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六十一章 看我帅,盯上我了?

听到蒋定钰的话,谭骏真的急了,也害怕了,扑通一下子跪在了蒋定钰的面前,哀求道:“小钰,我知道错了,求你原谅我这一次,以后我一定好好的带你,绝对不会再有离开你的心思。”

我也没想到谭骏竟然这样没有骨气,为了攀上蒋家,竟然如此的低声下气。

而蒋定钰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一脚踹开了谭骏,怒道:“给我滚!如果你再纠缠我,就别怪我不讲这些年的情分了。”

谭骏还在苦苦哀求,而我则是在所有人都在看戏的时候,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等蒋定钰反应过来的时候,早已不知道我去了哪里。

我之前先是对谭骏给了很大的心里震慑,在利用他心中对伊婉儿的最后一点感情蛊惑,成功的唤醒了他心中最后的一丝良知,等到他醒悟过来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所追求的是抱上蒋家的大腿。

然而如今一切都晚了,我原本只是想要惩戒一下谭骏,只是想着让蒋定钰的心里对谭骏产生隔阂,好好的恶心一下谭骏,但没想到的是谭骏的反应有点大,竟然直接对着蒋定钰吼了起来。

不过造成如今的局面,我并没有丝毫的内疚,要怪只能怪他对爱情不忠贞,就算他真的想要抱上蒋家的大腿,但凡他对蒋定钰还有感情,或许都不会发生刚才的事情。

这让我想起了两句话,一句是自作孽不可活,另一句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两句话正好符合谭骏此时的状态。

我从现场离开后,打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去了不夜城附近的一家特产店,买了一大堆当地的特产,店内可以邮寄,我直接把东西全都寄回了老家,估计等我明天飞回去,特产也到老家了。

想起即将回到老家的兴奋,我似乎已经忘记了刚刚才得罪过蒋家。

给伊婉儿和韦洪分别回了一个电话过去,叮嘱他们最近一段时间小心点,又说了些其他的事情就挂了电话。

之前对蒋定钰动手,对她肯定造成了很大的心里负担,蒋定钰看起来是个挺飞扬跋扈的女人,不过这不代表她是一个笨女人,相反很聪明,做事也非常的果断,估计短时间内也不会对我们再动手。

毕竟我放过狠话,如果他们真的想要把我怎样,只要我还活着,就会一直缠着她,我们和她之间的那点事本就不算什么,无非就是她对谭骏不放心,伊婉儿和谭骏曾经有关系,所以她才一定要跟伊婉儿过不去。

寄完了特产后,我就回到了李杰送给我的那栋别墅,铁牛一个人似乎挺无聊的,在院子里打拳,见我回来了,连忙跑了过来:“张哥,明天就要回老家了吗?”

我笑着点了点头:“飞机票已经买好了,明天带你坐飞机。”

铁牛的爷爷离开也有一段时间了,一直没有回来,我有种感觉,铁牛的爷爷这次离开,估计很难再回来。

否则他也不会让铁牛跟着我了,铁牛一个人在这里我也不放心,索性给他也买了一张机票,打算带他一起回我的老家,正好带他体验一下坐飞机的感觉。

“铁牛,你刚才打的是太极?”我将打包回来的饭菜递给了铁牛,有些好奇的问道。

铁牛嘿嘿一笑,点了点头道:“张哥,你也知道太极?”

我说:“当初刚上大一,参加军训的时候,教官给我教过军体拳和太极,那时候学过一点皮毛,见你刚才的动作,好像挺标准的。”

两人说话间已经回到了房间,铁牛囫囵吞枣的将我打包回来的两份饭菜都吃光了,还打了一个饱嗝。

“铁牛,等跟我回了老家,到时候听我的话,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不能冲动,外面有很多规定,如果坏了规定,会造成很不好的影响。”我对铁牛叮嘱道,这家伙长这么大还没有离开过南山,就是见过的女人一把手都能数过来,我还真害怕这个傻大个做出什么事情来。

铁牛有些委屈的看着我:“张哥,我已经够听话了吧?”

看着他委屈的样子,我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就是提醒一下,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别生气。”

慢慢的,铁牛也不用俺这个字了。

铁牛的学习能力真的很强,这段时间我也给他讲了许多事务,他接受能力极强,基本上说一遍就能彻底的记住,甚至都已经会开车了,我只交过他即便,他就能开着走了,打算等这次从老家回来了,给他报一个驾校,这个世道,还是要学会开车的。

想起车子,我忽然又想起了前面答应了秦笑笑,今天晚上九点要去十八坡公路教她漂移的事情,想起那个妮子,我的嘴角不由的扶起了一抹笑容。

晚上刚过八点,秦笑笑就给我打了电话过来,当然是去十八坡公路的事情,我苦涩的笑了笑说道:“笑笑,这才八点刚到,你不是说九点去吗?”

“我说的九点是要到那里,大哥哥,你可是答应过我,要教我漂移的,再说了,你明天就要回老家了,要好久一段时间不能见到你,你就不能多陪我一会儿?非要给我计较一个小时的时间?”秦笑笑语气中都是不满。

在我心里,秦笑笑就跟妹妹一样,真心挺喜欢这个女孩的,当然只是那种哥哥对妹妹的喜欢。

笑了笑,说道:“那就现在去好了,是我过去接你?还是你过来接我?”

听到我说现在就过去,秦笑笑一下子欢呼了起来,高兴的说道:“大哥哥,你自己开车过去吧,我车上还带了人,坐不下,我现在就给你发个定位,咱们在定位那碰头。”

“好的,那等会儿见。”我回应道。

挂了电话后,很快秦笑笑给我发来了一个定位,在郊区十八坡那边一条新修的公路,貌似还没有完工,所以一直没有通车,那边道路很是宽敞,直线弯道都有,还真是一个玩车的好地方。

我虽然不是职业赛车手,不过本身的车感非常的好,那天被林氏派去的人追的时候,虽然是拼了命,但如果不是本身的技术好,就算再拼命,也跑不过别人。

李杰留给我的车库内还有好几辆豪车,不过我还是喜欢车库内最便宜的那辆保时捷帕拉梅拉。

当即带着铁牛一起出门,铁牛的爷爷当初本就是为了让铁牛在城市历练,才让他跟着我的,今天正好带他过去,就当是必要的修行了。

看了下导航,距离十八坡公路没多远,也就半个小时的车程,我和铁牛八点零五分出的门,刚好八点半的时候,到了秦笑笑发给我的定位。

还没有下车,远远的就看到十八坡路口密密麻麻的车子和围观的人群。

我这才忽然意识到秦笑笑为何约我这么晚才来这里,原来是有活动,看着前面各式各样的豪车,我大概猜到了这里是什么活动。

十八坡公路还在修建中,但基本上已经完工,路段中直线弯道都有,最主要的是十八坡公路旁边还有一个环山公路,这一代特别合适赛车比赛。

秦笑笑这么晚约我过来,恐怕就是想让我带她飙车。

我刚走下车子,就看到一辆红色的保时捷911停在了我的身旁,秦笑笑从驾驶座走了出来,让我意外的是吴丝雨竟然也跟着一起来了。

“大哥哥,你竟然比我来的早。”秦笑笑拉着吴丝雨走了过来。

我瞪了秦笑笑一眼:“你这是给你大哥哥挖了一个坑吧?说是教你漂移,这是让我来飙车的吧?”

秦笑笑嘻嘻笑着走了过来,很是亲昵的挽起了我的手臂,撒娇道:“大哥哥,我这不是害怕你不来嘛,再说了,我也不算给大哥哥挖坑啊,等会儿我做你的车子,你顺便教我漂移。”

吴丝雨也走了过来,笑着说道:“你这还不是给你的大哥哥挖坑啊?你看看别人都是什么车子,兰博基尼、迈凯伦、法拉利、帕加尼等等,你让他开你的保时捷911呢?还是开他的保时捷帕拉梅拉?不管开哪辆车,似乎都没办法跟别人的车子比。”

我叫了声丝雨姐,笑着说道:“丝雨姐说的对,别人都是坑爹的,这妮子就是来坑哥的。”

“我哪有!”秦笑笑撒娇道。

我大概扫了眼过去,虽然并不是每一辆车子都是顶级的跑车,但至少也有十几辆顶级的跑车,像是我和秦笑笑的车子这种档次,基本上非常的少见。

铁牛没见过这么多的豪车,之前只是在电脑上见过,此时看到这些豪车之后,眼中都是惊讶之色。

“张哥,等会儿能让我开车吗?”铁牛对跑车似乎情有独钟,一脸期待的说道。

虽然铁牛还没有驾照,不过他的车子是我教的,而且他的学习能力本就很强,我还是能信的过,不过让他飙车,我可不敢,于是很是干脆的拒绝了。

被拒绝后,铁牛有些沮丧,秦笑笑嘻嘻笑着说道:“牛哥,你别沮丧,大哥哥也是为你好,等会儿这里没人了,我把车子借给你开。”

“真的?”铁牛一下子来了兴趣。

秦笑笑一幅大姐大的派头,拍了拍铁牛的肩膀,很是哥们的说道:“当然是真的,谁让你是张哥的兄弟呢!”

看着这两个一呆一机灵的组合,我和吴丝雨都会心的笑了起来。

秦笑笑和吴丝雨毕竟都是极品美女,此时看到我和她们两人有说有笑,周围很多男性都投来了羡慕的目光。

就在这时候,忽然人群中一阵惊呼,有人激动的说道:“是蒋家的蒋华,他可是咱们米方市的车神,上次有个外国佬,貌似还是专业赛车手,本来很嚣张的说要横扫我们米方市,结果就在我们米方市的车手一败涂地的时候,蒋华出现了,从十八坡公路路口出发,绕环山公路一圈回到始点结束,蒋华竟然超越了那个外国佬专业赛车手一百多米。”

“听说蒋华以前在国外留学的时候,还当过专业赛车手,实力确实很强。”

“估计米方市这一代人中,能超越蒋华车技的人没有了。”

……

周围都是议论,而我也微微有些惊讶,蒋华这个名字似乎有些熟悉,貌似今天中午在米方国际大饭店的时候,吴丝雨对蒋定钰说过,就是蒋华,见到她也要叫一声丝雨姐。

想到这里,我有些古怪的看了吴丝雨一眼,这个蒋华看起来估计也有二十七八了,难道吴丝雨比他还要大?

似乎感觉到了我的目光,吴丝雨看了过来,微微一笑,说:“我比他大一岁。”

“嘎!”我大惊失色,她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难道真的会读心术?

我忽然觉得这个吴丝雨太可怕了,正说着,蒋华忽然迈步朝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看到蒋华朝我们这边走来,周围很多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惊讶之色。

我的目光也落在了蒋华身上,看起来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身高估计在一米七五左右,不算高,不知道是不是蒋家的基因问题,蒋华虽然打扮的挺公子的,但却有点普通,说简单点,就是大众脸,如果不是他这一身的行当,估计丢人堆里都认不出来。

“丝雨姐也来了啊?”蒋华一脸微笑的看向吴丝雨。

我似乎从蒋华的眼中看到了一丝仰慕,难道说这家伙喜欢吴丝雨?

吴丝雨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回应。

看到这一幕,周围那些年轻人都是一脸惊讶,毕竟蒋华是蒋家的人,叫了这个美女丝雨姐,但这个美女似乎不怎么待见这个蒋华,顿时对吴丝雨的身份都好奇了起来。

吴丝雨是吴家的人,看来也是低调的很,否则这些米方市的二代们,怎么会不知道吴丝雨的身份?

蒋华似乎早已习惯了吴丝雨的冷淡,也不生气,始终面带自信而又阳光的笑容,目光放在了我们几人的身上,最终在我的身上停留了下来,忽然开口道:“这位帅哥面生的很,是丝雨姐的朋友?”

听到他的话,我微微一愣,这是看我太帅了,感觉到压力了,盯上我了?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