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六十五章 急速狂飞

听到牧尘的话,我的嘴角轻轻上扬,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既然只有你不知好歹的要挑战我,那就来吧!”

见我答应了下来,牧尘的眼中也是寒芒闪烁,我不知道他是哪里来的勇气要跟我斗,但认怂离开,这不是我的性格。

牧尘旋即咧嘴一笑:“刚才你跟蒋少格斗比赛的时候赌注是价值千万的车子和别墅,那么现在,我们的比赛,是不是也应该来点彩头才有意思?”

我不置可否的一笑,点了点头。

牧尘说:“那就以刚才你赢了蒋少的那辆迈凯伦p1,如果你输了,车子物归原主,如果你赢了,我给你两千万,如何?”

之前蒋华跟我赌战的时候,将三千多万的限量版迈凯伦p1自贬到了一千多万,而现在牧尘说如果他输了,给我两千万,好像怎么算,都是我占了便宜,即便是输了,也不过今晚没有任何的损失。

“好,我答应你。”在场的都是米方市有头有脸的年轻一代,我想如果牧尘输了,应该也没有脸赖着两千万吧?

牧尘咧嘴一笑:“那就准备比赛了,依旧是之前你和蒋少约定好的规则,从这里出发,绕环山公路一圈后,谁先回到终点算谁胜,没问题吧?”

“好!”我直接答应了下来,对吴丝雨和秦笑笑交代道:“我把铁牛留在你们身边。”

听到我的话,秦笑笑顿时急了,连忙说道:“大哥哥,你可是说过,要带着我比赛的。”

如果只是单纯的比赛,或许我会带着秦笑笑,但现在忽然冒出来了一个牧尘,显然一幅不怕我的样子,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带上秦笑笑就是累赘,于是毫不犹豫的摇头,正色道:“等比赛结束了,我带你重新走一遍赛程。”

秦笑笑刚还想要继续多说什么,吴丝雨说道:“笑笑,听你大哥哥的话。”

见吴丝雨都这样说了,秦笑笑有些委屈的撇了撇嘴巴,虽然不情愿,但还是答应了下来。

吴丝雨旋即又说:“张泽,你把铁牛带着,以我和笑笑的身份,在场的还没有人敢得罪我们。”

吴丝雨的眼中也出现了几分担忧之色,这个女人的直觉一向很准,显然也是担心我在路上遇到什么麻烦,而她又见识过我和铁牛的战斗力,所以才让铁牛跟着我。

稍作犹豫之后,我点了点头,还是答应了下来,虽说我不怕牧尘,但谁知道路上会不会遇到什么情况,我本身又遭遇过追杀,上次过马路的时候还有人开车直接撞了过来,如果不是我命大,早就死过好几回了,小心点还是没有坏处的。

铁牛在副驾驶,我直接上了驾驶座,吴丝雨一脸认真的说道:“一定注意安全!”

感受到吴丝雨的担忧,我微微一笑,点点头说:“丝雨姐放心,有铁牛在,不会有事的。”

秦笑笑也难得的表情十分认真了起来,点点头说道:“大哥哥,如果真有什么危险,大不了认输,反正在我心中,即便是被称作车神的蒋华,也不是你的对手。”

我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好了,你大哥哥我不是傻子,知道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好了,不说了,我过去了。”

见车子开到了人群的最前方,此时蒋华也在别人的搀扶下站了起来,看向我的眼神极其的冷漠,而牧尘坐在法拉利488的驾驶座上,车子里只有他一个人,此时眼神中满是认真。

还别说,看牧尘这幅认真的样子,真有种很厉害的感觉。

正看着牧尘,牧尘也看向了我,旋即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轻轻上扬,开口道:“小子,你会感觉到什么才是绝望。”

我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直接选择了无视,铁牛虽然没有经历过赛车,但此刻坐在副驾驶上,显得十分的激动。

我笑了笑:“铁牛,等会儿你看好我是怎么驾驶的,等这次从老家回来,我就给你报驾校,等你拿到驾照了,到时候我送你一辆车子。”

“谢谢张哥!”铁牛很是兴奋的说道。

因为我和牧尘的比赛,今晚原本参加比赛的二代们,此时不得不终止比赛,这是一场只有我和牧尘两个人的比赛,而且还开了赌局,很多人都在之前登记的那张桌子上下注。

几乎不用想都知道结果,肯定百分之九十的人都会选择牧尘获胜,毕竟刚才说我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比赛别人都听到了,而牧尘可是被称作小车王,车技不言而喻。

两辆车子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引擎的咆哮声一阵一阵的响起,只要比赛开始,两辆跑车就会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眼前。

虽然我没有跑过这条线路,但好在路两边有赛车的专门标志牌,一直通往山顶。

就在这时候,忽然一个浑身上下只穿着内衣的女人出现在车头,当她高高举起的红旗猛地甩下来的瞬间,一阵凶猛的野兽般的咆哮声响彻天地。

一股巨大的推力,车子启动向前冲了出去,毕竟我没有玩过几次急速驾驶,而车子的性能也明显不如牧尘的法拉利,只是刚一起步,牧尘的法拉利已经在瞬间超越了我,短短几秒钟内,法拉利已经超越我近五十米。

不过我并着急,这才比赛刚刚开始而已,对于牧尘这样的赛车高手,起步就超越我这么多才正常。

十八坡的公路赛道并不长,短短一分钟的样子,车子就已经到了山脚下,法拉利的速度也在短短一分钟之内发挥到了极致,我的保时捷紧跟其后,原本差距五十米,在后续的发力中,满满的缩短了差距,此时估计也就差距三十米的样子,听起来距离很长,但也就是一瞬间的差距。

此时两车一前一后的朝着环山公路旋绕而上。

“张哥,加油!马上就追上了。”铁牛对于如此急速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兴奋的很,一个劲的叫唤着让我加油。

这时候我的表情也是十分的认真,虽说就算我输了,在别人看来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但在我的字典里,可没有输这个字,只要答应做了,我就绝对不会认输。

此时所有的注意力全都放在驾驶上,目光盯着前方不远处惹眼的大红色法拉利,似乎整个人都已经和这辆保时捷融合在一起。

连续几个绕弯,我和牧尘的距离越来越近,估计此时最多也就相差二十米。

只是有些悲剧的是环山公路宽度并不长,也就两辆车子刚好可以并驾齐驱,然而毕竟是赛车,现在牧尘又在我的前面,就算我追上去了,只要牧尘的车子挡在我的前面,我根本没办法超越,除非在转弯的时候,我找到牧尘失误的机会,才能从车子里面或者外部切入。

然而这是环山公路,一侧是山壁,另一侧是万丈深渊,虽然有护栏,但此时我们的车速都极其的疯狂,一旦发生失误或者剐蹭,几乎百分百的可以确定结果,那就是跌落深渊,车毁人亡。

此时山坡底下,原本观战的人群只能远远的看到两处灯光才能找到两辆车子所在的位置。

“丝雨姐姐,大哥哥应该不会输吧?”秦笑笑因为紧张,抓着吴丝雨的手臂十分用力。

吴丝雨微微摇了摇头,不知道是在回答不会输还是她也不清楚,但从她的眼神中可以看出,此时即便是她,也十分的紧张。

就在两女的不远处,蒋华抬头看向山顶,眼神中满是阴沉。

“这小子还挺厉害的,竟然一直跟着牧尘,看样子就算输了,差距也不会太大。”

“牧尘肯定不会输,在这儿,恐怕除了蒋少之外,应该没有人敢说自己比牧尘车技好。”

“环山公路也就两车的距离,以牧尘的车技,肯定会一直压制着后面的车子,只要牧尘不在转弯的地方出现失误,他就绝对不会输。”

“牧尘的车技很强,他和蒋少可是从来没有比赛过,依我看,说不定就连蒋少,也不是牧尘的对手。”

……

山坡下方,全都是围观的米方二代们,此时许多人看向比赛中的两车都是一脸的兴奋,能看到如此精彩的比赛,他们也算是过了把眼瘾。

对于山坡下的一切我毫不知情,此时全神贯注到了比赛之中,眼中没有悬崖峭壁,只有宽敞的公路和挡在前面的那辆红色闪电般的车子,而我手脚并用,速度已经发挥到了极致。

眼看就要到达山顶了,我的车速也越来越快,眼看前方又是一个弯道,我不点刹车,反而一脚油门轰了下去,轰的一声,引擎像是洪荒野兽一般,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咆哮声,眼看到了弯道处,方向盘刚一转,猛然间一脚刹车踩了下去,车子以一个极其高速的方式漂移了过去。

紧接着又是迅速的回转方向,直线加速,就是这一个大弯道,我这一手极速漂移直接将车距拉近到了一车的距离。

超越牧尘只是一瞬间的时间,但现在才是关键的时刻,如果无法超越过去,我只能一直被压制到终点结束比赛。

牧尘显然也没想到我竟然能追上他,眼中满是疯狂之色,在他眼中,我不过是个第一次赛车的新手,怎么可能会跟他并驾齐驱,在他看来,如果不能把我丢的连车尾灯都看不到,就不算胜利。

但他此时才发现,是真的小觑了我,我不仅没有看不到尾灯,反而在一次次的转弯漂移中把几十米的差距缩短到了一车距离。

不过很快,牧尘就平静了下来,即便被我超越也无所谓,因为在山顶上,才是我的末日。

牧尘嘴角轻轻上扬,毫无被我超越的紧迫感,反而不紧不慢的保持在公路中间,除非我飞过去,否则别想超越他。

“张哥,他在前面挡着,根本超不过去啊!”铁牛看到牧尘封死了我们的路,顿时眼中满是着急。

“闭嘴!”我怒喝一声,目光凝视着前方的车子,按照我的预估,马上就是下一个弯道了,只要能抓住机会,超越他也不过瞬间。

话音刚落,前方的弯道出现了,牧尘首先进入弯道,紧接着我也入了弯道。

就在牧尘刚转弯的时候,我的双目中满是疯狂之色,骤然间一个加速,朝着山体内侧直接切了进去,除非牧尘想要跟我同归于尽,否则他只能给我让路。

“坐好了!”我大声吼道。

嘎!

猛然间一踩刹车,轮胎摩擦在地面上,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一股浓烈的橡胶味进入了车子。

原本正在弯道中间的法拉利,这一刻像是见了鬼一般,车子轻微的抖动了一下,车子直接被逼到了公路边缘的栏杆处,咔嚓一声,车体左侧擦着护栏而过。

就在这一瞬间,车子已经并驾齐驱,瞬间进入直线,轰的一声,油门被我轰到了底,车子像是黑夜里的一道红色闪电,瞬间超越了法拉利。

而这时候,车子也即将到达山顶,后面的法拉利上,牧尘的脸上全都是豆大的汗水,抓着方向盘的双手都在微微颤抖,疯狂的大吼道:“疯子!你特么的就是个疯子!”

“张哥,超越了,哈哈哈哈!”铁牛兴奋的直接欢呼了起来。

而我虽然也很高兴,但这一刻却反而更加认真了起来,接下来的路段,只需要我控制好车速,只要不让牧尘找到机会超越,最终胜利的只会是我。

这一刻,山坡下无数人的目光中都是惊恐,他们只听到一阵忽然间更大的引擎咆哮声,接着就看到后面的车灯瞬间追上了前面的车灯,再接着,后面的车灯已经反超到了前面。

“这怎么可能?”山坡下无数人震惊的说道,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即便是蒋华,此时双目通红和狰狞,他和牧尘之间到底谁才是真正的车神,他比谁都清楚,但正是因为他知道,所以此刻看到牧尘被我超越的时候才会更加的愤怒,不过想到山顶上即将发生的事情,他又将那阵愤怒强行克制了下去。

“耶!大哥哥超越牧尘了。”秦笑笑激动的跳了起来。

吴丝雨虽然也很激动,但目光中的担忧却越来越浓,希望山顶上不会发生什么吧!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