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六十九章 你会后悔的

对上了铁牛充满血色的眼睛,蒋定钰也是被吓了一大跳,浑身不由的一颤,立马停下了脚步,而蒋家的高手,此时也纷纷保护在了蒋定钰的面前。

铁牛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勇,挡在前面,一脸的无所畏惧,似乎只要谁敢在这时候捣乱,他就真的会动手杀人。

之前在南山上时候,铁牛的爷爷毒医随手丢出几颗石子就能灭杀杀手,铁牛作为毒医的孙子,又如何会畏惧杀人?

也不知道蒋定钰是怎么想的,看向站在悬崖边上的那道身影,一脸的复杂,盯着铁牛半晌,像是下定了举行,忽然开口道:“我们走!”

说着,蒋定钰首先转身离开,因为牧尘已经开着一辆奔驰大G掉下了悬崖,此时八个高手,其中七个人挤在一辆奔驰大G上面,留下一个高手跟着蒋定钰直接上了牧尘的法拉利488。

看到这些人都上车准备离开了,铁牛才放松了下来,而我像是没有看到刚才的一幕一般,努力的挣扎着朝着公路这边慢慢的攀爬了起来。

这时候忽然一个蒋家的高手从奔驰大G上又走了过来,铁牛脸上一阵寒芒,被铁牛这样盯着,那个蒋家的高手也是不由的心中一颤,旋即停在了距离铁牛五米远的距离,将手中的一卷绳索丢了过来,说道:“这是蒋小姐让我拿过来的,今天的事情都是误会,蒋小姐希望今天的事情可以化干戈为玉帛。”

蒋家高手说完,转身回到了那辆黑色的奔驰大G,一阵轰鸣声响起,两辆车子相继从下山口离开。

铁牛捡起刚才蒋家高手递过来的绳索,又检查了一番,确定绳索没有问题之后,他顿时狂喜,连忙将绳索朝着我这边丢了过来。

虽然我还没有爬上公路,但刚才发生的一切我却十分的清楚,此时心中说不出的复杂。

有了绳索,我倒是放心了许多,单手抓着护栏,另一手抓着绳索,口齿并用,很快将绳索在我的身体上缠了起来,在铁牛的拉扯下,我终于再次回到了公路上。

一回到公路上,我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刚才真的是在是太惊险了,先是被牧尘开车向我撞了过来,结果没有把我撞下山崖,反而自己坠落山崖成为了灰烬。

“张哥,终于有抗过了一劫。”铁牛此刻也笑了起来,像是一个长不大的老小孩,满脸都是干净的笑容。

看着眼前这个大男孩,我的心中暖暖的,今天幸亏有铁牛,否则别说是刚才铁牛用绳索把我从山崖下面拉了上来,就是之前蒋定钰带来的八个蒋家高手,我也不是对手。

牧尘死了,而蒋定钰也带着人离开了,想起牧尘为了杀我甚至打算与我同归于尽的场面,深深地印刻在我的脑海中。

我忽然有些怀疑自己的所作所为,如果当初不是因为我破坏了林氏的大婚,林家家主林天祥也就不会死了,而牧尘的母亲也不会殉情了,还有牧尘今天也不会找我拼命了。

我不知道自己做的那些到底是对是错,毕竟牧尘的母亲是无辜的,而牧尘也是无辜的。

“张哥,你别多想,爷爷以前就告诉过我,外面的世界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只有强者才能得到无上的地位和一切,你并没有错,错的人别人。”铁牛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中所想,忽然开口安慰道。

我微微一愣,没想到铁牛竟然会说出这么一句有道理的话来,旋即一笑,说:“走吧!回去了!”

在山顶上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也是时候下山了。

没有了牧尘,我也不着急下山,开着秦笑笑的保时捷911,不紧不慢的朝着山底环绕而去。

直到半山腰的时候,我才知道蒋定钰他们是从什么地方上来的,原来半山腰的地方,除了环山公路,还有一段朝着山背面下去的路。

就在我刚从山顶往下去的时候,山下一阵沸腾。

“竟然有人下来了,也不知道是牧尘还是张泽。”

“肯定是牧尘,以他小车王的名号,跌落山崖的怎么可能是他?”

“那个张泽还真是悲剧,不过不得不承认,他的车技确实很不错,毕竟牧尘有着小车王的称号,就已经证明了他的实力,然而这个张泽第一次比赛,就能与牧尘并驾齐驱,只是可惜了,这么年轻就跌落山崖,尸骨不存了。”

……

山下一阵议论,显然都是对我的不看好,蒋华的嘴角满是得意的笑容,山顶上发生的事情别人不知道,他却清楚的很,八个蒋家的精锐高手,谁能从他们的手里活下去?

想起自己那个堂妹,蒋华还真有些佩服,果然狠毒的很,比自己厉害。

“丝雨姐姐!”秦笑笑目光紧紧的盯着时不时出现在正面的车子,夜太深,除了能看到灯光之外,根本无法辨别车子,只知道有人从山上下来了,但到底是谁,秦笑笑现在也不敢确定了。

只是一想起今天是自己带着我来参加比赛的,秦笑笑就是自责的很。

“笑笑,在车子没下来之前,谁都不敢确定刚才跌落悬崖的人是谁,我们要对张泽有信心,下来的人绝对是他。”吴丝雨紧紧的拉着秦笑笑的手。

虽然是在安慰秦笑笑,但她自己也不经意间捏紧了秦笑笑的小手。

这时候蒋华走了过来,一脸戏谑的看着吴丝雨:“丝雨姐,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活着下来的人只能是牧尘,牧尘的车技谁都清楚,现在虽然还看不清楚是谁的车子下来了,但从车速以及转弯的技巧来看,只能是牧尘,丝雨姐,你也不必难过,那小子根本就配不上你,死了也就死了。”

“蒋华,你给我闭嘴!”听到蒋华说的那些,吴丝雨顿时杏眸圆瞪,朝着蒋华愤怒的呵斥道。

秦笑笑也是一脸的愤怒看着蒋华:“大哥哥一定不会有事的,你这样的癞蛤蟆还想要追求丝雨姐姐,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看看,你长得这么丑,丝雨姐姐长得这么漂亮,你想要追求她?就凭你?也配?”

秦笑笑开口就是诛心的话,让蒋华的脸色顿时十分难看了起来,周围许多围观的米方二代们,此刻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蒋华也已经从刚才的战败中恢复了过来,此时不用别人扶着也能站稳了,此刻已经从心底里认为刚才跌落山崖的人是我,之前在他跟我的格斗比赛中,就被秦笑笑诛心的话刺激的喷出了两扣血,现在又被秦笑笑侮辱,一股无比强烈的怒火似乎都要冲破蒋华的身体。

被蒋华这样盯着,秦笑笑也感觉到了害怕,吴丝雨忽然挡在了秦笑笑的面前,冷冷的看着蒋华说道:“怎么?你还想跟一个小女孩动手?”

“吴丝雨,别以为我追求你就会怕你,如果她再敢说一句侮辱我的话,别说是她,就算是你,我也敢动手。”蒋华彻底放下了脸面,目光中满是怒火。

周围的那些围观者也是一阵惊讶,蒋华平时看起来都是一副谦谦公子的样子,现在竟然因为一句话,对两个女人耍起了狠来。

吴丝雨也有些意外,不过只是一瞬间就恢复了正色,没有说话,只是一脸冷漠的盯着蒋华。

秦笑笑也是狠狠地瞪了蒋华一眼,却也不敢在开口说话。

蒋华冷眼看了两女一眼之后,旋即转身,冷漠无比的看着那辆即将下山的车辆,开口道:“牧尘果然没有让我失望,从今天起,牧尘就是我蒋华的兄弟,如果谁敢再对他不敬,那就是对我蒋华的不敬。”

蒋华这番话说出口,周围很多人都是面露惊讶之色,不过想到牧尘帮助蒋华不仅出了恶气,还弄死了对手,也都可以理解,只是想到原本没有什么背景能耐的牧尘竟然被蒋家的佼佼者当做兄弟,顿时对牧尘都十分羡慕了起来,原本以前都敢欺负牧尘,但谁都知道,从今天起,以后或许就是牧尘欺负到他们的头上,他们也不敢说个不字了,毕竟蒋华是五大势力蒋家的佼佼者,未来都有可能是蒋家继承者,他的小弟当然很牛逼了。

“还真是得意忘形,下来的人肯定是我大哥哥,你就别做梦了。”秦笑笑满脸都是不爽。

然而秦笑笑的这句话刚说出口,蒋华忽然转身就朝着秦笑笑扑了过去,所有人都是大吃一惊,根本没想到蒋华竟然真的会对一个弱女子动手。

吴丝雨也惊呆了,根本没想到蒋华会扑向秦笑笑,想要阻挡的时候,蒋华已经出现在了秦笑笑的身边。

秦笑笑也是一脸愕然,还没回过神,就感觉自己的脸上挨了重重的一耳光。

啪!一声清脆的打耳光的清脆声,所有人都是震惊的看着蒋华,秦笑笑的脸上瞬间通红了起来,嘴角还有血迹流了出来。

“警告过你,给我闭嘴,你这是犯贱,找打!”蒋华冷漠无比的说道。

秦笑笑短暂的惊讶过后才忽然回过神,顿时就十分愤怒了起来,一下子朝着蒋华扑了过去,吴丝雨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秦笑笑。

“丝雨姐,长这么大,我爸爸都没有打过我,他竟然敢打我!”秦笑笑的泪水哗哗的流了出来。

吴丝雨的脸色也十分的阴沉,劝慰道:“笑笑,放心好了,他打你的这一耳光,一定会数倍的承受,我向你保证。”

蒋华冷漠的看了吴丝雨一眼,舔了舔嘴唇,说:“吴丝雨,你说如果让你们吴家那个老头子知道你成了我的女人,会不会奔溃了找上我们蒋家来?”

看着蒋华毫不掩饰的恶心的目光,吴丝雨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深深地呼吸了一下,道:“蒋华,你会后悔的。”

“哈哈!”蒋华哈哈一笑,似乎只是调、戏一下吴丝雨,旋即目光看向了已经从环山公路下来的那辆车子。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