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七十四章 漂亮的女孩

透过门缝朝着里面看了眼,才发现院子里都是荒草,我的眉头顿时紧皱的更加厉害了。

我父母是个非常心细的那种人,以前我还在家的时候,可从来没有见过院子里长满荒草的样子,看这情况,院子里估计已经好久没人住了。

可如果我父母不在这里住,又会去哪住?

想到这里,我的神色顿时十分凝重了起来。

“张哥,阿姨和叔叔不在家吗?”铁牛疑惑的问道。

陆一凡也是一脸疑惑的看向了我。

我点了点头,旋即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过去。

自从我跟陆一凡结婚之后,婚礼当天父母去过婚礼现场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们,后面也打过好多次电话,可是从来都是打不通。

我知道,父母是觉得我抛弃了苏婷,所以在我和陆一凡结婚后,就真的不打算认我了,所以才一直不肯接我电话。

拨过去电话后,依旧是空号。

我的神色顿时有些暗淡了下来,好不容易回一趟老家,父母竟然不在家,又无法联系到父母,我忽然十分内疚了起来。

正在思考父母可能在什么地方的时候,忽然一辆摩托车行驶了过来,是跟我们对门的邻居马叔,摩托上绑着一个铁锹。

“马叔!”等对方下了摩托后,我上前打了声招呼。

听见我叫自己马叔,马叔似乎才认出我来,笑着说道:“是小张啊!”

我笑着说:“马叔,你知道我爸妈去哪儿了吗?”

听了我的话,马叔有些古怪的看着我说:“你们家已经把院子卖给我女儿了,你不知道?”

“啊?”听了马叔的话,我十分的惊讶,我们家的院子卖掉了?

“马叔,到底怎么回事啊?”我着急的问道。

我父母一辈子都生活在这个院子里,对这个院子的感情很深,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的卖掉这个院子?

马叔叹了口气,说:“半年前,你妈被查出来胃里面长了一个瘤子,医生说如果不及时治疗,可能就要癌变了,说是光是治疗费估计都要二十多万,你爸就瞒着你妈找到了我,托我帮忙打听,看看谁要你家院子,正好我女儿手头有点闲钱,十万块,把你家院子买了下来,现在也不知道你妈的病有没有治好。”

在听到马叔说我妈胃里面长了一个肿瘤的时候,我已经感觉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光了。

我自己的父母我比谁都了解,我爸既然都把院子卖掉了,那肯定是走投无路了,实在没办法给我妈治病了,才这样做的。

如今我手里面资产上千万,然而自己的妈妈却因为二十多万的治疗费而面临生命危险,为了给我妈治病,甚至把院子都卖掉了。

我感觉自己的心都在滴血,自己在米方市逍遥,却忽略了父母的生活。

父母是不接我电话,是生我气了,可我呢?这么久了,才回来,半年前,正好是大四的那个寒假,如果那时候我回来了,恐怕都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而且马叔也说了,那还是半年前的事情,我妈就因为胃部长了肿瘤,医生也说了,如果不及时治疗就要癌变了,如今已经过去半年了,谁知道我妈的病情怎么样了。

想到这些,我忽然有种想要以头抢地的冲动,自己真的该死,我这是不孝。

“小张,这到底咋回事啊?难道你不知道家里发生的这些事情?”马叔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带着几分不悦问道。

我刚要说话,马叔忽然又说:“我想起来了,你之前是在上大学,估计是你爸妈不想给你的心里增加负担,所以才瞒着你的,你这是应该大学毕业了吧?好好找到工作了,一定要好好孝敬你爸妈,这辈子,他们过的苦啊!”

马叔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看样子你还不知道你爸妈在哪儿,一个月前,我还跟我家那口子去医院看你妈了,那时候看你妈状态不太好,估计现在应该还在县医院。”

听到马叔的话,我说了声谢谢,连忙转身就朝着路口而去。

陆一凡和铁牛刚才也听见马叔说的那些了,此刻两人都安静的跟在我身边。

陆一凡边走边说道:“张泽,你别着急,阿姨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不会有事的。”

说话间,我们已经来到了村子里的公路上,在农村,很少有出租车经过,只有半个多小时才一趟的小型公交车,我们等了差不多二十分钟的样子,过来了一辆黑车。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县医院,一口气上了医院七楼内科,在护士台问了下,我妈果然在医院。

当我来到病房,看到角落里的病床上躺着的那道熟悉的身影时,我二十五岁的大男人,泪水无法抑制的流了出来。

此时妈妈正躺在病床上,手背上打着点滴,嘴上还罩着氧气罩,一脸虚弱的样子躺在病床上,双目紧闭,时不时的脸上会轻微的皱那么一下,不知道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我的泪水越流越凶,看着那道虚弱的身影,我心里说不上的难受。

轻轻地走到了妈妈的病床前,扑通一下子跪了下来,我强忍着哭声,就那样安静的跪在妈妈的病床前,不敢发出一点动静,生怕打扰到了妈妈休息。

擦了把泪水,双目通红的看着病床上的那道身影。

然而很快,妈妈的眼睛睁开了,当她看到跪在她面前的我的时候,双眼迅速通红了起来,想要说话,但嘴上罩着氧气罩,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双手紧紧地抓着我的手,泪水哗哗的直流,我能感受到妈妈的激动。

“妈!”我再也无法控制,大叫了一声,趴在妈妈的身上放声大哭了起来。

妈妈一直在摸着我的头,我知道她这是在安慰我。

父母嘴上说要跟我断绝父子母子关系,但虎毒不食子,我毕竟是他们的亲生骨肉,他们又如何能忍心真的跟我断绝关系?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我才努力的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妈妈这时候才注意到跟在我身后的铁牛和陆一凡两人。

陆一凡她是在我们结婚的时候见过的,如今一年过去了,她似乎也放下了对陆一凡的成见,虚弱的朝着陆一凡伸了伸手,陆一凡连忙走了过来,蹲下身体,妈妈的手紧紧的拉着陆一凡的手,泪水情不自禁的流了出来。

妈妈说不出话,但我却能感觉得到,妈妈对陆一凡似乎有着那么一丝歉疚,拉住陆一凡的手不松开。

陆一凡的眼圈也红了,终于也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泪水哗哗的流了出来,叫了声:“妈,对不起,这么久了,我们才来看您。”

陆一凡的这一声妈,让妈妈泪水更多了,使劲的摇着头,紧紧的牵着陆一凡的手,我懂妈妈的意思,她是在高速陆一凡,陆一凡没有对不起她。

虽然我和陆一凡已经离婚了,但此刻能看到她叫妈妈一声妈,我心里也是暖暖的。

父母虽然一直觉得是我辜负了苏婷,但毕竟可怜天下父母心,他们都想看着我娶妻生子,如今也一年过去了,母亲至少已经接受陆一凡了,只是她不知道的是,我和陆一凡已经离婚了。

不过见妈妈看到陆一凡很高兴的样子,我也不好在这个时候告诉她真相。

我从病床边上的CT袋子里拿出来了一些检查报告,当我看到胃镜检查结果上显示的胃癌的时候,心如刀绞。

之前听马叔说了妈妈如果不及时接受治疗,可能会癌变,没想到真的癌变了,不过好在只是胃癌早期,还可以治疗。

我忽然有些庆幸,这一次终于回来了,如果我不回来,谁知道妈妈的病怎么办。

刚才跟检查报告一起拿出来的还有一些住院的每日结算单,我看了下最近的一次结算单,已经欠费一万了。

一万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只是很小的一笔钱,但我对父母的情况十分了解,这一万肯定是个天文数字。

留着陆一凡和铁牛在这里陪着妈妈,我则是去了一趟缴费处,直接又押了十万。

又去找了妈妈的主治医院,问了情况之后,才知道妈妈昨天才刚刚做了胃部部分切除手术,怪不得今天看起来这么虚弱。

只是后期的治疗费还需要一大笔,只是听了医生说前期有个女孩给妈妈的账户上押了一笔钱的时候,我十分的惊讶。

听医生的意思,如果不是那笔钱,恐怕这次的手术都没办法做。

“医生,你知道那个女孩叫什么名字吗?”我十分疑惑的问道。

医生微微摇了摇头,说:“不清楚,只是原本你妈妈的手术因为账户欠费太多没办法做,你爸还为此跑来我这里求我了,你也知道,我只是个医生,有些事情根本没办法帮助,毕竟这是医院的规定,必须要先交手术费才能做手术,但结果当天下午,就有人给你妈的账户冲了十万,这才做了治疗,因为你父亲也不知道给你妈妈账户充钱的是谁,所以我问了下收费处,收费处的工作人员对你妈的事情正好有点印象,只是知道有个挺漂亮的女孩来交的费。”

听了医生的话,我的脑海中满是那句一个挺漂亮的女孩,知道我父母的病情,又愿意匿名给妈妈十万治疗费,到底是谁?

“对了,如果你想知道那个女孩是谁,你可以去找收费处的周燕,让她给你描述一下,说不定你就能知道是谁了,能一下子给你妈妈拿出来十万的治疗费,这样的恩情,还真不能忘了。”医生似乎对那个女孩也挺佩服的,看着我说道。

我连忙说了声谢谢,就去了收费处。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