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四十九章 陆一菲的质问

听到陆一凡的声音,我才忽然回过神,陆一菲被陆一凡一把拉开,陆一菲刚被拉开,忽然间又朝着我扑了过来。

此时我和陆一凡都惊呆了,看着她发狂的样子,我忽然间想起了刚才林南强行喂给陆一菲的药,难道说是那种药?

“姐姐,你是怎么了啊?别吓唬我啊!”陆一凡急的都快要哭了,挡在了我和陆一菲的中间。

陆一菲满脸通红,喉咙深处发出一道低吼声,脸上都是难以忍受的痛苦。

“求你,给我!”陆一菲说着一边撕扯自己的衣服一边向我这边扑了过来。

刚才在外面听见了几道枪声,此刻陆一菲却是这幅模样,好不容易从林南的手中逃过一劫,谁知道刚才的枪声是怎么回事,陆一菲现在闹出来的动静挺大。

想了想,我的眼中闪过一丝坚决之色,一脸歉意的看着陆一菲说了句:“得罪了!”

说着,我忽然一记手刀,狠狠的打在了她的后脖颈上,陆一菲两眼一翻,彻底昏迷了过去。

陆一凡此刻也瞪大了眼睛,不过当我向她小声解释之后,她才明白怎么一回事。

陆一凡的眼中满是怒意,咬牙切齿的说出了一个名字:“林南!”

我知道陆一凡对林南的恨意已经到达了巅峰,如果真的可以杀人不偿命,恐怕陆一凡有机会真的会杀掉林南,然而林南如今已经逃跑了,谁知道什么时候会再次回来。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林南的时候,该考虑的是我们现在的处境,刚才的枪声到底是什么人发出的?

陆一菲已经彻底昏迷了过去,而我和陆一凡则是一动不动的躲在房间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差不多过去了十分钟的样子,也没有丝毫的动静,我这才小心翼翼的对陆一凡说道:“一凡,你在这里呆着,我出去看看,你一定不要出声,等我来了再说。”

“张泽,不要出去!”陆一凡顿时急了,连忙拉住了我的手。

我看了眼昏迷中的陆一菲,对陆一凡说道:“菲菲姐脸上被林南打了好多巴掌,又被林南喂了不知道什么药,我担心时间久了,会耽误菲菲姐的治疗,如果没事了,我们就离开这里。”

听了我的话,陆一凡顿时脸上出现了一抹挣扎之色,我明白她的想法,她怕我出去了有危险,又担心时间久了会耽误陆一菲的治疗。

看着她犹豫的样子,我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微微一笑:“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说完也不等陆一凡说话,便转身离开了。

来到院落内,小心翼翼的朝着四周看了看,见没有异常,我才胆子大了几分,又朝着外面走了一段距离,刚走到一辆黑色迈巴赫前面的时候,顿时惊呆了,之间车玻璃上有几个弹孔,而车内有三个人,正是刚才的那两个外国大汉,还有林南。

林南坐在后排座位上,此刻额头中央一个血淋淋的洞口,而驾驶座和副驾驶座上的两个外国大汉,每个人的额头中央同样有一个血洞。

也就是说,刚才发出枪击的声音,是冲着林南而来的,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之前才拿陆一菲和陆一凡威胁过我的林南,此刻竟然被枪杀了。

心中的震惊难以用言语表达,到底是什么人做的?

难道是什么人在暗中帮助了我们?还是说对方本来就是林南的敌人?

可如果是林南的敌人,怎么就知道林南在这里?为何会在这个时候选择击杀林南?既然他们有击杀林南的能力,或许在其他地方早就灭掉林南了吧?

可如果不是林南的敌人,那就是有人帮我们?这似乎更说不过去了,如果是帮助我们,那么为何在陆一菲和陆一凡被绑架过来的时候,他们不干掉林南呢?以狙击手的能力,远程击杀林南应该很容易吧?

我忽然发现自己的思绪忽然进入了一个死胡同,怎么分析好像都不对。

虽然疑惑,但我也不是非要追根究底,林南死了,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好事。

如果不是介于法律,如果让我找到了机会,我真的会毫不犹豫的击杀林南,只是此刻他已经成为了尸体。

既然枪手已经击杀了林南,那肯定也知道我和陆一菲还有陆一凡也在这里,既然没有击杀我们,那就说明对方并不会杀我们。

想到这里,我倒是放松了许多,连忙回到了屋子,在我刚才离开的时候,陆一凡本就十分紧张害怕,此刻看到我平安归来,她脸上才放松了许多。

“没事了,我们走吧!”我神色复杂的看了眼陆一凡,旋即背起了陆一菲。

看了眼陆一凡的双腿,问道:“能走路吗?”

现在陆一菲被我一记手刀打晕,只能背着,但是就没办法再背着陆一凡了。

陆一凡看了眼房间角落里的两根棍子,对我说道:“你帮我把那两根棍子给我,我自己走。”

我点了点头,把棍子拿了过来,陆一凡果然可以借助两根棍子行走了,虽然动作十分的笨拙,但至少双腿恢复了许多,至于彻底不借助任何外力行走,也是早晚的事情。

我并没有告诉陆一凡林南被杀的事情,而是可以躲过了那辆迈巴赫,背着陆一菲,带着陆一凡,朝着我停车的方向一步步的走去。

为了照顾陆一凡,我走的很慢,原本我五分多钟跑过来的路程,这一次我们用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到了我之前停车的位置。

直到我把陆一菲送到了医院,整个人才如释重负,浑身说不上的疲惫,之前在村子里的时候,遭遇的那些事情,我一直都在强忍,现在终于安全了。

经过检查后,陆一菲的身体并无大碍,只是被林南喂的药副作用有点大,暂时还在昏迷中。

陆一凡因为本身没有遭遇什么,只是受了些惊吓,倒也没必要住院。

我的身上倒是被林南威胁之下,被两个外国大汉打出了一点皮外伤,检查后也没有什么骨折,只是一些皮外伤,医生开了些跌打损伤的药,又给我开了一些药水,倒是没有住院的必要。

今天发生的事情虽然没有告诉陆家姐妹,但我觉得还有有必要跟李杰汇报一下的。

不管怎样,这次林氏垮台,也有李杰的推手,这件事牵连太大,上次我们又遇上狙击手,如果不是我们命大,说不定我和李杰也已经成为尸体了。

李杰接通电话后,我就毫不犹豫的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完完整整的说了一遍。

听我说完,李杰有些愤怒的说道:“林家这小子还真是有些手段。”

“李叔,就是不知道枪杀他的人,究竟是什么人,原本上次我们从婚礼现场离开遇到枪杀,我还以为是林南背后搞的鬼,今天所遭遇的事情,我倒是觉得跟林南没有关系,否则他也用不着耗费这么大的精力来杀我了,直接让枪手一枪崩了我不就完事了?”我把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也算是提醒李杰主意上次路遇枪手的事情。

听了我的话,李杰冷笑一声,说:“张泽,这你就猜错了,上次的枪手,肯定不是林南,但十之八九还是跟林家有关系,你觉得如果他想要杀你很容易,但对他这种人来说,只有眼睁睁的看着你奔溃,看着你生不如死,他才会痛快,一枪杀了你,对他来说,这样的死法太舒服。”

李杰这番话让我想到了林南的疯狂举动,她给陆一菲喂了那种药,而且开始的时候还说让我看现场直播,如此说来,林南本打算要挡着我的面欺负陆一菲,只是没想到却被陆一菲咬了一口,我趁机暴起,才让他的计划落空。

这样说来,上次枪杀说不定真的跟林家有关系,林南或许想让我生不如死,但林家却想看到我和李杰的死,我虽然是罪魁祸首,但李杰才是导致林家彻底衰亡的真凶。

果然还是李杰猜测的合理,如今林家彻底衰亡,最主要的林家家主林天祥和林南都已经死了,枪杀我们这件事显然也彻底的结束了。

林氏灭亡了,整个米方市都轰动了,然而让我意外的是,林南的死竟然没有引起任何的波澜,似乎没有人知道他已经死了。

不过这样也好,虽说林南的死跟我没有关系,但毕竟那天发生的事情跟我们有关,如果真的被调查了,我们也免不了会遭遇许多麻烦。

陆一菲也在当天晚上的时候醒了,只是身体还非常的虚弱,医生说需要住院治疗几天。

自从那天的事情发生之后,每天我去医院看望陆一菲的时候,她都有些羞涩,看向我的目光也在躲闪。

那天因为药效的缘故,她当着陆一凡的面就对我动手动脚,还说出来一些羞人的话,对她这种本就心情冰冷的美女来说,的确是一件非常难为情的事情。

林家终于覆灭了,一切似乎都恢复了平静,距离林南被枪杀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一周,林家覆灭的消息也彻底淡了下来,只是偶尔还有人谈论起。

而陆一菲也出院了,这一天,我刚从黑狐搏击俱乐部出来,就碰到了陆一菲。

一周不见,陆一菲脸上的伤势也彻底恢复了,她罕见的穿了身休闲装,腿上一条米黄色的裤子,上身是一件简单的白色T恤,脚上踏着一双高跟鞋,一头披肩短发散落在肩头,浑身上下都是时尚青春的气息,再配合那张精美的容颜,让人不由的多看了几眼。

陆一菲忽然开口问道:“张泽,你为什么一直躲着我?”

听到陆一菲的声音,我有些苦涩,自从把陆一菲送进医院后,我只是前两天每天都会去医院,可是后面,我却一次都没有去过,陆一菲给我发微信,给我打电话,我也从来不接。

没想到陆一菲今天竟然跑来黑狐搏击俱乐部了,现在质问我为何要躲着她。

我苦涩的笑了笑:“菲菲姐,你不是都清楚吗?”

其实我想说,我喜欢她,但终究还是没脸说出口,毕竟她是陆一凡的姐姐,而我曾经是陆一凡的丈夫,然而这句话,却有几分试探的意思。

以陆一菲的聪明,我不信她没有感觉到我对她早已有了好感。

果然,听了我的话,陆一菲也忽然间沉默了下来,半晌,才忽然抬头,看着我:“所以呢?你是打算就这样彻底跟我分清界限?”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