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七十六章 父子情深

他们的老板还真没说错,我今天就是来闹事了,打了我爸,如果我还给他们好脸,那我就太不是东西了。

随着借贷公司老板的一句你今天是来闹事的吧,刚刚还围坐在一起玩牌的人人群,顿时全都丢下手中的扑克牌站了起来,一个个都是满脸戏谑的看着我。

我目光一扫人群,大概数了下,估计有个二十多人。

我和铁牛两个人可是两三十多号高手都不怕的人,更何况眼前不过二十多号普通的小混混。

此时铁牛一脸冷峻的看着这些人,眼中没有丝毫的惊讶之色,但我知道,只要我动手,或者一句话,铁牛一个人都能解决这里的所有人。

借贷公司的老板拿出一盒烟,往嘴里刁了一支,立马有人给他点燃了香烟,他吐出一口烟雾,旋即笑眯眯的盯着我说:“小子,敢来我牛峰的地盘闹事,你找错地方了,今天五十万你必须交,否则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牛粪?”我有些古怪的看着牛峰说了句。

听到我话中的调侃,牛峰顿时怒了,直接对刚才带我们来的三人吩咐道:“人是你们带来的,怎么处理,你们看着办。”

牛峰说完就转身坐在了旁边的办公椅上,而刚才带我来的那三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则是一脸愤怒的朝着我和铁牛走了过来。

之前在医院看到父亲被打,我本就一肚子的怒火,原本就是想要来对方的公司先把我爸欠的债还了,在算刚才这些人打我父亲的账,没想到是这么一家流氓公司。

我站在原地动都不动,一脸冷漠的看着向我们走过来的三人,每人的手中还拿着一根棍子。

“小子,现在你还有机会,交钱滚蛋,否则就别怪我们下狠手了,敢欠我们公司的债,那我们就能让你生活不能喝自理。”刚才领头的中年人说道。

我冷笑一声:“就在你们对我父亲动手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了你所要承受的后果有多严重。”

说着,我一步步的朝着几人走了过去,而铁牛跟在我的身边,双拳已经紧紧的攥了起来,随时准备动手。

“小子,你找死!”对方脸色难看,大喝一声,就拎着棍子朝着我冲了过来,他这一动,另外两人也纷纷拿着棍子跑了过来。

然而几人还没有冲过来,我身边一直沉默不语的铁牛,已经像是一道旋风冲了出去。

刚跑几步,就猛地跳跃而起,凌空一个回旋踢踹了过去,嘭的一声,第一个人的身体已经凌空而起,重重的摔落在了一张办公桌上。

紧接着,铁牛又再次冲向了第二人,两条手臂相继挥动出去,嘭嘭两道拳头接触身体的声音相继想起,接着就看到第二人也同样凌空而起,重重的摔落在了地面上,比刚才第一人伤的更重。

最后一人,此时都傻眼了,手中拎着棍子,却站在距离我们四五米远的地方不敢上前,身体都在颤抖。

铁牛一出手就是如此霸道的攻击,瞬间打飞两人,而对方似乎拿不拿棍子,都跟铁牛无关。

而牛峰此时脸色也难看到了极点,显然没有想到铁牛这么能打,剩下的最后一人此时也不敢上前。

我一步步的走到了他的面前,他都没有反抗,从他手中夺过那根小孩手臂粗细的木棍,接着双手用力一折,咔嚓一声,棍子直接被拦腰折断成两截,我随手丢在了地上。

我一脸冷漠盯着对方,说道:“刚才你是右脚踹的我爸,那现在我就废了你的右腿。”

话音刚落,我忽然一脚踹在了对方的右腿骨干上,咔嚓一声,西装中年愣了那么一瞬,才忽然间啊的一声惨叫了起来,整个人重心不稳倒在地上满地打滚了起来。

而铁牛见我直接废了这人的一条腿,顿时也清楚了我的意图,不用我说话,他已经朝着刚才被他打飞的两人走了过去。

铁牛像是一个杀神,一脚踩段一人的右腿,几秒钟之内,另外两人的右腿也纷纷被铁牛踩段。

我们俩人的这番狠辣的手段,让在场的二十多号人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甚至就连阻止都没来得及,自己的三个同伴已经全被我们废掉了一条腿。

做完这一切,我才看向身体微微有些颤抖的牛峰,冷漠的说道:“现在,刚才他们打了我的父亲,这是我对他们的惩罚,现在轮到你了,咱们谈谈,我父亲欠你们公司的债务,应该是多少?我一分不少的还给你们。”

牛峰的脸色越来越阴狠,忽然咬牙道:“小子,你在我的地盘废掉我三个兄弟,你这是在找死。”

我戏谑的说道:“刚才他们也是这样对我说的,但现在躺在地上被废掉一条腿的人是他们,而我,却依旧好好的站在这里,我父亲欠你们三万,我还你们六万,如果愿意,那我现在就给钱走人。”

“小子,你父亲欠我们的是五十万,原本打算收你们五十万后就放你们离开,但现在不行了,因为你废掉了我三个兄弟的腿,接下来的日子我就少了三个工作人员,一个人头一百万,三个人三百万,加上你父亲欠的五十万,一共三百五十万,如果你今天不交钱,我会让你知道得罪我牛峰的下场。”牛峰一脸狠辣。

我微微有些意外,没想到我和铁牛已经轻而易举的废掉他的三个人了,他竟然还敢如此的嚣张,真不知道他是哪里来的勇气。

我冷眼看着牛峰,说道:“看来你还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原本打算给你们六万,现在,我忽然一分钱都不想给了,你们打了我父亲,可不是六万块能补偿的。”

“敬酒不吃吃罚酒,给我上!”牛峰直接怒喝一声,顿时在场的二十多号人纷纷拎起了棍子,见我和铁牛团团包围在了中间。

我冷笑一声,眼中无所畏惧,说:“原来这就是你的底气,看来你是不打算接受我的提议了,既然如此,那就一个字,干!”

我的话音刚落,我已经首先迈步冲了出去,而铁牛也瞬间跟随我的步伐冲向人群。

五分钟后,地上躺下了一片,此时除了牛峰,他所有的小弟已经趴在地上无法站起来了。

而我和铁牛则是没有丝毫的受伤,只是衣服有些凌乱。

牛峰此刻已经瞪大了眼睛,眼中满是惊愕,微微长着嘴巴说不出话来。

我走到了牛峰的面前,微微一笑:“现在别说五十万了,六万也没有了,后悔不?”

“你……你……我……我不要你的钱了。”牛峰颤抖着说道,咬着都不清楚了。

听到牛峰的话,我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伸手在他脸上轻轻地拍了拍,说:“既然如此,那我就走了,当然,如果你在背后还敢找我父母的麻烦,我不介意让你……”

说道这里我停顿了下来,看了眼他身边的办公桌,猛地抬脚劈了下去,轰的一声,办公桌上出现了一个大洞。

牛峰的眼睛皱缩,都快要哭了,连忙说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去找你父母的麻烦。”

“走了!”我招呼了一声,直接带着铁牛离开。

从诚信借贷公司出来之后,我和铁牛在路边打车,等了半天才等来了一辆黑车。

在这里跟米方市那种大城市果然不能比,在米方市用不了一分钟,就有出租车经过,在昌市的小县城里,半晌也见不到一辆出租车,看来抽空得去买一辆车子,不然出行还真不方便。

二十分钟后,车子停在了人民医院门口,给了一张五十的钞票下了车子。

回到病房的时候,却发现我父母和陆一凡都不在房间,刚准备打电话,隔壁病床的一个阿姨说道:“刚才你老婆给你妈妈换了一个单人的VIP病房,在顶楼的8号病房,让我转告你一声。”

阿姨说话的时候,眼中满是羡慕,我说了声谢谢,连忙上了顶楼的八号病房,果然,父母和陆一凡都在病房。

我微微有些惊讶,不知道陆一凡是怎么说服我爸的,以我爸的性子,怎么可能会轻易的接受别人的好处。

“阿泽,你回来啦!”陆一凡看到我,连忙迎了上来,见我身上没受伤,她似乎才放松下来。

我微微点了点头,眼中有些感激,但并没有说出任何感谢的话,她对我父母的好,我都记在心里,原本她不换病房,我也会给我妈换病房的。

这时候我的目光看向了我爸,此时我爸坐在沙发上,低着头,也不理会我,不知道是在想欠债的事情还是不愿意搭理我。

陆一凡给我一个劲的使眼色,忽然对铁牛说道:“铁牛,你跟我出去买点水果。”

铁牛本就很聪明,当即明白了陆一凡的意思,跟着陆一凡一起离开,顿时病房内就剩下了我们一家三口。

我妈躺在病床上,不知道陆一凡用了什么办法,她此时没有一点担心,反而一脸欣慰的看着我。

我站在我爸的面前,看着眼前这个穿着有些破旧的男人,鬓角填了许多白发,想起他为了给我妈治病卖掉了乡下的院子,再联想到他为了筹钱给我妈看病的艰难,我忽然十分心酸了起来。

这个老头子我很了解,根本就不愿意张口向别人借钱,否则也不会卖掉院子了,可终究还是没办法给我妈看病,竟然找了借贷公司借钱。

“爸!”扑通一下,我跪在了父亲的面前,失声叫道。

这一刻,我爸才抬起了头,眼圈红红的,看着跪在他面前的我,情绪十分激动了起来,泪水终于忍不住流了出来,哽咽道:“儿子,是爸爸不好,没本事给你们娘俩一个好的生活,是爸对不起你。”

我一下子抱住了我爸,父子相拥而泣,这一刻,我终于得到了父母的原谅,一年前,他们以为是我辜负了苏婷和别的女人结婚而跟我这个儿子断绝关系,甚至不接我电话,甚至换了新的手机号码。

一年后,他们终于原谅了我。

在病房门口,陆一凡也是轻轻地擦拭着眼角的泪水。

这一年,苦了很多人,我也是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的补偿父母,补偿那些帮助过我的人。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