听的,刚才我给你们海德公司的老总打电话,你又选择了不相信,你说你是不是可怜之人?只是就凭你刚刚说的那几句大逆不道的话,就算我能原谅你,那么海叔会原谅你吗?”

我这句话倒是没有胡说,虽然跟黄德海还没有接触过,但就凭我对李杰的了解,以及刚刚黄德海接到我电话后的处理方式,就知道黄德海也是一个心狠手辣之人,在他眼中,辉煌ktv不过是他手中众多产业中的一个小产业,一个黑强,他根本就不会放在眼里,竟然还敢在电话里面侮辱他,他当然不会轻易放过黑强。

黑强听了我的话后,整个人都是一脸的颓废,显然清楚我这句话的意思,连黄德海的面他都没机会见,更别说是获得黄德海的原谅了。

如果不是因为他刚才想要强迫冶梅去陪他表弟,或许我还会保他,但就凭他这样的行事作风,我也不会管他。

很快,黑强像是明白了我的能量,一下子跪着抱住了我的腿,哀求道:“兄弟,我真的知道错了,求你给我一个机会,只要你能帮我在黄总面前求个情,饶我一马,以后我黑强就是你的小弟。”

我不是圣人,一开始就想到了黑强的后果,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他现在是很可怜,但他之前可恨的时候呢?

我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目光看向了已经吓的腿都软了的黑强的表弟,见我看向自己,黑强的表弟终于再也无法坚持,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浑身不停的颤抖。

我冷眼看了他一下:“刚才强迫我同学去你包厢的气魄呢?”

“大哥,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大哥放我一马,我再也不敢了。”黑强的表弟哭着哀求道,他是真的哭了,满脸都是泪水和鼻涕。

我有些嫌弃的看了他一眼,王宇这时候底气也是十足,直接走过去一脚踹在了黑强表弟的身上,接着就是一顿猛踹,边踹边说道:“就你特么的这个怂样,也敢学别人抢女人?”

王宇一顿猛揍,黑强的表弟一阵惨叫,而黑强跪在我的脚下,一句话都不敢说,而原本黑强带来的那些小弟,此时也都傻眼看着这一切,自己的老大黑强都跪在我脚下了,他们谁还敢说一句废话。

就在这时候,包厢外面一阵慌忙的脚步声响起,接着就听见一道中年男人的声音响起:“黑强呢?”

“强哥在包厢里面。”外面有人说道。

接着就看到一个中年人满头大汗的跑进了包厢,中年人一进门,就看到了跪在我脚下的黑强,立马知道了我就是张泽,连忙来到了我的面前,谄笑道:“你就是黄总的侄子张泽吧?我是黑强的领导高超。”

我淡淡的点了点头,说道:“之前这里发生的事情,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

高超连忙点头,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说道:“黑强这小子是过分了,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我点点头,旋即目光一扫那些早已吓傻眼的初中同学们,最终目光落在班长胡栋财的身上:“班长,今天的聚会就到此结束,你带大家先走吧!”

胡栋财连忙点头,那些学生早就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此时一个个逃也似的离开了辉煌ktv,而冶梅离开前,则是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说了声谢谢后,转身离开。

我悠哉的坐在沙发上,高超见我的同学都离开后,眼中出现了一抹厉色,旋即一声令下:“给我打!废掉四肢丢出去。”

黑强听到高超的话后,顿时急了,连忙哀求道:“超哥,我真的知道错了,给我一次机会,我真的知道错了。”

然而黑强的求饶并没有让高超心慈手软,原本黑强带来的小弟,此时全都围着黑强打了起来,黑强一阵惨嚎,最后直接被高超亲自打断四肢,然后命人丢出了辉煌。

高超这才小心翼翼的看着我说道:“张少,不知道我这样处理,你还满意吗?”

我笑了笑说:“超哥说笑了,我可不敢说什么满不满意的,黑强之前想要强行带我女同学去他表弟的包厢陪酒,后面又对我的兄弟动手,我已经废掉了他一条腿,至于废掉黑强四肢丢出去,可跟我没有关系。”

听了我的话,高超也是一愣,旋即哈哈一笑,说:“那当然,黑强敢在黄总面前称黄总的兄弟,这是对黄总的不敬,废掉他四肢,都是轻的。”

高超也是一个聪明人,我只是稍稍一点,他就明白了我的意思。

他问我对他的处理是否满意,我却说我已经让黑强付出了应有的代价,至于废掉黑强四肢却跟我没有关系,实际上也是在告诉高超,我不想被黑强惦记上,虽然他被废掉了四肢,但他毕竟在昌市混了这么久了,肯定也有自己的亲信,谁知道他会不会把自己被废算在我的头上。

高超很是聪明的回答我是因为黑强说的话得罪了黄总,是他下令废掉黑强的,也就是说他会想办法把黑强背后的隐患也处理了。

我对高超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旋即笑了笑,又说:“超哥,这是我兄弟王宇,原本是在稻香街开了一家小酒吧,您看以后能不能帮我照顾一二?”

高超连忙笑着说道:“既然是张少的兄弟,那就是自己人,这样好了,刚刚黑强不是已经被我废掉了吗?以后就由王宇兄弟取代黑强,负责稻香街这一片区和海德公司相关的一切事宜,不知道王宇兄弟觉得如何?”

听到高超的话,王宇惊喜的连连点头说道:“没问题,谢谢超哥!谢谢超哥!”

我知道王宇就是混这条路的,虽说手头有个小酒吧,但如果让他取代了黑强,那以后整条稻香街都是他说了算,自己的酒吧本身也不用缴纳保护费了,简直就是一个大的跳跃。

高超又把自己的电话留给了王宇,让王宇以后有事自己跟自己联系。

王宇也不傻,显然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我,而且也看出了高超有话跟我说,于是笑着说道:“张泽,那你跟超哥先聊,我向回去了。”

我笑着点了点头,等王宇离开之后,高超才小心翼翼的坐在了我的前面,说道:“张少,今天发生的事情,我作为黑强的领导,真的很抱歉,希望张少在黄总面前帮我多说几句好话。”

高超是个聪明人,而王宇想要在这里更好的发展下去,也需要高超,我哈哈一笑,说道:“今天如果不是超哥,我和我的同学可就真的要遭遇黑强的毒手了,说起来,还是我欠超哥人情,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超哥尽管开口。”

跟聪明人交谈就是顺心,高超听了我的话后顿时一喜,连忙说道:“好说,好说,哈哈哈哈!”

正和高超聊着,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黄德海的电话,我笑了笑,对高超说道:“超哥,我接一下海叔的电话。”

高超听到我口中的海叔,连忙让我先接电话。

电话接通,就听到黄德海的声音响起:“张泽,那边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你有没有受伤?”

我故意将免提打开,笑着说道:“谢谢海叔关心,我这边已经没事了,刚才本来被黑强的人围住差点废掉,幸亏超哥及时赶到,刚才超哥已经把黑强废掉了。”

“没事就好,高超这个王八蛋也是,我看他也是不想干了,把什么人都往手底下提拔,等会儿我就把他给换了。”黄德海愤怒的说道。

听到黄德海的话,高超的额头上脸上都是豆大的汗水,我看了眼高超,旋即连忙说道:“海叔,我能不能求您个事?”

“我和李杰就跟亲兄弟一样,既然你是他义子,那就是我黄德海的义子,有什么事,你尽管说,海叔能帮上你的地方,一定不会说个不字。”黄德海语气很是干脆的说道。

我说:“其实不瞒海叔,超哥跟我父亲有点交情,今天想要把我怎样的也不是超哥,海叔能不能不要把超哥换了?”

黄德海没有丝毫犹豫的说道:“既然你说了,那就不换了,对了,我现在在海滨大都会,正好距离辉煌不远,你过来找我。”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