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七十七章 最原始的事情

在我回到家的第二天,我妈终于开口说话了,昨天毕竟是手术第一天,身体还很虚弱,现在换了VIP病房,条件也好了许多,陆一凡也很懂事的整天陪在我妈身边。

当初结婚的时候,我爸妈只是去了婚礼现场,也算是第一次见陆一凡,这是他们第二次见,第一次毕竟没有任何的了解,只是见了一面后就离开了,这一次我忽然有种错觉,这才是回来第二天,好像陆一凡已经是他们的亲生女儿了,而我是个外人。

每次我妈欠着陆一凡的手,叮嘱我以后不能欺负她的时候,我都是一脸的委屈,而陆一凡则是开心的很,咯咯直笑。

因为我妈胃部癌变部位切除了整个胃的五分之一,虽然在胃癌这个病里面不算切除的多,但尽管这么一点,也让我及后悔又后怕。

我爸这个犟脾气,在见到陆一凡这么懂事以后,也是对这个儿媳妇非常的满意,也和我妈一样,让我不能欺负她。

因为昨天晚上是陆一凡强烈要求住在医院陪着我妈的,所以一大早,我妈就让我必须带着陆一凡回去休息,说是昨天晚上陆一凡一夜未睡,一直在伺候她。

为了不让我妈情绪激动,最后留下我爸,我带着铁牛和陆一凡离开了医院。

昨天晚上我和铁牛是跟着我爸在棚户区租的一间十几个平米的小房间,昨晚我爸也给我讲了很多。

自从半年前发现我妈胃部长了肿瘤之后,他就开始带我妈到处治疗,结果治疗费用很高,无奈之下才把乡下的宅子给卖了,然后自己就在昌市租了这个棚户区的小房子跟我妈将就了起来,每天除了照顾我妈,我爸还得出去打工赚钱。

我爸只是简单的讲了一下自从我妈生病之后发生的事情,虽然很简单,但每一个字听在我的耳朵里,都让我那么的心酸难受。

我忍不住问了我爸,为什么不联系我。

我爸当时沉默不语,好半晌才说,他们不想给我造成心理负担,毕竟我是上门女婿,这些事情老实麻烦我,他们害怕给我添麻烦。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差点又没有忍住流出泪水,但心中满满的都是感动。

原本以为父母连手机号码都换了,也不跟我联系,是因为真的要跟我这个儿子断绝关系了,现在才知道,原来他们是害怕给我增加负担。

我的心里难受的很,当时我就跟我爸说了,我跟陆一凡结婚后,家里只有她们姐妹俩相依为命,对我很好,甚至还给了我一笔钱让我寄回来,只是家里把什么东西都换了,我才没办法把钱及时寄回来。

听了我说的那些之后,我爸也是非常的后悔,说对不起我,说误会我和儿媳妇了。

而我也给父亲解释了当初跟陆一凡结婚的原因,是为了苏婷治疗白血病的五十万治疗费用,当然,也说了这些我并没有提前告诉陆一凡,陆一凡也是后来才知道这件事的。

当然,为了不让我爸担心,我没有跟他说我和陆一凡离婚的事情,只是告诉了他,我和苏婷已经没有可能了,现在跟陆一凡也是日久生情,感情很好,让他放心。

见我好久都不说话,陆一凡抱着我的手臂,笑着说道:“阿泽,想什么呢?”

我笑了笑,说:“在想怎么感谢你呢!”

陆一凡眨了眨眼睛:“感谢我?为什么?”

我忽然一脸认真的看向了陆一凡,说:“一凡,谢谢你!”

见我认真了起来,陆一凡也不说笑,当然清楚我谢她什么,陆一凡柔和的一笑,说:“阿泽,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虽然我们已经离婚了,但毕竟我们结婚一起那么久,我还没有尽好一个妻子的职责,也没有尽好儿媳的职责,如果能早点跟你回来看爸妈,爸妈也不会为了治疗费用而这么艰辛了。”

我笑了笑,不知道为何,忽然对这个女孩多了那么几分喜欢,这个女孩,还真的很体贴很善良。

昨天我和铁牛还有我爸三个大男人挤在了一个只有十几个平方的小房间了,现在当然不能再带陆一凡去出租屋睡觉了。

直接在医院附近找了家酒店,虽然只是四星级,但已经是昌市最顶级的酒店了。

把陆一凡安顿好,准备离开的时候,陆一凡忽然一把拉住了我的手。

被她如此亲近的拉住了我,我也是微微一愣,只见陆一凡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红晕,但她依旧坚持的拉着我的手。

“怎么了?”我故作轻松的笑了笑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陆一凡支支吾吾的尴尬了好久,才小声说道:“阿泽,能不能多陪我一会儿?长这么大,这还是我第一次跟着除了姐姐之外的人来到外地,我有点害怕,你能不能等我睡着了以后再离开?”

听到陆一凡的话,我才忽然间反应过来,陆一凡自从小时候母亲去世之后,就一直在家里,这多近二十年没有离开过那个家,现在忽然跟我出来,这样一个陌生的环境,人不生地不熟,她当然害怕。

我点了点头,拉过来一张椅子坐在了床边,陆一凡这才脸上露出了微笑,双手压在脑袋上,侧身闭上了眼睛。

而我则是安静的坐在椅子上,目光一直在陆一凡的脸上。

这似乎还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这样盯着陆一凡看,她和陆一菲有种同样的绝色倾城之容貌,原本因为双腿瘫痪,她是个折翼的天使,如今双腿终于恢复了,她又像是一个才刚刚接触这个社会的小精灵。

看着她精致的容颜,我的心中忽然微微有了一丝悸动,结婚一年多时间里,发生了许多事情,我也忽略了她太多,如此一个绝色美人,如果是别的男人跟她结婚,恐怕早就做了许多不可描述的事情了吧?毕竟她这么漂亮,又有哪个男人能抵挡的了她的美貌?

睡着后的陆一凡很可爱,嘴角一直挂着浅浅的笑容,脸上还露出了小小的酒窝,鼻子十分挺翘,小嘴淡淡的粉红色,素颜的脸上没有一丝瑕疵。

看着眼前的可人,我仿佛有些痴了,似乎忘记了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忽然睁开了双眼,就看到陆一凡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醒了,睁开了双眼正看着我,而她竟然还主动抓住了我的手。

四目相对的一瞬间,陆一凡一下子呆住了,短暂的呆滞过后,陆一凡连忙松开了我的手,红着脸支支吾吾的说道:“阿泽,你醒了啊!”

我微微点了点头,看着有些羞涩的陆一凡,微微的一笑,也不多说什么,而是开口道:“几点了?”

陆一凡连忙拿起手机看了眼,说:“已经中午一点了,我去洗个澡,然后我们叫上铁牛出去吃饭,顺便给爸妈把午饭带过去。”

我点了点头:“好的,你去洗吧,我在这里等你。”

陆一凡点了点头,打开行李箱,拿了换洗的衣服之后,就去了浴室。

很快浴室内想起了一阵窸窸窣窣的褪去衣服的声音,这一刻,我体内忽然有一股躁动,有种想要一探究竟的冲动。

很快从浴室内传出花洒水滴散落在地面上的声音,对我来说,更是煎熬。

就在我煎熬难耐,满脑子都是某些画面的时候,忽然扑通一声,紧接着就想起了陆一凡哎呦的痛呼声。

显然是她摔倒了,这一声痛呼,一下子将我所有邪恶的想法摒除脑海,我连忙跑到了浴室门口,急切的问道:“一凡,你怎么了?”

陆一凡说:“阿泽,你能不能进来扶我一下,我不小心滑倒了,双腿有些发软,站不起来了。”

听到陆一凡的话,我顿时更急了,刚准备推开门进去,可是想到陆一凡此时浑身不着一件衣物,顿时又有些迟疑了。

可是想到陆一凡的双腿才刚刚恢复不久,刚才那摔倒在地上的扑通声,就知道她摔的挺重,现在又站不起来,万一腿部再受到创伤,想到这里,我忽然坚定了心中的想法,推开浴室的门就走了进去。

刚进入浴室,就看到陆一凡痛苦的坐在地上,双手揉着左腿,而左腿的膝盖上还有一阵青紫,看样子是刚才摔的那一下膝盖碰撞在地上的。

然而当我看到陆一凡某些不可描述的部位的时候,身体瞬间非常诚实的做了回应。

陆一凡这时候也看到了我,本就因为热水的冲洗,她的脸上已经非常的粉嫩了,这一下被我看光了全身,顿时她的脸上一阵红晕,甚至就连耳朵根子都红红的一片。

“阿泽!”陆一凡见我目光直直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她很是娇羞的叫了一声。

我这才回过神,顿时满脸都是尴尬,连忙将陆一凡懒腰抱了起来,她一阵惊呼,美人入怀,顿时一阵清香入鼻,陆一凡也连忙双手抱住了我的鼻子。

我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抱着陆一凡离开浴室,直接将她轻轻地放在了床上,然而刚一放,陆一凡还抱着我的脖子,顿时我整个人被她抱着脖子拉到了床上。

顿时四目相对,陆一凡的眼中出现了一抹娇羞,也不松手,依旧双手紧紧地抱住了我的脖子,目光火辣辣的看着我,柔声说道:“阿泽!吻我!”

这一刻,如果我还不明白陆一凡的意思,那我就真的是个傻逼了。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