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六十八章 退后,否则,死!

看到牧尘一刀朝着蒋定钰的脸上划了下去,我也是大惊失色,这牧尘来真的?

蒋定钰的被吓的闭上眼睛尖叫了起来:“啊!我的脸!我的脸!啊!”

“哈哈哈哈!”牧尘却哈哈大笑了起来,说道:“蒋定钰,就你这张丑恶的脸,就算被我划了一刀,也比你现在漂亮多了。”

看着牧尘脸上的疯狂,我这才发现他并没有真的一刀划在蒋定钰的脸上,而是故意在虚空划了一刀,吓唬蒋定钰的,只是蒋定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脸上并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

牧尘忽然皱了皱眉,目光下意识的朝着蒋定钰的裆部看了过去,冷笑一声说道:“贱女人,竟然被吓尿了。”

蒋定钰这时候才回过了神,当她意识到自己的脸上并没有任何划痕的时候,才放心下来,但双目中都是恐惧之色,身体颤抖的厉害。

周围那些蒋家的高手,一个个也被吓坏了,毕竟蒋定钰是他们的主子,如果真的在这个地方被牧尘毁了容貌,他们肯定会吃不了兜着走。

牧尘的目光中寒芒闪烁,趁着蒋定钰情绪几乎奔溃的时候,大吼一声:“快让你的人动手!”

蒋定钰这一刻终于彻底的奔溃了,哭着大声喊道:“动手!”

周围那些黑衣人虽然极其的不情愿,但现在蒋定钰在牧尘的手中,蒋定钰被威胁对他们下达指令,他们作为蒋家的人,只能认命。

即便知道不是我的对手,可是依旧向我们扑了过来,我的眼中满是怒火,并不是对蒋定钰和这些蒋家高手的怒火,而是对牧尘的怒火。

现在蒋定钰在牧尘的手里,无论我如何做,似乎都要彻底的得罪蒋家了,牧尘现在已经彻底的疯了,不顾一切的想要我死,就是他现在这种情况,肯定是彻底的站在了蒋家的对立面,就算他今天能活着,以后恐怕也会遭遇蒋家的追杀。

而我,想要活命,似乎只能杀掉这些蒋家的高手了。

转眼之间,蒋家的那几个高手在此向我和铁牛冲了上来,我和铁牛在此进入战局。

而牧尘始终持刀威胁着蒋定钰,蒋定钰虽然极其不愿意与我为敌,可如今自己的生死被掌控在牧尘的手中,她只能把一切希望寄托在蒋家的那些高手身上,如果他们杀了我和铁牛,或许她还能活着。

此时最恨牧尘的人是蒋定钰,但她却不敢表现出来,只能好言相劝道:“牧尘,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去做了,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

“蒋定钰,你就不要做梦了,现在放了你,你肯定会让那些高手来对付我,那时候我的命恐怕也要丢在这里了。”牧尘一脸冷漠的说道。

蒋定钰不甘心,继续说道:“牧尘,我们认识这么久了,我是什么样的人难道你还不清楚吗?我既然已经命令人去杀他们了,肯定没有回头之路了,而你现在这样做,就是彻底的将自己站在与蒋家的对立面,难道你就不怕蒋家?我答应你,只要你放了我,等杀了他们之后,我可以当做今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再说了,到时候你掌握着我杀掉他们的证据,我就算是想要对你不利,可我也不敢啊!”

“闭嘴!”牧尘怒喝道:“你这个贱人,当我是个傻子吗?如果我放了你,你是可能暂时不会对我动手,但你肯定会等你的人杀了他们之后,你再杀了我,到时候就是死无对证,完全可以制造一场车毁人亡的事故,到时候在外界看来,就是我和那个小子飙车,结果相撞之后车毁人亡,你这种歹毒的女人,是怎么想的,我会不清楚?你现在就祈祷你的人可以击杀他们吧!”

听到牧尘的话,蒋定钰知道没办法蛊惑牧尘了,只能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自己带来的那些高手身上了,要怪只能怪自己太轻信牧尘,结果后悔都来不及了。

此时八个高手,在端在的交手中,已经倒下去了五个人,还有最后三个人,但我和铁牛的消耗也是极其的巨大,但解决最后三个人也是没有任何悬念的事情。

“快动手!给我杀了他!杀了他!”牧尘见蒋家的高手一个个的倒了下去,顿时更加愤怒了起来,直接对着剩余的三个蒋家的高手大吼了起来。

然而这三个高手却根本不理会牧尘,只是一脸警惕的看着我和铁牛。

“动手!”我忽然大喝一声,直接扑向对手。

而铁牛也在一瞬间扑了上去,两对八都不怕,更别说是二对三了,我们更不会怕。

轰的一脚踹了过去,又是一个蒋家的高手倒在地上无法站起来一战。

这时候就剩下最后还有一战之力的蒋家高手了。

我和铁牛一人对上了一个,牧尘见状,已经彻底的绝望了,原本以为蛊惑了蒋定钰带着蒋家的高手来围杀我可以成功,但却没有想到即便是带来了八个高手,也不是我们两个人的对手。

他的双目中满是疯狂之色,忽然一把推开蒋定钰,直接朝着其中一辆黑色奔驰大G冲了过去。

蒋定钰恢复自由的瞬间,就大声叫了起来:“住手!牧尘要跑了!给我追他!”

然而她刚喊出这一嗓子的时候,牧尘已经上了一辆奔驰大G,而仅剩的两名高手也在蒋定钰的一声令后犹如特赦,直接放弃了攻击我们。

而我也铁牛也下意识的停战,朝着牧尘看了过去。

透过车窗玻璃,我忽然看到方向盘前的牧尘双目通红,眼中满是仇恨,目光死死的盯着我。

轰!

忽然一阵野兽般的引擎咆哮声响了起来,牧尘直接驾驶着奔驰大G朝着我的方向横冲了过来。

这一刻我才忽然间明白过来,牧尘不是要逃,而是试图开车撞死我。

我一把推开了铁牛,而这时候奔驰大G已经冲了过来,我在推开铁牛的瞬间,猛地朝着奔驰大G冲过来的方向迎了上去,眼看车子就要撞击在我身体上的瞬间,我猛然间一个跳跃,直接跳上了奔驰大G的车头。

即便我已经跳了起来,可是身体还是被大G的车窗玻璃狠狠的撞了一下,虽然没有车头撞在身体上那么严重,可就是这一下碰撞,直接将我凌空撞飞。

身体高高落在了公路边上的护栏上,眼看我就要从护栏边上掉落下去了,猛地伸出双手,直接抓在了护栏的边缘上。

顿时我整个身体凌空在山体边缘,刚才如果大G撞击我的速度再快点,恐怕我现在已经跌落悬崖了。

一股强烈的恐惧感遍布我全身,而牧尘撞飞的瞬间,顿时狂妄的哈哈大笑了起来:“张泽,我要你死!”

牧尘大吼了一声,直接开着奔驰大G朝着我悬挂着的护栏这边撞了过来。

我的眼中满是震惊,牧尘这是打算跟我同归于尽了,我就在山体悬崖边上悬挂着,他开车过来撞我,肯定是要连车带人一起掉落下去的。

我真的没想到牧尘对我的怨恨如此的深刻,这一刻,有股强力的危机感遍布了我的全身。

我啊的一声大吼,抓着护栏边缘的双手猛地用力,然而双脚在虚空中,根本没有着力点,想要一下子借力跳起来,根本没办法。

“张哥!”这一刻铁牛猛地大吼了起来,不顾一切的朝着我这边跑了过来。

我顿时急了,嘶吼道:“别过来!”

然而即便铁牛的反应再快,也没有车子爆发全速的速度快。

轰的一声,牧尘驾驶着奔驰大G直接撞在了护栏上,连车带人跌落悬崖。

而护栏只是被撞开了一处缺口,十分幸运的是我抓着的那段护栏竟然没有随着车子一切跌落悬崖,此时我双手抓着护栏的上沿,整个人悬吊在半空中,而脚下,就是万丈深渊,一旦我松手,或者是护栏断裂,那只有一个结果,粉身碎骨。

护栏从中间断裂,此刻半截护栏伸出了悬崖,此时我距离公路的距离大概有个七八米,我的身体微微一动,护栏就开始摇曳,阵阵凉风袭来,深深地刺激着我浑身的冷汗。

轰!忽然脚下一阵火光,显然是刚才牧尘驾驶的那辆奔驰大G,此刻连人带车一起摔落山崖,牧尘显然也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这一切都发生在山体的背面,但是车子跌落悬崖爆炸的声音和火光点亮了周围,在正面等待着我和牧尘归来的人群,此时也都纷纷一脸震惊的看向了车子爆炸的余光看了过去,看不到现场,只能根据爆炸声音传出的方向看去,只能看到一阵余光。

“这是有车摔落悬崖了?”

“刚才只有牧尘和张泽上山了,到底是谁?”

“时隔一个月,竟然又有事故发生,只是不知道死的人到底是谁。”

……

四周都是惊讶的议论声。

秦笑笑和吴丝雨显然也听见了这道车子爆炸的声音,此时全都呆住了。

半晌,秦笑笑紧紧的咬着红唇,豆大的泪水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哽咽道:“一定不会是大哥哥。”

吴丝雨也紧紧的牵着秦笑笑有些冰凉的小手,坚定道:“一定不会!”

此时,山顶之巅。

“张哥,坚持住。”铁牛趴在公路边缘,双目通红的冲着我大吼了起来。

我双手紧紧的抓着护栏边缘,之前本就因为和蒋家的八个高手进行过激战,此刻浑身的力气都几乎消耗殆尽,抓着护栏的手臂也在不停的颤抖。

我咬着牙,试图靠着臂力慢慢的转移到公路上,然而看起来只有短短的七八米就能到公路上了,但这短短的距离却仿佛十分的遥远,每当换手向前一点距离,都感觉是那么的艰难。

咯吱!

我刚向前爬了一米多一点的距离,护栏忽然咯吱一声,接着我感觉整个人都随着护栏一起朝着山下跌了半截。

“张哥!”铁牛顿时大吼了起来。

护栏只是向下跌了一小段,但却又给我增加了三四米的距离,刚刚还是七八米,此时已经有十米远了,也就是这段护栏十分结实,否则现在我已经连带着护栏一起跌落悬崖了。

就在这时候,蒋定钰忽然带着几个蒋家的高手朝着铁牛一步步的走了过去。

铁牛顿时十分警惕的站了起来,目光中满是凶狠之色,下意识的抓住了一根棍子,冷冷的盯着蒋定钰:“退后!否则,死!”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