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六十六章 山顶遇伏

眼看就到了山顶,之前就听说山顶上是个很大的平台,如果说牧尘要超越我,山顶上的平台就是一个最佳的机会,一旦被超越,恐怕接下来的路段中,牧尘只需要以匀速控制好车位,在公路中央行驶,我就真的没有机会超越他了。

此时我反而神色越来越认真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牧尘紧跟在身后,我忽然有种十分不安的强烈感觉。

“铁牛,坐好了!”我忽然开口提醒了一句,旋即再次加速冲向了山顶。

短短十几秒,车子终于爬上了山顶平台,然而刚冲上平台,就看到在平台上下坡的路口处,停着几辆黑色的越野车,因为太黑了,根本分不清是什么情况。

这一刻,我的神色瞬间凝重了起来,在山顶上竟然已经有人在了,我不得不警惕了起来,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又是什么时候上来的?挡住下山路,又是为何?

一瞬间,无数个疑问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铁牛显然也注意到了前面的情况,天生的战士瞬间表情认真了起来,开口道:“张哥,前面有情况。”

我当然知道,减速减慢,在下山口处停了下来,而牧尘也紧跟着我停了下来。

哗!

我们车子刚停下,前面的几辆车子同时打开了前面的车灯,刚刚还是黑乎乎的一片,瞬间像是变成了白天一般。

我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警惕的说道:“铁牛,准备好。”

只是一瞬间,我就睁开了双眼,就看到是两辆黑色的奔驰大G挡住了下山口,这时候忽然从每辆车子内走下来了四个人,每个人的手中都拿着一根棍子,一共八个人,此时全都笑呵呵的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

这一刻,我的眉头顿时紧紧皱了起来,有种错觉,这些人,是来对付我的。

只是我实在想不明白,这些人到底是谁的人?为何会出现在山顶?他又是如何知道我会出现在合理的?

我的脑海忽然间出现了牧尘这个人,原本蒋华逼我赛车,我用格斗打赢了他,后面都准备离开了,牧尘却忽然缠着我,说要跟我赛车。

就连蒋华都已经放弃跟我赛车了,为何他会没有丝毫对我的忌惮,激将法让我答应跟他赛车?

或许,牧尘从始至终,都是别人手中的一颗棋子,跟我啰嗦了那么多,并激将我跟他赛车,就是为了把我引过来。

只是我十分想不明白,牧尘这样做的理由是什么?如果说是因为蒋华,这不可能,毕竟我刚打败蒋华,牧尘就出现了,而这些人既然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这里,那就肯定是早就准备好等在这里了。

就在我疑惑的时候,忽然从后面的那辆奔驰大G内又走下来了一个女人,当我看到她的容貌时,忽然间恍然大悟,原来是她!

我知道接下来无论如何都会有一场恶战,躲在车子里也根本没用,于是拉开车门走了下去,铁牛也跟着我走了出来。

刚出来,就看到牧尘的那辆红色法拉利已经恰到好处的停在了上山口的位置。

果然他们是一伙的,牧尘此时挡住了出口,或许就算我刚才在牧尘的车后,在上山前牧尘依旧会故意到我的后面,就是为了防止我从上山路逃走。

此时牧尘一脸笑意的朝着蒋定钰的那边走了过去,而我和铁牛,则是被八个手持棍棒的黑衣人团团包围了起来。

“张泽!”蒋定钰看着我,咬牙切齿的叫出了我的名字,我能感受到她语气中浓烈的杀机。

牧尘也是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说道:“小子,你没有想到吧?”

我冷眼看着牧尘,淡淡的开口说道:“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这样做?”

牧尘冷笑了一声:“张泽,你或许不知道我是谁,但我却对你这个人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当初如果不是因为你,我父亲也不会跳楼自杀了,虽然我对他没有任何的感情,而且他死了,我反而很高兴,但因为他的自杀,我母亲也在悲痛中选择了自尽,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听到牧尘的话,我的眉头顿时紧紧皱了起来:“你到底是谁?”

“林天祥是我的父亲,我,是他的私生子。”牧尘忽然双目通红了起来,大声说道。

这一刻,我才恍然大悟了起来,原来他是林氏集团,林家家主林天祥的私生子,林南的同父异母的弟弟。

怪不得之前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原来林天祥的私生子。

还有我根本没有想到,因为林天祥的自杀,会引发这样的悲剧,牧尘的妈妈竟然对林天祥如此钟情,竟然也选择了自尽,或许这就是神奇的蝴蝶效应吧!

“张泽,我还真没有想到,今天你竟然会来这里,而且巧合的是,我和钰姐是很好的朋友,正好听她说起你得罪她的事情,你说,这是不是天意?就连天,都想要收了你。”牧尘看向我的眼神中充满了杀意。

蒋定钰今天差点被我一把掐死,没想到这个女人如此记仇狠毒,竟然就是因为这点小事,竟然就带着人过来想要了我的命。

蒋定钰似乎依旧没有从我带给她的阴影中恢复过来,此时看向我的眼神中微微有些躲闪,但很快她就看向了我,咬牙切齿的说道:“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掐着我的脖子,那时候我以为自己要死了,第一次感觉到死亡,你,该死!”

蒋定钰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几个字的,我也没有想到她对我的怨恨竟然如此的深刻。

我冷眼看了蒋定钰一眼,说道:“既然我能差点杀你一次,那就可以彻底的再杀你一次,现在带着你的人滚蛋,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被我如此呵斥一声,蒋定钰顿时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似乎真的被我的话给吓唬道了,毕竟今天差点被我扭断了脖子,那种几乎窒息的感觉对她的印象太深刻,她没有理由不害怕。

“钰姐,你别听他吓唬你,他是挺厉害的,但你带来的都是从蒋家带来的精锐,杀他如杀狗,这里是环山公路,根本没有任何的监控设施,等杀了他,我们就来制造一场车毁人亡摔落山崖的现场,明天的新闻就会变成十八坡公路赛车,车毁人亡,死者已经彻底变成了灰烬。”牧尘的眼中满是疯狂的杀意。

刚刚还有些动摇的蒋定钰,此刻双目中再次坚定了下来,冲着我怒喝道:“张泽,你别想吓唬我,我知道你很厉害,但这些人都是我们蒋家最精锐的高手,就算你再厉害,也不可能是八个高手的对手,你就准备迎接死亡吧!”

我忽然有些庆幸了起来,幸亏吴丝雨让铁牛跟着我了,如果不是铁牛跟了过来,现在一个人对付八个人,还真有可能会成为明天的米方头条新闻,就像牧尘说的那样,这里没有任何的监控设施,而我本就是跟他在比赛,如果真的被杀之后制造了车毁人亡的现场,还真没有人会怀疑。

想到这里,我忽然有种后怕,这就是弱肉强食,在别人眼中,我是弱者,那就算是死,也不会引起别人的主意。

看着将我和铁牛包围起来的八个黑衣人,我能感受到这几个人的强大,虽然我和铁牛有个两对三十高手的记录,但那三十个高手也只是稍微有点实力的人,并不是真正的高手。

眼前虽然只有八个人,但每个人的气质都给人很不一般的感觉,蒋家既然是米方五大势力之一的势力,而本身又掌控着许多地下势力,他们的精锐高手,肯定实力不凡。

“蒋定钰!你最好考虑清楚了,如果我不死,死的人就是你,牧尘说的没错,这里没有任何的监控,就算死了,也是白死。”我再次威胁道。

然而这一次威胁没有用了,蒋定钰看向我的眼神中只有浓浓的杀意,而牧尘的眼中同样杀机四现。

“给我杀了他!”蒋定钰直接开口说道。

她的一声令下,顿时八个黑衣高手同时向我们围攻了过来,我知道无法躲避这一战,既然要战,那就只能疯狂。

“铁牛,全力以赴!”我大声说道,与此同时,我已经挥动双拳与黑衣高手交战了起来。

刚一交手,我就大概知道了这些人的实力层次,让我惊讶的是,这些人似乎每一个人的实力都不比上次我和铁牛在南山的时候所遇到的那三个黑衣蒙面杀手弱多少,虽然比不上那些黑衣高手,但这八个高手,应该可以顶的上那三个黑衣蒙面杀手了。

上次也是我和铁牛两个人面对三个蒙面黑衣人,最后还受了重伤,如果最后不是铁牛的爷爷毒医赶了过来,或许我和铁牛就真的要成为那三个蒙面人的刀下魂了。

激战瞬间开始,虽然对方很强大,但我也不会害怕,拼死一战谁怕谁?经历了上次的事情后,我和铁牛也同样成长了许多,如果现在让我和铁牛再遭遇那天的事情,就算我们赢不了,但至少不会输。

短短几十秒之内,我的身上已经挨了数次攻击,但黑衣人也同样遭遇了我和铁牛的攻击。

一开始还只是猜测,但交手之后,我几乎确定,这八个人真的可以顶的上那三个蒙面黑衣人,不过好在这些人手中拿的是棍子,而上次的蒙面黑衣人拿的是刀。

虽然挨了很多棍子,但至少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猛地一脚踹开了一个黑衣人,抢夺了一根棍子之后,我朝着人群就是挥动,棍子碰撞在一起,双臂都在发麻。

看到我和铁牛竟然可以抵挡这八个黑衣高手的时候,蒋定钰和牧尘的眼中都是惊骇,他们知道我厉害,可是不知道铁牛的实力也丝毫不弱于我,如果只是我一个人,今天我的结果几乎已经确定,只有死,但铁牛的出现,是一个极大的变数。

毕竟是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我和铁牛没有丝毫的保留,彻底爆发了全力而战。

再一次的击飞一个黑衣人之后,我忽然再次大吼了起来:“蒋定钰,最后给你一个机会,让你的人放弃战斗,我留你一条贱命,否则,等我们击败了他们,死的人就是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