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七十五章 你们是来闹事的吧

等我来到一楼大厅的收费处的时候,正好没有人交费,我找了一圈,终于找到了那个胸前挂着的胸牌上写着周燕名字的那个女孩。

周燕是个脸上有点婴儿肥的女孩,看到我,以为我是来交费的,下意识的伸出了手,我却忽然问道:“你好,我是冯晓春的儿子,想向你打听一下,上次帮我妈交费的那个女孩,你知道她是谁吗?”

听到我的话,周燕才知道我是来打听人的,眉头轻轻地皱了起来,没有立马告诉我那个女孩的消息,而是带着几分不满的语气说道:“你妈妈都在这里住院这么久了,从来都没见过你出现,现在有人帮你妈妈交了手术费,你才出现,还真是一个好儿子。”

周燕的话中满是讽刺,看样子我妈妈在医院的情况挺有名了,就连收费处都知道。

对于周燕的讽刺,我也不生气,毕竟确实是我的不好,这么久了,自己的母亲已经做了胃部切除手术,我才回来看她。

不过周燕也只是对我有些不满,见我沉默不语,也不打算跟我较真,说道:“她看起来二十四五的年龄,长的很漂亮,一头披肩短发,没有化妆,素颜,但很美,比你矮一个头,眼睛很大,双眼皮。”

听到周燕的描述,我的脑海瞬间出现了一道漂亮的身影,我忽然有些激动了起来,连忙拿出手机,翻出了一张她的照片,将手机递了过去,说道:“你看看,是她吗?”

“对,就是这个美女,看样子你认识啊,她是个挺好的女孩,我听内科的朋友说,这个美女经常去护士站打听你妈妈的病情,但却一次都没有去过病房看你妈妈。”周燕说道。

而我在听了周燕说的这些之后,内心一阵复杂,因为那个女孩不是别人,正是苏婷。

既然苏婷暗中帮助我妈缴纳手术费了,那也就是说,她已经恢复了跟我的记忆,否则她也不会知道我妈是谁了。

只是让我疑惑的是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忽然想到了一年前她的白血病的时候,是我跟陆一凡结婚,才得到了五十万的治疗费,全部匿名捐赠给了她,看来,她是在还我这份恩情。

想到这里,我忽然有些内疚了起来,半年前在我刚接手黄鹤楼的时候,只是在黄鹤楼睡了一夜,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跟苏婷躺在一张床上,而且穿上还有初次的鲜血,显然是糊里糊涂的跟她发生了关系,后来她就忽然消失了。

本以为她是对我彻底的绝望离开了,没想到今天在老家有了苏婷的消息。

回到病房的时候,陆一凡正坐在妈妈的病床前,给妈妈讲着一些米方市的事情。

看到我回来了,陆一凡才笑着说道:“阿泽,我给妈妈说了,等她好了,我们就带她和爸爸全国旅游,到时候如果你工作忙,我就带着他们去好好的散散心,妈妈已经答应了呢!”

听到陆一凡的话,我会心的一笑,只是想起苏婷偷偷地帮助我父母的事情,我有些难受。

苏婷的家庭条件本来就不好,自己本身后续的资料还需要钱,她却一下子给我妈的账户打了十万,也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就在这时候,忽然一阵脚步声响了起来,接着就看到一下子来了三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

我本以为他们是别人的家属,结果几人刚进门,就朝着我们这边看了过来。

“正好,人挺多,看样子都是这老婆子的家属。”带头的中年人笑呵呵的走了过来。

听到对方的话,我的眉头顿时紧皱了起来,不等我说话,铁牛已经起身挡住了几人。

“你们是什么人?”我冷眼看着几人说道。

领头的中年人笑呵呵的说道:“小子,你跟这老婆子什么关系?”

“她是我妈,她才做完手术,有什么话我们去外面说,别打扰她休息。”我沉声说道,此时我妈已经眼中布满了惊恐,显然是非常的害怕这些人。

然而听了我的话,领头的中年男人却笑呵呵的说道:“原来是儿子,那好说,你把欠我们公司五十万,如果今天不还钱,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就在这时候,我爸也从外面跑了进来,气喘吁吁的样子,此时身上还有一些脚印,一看就知道是被人踹的。

看到我爸灰头土脸的样子,一股怒意顿时遍布我的全身。

我爸看到我的时候,也是一脸意外,旋即连忙对那三个西装中年人说道:“麻烦各位再给我宽限几天,我把欠你们公司的五万连本带息的还给你们。”

听到我爸的话,我才明白怎么回事,原来回我爸欠了这些人所在公司的五万块,只是这些人却对我开口就是五十万,显然是在敲诈。

一看这几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就不是好东西,应该是贷款公司养的打手。

果然,我爸刚说完欠款五万,领头的中年人就说道:“老东西,你说错了,是五十万,可不是五万,我们已经给你宽限一个星期了,你上次就说让我们再宽限你一个星期,今天又说宽限几天,你特么的当我们是傻子?我告诉你,今天不给钱,我们就不走了。”

这里毕竟是医院,这几个人显然也不敢动手,只能耍无赖说不走了。

但我妈还在病床上,他们待在这里就是给我妈添堵。

我爸听见对方说五十万之后,顿时瞪大了眼睛,怒道:“我只拿了你们三万块,当初说好一个月两万的利息,现在一个月才刚过去一周,就算增加利息,七天也不能增加到五十万啊!”

“呵呵!一个月的利息是两万没错,可你自己也说了,现在已经逾期一周了,我们公司可不是慈善机构,逾期的利率本就很高,要怪只能怪你不能按照约定时间还款,现在逾期了,那就只能利滚利了。”西装中年人笑呵呵的说道。

陆一凡顿时也有些急了,连忙说道:“五十万是吧?我给你们,我妈妈才做完手术,还请你们先离开这里。”

听到陆一凡的话,几个人似乎才发现病房内还有这么一个绝色美女,几人的目光顿时全都落在了陆一凡的身上,一个个眼中都是毫不掩饰的猥琐。

陆一凡也是被这种眼神吓了一跳,连忙躲在了我的身后,双手紧紧地抓住了我的手臂。

我爸顿时也怒了,直接推了带头的人一把,怒道:“你们给我滚,我欠你们的钱会还给你们,但如果你们今天要在这里影响我老婆休息,我就跟你们拼了。”

我爸是真的怒了,我一直强忍着怒火,但毕竟是我爸欠了对方的钱,而且以后十有八九我爸妈还要留在这里,如果得罪了这些人,谁知道有没有什么隐患,所以我一直压制着怒火。

然而我爸刚一推那个带头的人,对方顿时一脚踹在了我爸的肚子上,我爸哎呦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带头人直接怒道:“玛德,刚才在外面揍你还不爽啊?”

听到带头人的话,我才知道刚才我爸身上的那些脚印是怎么回事,看样子是我爸之前就知道这些人要来我妈的病房,所以在外面拦住了,但结果却被这些人打了一顿。

此时竟然又踹了我爸一脚,而我妈此时情绪也十分激动的想要阻止,但躺在病床上却什么也做不了,陆一凡看到我妈难受的样子,顿时也慌了,连忙跑到病床前面,拉住了我妈的手,着急的说道:“妈妈,你别着急,阿泽会解决这件事的,你别急,身体要紧。”

此时我已经到了愤怒的边缘,看到我爸被打,顿时就怒了,直接走了过去。

铁牛早已按耐不住了,立马跟着我走了过去。

我们连几十号高手都不怕,更何况是三个小无赖。

“我爸欠你们的钱,我还,现在我们就去银行取钱。”我直接挡在了我爸的前面,一脸冷漠的说道。

铁牛站在我的身旁,怒目圆睁,瞪着几人。

带头的人看着我和铁牛,似乎在考虑我说的话。

“还是你懂事,那就走吧!”西装男终于露出了笑容。

我爸顿时急了,连忙说道:“小泽,我根本就没有欠那么多钱,我欠他们三万,约定的一个月利息两万,就算现在逾期了七天,最多欠他们六万。”

“爸,你放心好了,这件事交给我处理,你陪着妈。”我一脸认真的说道。

旋即又看向一凡说道:“一凡,你叫医生来看看,我妈刚才收到惊吓了。”

陆一凡隐约猜到了我要做什么,红着眼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你小心。”

我点了点头,直接带着铁牛,跟着三人离开了医院。

“小子,对面就有一家银行,我们现在过去,要是你敢耍什么花招,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你妈的病房,我们可是很清楚。”带头人阴阳怪气的说道,话语中满是威胁,显然是害怕我们报警什么的。

毕竟他们把三万的欠款在一个月零七天的时间内涨到五十万,这分明就是敲诈。

我冷笑一声,说:“不过五十万而已,去银行太麻烦,这样好了,你们公司应该能刷卡吧?我们去你们公司,直接刷卡。”

听到我要去他们公司刷卡,对方冷笑不已,说:“既然想去公司,那就去公司好了。”

对方是开着一脸别克君越过来的,我们坐着他们的车子,二十分钟的样子,车子停在了一个办公楼前,其中一人说道:“到了,下车!”

跟着几人下车后,我就看到办公楼的楼顶上挂着一个诚信借贷公司几个大字,整个楼体看起来都十分的破旧,办公楼大门的玻璃上也是脏乎乎的。

一看就不是什么正规的借贷公司,我和铁牛跟着三人进入办公楼之后,就看到前台一个黄毛年轻女孩正坐在那里拿着手机摆弄着,看到我们进来头都不抬一下。

“小雨,老板在吗?”这时候刚才领头的那个西装中年人对着前台问了句。

黄毛女孩这才抬起头,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哈欠,说:“老板刚来了,估计现在正在跟上面那帮子赌鬼玩呢!”

“老板在就好。”西装中年人笑着说道。

而我在听到黄毛女孩说的那句话的时候,十分惊讶了起来,这还真不是一个正规的公司,前台在玩手机,老板还在上面跟别人赌?

跟着几人走进了电梯,估计是个老楼房,电梯内贴满了小广告,什么一夜五次了,教你重新做男人了,一大堆不堪入目的小广告,也没有处理的痕迹。

电梯一直到了顶层才停了下来,刚推开门进去,顿时一股怪味袭来,除了烟味,空气中似乎还弥漫这一股萎靡的气息。

这是个大通间办公处,让我惊讶的是此时三三五五的几个人围在一起,每一处的人手中都拿着扑克,周围还有围观的人。

有一些男人甚至光着膀子,而一些女人索性上身只穿着一件罩罩,开放的很。

我忽然有种走错地方的感觉,不过想到刚才那几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讨债的样子,也就理解了。

本就是个鱼龙混杂的借贷公司,又能正规到哪里?

“嘿,老丁又钓到大鱼了?”有人朝着刚才带我和铁牛来的那个领头中年男人说道。

领头中年人嘿嘿一笑,说:“那当然,也不看看我老丁是谁。”

老丁说着走到了一桌光膀子大汉那边,对着一个正拿着一副牌兴高采烈的出牌的中年人,在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

不知道老丁说了什么,那个貌似是他们老板的中年人一下子来了精神,将牌丢在了桌子上,目光朝着我们这边看了过来。

“小子,你就是老张的儿子?是过来替老张还钱的?”老板笑呵呵的看着我说道。

我轻轻地皱了皱眉,看向对方,说道:“我爸欠你们的三万,利息两万,一共五万,算上逾期的一周,我再加一万,一共算你们六万,没问题吧?”

“小子,你爸欠我们公司五十万,可不是六万。”带我来的那个老丁顿时就怒了,直接大喝了起来。

而老板的眉头也轻轻皱了起来,盯着我说道:“小子,我看你今天是来闹事的吧?”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