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八十二章 暴躁的王宇

我人还没有进入包厢,就已经听到别人在背后说起我的坏话了。

我也没有想到,这都是初中同学认识的第十个年头了,这件本就被冶梅胡说八道的话还在流传。

此时包厢内一阵哈哈大笑声,显然都是对这件事的笑谈,在他们看来,我确实就是一只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

好在在米方市的这几年我经历了许多,心性也早就成熟了许多,不然还真有些不好受。

“哈哈,你说的对,就是张泽,那时候可是我们班的大学霸,家境贫穷的很,不过不得不说,那个家伙学习真的太刻苦了,在学校,我根本就没有见过他做过任何与学习无关的事情。”

“人家当然要学习刻苦了,如果拿不到奖学金,可是连学费都交不起。”

“也不知道那家伙现在在哪高就呢?”

“现在这个社会可是残酷的很,很多大学生都是毕业就是失业,他就算学习再好又如何?今年也才刚大学毕业,又能拿到多少工资?咱们在座的里面可是有许多拆迁拆出来的百万富翁啊!”

……

听着屋内传出来的阵阵欢呼声,我却没有一点想要推门进去的想法。

原本以为过去这么多年了,毕竟都是同学,就算过去有过矛盾,现在也不会提起,没想到本就跟他们没有什么矛盾的我,还没有进去,就变成了人家口中的癞蛤蟆和谈资笑料。

还真是有些让人悲哀,想了想,准备离开,这样的聚会没什么意思。

我刚准备转身离开,忽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张泽!”

回过头,就看到是冶梅来了,她的身边还有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感觉挺面熟的。

“他是张泽啊?我还没认出来,张泽,还记得我不?”马尾辫女孩也是一脸惊讶,旋即笑呵呵的看着我问道。

我盯着马尾辫女孩看了看,有些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时间太久了,有点记不起来了。”

马尾辫女孩幽怨的看了我一眼,说:“我是马婵娟,当初刚上大一的时候,我们还当过几天同桌,说起来,我们可都是彼此初中的第一个同桌呢!你竟然一点都不记得我了,我好失望啊!”

看着马婵娟夸张的样子,我笑了笑,说:“原来是你,我记起来了,不过你可不能怪我,都说女大十八变,你现在可是变漂亮了许多,我要是能一眼就认出你来,那你才该失望。”

“呦!咱们的大学霸现在也学会说话了,虽然知道挺假的,不过听着舒服,嘻嘻!”马婵娟笑着说道。

冶梅笑着说道:“别人都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你们这是老同学见面两眼泪汪汪啊!把我都给晾一边了啊?”

马婵娟嘻嘻一笑,抱着冶梅的胳膊,说道:“你可是咱们的班花大美女,谁敢把你晾在一旁啊?”

“张泽,我们一起进去吧?”冶梅笑着对我说道。

既然已经被看到了,如果这时候我再离开,就有点不合适了,虽然有人看不起我,但毕竟还是有些人对我没有恶意的,就像是马婵娟。

包厢的门推开,我和冶梅还有马婵娟一起走了进去,看到我们三人的时候,许多人都面露惊讶之色。

此时包厢内已经坐了二十多个人了,这倒是让我挺惊讶的,初中的时候班里也就大概四十多号人的样子,一般情况下,同学聚会能凑够一半都已经很不错了,现在已经超过一半了,貌似还有些人没赶过来。

“这不是咱们四班的班花大美女冶梅吗?还有咱们的学习委员马婵娟。”这时候有人惊讶的笑着说道。

顿时很多男性同胞的眼中都是异样的神色,冶梅毕竟也是当过班花的人物,在这里的男生,几乎每一个人当初都暗恋或者明恋过冶梅。

如今七年不见,冶梅变化也很大,褪去了曾经的青涩,身材也是非常的饱满,再加上现在世界上的四大妖术之一的化妆术,冶梅打扮的更漂亮了。

而马婵娟初中的时候就是个美人胚子,只是从始至终,一直都扎着一条马尾辫,即便今天,依旧是马尾辫,脸上虽然化了点妆,但是很淡,但看起来依旧算是个美女。

当然,无论在什么地方,美女永远都是最受欢迎的,立马有人叫着让冶梅和马婵娟坐过去。

而我则是被许多人忽视了,只有几个人有些疑惑的看着我,似乎还没有认出我来。

“这位是?我怎么有点想不起来了?”一个我也记不得名字,只是有些脸熟的男生笑着看向了我。

冶梅这时候嘻嘻一笑,也不在意这里好多人在,直接挽起了我的手臂,笑着说道:“你们都认不出来了吧?”

被冶梅忽然挽住了胳膊,我微微皱了皱眉,捕捉痕迹的将手臂抽了回去,这个女人昨天我就已经见识过了,爱慕虚荣,显然是知道了我如今的财力不凡,今天才会一改常态,主动跟我拉进关系。

虽然我已经抽回了胳膊,但许多男生的眼中都出现了不悦,显然是因为刚才冶梅主动挽起了我的手臂。

“我想起来了,他是癞蛤蟆张泽。”这时候忽然有一个男生惊讶的叫了起来。

然而他这一句癞蛤蟆,顿时让我脸色十分难看了起来,而许多同学的眼中也满是戏谑。

马婵娟微微有些不悦的说道:“腊金龙,你怎么说话呢?大家同学一场,好不容易见一次面,你怎么能这样说张泽?”

腊金龙这才回过神,刚才也是因为惊讶,开口就说出了癞蛤蟆几个字,顿时微微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不好意思啊,张泽,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着初中的时候大家都有外号,看到老同学你太激动了,情不自禁的就想起了你的外号,别介意哈!我这边正好有位置,快过来坐。”

腊金龙虽然道歉了,但语气上却一点都不真,不过倒是让我稍稍好受了一点。

我没有理会腊金龙,认识目光扫了一圈,似乎没有看到王宇,顿时微微有些失望,不过我知道王宇肯定回来的,毕竟是他给我打了电话,我才过来的。

扫了一圈,基本上没有什么好位置了,只有面朝着门的那边空着几个位置,貌似只有那边可以等王宇来了跟我坐一起。

于是直接朝着那边走了过去,而腊金龙见我直接无视了自己,脸色顿时十分难看了起来,不过也没有说什么。

我走过去后,直接坐在了面向着门的那个位置,然而我这一坐下,许多人看向我的眼神都有些不一样了。

“张泽,那里你不能坐,快起来。”我刚坐下,腊金龙就皱眉说道。

我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这里没人,我为什么不能做?”

“兄弟,我劝你最好还是换个位置,那里可是刘凯的位置,今天同学聚会,可是刘凯请大家吃饭的,那是主座,当然应该让刘凯来坐。”腊金龙戏谑的说道。

而他提起刘凯的时候,我面色不变,但心中却隐隐有股怒意,因为当初冶梅向我表白被拒绝之后,冶梅找来收拾我的人就是刘凯,当时刘凯在学校混的挺好,直接叫来了好几个人,放学的时候,把我堵在了教室一顿打。

那时候我和王宇还不熟,刘凯从那天打了我之后开始,隔三差五的跟我过不去,小到让我给他买水买饭,大到买烟买酒,甚至还跟我要网费。

那时候家里本来就穷,我又一心在学习上,为了不耽误学习,只能顺从他,如果不是后来我偶然救了王宇的一条命,恐怕刘凯会一直欺负我到毕业。

所以说,如果问我初中最讨厌的人是谁,我会毫不犹豫的说出刘凯这个名字,当初可是足足欺负了我一个月。

听到腊金龙的话,我一脸冷淡的说道:“你是谁啊?我跟你很熟吗?我可没有你这么一个不认识的兄弟,我坐哪里那是我的自由。”

不用想,都知道腊金龙的脸色有多难看,刚刚还有些喧闹的包厢,此刻也彻底安静了下来,一个个都是惊讶的看着我,毕竟我留给他们的学霸印象实在太深刻了,而腊金龙就是当初跟着刘凯一起玩的那几个人,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依旧甘愿做刘凯的狗腿子。

我坐下后就拿出了手机,无所事事的摆弄了起来,本就跟这些人没什么交情,现在又是背后说我坏话,又是让我让座的,我也就没什么义务给他们好脸了。

腊金龙微眯着眼看着我,忽然冷笑一声:“既然你要坐刘凯的位子,那就坐好了,我可是提醒你一句,现在的刘凯可不是以前初中混的那个刘凯了,别到时候他来了,发现自己的位置被占了而找你麻烦。”

我直接无视了腊金龙的话,冶梅这时候也是嘻嘻一笑,直接来到了我左边的位置坐了下来,笑呵呵的说道:“张泽,我坐你身边,没问题吧?”

我淡淡的说道:“当然没问题。”

本就是同学聚会,虽然不知道是刘凯包了今天的饭局,但在我眼中,有位置就坐了,谁能那我如何?

就在这时候,包厢的门被打开了,还没看到人,首先听见了一道爽朗的大笑声,接着就看到一个身材魁梧的男生走了进来,哈哈大笑着说道:“老同学们,好久不见,大家好啊!”

真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这爽朗的笑声不是王宇与会是谁?

此刻王宇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一头精干的三毫米短发,脖子上还挂着一条粗金链子,社会气味十足。

“阿泽!”王宇进来后,目光一扫,瞬间看向了我的位置,直接大步走了过来。

看到王宇,我也挺高兴的,就因为我救了他一命,后面不仅帮我挡下了刘凯,还经常请我吃饭,他虽然不说,但我却知道,他知道我穷,平时就算有零用钱,也全被我攒起来买学习资料了,所以时不时的请我吃饭。

可以说,如果不是王宇,我的初中不仅不能好好的读下去,身体也会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而垮掉,这也是为什么原本不参加同学聚会,结果王宇给我一打电话,我就来了。

我站了起来,跟王宇大大的拥抱了一个,王宇情绪有些激动的说道:“好兄弟,七年不见了,今天终于见面了。”

我笑了笑,说:“是啊,七年不见了,还真是一个不短的时间,坐吧!”

王宇直接坐在了我右边的空位上,这时候,包厢内就剩下最后一个腊金龙身边的位置了,而上首的几个位置则是被我和王宇给坐了。

“王宇,你们坐了刘凯的位置,要不换一下?”腊金龙笑着对王宇说道,他敢对我一点面子不给,但对王宇,却不敢,当初刘凯带着他们一起欺负我的时候,王宇可是没有少揍腊金龙。

腊金龙话音刚落,王宇就猛地抓起面前的一个水杯,朝着腊金龙丢了过去,很准的砸在了腊金龙的额头上。

王宇呼啦一下站了起来,伸手指着腊金龙怒道:“你特么的废话什么?这里是你家的啊?在跟老子叽叽歪歪,老子剁了你。”

我也没想到王宇现在跟以前完全一样,很是暴躁,这一下也是吓坏了同学们,一个个看向王宇的眼神都有些畏惧。

腊金龙被茶杯砸了一下之后,额头上瞬间红了起来,他的脸色也是十分难看了起来,但对上王宇可怕的眼神之后,只能不甘心的低下了头,不敢与王宇对视。

王宇见对方不说话,这才坐了下来,骂骂咧咧的说道:“真他么的烦,一个狗腿子也这么牛逼哄哄的,真特么把自己当回事了。”

就在这时候,包厢的门被推开了,有一个人走了进来,正是腊金龙口中的刘凯,虽然多年不见,但是我依旧立马认出了他。

此时刘凯穿着一条黑色的西裤,上身穿着一件花格阿玛尼衬衫,手上还带着一块也不知道什么牌子的表,笑呵呵的走了进来,右手食指上还带着一个大金戒指。

“同学们好啊!”刘凯一进来就笑呵呵的打了一声招呼,接着就发现了气氛似乎有些不对劲,但是很快他的目光就看向了腊金龙的额头上已经鼓起的大红包,顿时眉头皱了起来。

“凯哥!”腊金龙看到刘凯进来,就连忙站了起来,叫了一声。

刘凯点了点头,目光这时候看向了坐在主座上的我,以及我身边的王宇和冶梅。

此时王宇还在跟我哈哈大笑着说他的事情,似乎根本就没有看到刘凯进来一样。

“凯哥,张泽把你的位置坐了,我刚才跟王宇说了一句,他就丝毫不顾同学之情,丢了一个茶杯过来。”腊金龙看到刘凯,眼中也是出现了一丝厉色。

刘凯听了腊金龙的话后,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不过很快笑呵呵的看着王宇说道:“王宇,几天不见,你这是给我一点面子都不给了啊?”

“你特么的算什么东西?老子凭什么给你面子?”正在跟我聊天的王宇,一下子又暴躁了起来。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