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我没说杀你

这一幕来的太突然,让洪家和穆家门主,一时间动手也不是,不动手也不是。

手中运转着功法和灵气,有些不知所措。

而侯家和乌家门主,则当场就傻眼了。

他们根本没想到,这牛家门主竟然在关键时刻怂了。

之前还牛气冲天的,给他们勇气。

两人愣在原地,彻底的绝望。

原本,他们还抱着几分希望,认为牛门主的话是有道理的,但是牛门主现在这一跪。

显然,说明了一切问题。

“哦?让我饶你狗命?”

我一脸玩味儿的看向牛家门主。

继续道:“我可是记得,你老人家丝毫不将我放进眼里的啊!”

“而且,你实力不是十分恐怖吗?你不是,有自信拧下我的头颅吗?”

“应该是我向你求饶才对吧?”

听到我的话,牛门主肠子都要悔青了。

在没来我这里之前,听闻我的那些恐怖事迹,他和其他人一样,相信会有那种恶魔存在。

但是看到我之后,见我如此年轻,心中微微有了些许的质疑。

只不过嘴上,装作对我敬畏的样子,心中还想着,回头得和其他几位门主在好好商议商议,判定我的真实实力。

结果没想到,我最后竟然是,直接压的侯家和乌家跪地求饶。

而洪家和穆家,则是和我站在了一条战线。

我更是戏虐他,要让他们牛家消失。

在这矛盾中,愤怒顿时使他彻底失去理智。

他在灵界这么多年,何曾收到过这种侮辱。

随着大脑被愤怒完全充斥,他反而认为,曾经关于我的传言都是假的。

同时,心中抱着几分侥幸心理,认为一个人的发展,肯定不会有我这么快。

毕竟,他从来没见过这种人。

于是,立马想到拉拢起,已经和我为敌的侯家和乌家。

然而一番争斗,我的一只灵兽,就让他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逼近。

而且也是,一眼就能知道,继续下去的结果是什么。

在这一刻,他彻底的后悔和感到畏惧了。

但是现在知道,显然已经晚了。

之前看在牛长老的面子,我也多次给了他改过自新的机会,是他们自己不珍惜。

所以此刻,对于想要杀我的人,我也没必要在给他机会了。

“大人,我刚才是一时冲动啊,我真的知道自己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以后整个牛家都给您,我这就消失在您眼前……”

他老泪纵横,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不断磕头哀嚎。

看上去,十分可怜。

但是在这一刻,在场众人,却没一个对他浮起同情心的。

因为,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

就连牛长老,眼中也只剩下了无奈,不在来哀求我。

也或许,是牛门主对他几次攻击,彻底的伤了他的心。

“牛门主难道不觉得,现在才知道后悔,有些晚了吗?”

我再次出声问道。

牛门主顿时一愣,紧接着立即道:“我……我可以用灵石和牛家,来弥补我犯的错,只要您能……”

“我早就说过了,牛家不会存在了,所以那一切已经属于我,你没资格在拿这说事儿!”

我冷冷一笑。

紧接着,对灵血豹王命令道:“这个废物,就交给你处理吧!”

吼……

灵血豹王闻言,发出一道,穿透力极强的低吼。

震得在场众人,除了我之外纷纷下意识的捂住耳朵,面色惨白的朝后退了退。

因为他们已经意识到灵血豹王的强大,根本不是他们所能招惹的。

这一声吼,充满气势和威严。

“不要……不要……”

牛门主看着灵血豹王,失声嘶吼起来。

旋即,他竟然爬起来,转身就朝门口跑去。

但是下一秒,没等他跑出去,门口处则已经,出现了一道庞大的身影。

赫然是灵血豹王,呲着森白的獠牙。

牛门主浑身冷汗往地上滴答,不断的朝后退了回来。

在这一刻,他已经畏惧到,连话都说不出。

吼……

紧接着,灵血豹王化作一道黑影,出现在牛门主面前。

原本,他若是冷静下来,和灵血豹王互相拼,倒是还不至于这么快倒在地上。

可现在,他几乎被吓得连胆汁都快要流出来了,大脑一片空白。

所以,几乎是灵血豹王出现他面前的瞬间,他便被扑倒在地上。

而胸膛,也被瞬间破开,血水四溅。

他倒在地上后,甚至都没有回过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啊……滚……饶命啊……”

没多久,整个房间里,都充斥着牛家门主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周围几人,被吓得不敢呼吸,站在原地,动也不敢动,眼皮一阵狂跳。

洪家和穆家门主,心中一阵暗暗庆幸。

庆幸自己没有犯蠢,最后看着他们手下各自门主的态度,而豁出来选择我。

不然的话,下一个倒在地上挣扎在血泊中的,肯定是他们。

即使我对他们没有这个想法,他们依然还是如此想到。

此刻,看向我的目光中,比之前更加的充满了敬畏,而且是发自骨子里的敬畏。

谁能想到,他们平日里威风凛凛的身份,总感觉高人一等,是这灵界的天。

可此时,他们知道了自己心中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

因为,我都没动手,只是命令了身边的一头灵兽,便可以轻松秒杀了,他们当中实力最强悍的一个。

短短几分钟,牛门主不在挣扎,彻底的没了生机。

整个房间内,除了灵血豹王粗重的呼吸声,一片死寂。

牛长老则绝望的闭上了双眼,不忍心看地上那摊血水。

“大人,都是牛门主那该死的混蛋,是他拉拢我们的!”

“要不是牛门……姓牛的这灵畜故意刺激我们,我也根本不敢对您不敬!”

“看在我们之前,对您是真心敬畏和求错,求求您饶了我们吧!”

……

片刻后,侯家和乌家的门主,纷纷再次跪地求饶。

这一幕,倒是和他们没动手之前一模一样。

他们身后两名长老,则也完全被吓得丢了魂,站在原地双目无神,如同死人一般。

而我深邃的目光,看向侯家和乌家的门主。

“原本,我只是打算收了你们两家的宗门,作为惩戒!”

“毕竟,你们的人,当初挑衅过我,而我也早就发过誓,总有一天会灭了你们两大宗门!”

“但是,我从未想过要了你们的性命!”

听到我的话,两人脸色微微好了些。

“大人,我就知道您大人有大量,肯定不会和我们这种垃圾一般见识……”

他们顿时,趁热打铁的想要拍我马屁。

而我则是,直接打断他们的话。

“不过现在,你们已经没有了活命的机会,自己去上路吧!”

听到我这句话,他们再次绝望,脸上刚露出的一抹激动的笑意,也是彻底僵住。

我没有让灵血豹王去弄死他们,已经够仁慈了。

他们曾经欺压我,几次都险些要了我的命,我之前还没想过杀他们。

而他们却要跟着牛家门主来杀我,那我就没必要在那么仁慈了。

“大人不要啊……”

两人立即哀嚎。

我眉头微皱,冷冷道:“给你们十秒钟考虑机会,自己动手干掉自己!”

“否则,你们只要感受感受牛门主的死法了!”

两人顿时一愣,绝望的面面相觑。

可是,对自己下手,实在是困难啊。

尤其是,在努力这么多年,成为灵界五大门中其中一大门的门主,他们实在是不甘心。

他们也从没想到过,他们最后的归路,竟然会是如此。

被一个青年,给活活逼死。

呼……

突然,乌家门主化作一道风似得朝我冲来,手中已经多了把,寒芒四射的灵剑。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速度也达到了极致。

洪胜几人回过神,大吼一声,但是想冲过来的时候,显然来不及。

而我,则坐在灵椅上,依旧没动弹丝毫,放佛是在等死一般。

在乌家门主,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的脸上,反而露出了一抹残忍的笑容。

见状,乌家门主心头一颤,更加的绝望。

嘭!

之间那灵剑,在距离我身体,还剩下最后一毫米的时候。

我体内,猛然爆发出一股磅礴的灵气,将他浑身使出的灵力,彻底的压制。

同时,将他手中的灵剑,直接震为碎片。

我可是连炼虚境中期的,隐世大门派中的强者都杀过的,区区他一个化神巅峰的垃圾,又怎么可能伤害到我。

旋即,在乌家门主懵逼的时候,我猛然一拳挥出。

最终落在他的太阳穴。

轰哧!

他整个人,瞬间化为一滩血水。

侯家门主,则直接一屁股栽倒地上。

“你的时间也到了,该上路了!”

我目光一扫侯家门主。

灵血豹王低吼一声,直接扑去……

几分钟后,连同那乌家和侯家的两名嚣张长老,也是纷纷失去了生机。

“噬九天大人对不起,我替牛家向你道歉!”

牛家长老,来到了我的面前,对我深深举了一弓。

“希望你,到时候能饶恕牛家其他无辜的弟子!”

他话音落下,竟是运出一道恐怖的灵气在掌心,旋即对着他自己的心脏狠狠拍去。

显然,这家伙是准备自己结束了自己。

不过,在他和死神即将见面的时候,我的威压爆发,顿时阻止了他。

牛家门主虽然作死,但牛长老还是不错的,我可不希望他也死了。

“你……你为何要阻止我?”

他被强势的威压震倒,难以置信的抬起头看向我。

“因为我们是朋友,以后牛家还需要你,所以你不能死!”

“你若是死了,那我便杀光整个牛家的人!”

牛长老原本还想继续轻生,但是听到我的这番话,他只好收手,很是无奈的垂下头默不作声。

因为他知道,我这人还真是,说到做到的,他不敢拿整个牛家人的性命去冒险。

扑通!

扑通!

就在这时,又是两道跪地声。

只见洪家和穆家的门主两人,此刻已经跪在了我的脚下。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