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五十七章 不好的预感

吴丝雨一个滚字说出口,强叔的脸色瞬间十分难看了起来,这是一点都不给蒋家面子。

强叔虽然带过来了五个高手,但吴丝雨身后的那个中年男子却能一拳击败他,穿过五个人扇了蒋定钰一耳光,如此强大的势力,根本就不是他能面对的。

即便强叔有多么的不甘心,此刻也只能灰溜溜的带着人离开,离开前只是留下一句狠话:“敢动蒋家的人,你们会后悔的。”

直到强叔带着人离开了,我身边的韦洪才松了一口气,吴丝雨这时候目光看向了王经理。

王经理见吴丝雨的目光投了过来,浑身不由的颤抖了一下,擦了把头上的冷汗,说道:“吴小姐,如果没有什么吩咐,我就去忙了。”

吴丝雨冷着一张脸,淡淡的开口说道:“去公司财务部领工资吧!看在你为米方国际大饭店辛苦这些年的份上,我会给财务部打招呼,给你补偿一年的工资。”

此时的吴丝雨一点不讲情面,而王经理在听到吴丝雨的话后,顿时急了,连忙说道:“吴小姐,我知道了错了,给我一次机会吧!”

“王经理,错了就要付出代价,事情的真相如何,我想你很清楚,但你却不分青红皂白,不经过调查就把一切都怪罪到普通客人的身上,你的做饭完全就是在给饭店抹黑,米方国际大饭店可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地方,既然有客人在我们的饭店吃饭,那我们就该为他们负责,而不是出了事,就向着在你看来势力强大的人。”吴丝雨一脸平静的说出了这番话。

原本周围那些围观的客人中,还有许多人刚才低声议论米方国际大饭店不安全,万一得罪强势的人了,自己只能吃亏,结果吴丝雨这番话说出口之后,再次议论中都是对吴丝雨的好评,对米方国际大饭店的好评。

我忽然有些佩服吴丝雨这个女人了,在我的印象中,她一直都是一个十分温柔的弱女子,但今天,却让我看到了一个女强人,吴家的这位小姐,很厉害。

王经理知道自己再求吴丝雨也没用了,顿时情绪激动的说道:“吴小姐,我是待人不公,可我所做的一切也是为了饭店啊!难道你连一个机会都不给我?这么多年来,我兢兢业业的付出了这么多,到头来就是这样的结局?多给我一年的工资就能补偿的了我吗?”

吴丝雨的眉头紧皱,冷眼看了王经理一眼,说:“走吧!”

王经理刚还想要说话,吴丝雨身后的那个中年男子就一步步的朝着他走了过去,看到中年男子,王经理终于意识到自己冲动了,连忙说道:“我现在就去财务部!”

王经理说着就转身飞快的跑着离开了饭店,而中年男子也没有去追。

吴丝雨看了眼围观的客人,朗声说道:“今天让各位看笑话了,我代表米方国际大饭店,向各位道歉,同时也保证,在我们米方国际大饭店,无论遇到了什么事,都会公道对待,无论你得罪的是什么人,只要错的人不是你,我们都会保你。”

听了吴丝雨的话,周围那些客人都鼓起了掌来。

等围观的客人都散了之后,吴丝雨才微笑着走了过来,看着我说:“张泽,我们又见面了。”

我笑了笑,说:“丝雨姐,没想到你竟然是吴家的人。”

吴丝雨眨了眨眼睛:“怎么?我是吴家人你就打算跟我断绝朋友关系?”

我连忙摇头,笑着说道:“丝雨姐,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怎么会断绝跟你的朋友关系?”

之前在林家的婚礼上,在大鼻子那些人准备带走我的时候,秦笑笑站了出来保护我,那时候吴丝雨也一起跟了过来。

而且当初在米方森林刚逃出去昏迷不醒的时候,也是秦笑笑和吴丝雨把我带去了医院,我才活了下来。

不管怎样,我的心中对吴丝雨都十分有好感。

韦洪之前也在婚礼现场,所以也见过吴丝雨,此时微微朝着吴丝雨点了点头,说道:“今天的事情,多谢吴小姐了。”

伊婉儿也回过了神,虽然不知道我和吴丝雨为何认识,但也是十分感激的说道:“谢谢吴小姐,今天如果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吴丝雨微微一笑,说:“你们是张泽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别说是因为你们是我的朋友,就算是别人,如果在这里遇到了麻烦,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出手帮助,错的人本来就不在你们。”

看着吴丝雨柔和的样子,再想起刚才她冷漠无比的样子,我感觉怪怪的,这个仙女一般的女子,怎么会有如此相反的两种表现?该不会有人格分裂症吧?

吴丝雨就像是看到了我心中所想,朝着我笑了笑说:“张泽,你该不会在想,我是有人格分裂症吧?”

我大惊失色,这女人真有读心术啊?连忙摇头,说道:“丝雨姐,我可没这样想。”

吴丝雨笑了笑,对身边的一个美女吩咐道:“去给我这三位朋友办理高级VIP,以后他们来这里吃饭,一律七折。”

“好的。”美女连忙答应了下来。

吴丝雨还真是大方,出手就是三张高级VIP,这可是米方市唯一一家五星级大饭店,我可是听说高级VIP只有那些有身份的人物才有,而且以后每次来吃饭,都给我们打七折,这在五星级大饭店,这种事情很少存在。

不等我们拒绝,吴丝雨微微一笑:“家族将这家饭店完全交由我打理,一切都是我说了算,既然是朋友,就别拒绝,再说了,我又不是免费给你们吃饭。”

我苦涩的笑了下,对韦洪和伊婉儿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多谢丝雨姐了。”

“都说了不要客气,说起来,你也是笑笑的救命恩人,如果让她知道了你在我这里吃饭还要钱,估计还要找我麻烦呢。”吴丝雨万种风情的瞪了我一眼。

还真是一个会读心术的女人,我忽然有些害怕了。

吴丝雨看了眼时间,笑着说:“看样子你们已经吃过午饭了,那就改天再请你们吃饭,我这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就先去忙了。”

“好的,丝雨姐你去忙吧!”我连忙说道。

等吴丝雨离开后,韦洪有些古怪的看着我说:“张泽,我怎么忽然发现,你走到哪里都有认识的美女啊?取了一个漂亮的美女为妻,那天在婚礼现场,那么危险的处境之下,竟然还有两个绝色美女过去保护你。”

伊婉儿并不知道那天发生的事情,皱眉道:“你们做了什么事情?我怎么都不知道?”

韦洪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有些求救的目光看向了我。

我原本害怕伊婉儿担心,知道因为我和她去世的弟弟长的很像,一直对我很好,所以本打算一直瞒着他,没想到韦洪说漏嘴了。

于是也不隐瞒,大概说了下那天婚礼现场的事情,当然,只是取重避轻的说了些,即便是这样,伊婉儿的眼中也满是担忧之色。

“好了,婉儿姐别多想了,都过去了,倒是你,今天那个谭骏,是谁啊?”我虽然已经猜到了谭骏的身份,依旧还是装糊涂问道。

提起谭骏,伊婉儿的脸上满是悲伤,幽幽道:“他是我前男友,五年前,他忽然离开了我,原本我以为他出事了,都打算报警了,结果看到了他在朋友圈发的动态,才知道他离开了,现在才知道,他是抱上了蒋家的大腿了。”

虽然只是简单的几句话,依旧让我替伊婉儿感到不值,从伊婉儿今天见到谭骏开始的表现,我就知道这些年来,伊婉儿一直没有办法忘记谭骏,结果今天他却搂着别的女人,告诉伊婉儿这是他的未婚妻,还说自己和伊婉儿曾经也只是普通的朋友。

这对伊婉儿来说真的很残忍,从伊婉儿只是因为我长的像她去世的弟弟就给我铁军安保的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就能看出来她是一个十分重感情的女人,今天的所见所闻,肯定伤透了她的心。

“婉儿姐,你别难过了,网络上有句话说的好,哪个女人的青春不会遇到一个渣男?现在既然知道了他的真面目,你也该释怀,就当是青春喂了狗,从今往后,好好的生活,找一个真正爱你的男人。”我劝慰道。

伊婉儿微微一笑,看着我说:“你放心好了,姐姐我可不是那种感情小白,这种道理当然懂,今天也算是解开了我五年的心结,以后我会好好生活,一切向前看。”

“婉儿姐,向这边看。”我故意将韦洪拉了出来。

韦洪也是大惊失色,瞪了我一眼,不过也没说什么。

而伊婉儿同样瞪了我一眼,忽然画风一转,一幅诱人的样子,抱起了我的手臂,笑着说道:“可是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小鲜肉,怎么办?”

我吓了一大跳,连忙挣脱了伊婉儿,躲在了韦洪的另一边,说道:“婉儿姐,你可别乱来,等你走了,洪哥可是会收拾我的。”

“王八蛋!我现在就收拾你。”韦洪怒道,直接朝我踹了过来。

我连忙向前跑着离开,伊婉儿咯咯的笑了起来,只是眼眸深处,还有一丝难以掩饰的失落。

毕竟是好多年的感情,她这种极其重感情的女人又如何能轻松的彻底放下?

不过今天谭骏今天这样一出,也算是彻底让伊婉儿死心了,以后说不定韦洪还真有可能。

从饭店离开后,伊婉儿又回公司了,而韦洪也去了黑狐搏击俱乐部,我一个人倒是闲了下来。

忽然想起了秦笑笑,这个淘气的女孩,不管怎么说都是我的救命恩人,明天要走了,要一个月才能回来,应该跟她告别一下的。

刚想着秦笑笑,就接到了她的电话。

电话接通,秦笑笑就问起了刚才饭店发生的事情,显然是吴丝雨告诉了她,确认我没事之后,秦笑笑咬牙切齿的说道:“蒋家这些王八蛋,还真当自己是米方的天了,要是我在,非要撕了那个女人的嘴脸。”

“好了,我这不是没事吗?别生气了,给我打电话,有事吧?”我笑着说道。

秦笑笑似乎才反应过来打我电话有事,一下子来了兴趣:“大哥哥,你还记得上次答应我的事情吧?”

“答应你什么了?”我疑惑道,刚说完,我忽然想起了上次我被人追杀,结果遇到秦笑笑开着一辆红色的保时捷追了上来,我是为了逃命才把车速飙的那么高,结果被秦笑笑当成了飙车高手。

“大哥哥,你都忘记了啊?”秦笑笑有些沮丧。

我连忙笑着说道:“我当然记得,你不是想要学习漂移吗?我教你。”

“真的?”听见我答应了下来,秦笑笑一下子激动了起来。

我说:“当然是真的,不过只限于今天。”

“那正好,大哥哥,今天晚上九点,十八坡公路见,不见不散哦!”秦笑笑欢快的说道。

虽然是晚上,不过我还是答应了下来,又聊了几句后挂了电话。

现在这个点是下午刚上班的时间点,我明天就要回老家了,想了想,打算去买点这边的特产。

可是刚走出几步,就感觉有些不对劲,明锐的警惕性让我眉头顿时紧皱了起来,我刚回头,就看到几个流里流气的青年一直在跟着我。

看到我回头,几个人一脸无惧的看着我,看向我的眼神中还有些挑衅。

我忽然间想起了刚才在饭店发生的事情,而蒋家的身份本就有些阴暗,手底下培养了许多地下势力,这几个混混一看就是地下的势力,肯定是蒋家派来的。

我忽然有些担忧起了韦洪和伊婉儿,刚才因为吴丝雨,他们不能把我们如何,可是现在我们离开了饭店,在蒋家看来,我们就没有任何的庇护了。

想到这里,我连忙拨通了伊婉儿的电话,然而拨过去之后,电话一直没有人接通,我忽然有种十分不好的预感。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