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十五章 一刀两断

声音的主人是苏婷,此时她满脸都是怒火,像是在看仇人一般。

而杨柳在看到苏婷后,顿时哇的一声,扑到了苏婷的怀中放声大哭了起来,边哭边说道:“婷婷,他怎么能这样对我?我只是告诉他,你们既然分手了,就让他不要再来打扰你,可谁知他恼羞成怒,扑过来就要扒了我的衣服,呜呜,幸好你来的即使,不然我的清白就彻底毁了?”

听着杨柳的控诉,我忽然间什么都明白了,她一来就找我说有事要谈,结果在包厢内故意诱惑我,分明就是在等苏婷,等苏婷亲眼看到我“禽兽”的行为。

刚才苏婷进来的时候,我正趴在杨柳的身上,双手还压在她的大白兔上,现在我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为了陷害我,杨柳还真是出了血本。

“苏婷,你听我说……”

“你给我闭嘴!我不想听你的任何解释,我也不会相信你的任何鬼话。”

我还没有解释,苏婷就满脸怒火的让我闭嘴,她的眼中满是恨意,陌生的让我几乎都快认不出她,自从我们分手之后,我已经不知道被她伤过多少次了,每一次都像是一把刀插在我的心上狠狠地搅动,让我痛不欲生。

我知道现在不论我怎么解释都没用,索性选择闭嘴,忽然苏婷拿出了手机,准备拨电话,可是被杨柳一把抓住,哭着说道:“婷婷,你要给谁打电话?”

苏婷丝毫不带感情的说道:“我现在就报警,这个混蛋的行为就是强女干,这样的人渣就该让他去吃一辈子的牢饭。”

她的话让我目瞪口呆,我从没想到过她会恨我这么深,现在竟然想让我去坐一辈子的牢,她不给我丝毫解释的机会,就让我闭嘴,还要报警,这到底是多么深的恨意啊?

我感觉自己的胸腔有股让自己快要窒息的气憋着,难受,非常的难受。

“不要!”苏婷还没拨通电话,就被杨柳抓住了手机,杨柳满脸泪水的说道:“婷婷,如果报警了,这件事就会闹到谁都知道,那以后还让我怎么见人?看在你们曾经相爱过的份上,我就饶了他,你不要报警。”

听到杨柳的话,苏婷咬牙道:“好,既然你说不报警,那我们就不报警了。”

“张泽,你别以为我们不报警了以后就可以随意欺负杨柳,如果再有下一次,你就去吃一辈子的牢饭吧!”

苏婷说完,就拉着杨柳离开,在离开包厢的前一瞬,杨柳竟然还回过头看了我一眼,眼中满是阴谋得逞的嘲讽。

摸了摸脸上被杨柳扇过的地方,有点疼,但这点痛对我此时心里受到的伤害来说,根本什么都不算。

这一次,苏婷伤我伤的非常的彻底,尤其是刚才她准备报警,竟然还想让我去坐牢。

为了她,我放弃了自己的幸福!

为了她,我出卖了自己十年的光阴!

为了她,我将一切痛苦都独自来承担!

可就是如此默默的付出,却让她对我的恨意越来越深,我忽然对自己所做的一切开始怀疑,值得吗?

男人不是不流泪,只是未到伤心时,此时我早已泪流满面,越想我越是心痛。

独自一人在包厢不知道呆了多久,最后用力擦干了泪水,重新回到了工作岗位。

或许我早该从心里放下她,就这样彻底的结束吧!彻底的忘记她吧!让她解脱,也让我解脱。

本以为我和苏婷之间不会再有交集,然而第二天的专业课刚下课,她就出现在了我们教室的门口,完全没想到她会主动来找我,她见到我的时候,只说了句跟她走。

跟着她来到五四体育场,两人坐在露天观众席上,我有些恍惚,忽然间像是又回到了曾经相恋的时候,曾经无数次,我们就坐在这里,看着体育场上奔跑着的少年少女们。

一阵秋风吹过,苏婷身上熟悉的阿道夫沐浴液的香味飘过,看着她清新脱俗的侧颜,我的心中一阵涟漪,如果还能回到过去,那该多好?

可是一切都过去了,再也不可能回到从前了。

两人都很默契的选择了沉默,像是在祭奠逝去的那些美好。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苏婷从随身的小包里拿出了一个报纸裹起来的东西递了过来。

看包裹的形状,我已经猜到了什么东西,果然,我刚接过,苏婷平静的声音响了起来:“我生病住院那段时间,你在医院交了近三万的押金,这里是三万,你拿着,以后我们就彻底的一刀两断,再见面,你我就是陌生人。”

尽管我已经猜到了苏婷主动找我的目的,可当她亲口说出一刀两断这句话的时候,我还是难以控制内心的痛苦,她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是那样的平静,似乎没有一丝的留恋,那么的干脆,干脆到让我几乎窒息。

我强压着自己的泪水,一句话不说,努力的平复自己的情绪,好半晌,我才将自己的情绪控制好,苦涩的笑了下,说:“好,再见就是陌生人。”

“你好自为之,我走了。”苏婷说出这句话,便起身准备离开。

我忽然叫了她一声,苏婷停下了脚步,疑惑的看向了我。

我终究还是忍不住想要最后在关心她一次,说:“我不想干涉你的感情生活,但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下,林峰不是个好东西,他就是一个伪君子,如果……”

“你够了!”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苏婷打断,她一脸愤怒的说道:“林峰是我的救命恩人,你没资格去评论他。”

“救命恩人?”我忽然一愣,忍不住问道。

苏婷冷笑着看了我一眼,说:“没错,林峰就是我的救命恩人,如果当初不是他匿名捐赠了我五十万,或许我也无法认清楚你的真面目了。”

轰!

听到苏婷的话,一股浓烈的戾气似乎要冲破我的身躯,让我整个人进入了极度的愤怒之中,强忍着怒火问道:“你说匿名捐赠者是林峰?”

“你这是什么语气?林峰是林氏集团总裁的侄子,他捐赠我五十万,很奇怪吗?我知道你跟他有矛盾,但请你不要用质疑的口气质问我的救命恩人。”苏婷一脸不悦的说道,再说起林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能感受到她语气中的感激。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努力的压制自己的怒火,之前在教学楼偷听到杨柳给林峰出主意说匿名捐赠者是林峰,本以为他们不会这么快就实施,没想到这才两天,林峰就冒充我成为苏婷的救命恩人了,讽刺的是苏婷对林峰这个冒牌货一副感恩戴德的样子,对我这个为她付出一切的人却充满恨意。

多么的讽刺啊!

良久,我忽然问她:“你就那么相信林峰吗?如果有一天,你发现匿名捐赠者并不是林峰,你会怎么办?”

苏婷冷笑一声,说:“这样的事情不可能发生,我和林峰相处并不多,但就是短暂的接触,也让我知道他不可能是那样的人,反倒是你,如果说匿名捐赠是自己,我倒会怀疑是不是真的。”

我已经记不清她这是第几次伤我了,她说完后,潇洒的转身离开,从始至终,我都没有感受到她丝毫的不舍,只有对我浓烈的恨意。

在她眼中,我就是彻头彻尾的混蛋,无论怎么劝说都是徒劳,就像她离开前说的,如果是我说匿名捐赠者是自己,她反而会怀疑真相,这对我来说是多么的讽刺啊?明明是我出卖自己的十年为她换来了五十万治疗费,可结果她要和我反目为仇。

既然如此,那就彻底的分开吧!以后就算她再遇到多大的困难,也跟我无关了,我做的已经够多了,也贱够了,曾经为她所付出的一切,都当做是我对感情的付出吧!就这样吧!

再见了,我的青春!我曾经深爱过的那个你!

本以为我和苏婷彻底的结束了,林峰也不会再找我麻烦了,然而就在当天下午,刚上完专业课,我刚走出教室,就被两个人挡住了去路。

“峰哥有请,麻烦跟我们走一趟。”其中一人满脸冷漠的看着我说道。

听到对方的话,我顿时有些愤怒了起来,咬牙道:“我还有事,没时间去见你们峰哥。”

说完我就气冲冲的从两人中间撞了过去,早上跟苏婷见面,我就知道林峰冒充匿名捐赠者已经获得了苏婷的好感,本就十分的不爽,现在林峰又要找我,他还有完没完?

然而我刚走出去几步,林峰的两个狗腿子已经一左一右的来到了我的身边,一幅你不跟我们走,我们就一直跟着你的样子。

一直到了教学楼外面,两个狗腿子忽然上手,一人抓着我一条手臂,其中一人狠狠地说道:“小子,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敢得罪峰哥,信不信让你在学校混不下去?”

感受到对方浓浓的威胁,我知道他并没有危言损听,凭借林氏的关系,我这样的小人物很好对付,被逼无奈之下,我只能答应了下来,跟着两人来到学校对面的星辉桌球会所。

两人将我带到林峰面前后,恭敬的说了句:“峰哥,张泽来了。”

林峰伏在球桌上,砰的一杆,将一颗红色的球打入球带,这才起身,坐在球桌上,笑眯眯的看向我:“小子,听说早上苏婷去找你了?你们都聊了些什么啊?”

来之前我就猜到了是苏婷找我的事情,虽然我极其的厌恶林峰,但上次林南给我的记忆太深刻,我对林峰始终带着几分畏惧,此时这里都是他的人,我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没说什么。”

谁知我刚说出这句话,刚刚还笑眯眯的林峰,脸上的表情骤变,抡起球杆就朝我的头上狠狠的打了过来,我还没回过神,脑袋上就被球杆重重的一击砸中,鲜血瞬间流了下来,满脸都是。

“什么都没说苏婷质问我五十万的事情?你特么的当老子是傻逼吗?”林峰愤怒的咆哮了起来。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