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五十一章 李叔对我的愤怒

听了陆一凡的话,我顿时沉默了下来,任由陆一凡在身后抱住了我。

陆一凡将脑袋依靠在我的后背上,轻声说道:“张泽,我明白你的意思,其实你应该可以感受得到,就连我自己都不清楚,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喜欢上了你。”

“上次我向你吼,第一次对你生气,第一次对你吼叫,其实并不是我真的想要那样,而是我知道非凡对我和姐姐的重要性,如果我们不答应嫁入林家,别说是非凡,也别说是我和姐姐,即便是你,也会受到牵连,我们一开始就是有名无实的婚姻,是我和姐姐对不起你,如果不是让你娶我,或许你已经和那个女孩结婚了吧?”

“以前,林家在米方市的地位太高,我怕如果我们拒绝嫁入林家,林家会对付你,你是无辜的,对我本就没有男女之情,我可以感受得到,你对我或许只有同情,你就是太善良了,什么事情都替别人着想,从来不为自己想想,我知道,如果那天不是运气好,任家站出来帮我们了,最后李老板也出现了,或许现在你已经不再这个世上了。”

“我知道,那天你去婚礼现场,根本就没有考虑自己怎么脱身,只是想着让我和姐姐拒绝婚礼,因为你很清楚,我和姐姐并不愿意嫁入林氏,那是在牺牲我们一辈子的幸福,所以你去了,无所畏惧,即便没有任何的靠山,也在我们最需要你的时候站出来了。”

“再后来,我和姐姐被林南强行带去那个荒废的院落里的时候,我和姐姐几乎绝望,那天其实我已经想好了,如果我真的被林南欺辱了,我绝对不会活在这个世上,我想姐姐跟我的想法一定一样,你或许不知道,当我们刚被林南强行带上车的时候,那时候我的脑海第一个出现的人是你,我想着如果你能突然变身超人,出现在我们面前,将我们拯救那该多好?”

“但当林南当着我们的面给你打电话,让你一个人过来的时候,我又忽然为你担忧了起来,不想让你过来,因为我知道林南是为了要你的命,才想让你单独过来的,其实那时候我的心情挺复杂的,那时候我根本就没有怀疑你不会来,所以只有对你的担忧,或许是那种绝望的时候,才让我知道自己的心,以前我只是把你当做一个特别好的朋友,但那天我才明白自己的心,其实我的心里早已经有了你,只是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呵呵!说了这么多,并不是祈求你留下来,只是想要在分别前告诉你我的心里话,你别有心理负担,我喜欢你,但跟你无关,好了,该说的好像已经都说了,就这样吧!等你离开米方市的时候,记得千万告诉我和姐姐,我和姐姐一定会去送你的,谢谢你,张泽!我喜欢你!”陆一凡说完,忽然松开了双臂。

我站在原地,内心说不出的难受,我虽然可以感受到陆一凡对我的喜欢,可从没有想过她对我的喜欢会这么的纯粹,如此的深。

刚才陆一凡说的一切,每一句话,甚至每一个字,都像是深深的刺入了我的心里,之前我以为自己可以非常坦然而又轻松的离开,但听了陆一凡说的那些之后,现在要离开的时候,我才知道难受,舍不得。

我也相信,如果现在我回头,就可以留下来,但脑海中却忽然又出现了陆一菲的身影,我现在已经知道了陆一凡的心,却不知道陆一菲的心,爱情这个东西真的很奇怪,自己喜欢的不喜欢自己,自己不喜欢的却深深的喜欢着自己,正因为如此,所以这世上单身的人越来越多了。

“好了,张泽,你走吧!不要说话,也不要回头,我会站在这里看着你离开,以后再见的时候,你千万别再提刚才我说的那些,就当是给我一个尊严吧!”陆一凡忽然开口说道,话语中满满的都是忧伤。

听到她的话,我心中说不上的难受,就像是当初为了隐瞒真相,我在医院里,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苏婷,告诉她我要分手一样,那种酸楚,只有真正经历过刻骨铭心的爱情在分手的时候,或许才能感受得到。

强忍着内心的痛苦,我缓缓迈步向前走去,每一步都是那么的沉重,每一步都伴随着过往的回忆,我在这里的一年里,与陆一菲和陆一凡之间只有平静的生活,似乎没有过什么惊心动魄的爱情,但日久生情,尤其是最近一个月来发生的一切,似乎才让我们彼此都知道了自己的心。

从陆一菲的别墅离开之后,我一个人走在大街上,像是魔怔了一般,不言不语,不悲不喜,像是一具行尸走肉,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路上车水马龙,灯火辉煌,而我却显得那么的格格不入。

就在我刚离开别墅之后,陆一凡终于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泪水,任由泪水满脸都是,这时候陆一菲轻轻地叹了口气,透过窗户,神色复杂的看了我一眼,旋即缓缓迈步走到了陆一凡的身边,深处双手抱住了陆一凡,柔声说道:“一凡,想哭,就大声哭出来吧!憋着难受!”

“哇!”陆一凡终于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抱着自己的姐姐放声痛哭了起来,陆一菲的眼眸深处满是复杂。

这注定是个悲伤的夜,陆家姐妹的悲伤,我的悲伤,一个人浑浑噩噩地走了好久,才慢慢的从刚才的意境中回过了神,惨然一笑,自言自语道:“这,或许就是爱情吧!”

旋即停下脚步,在路边打了一辆出租车,目的地,李杰留给我的别墅。

回到别墅的时候,铁牛正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到我回来了,铁牛连忙迎了过来,说道:“张哥,你回来了啊!”

我点了点头,将刚才在外面打包好的饭菜递了过去:“去吃饭吧!我先上去睡了,明天见!”

铁牛见我情绪不高的样子,也不敢多说,眼睁睁的看着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回到房间后,洗了一个澡,直接倒在了床上,努力的不去多想,但却怎么也控制不住的去想陆一菲和陆一凡,还有那一夜激情之后离我而去的苏婷,我忽然发现,自己真的就是一个自以为是的混蛋,想要对身边的任何人好,但最后伤的却都是身边最近的人。

最后睡着的时候也不知道是几点了,一觉醒来已经是中午了,铁牛已经做好了早餐,吃过早餐后,我跟铁牛打了声招呼后,就一个人离开别墅,开车去了不夜城。

我要回老家的事情还没有跟李杰说,不管怎样,在米方市,他对我帮助很大,也是我的义父,怎么说我要离开了,也要给他打一声招呼。

半个小时后,我将车子停在了不夜城的停车场,刚进入大厅,前台小妹就主动跟我打起了招呼,叫了我一声张哥,我微微点了点头,问道:“李叔在吗?”

“老板在他的房间。”前台小妹微笑着说道。

我点了点头,直接去了李杰的房间,在门口敲了敲门,很快屋内传来李杰的声音:“进!”

推开门走了进去,看到是我,李杰笑着说道:“休息了好久,这是来上班了吗?”

听到李杰的话,我忽然有些内疚了起来,之前就答应他要跟着他做事,他对我如此看重,结果现在我要告诉他回老家的事情。

“李叔,我准备回老家了。”即便在不好意思,我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李杰还没反应过来,因为我只是回去一趟,笑着说道:“你应该刚毕业吧?父母供你读书这么多年,确实非常的不容易,是该回去一趟,回去了好好的孝敬父母,看看家里需要什么,都添加点,我等你回来了就把手头的一些生意都交给你去做。”

李杰都这样说了,我顿时十分歉疚了起来,不知道要怎么说了,看着我脸色有些不对劲,李杰疑惑的说道:“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我鼓起了勇气,看着李杰:“李叔,我是打算回来家那边工作,不准备来米方市了。”

这一次,李杰明白了我的话是什么意思,顿时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一脸的不高兴。

跟着李杰也有一段时间了,我也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一个人,毕竟那么看重我,现在我却告诉他要离开米方市,他肯定不会高兴。

看着他阴沉下来的脸,我不知道要说什么了,犹豫了下,才说道:“李叔,我知道您看重我,也在我身上耗费了不少精力,可是我真的想要回老家陪在父母身边了,当初结婚的时候,父母本就不同意,我就一直心里很过意不去,如今已经毕业了,我打算回老家做点什么,也能照看着父母。”

李杰脸色稍稍好了点,但依旧很不快的说道:“张泽,你可想清楚了,回老家,就算你有个好的工作,顶多拿点不错的工资,可如果跟着我,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得不到的权势,孝敬父母是没错,我认为你应该考虑把父母接过来,总比他们住在农村种地受苦受累的好吧?”

“李叔,我已经考虑好了。”我一脸坚定的说道。

说话间,我拿出来一张银行卡,正是当初李杰给我的那张银行卡,卡里有一千万。

看到我放在茶几上的银行卡,李杰的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目光微眯着盯着我:“张泽,你真想清楚了,一定要离开米方市?”

看着李杰忽然间变化的脸色,我忽然有些紧张了起来,一直都清楚李杰的不简单,但我从没有主动却打听过,只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然而此刻他说变就变的脸,让我有些心虚了起来。

良久,我的目光与李杰对视了起来,一脸平静的说道:“李叔,我知道你对我很看重,可我真的想要离开米方市,希望李叔成全!”

“啪!”我的话音刚落,李杰猛然间一拍茶几,脸上充满了戾气。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