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十八章 就让我告诉你真相

迎上了我的目光,杜依涵心虚的低下了头,不敢与我对视。

林峰哈哈大笑了起来,得意的说道:“张泽,你听到了吗?人家已经承认是你要欺负她,被我救了,当事人都指认你了,你就算再狡辩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我没有理会林峰,而是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杜依涵,她的穿着虽然十分的简谱,但五官却十分的精致,即便是苏婷的容貌,都比不上她,可就是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竟然只是林峰的一句威胁,就吓的不敢指认他了,反而指控我这个才刚刚帮助过她的人。

“你这是恩将仇报!前面可是你在劝说我,我才不顾一切的帮你,结果你倒好,现在反咬我一口,这特么的简直就是蛇与农夫的故事,你陷害我,你就能度过心中的那道坎吗?”好半晌我才回过神,大声朝着杜依涵吼了起来,她的指认完全是把我往绝路上推,如果让学校的领导知道了这件事,我就算不被开除,也会背上一个大处分,这对我来说就是个污点,以后还有哪个单位敢要我?

杜依涵不敢与我对视,紧紧地咬着嘴唇不说话,但我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了真诚的歉意,显然,林峰的威胁奏效了,她很怕林峰。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保安头子冷笑连连的看着我,根本就没有考虑去调查真相。

我深深地呼吸了一下,努力的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忽然开口说:“他们这是在诬陷我,明明是林峰在欺负这个女生,是我救了她。”

保安头子笑了笑,说:“小子,你就别狡辩了,你口口声声说是林峰在欺负这个女生,可是这个女生自己都承认是你欺负她,林峰出现才救了她,你觉得还有人会相信你的话吗?”

我知道保安头子说的并没错,杜依涵这个当事人都指认我了,还哪里会有人相信我说的话?

“呵呵,杜依涵是吧?你不感谢我救了你也就罢了,却诬陷我,人还真是不可貌相,看你长得这么漂亮,竟然心肠这么歹毒,你这样做,难道你就能心安理得一辈子吗?”我大声质问道。

杜依涵眼睛都红了,显然对于诬陷我也十分的难过,可她还是害怕林峰,只能选择对不起我。

林峰似乎担心杜依涵反水,连忙说道:“张泽,你就别费劲了,这一次你惹上大事了,如果报警了,你怎么说也会被警方以强奸未遂先收押起来的。”

“好啊!那现在就报警啊!”我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情绪激动的朝着林峰大吼了起来。

我是真的愤怒了,也失望了,已经不愿再去多想林峰的背景,只想发泄自己心中的憋屈,做了好事反被咬一口,简直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林峰脸色难看极了,还没说话,我就被两个保安按在了座位上,保安头子怒道:“张泽,你给我闭嘴!还真是反了天了,惹了事还这么嚣张。”

从我们来到这里开始,保安头子就明显的在针对我,我早就看他不爽了,现在听到他的话,我更是气的不行,怒道:“你们不调查事实就说是我的错,你们对得起你们穿的这身衣服吗?林峰不是说如果报警了,我会很惨吗?那你们就报警啊!让警察来调查真相啊!在这里诬陷我算什么?”

我大声吼了起来,现在还真的不怕他们报警,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张泽做事光明磊落,还真不怕警察调查。

“简直无法无天了,你想报警丢人,我们学校还丢不起这个人,我现在就给你们院长打电话,让他来处理。”保安头子说着就拿起手机拨了电话,好一会儿对方才接通电话,保安头子直接把我的“罪行”大肆渲染着说了一遍。

好像是院长再问林峰,只听到保安头子说:“没错,就是林氏集团总裁的侄子,林峰。”

不知道院长说了什么,只听到保安头子连连说是,好一会儿才挂了电话。

我冷眼看着这一切,保安头子挂了电话后就冷笑一声,说:“小子,你们院长说了,让你今晚就在这里先呆上一晚,明天早上他再收拾你。”

我怒道:“凭什么要让我在这里呆一晚上?你们有执法权吗?就敢控制我的人身自由?”

“你们先走吧!”保安头子没理会我,而是对林峰和杜依涵说道。

林峰看了我一眼,满是嘲讽,转身离开了,而杜依涵则是朝着我的方向鞠了一个躬,说了声对不起后,也离开了。

我刚站起来,就被两个保安按在了座位上,这里有七八个值夜班的保安,而我只有一个人,根本没办法跟他们来硬的。

“小子,如果不想受皮肉之苦,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呆一晚上,要是让哥几个不舒服了,你会加倍的不舒服。”见没有外人了,保安头子丝毫不介意自己说话的后果,还让人把我的手机给没收了,虽然我极其的不情愿,但只能认命。

虽然没有控制我的身体,但却被限制了自由,几个保安轮流守着我,就算逃出去也没有任何的意义,现在只能等天亮了再看学校怎么处理我了。

想通了这些,我也不闹了,索性躺在凳子上睡了起来,可能是前面喝的酒太多,很快就睡着了。

直到我的腿上被人踹了几脚,我才醒了过来,这才发现天都亮了,只见保安头子正站在我的身边,看着我说:“小子,你们院长已经去办公室了,跟我们走吧!”

我冷着脸看了他一眼,被他朝我头上扇了一巴掌,怒道:“你特么的看什么看?跟老子走。”

我咬了咬牙,深深地记住了他的样子,千万别落在我手里,否则让你千百倍的偿还。

抱着一丝希望,被带去了院长的办公室,等保安头子离开后,办公室就剩下了我和院长两个人。

“你就是张泽?”院长坐在办公桌前,一幅领导的口吻。

院长是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头顶斑秃,戴着一副金丝边框眼镜,此时衣冠楚楚的样子,让我极其的不爽。

虽然不爽,但他是我最后的希望,我回应了一句后,就连忙解释道:“院长,我是被诬陷的……”

谁知我刚说了这么一句,院长就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指着我的鼻子大声骂道:“你给我闭嘴!做都做了,还跟我解释什么?如果不是害怕破坏学校的声誉,我昨晚就让保安室报警了。”

我咬了咬牙,说:“院长,我真的是被诬陷的,是林峰威胁杜依涵,她不敢说实话。”

“够了!”院长大声呵斥道:“解释就是掩饰,我现在就给你指两条路,第一,你现在就申请退学;第二,我将一切上报校领导,然后学校以红头文件通报的形式开除你,你自己选吧!”

听到院长的话,我瞬间炸了毛,怒道:“凭什么要开除我?你们调查清楚真相了吗?你们有什么资格开除我?”

为了我上大学,父母已经付出了太多,眼看就要毕业了,这时候让我退学,那我这么多年的努力就全都白费了,这个秃头院长肯定跟林峰有勾结,否则也不会不经过调查就要开除我。

明明是我救了杜依涵,结果就因为杜依涵被林峰威胁了一句,她就默认了林峰的话,我在保安室的凳子上睡了一夜,好不容易等到了天亮,见到了院长,结果院长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要开除我,我怎么能同意?

“凭什么开除你?就凭你昨天晚上酗酒后强奸未遂!开除你都是轻的。”院长的权威被我挑战,顿时怒吼了起来。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目光中满是坚定,忽然开口说:“好,既然连院长你都不调查真相就要逼我退学,你们不报警,我自己报警,倒是让他们好好的调查一下,看看真相究竟是什么。”

我说着就拿出了手机,毫不犹豫的按下了110,可是还没有按下拨号键,院长就一下子跑到了我的面前,把手机抢了过去,怒道:“你还嫌事情闹得不够大吗?你知不知道,如果报警了,全国都会看我们学校笑话,你身为米大的人,难道就没有一点荣誉心吗?”

“你跟我谈荣誉心?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荣誉心?学校都不给学生做主了,学生还有理由为学校考虑吗?”我满脸都是嘲讽的看着院长。

如果是以前的我,或许会屈服,但我已经打算要改变自己了,就决不允许别人把屎盆子往我的头上扣,就算他是学校的领导,也不行。

院长一时间也急了,他显然知道我是真的敢报警,忽然说道:“不开除也可以,但你必须当着全学院师生的面作深刻检讨,还要向被你打过的林峰道歉。”

“院长,你这是把我往绝路上推啊!如果我在全学院师生面前承认昨晚的事情是我做的了,我以后还怎么见人?”我咬牙说道。

我现在也猜出来了一些,这个秃顶肯定和林峰有关系,要不然也不会一开始就想要让我退学了,现在又害怕我报警,所以才退步让我当着全学院师生的面作检讨。

院长冷着脸说:“必须作检讨,这是最后的底线,今天早上十点,有几个历届的优秀毕业生回学院交流成功的经验,到时候你上台作检讨,还有一个小时的准备时间了,你走吧!”

看了眼院长,我努力的将怒火压制了下去,好,是你们逼我,那就别怪我无情,答应了院长后就离开了。

九点五十,在学院的大会议室,坐满了人,而我坐在角落里,等待着我的“表演”。

十点整,发言席上陆陆续续到了五个人,其中一人竟然是陆一菲,看到她的时候,我也是十分的惊讶,没想到她也是从我们学院出去的。

院长坐在最中央的位置,对着话筒先是介绍了一下发言席上的五个人,介绍完这几人后,他忽然说:“在交流会之前,有一件事需要向大家通报一下,昨天晚上,有一位男同学醉酒回校后,想要对一个女同学施暴,结果被我们的林峰同学制止了,而林峰同学也因此受了点伤,这里我们对林峰同学提出表扬,而我们学院本着教育为先的原则,打算给这位男同学一次机会,下面就让这位同学出来做深刻检讨。”

院长说完,忽然看向了我的方向,大声说道:“测绘2班-张泽!”

刷!一时间,无数目光开始寻找同一个焦点,在我们班同学的目光中,很快所有人都锁定了我的位置,第一次我被这么多人关注,而我也需要这一次,让所有人认识我。

周围的同学全都议论了起来,很多人对我指指点点,但我却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从容的站了起来,在无数人的注视下,朝着发言席走了过去。

而陆一菲这时候也看到了我,一时间满脸阴沉。

走到了发言席位上,我的身体站得笔直,目光一扫全场,忽然开口说道:“我的事情,院长讲的可能不够精彩,下面让我完完整整的将昨晚发生的事情还原一下。”

“昨晚我是喝了点酒,回到学校的时候有点晚,但就在我路过松树林的时候,忽然听到了有女生求救的声音,借着酒劲就跑了过去,结果看到了咱们学校大名鼎鼎的林峰,正抱着一个美女试图非礼,是我,从林峰的手中救了这个女生,结果这个女生被林峰威胁了一句后,就反咬我一口,说是我非礼的她,事情的真相就是这样的。”

我的语气真诚,同时带着几分愤怒,不卑不亢的将昨晚发生的一切,简单的几句话说清楚了一切,信不信是别人的事,但不说出真相,我一辈子都会活在阴影中。

这一刻,所有人都傻眼了,短暂的沉静过后,众人纷纷议论了起来,而院长也呆住了,根本没有想到我会违背他的意愿,短暂的惊讶后,忽然大吼道:“张泽!你乱说什么?”

“我乱说?院长,该做深刻检讨的人是你,你身为资土学院院长,不调查事情的真相,就想让我主动退学,你不该检讨吗?你用辞退来逼我当着全学院师生的面承认还未调查清楚的事情,你不该检讨吗?我说报警,让警察来调查真相,你却阻止我,难道不是心虚的表现吗?你不该检讨吗?”

我每质问院长一句,就向他走进一步,声音也加大了几分,院长被我震的一句话没说,从气势上我完爆院长,这一刻,所有人都知道了我是谁。

而讲话席上的五名历届优秀毕业生,此时也都一脸惊讶的看着我。

好一会儿,院长才回过神,顿时愤怒道:“你胡说八道!我怎么没有调查真相了?就是因为调查了真相,确定了你是罪魁祸首,我才让你上台做深刻检讨,谁知你无法无天,目无师长,本来只让你上台做个检讨,这事就算结束了,可谁知你屡教不改,反而顶撞师长,大庭广众之下如此嚣张,你这样的学生,根本不配做我米大的人,今天我就找校领导,一定要严肃处理!”

这时候林峰也忽然站了起来,怒道:“张泽,你就是一个混蛋,昨晚的事我就是目击者,你现在竟然倒打一耙,你以为这样说就能混淆真相吗?”

“你这样的人,也配讲真相?”我冷笑着看向他。

林峰脸色铁青,忽然大声道:“同学们,你们可知,我现在的女朋友苏婷,在几个月前,还是张泽的女朋友,可后来张泽抛弃了苏婷,你们知道为什么吗?现在就让我告诉大家为什么,苏婷在大三结束那个假期,查出来了白血病,需要一大笔治疗费,张泽就是在这种情况之下,怕被连累而抛弃了昔日的女友,这样没有担当的人,根本就不配做我们米大的人,同学们,现在你们还相信他的话吗?”

“我是苏婷的闺蜜,可以证实林峰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杨柳也起身大声说道。

整个会场都沸腾了起来,所有人都对着我指指点点。

院长朝着林峰身旁的苏婷问道:“苏婷,真的有这回事?”

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了林峰身旁那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短发女子,正是苏婷。

在众人的目光中,苏婷紧咬着嘴唇,缓缓点了点头,说:“林峰说的没错,就是因为张泽怕被我连累,才我最需要他的时候,丢下了我一个人面对病魔。”

轰!

整个会场一时间都几乎失控,所有人都大声议论了起来,我听到好多人都在骂我不是人,情绪都十分的激动。

而我也没有想到苏婷会在这时候站出来,选择站在我的对立面,就在她说我怕被她连累,丢下她一个人面对病魔的时候,我心如死灰。

“张泽,滚出米大!”林峰忽然趁机大喊了起来。

“滚出米大!”

“滚出米大!”

……

在林峰的煽动下,一时间整个会场都变成了讨伐我的战场,一个个大喊着让我滚出米大,看到这一幕,我的心拔凉拔凉的,内心只有怒火和屈辱。

就在这一刻,讲话席位上的陆一菲,忽然站了起来,目光直视着苏婷的方向,拿着话筒大声说道:“全世界的人都可以欺他、骂他、辱他,但唯独你,苏婷,没有资格这样对他。”

美女的吸引力总是最强的,刚刚还十分混乱的场面,立马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陆一菲和苏婷两大美女。

苏婷此时也是一脸的惊讶和不解,开口问道:“为什么?”

我知道陆一菲要说什么,顿时有些急了,如果她把真相公布了,那我所付出的一切,还有意义吗?可如果不说出真相,我就真的要被迫退学了。

“不要!”我朝着陆一菲大声说道。

然而我的话根本没办法阻止陆一菲,她看都不看我一眼,依旧目光直视着苏婷,冷笑一声,说:“你和张泽相恋三年,曾经为了你,他付出了多少,别人不清楚,难道你还不清楚?就是这样一个好男人,你相信他是因为怕被连累才离开你的吗?为了你,他甚至连命都可以舍弃,他连死都不怕,还会怕被连累吗?可能是为了富贵而抛弃你的人吗?你不是一直在寻找当初匿名捐赠你五十万的人吗?今天就让我当着全学院师生的面,告诉你,这个人,到底是谁!”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