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六十七章 疯狂的牧尘

蒋定钰在看到蒋家的八个精锐都无法抵挡我和铁牛的攻击时,早就已经吓傻眼了,浑身都在颤抖,此时听到我的话后,身体更是颤抖的厉害。

之前我差点单手扭断她的脖子,本就已经让她从鬼门关前走了一遭,如今她为了报复我想要我的命,可是反而带来的高手不是我和铁牛两人的对手。

牧尘眼中也满是惊恐之色,根本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厉害,但和蒋定钰不同的是,牧尘的双目中满是仇恨,虽然畏惧,但却双目通红,充满了疯狂之色。

我一声威胁之后,蒋定钰带来的那些黑衣高手此时也全都围着我不敢攻击。

蒋定钰的双目中满是挣扎之色,似乎在考虑我这句话能不能实现。

牧尘见蒋定钰在犹豫,顿时就急了,连忙说道:“钰姐,你或许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但我比你清楚,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既然我们已经将他困在这里准备要他的命了,他肯定不会放过我们,一旦今天放他活着离开,就算他不死,以后恐怕也会成为我们永远的噩梦,他的实力如何,我们都见识到了,钰姐你想想,如果真的让他活着离开了,以后我们还有安全的时候吗?他这样的高手,别说是米方市的五大势力了,就算是放在省城的那些大家族中间,都是顶尖高手了,留着他,就是隐患。”

蒋定钰一时间陷入了沉默,脸上的挣扎让我微微放心了许多,虽然牧尘一直在她的耳边蛊惑,但她显然也不是傻子,知道牧尘是跟我有死仇,而她并不一样。

此时山顶上所发生的一切,山坡底下无人知晓,只是很多人的双目中都是疑惑之色。

“刚才还看到车子都上了坡顶,这都过去十分钟了吧?怎么还没有看到灯光?”

“这条赛道,也就山顶的平台上以及山体的背面环山公路我们看不到,按道理来说,十分钟的时间,也快要下山了才对,可是却没有一点灯光,这不科学。”

“该不会出事了吧?毕竟山体的环山公路很窄,最多只能并排两辆车子行驶,刚才上山的时候你们也看到了,保时捷911直接从内测切了进去,那小子很疯狂,谁知道为了获胜会有多么的疯狂。”

“确实有可能发生意外,上个月,在山上还发生了一起事故,两辆车子为了抢夺先机的时候,车子碰撞在一起从半山坡直接跌落了下去,最后车毁人亡了,听说最后两人死的只剩下骨灰了。”

……

见我们迟迟没有下来,山坡下的众人纷纷议论了起来,只有蒋华面带一丝冷漠的笑容,别人不清楚山顶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却十分的清楚,恐怕最多再有十分钟,应该就有消息了。

同样在现场的秦笑笑和吴丝雨,此刻两人一脸的焦急,秦笑笑抓着吴丝雨的手臂,有些后悔的说道:“丝雨姐,我好后悔,早知道就不带大哥哥来这里了,如果他真的有个三长两短,以后还让我怎么活?”

“笑笑,别担心,你的大哥哥那么厉害,再说了,身边还有一个同样很厉害的铁牛,他们肯定不会有事的,放心好了。”吴丝雨安慰道,虽然自己在安慰秦笑笑,但实际上自己的心中也同样十分的着急慌乱。

“可是就算大哥哥在厉害,万一车子发生了什么意外呢?”秦笑笑的眼圈红红的。

吴丝雨说:“放心,他一定不会有事。”

秦笑笑微微有些惊讶,似乎没有想到吴丝雨会如此的有信心。

我并不知道山坡下面的一切,此时双目中一阵的平静,其实我提出让蒋定钰带人离开,并不是我和铁牛打不过对方,而是我不愿意跟蒋家彻底的变成死敌。

其实我和蒋定钰之间的矛盾根本不算什么大事,就是因为她欺负伊婉儿,反而被我单手掐住了脖子,我原本就没有杀她的想法,只是想要将她的仇恨转移到自己的身上,可没想到的是蒋定钰这个女人如此的狠毒,竟然因为这件事,想要彻底的杀了我。

当然,这其中还有牧尘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我来这里的事情没外人提前知道,所以说,蒋定钰肯定是牧尘后面叫来的,只是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带着人来到山顶的。

如果在这里我杀了所有人,以蒋家的能量,想要找到真相很容易,毕竟我和牧尘飙车,又在山顶上停留了这么久。

“钰姐,快动手吧!再不动手,他就恢复体力了,他的实力你已经见了,如果真的让他彻底恢复全力,想要在击杀他们就更难了。”牧尘顿时着急的再次催促了起来。

蒋定钰猛地转头看向了牧尘,怒斥道:“你给我闭嘴!”

听到蒋定钰的话,牧尘微微有些惊讶,旋即双目通红了起来,显然是因为愤怒,双拳都在紧紧的攥在了一起,眼中极其的不甘心。

而蒋定钰怒斥完牧尘后,目光又看向了我:“如果我今天放过你,你真的愿意不跟我计较?”

我冷漠的一笑:“蒋小姐,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现在没有杀你的能力?你可以问问你的人,如果我想要,完全可以让我兄弟帮我挡住所有人,我自己去杀你,简直轻而易举,我之所以给你机会,也是因为我不愿意与蒋家结仇,今天发生的一切原本就是你的错,在饭店发生的事情其实很小,但是你把事情闹大了,包括现在,我想你带人过来,其实也并不是你的意思吧?牧尘为了报仇,蛊惑你带人来杀我,难道你就这么傻,不知道他是在利用你?”

我的话很直接也很真实,确实如此,毕竟蒋家是米方市五大势力之一,今后我还要在米方市立足,这时候如果我击杀了蒋定钰,别说蒋家,就是警方也不会放过我,我可不愿意成为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人。

听了我的话,蒋定钰忽然一脸认真的看着我鞠了一个躬,开口道:“今天的事情确实是我的错,我向你道歉,希望今天过后,我们之间再没有任何的恩怨,可以吗?”

蒋定钰的举动让我十分意外,虽然没有接触过她多深,但只是今天才表现出来的这些,就知道她是多么的飞扬跋扈,没想到现在竟然会向我道歉服软。

我当然不傻,不会认为蒋定钰是良心发现,而是迫于我的威胁,显然,她也不想以后也活在被我盯上的日子里,所以才不得已道歉认错。

我微微点了点头:“好,既然你给我面子,那我也给你面子,今天山上所发生的一切,除了我们在场的之外,绝对不会有其他人知道。”

蒋定钰脸上一喜,她这种骄傲的女人,肯定不会让别人知道自己向我低头道歉认错,我这句话显然是给足了她面子,既能活命,又能挽回自己的面子,何乐而不为?

“我们撤!”蒋定钰连忙下达了撤退的口令。

然而就在她刚说出撤退的时候,一直站在她身边的牧尘,猛地一下子向前,从蒋定钰的后面左手抱住了她的脖子,右手出现了一把匕首,红着双目怒吼道:“让你的人杀了他!”

“蒋小姐!”见自己的主子被牧尘忽然威胁了起来,蒋定钰带来的那八个黑衣人顿时全都急了,一个个连忙大吼了起来,看向牧尘的眼神中也充满了杀机。

蒋定钰这时候才回过神,今天这女人也算是悲剧,中午的时候才米方国际大饭店被我差点一把扭断脖子,这才到了晚上,刚从我的手中活命,可如今自己的命又被牧尘拿捏在了手中。

“牧尘,放开我!”蒋定钰虽然对我畏惧,但对牧尘却没有多少畏惧,即便此时被牧尘持刀威胁,她的脸上依旧充满了愤怒。

牧尘的眼中满是疯狂的杀机,咬牙切齿的说道:“蒋定钰,你特么的就是一个丑逼,还真以为自己生的多么貌美?别人都要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你特么的就是一个贱货,该死的贱货,你答应我的,要杀了这小子,现在却不敢杀了?你认为他很强大,你的人杀不掉他,他就会杀掉你,但你就不知道,如果你现在不让你的人去杀他,我就杀了你吗?”

“牧尘,你敢骂我?”蒋定钰的眼中满是怒火。

牧尘嘴角上扬,勾起了一抹邪恶的弧度,旋即拿着那把匕首在蒋定钰的胳膊上轻轻地划了一刀。

顿时鲜血流了出来,而蒋定钰也吓傻了,痛的啊的一声大叫。

“蒋定钰,你最好闭上你的臭嘴,让你的狗去杀人,否则我不介意下一刀划在你的脸上。”牧尘说着,将匕首沾染上了蒋定钰手臂上的鲜血,旋即用沾满鲜血的匕首刀面拍打在蒋定钰的脸上。

蒋定钰终于知道牧尘是真的疯了,真的不怕自己了,顿时声音都在颤抖:“牧尘,别冲动,只要你放了我,等回去了我就嫁给你,以后你就是我们蒋家的女婿了。”

“闭嘴!”牧尘怒吼道,抓起匕首朝着蒋定钰的脸上划了下去。

蒋定钰顿时吓得啊的一声尖叫。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